刚刚更新: 〔叶黎笙陆承屹〕〔暖妻乖乖受宠〕〔情云北去慕星辰季〕〔我轮回了五千年〕〔世子在线求生〕〔爱你江先生〕〔九零奋斗甜军嫂〕〔天降我才必有用〕〔乡村极品妖孽〕〔重生八零:家有媳〕〔重生学神:封少娇〕〔主播小傲娇〕〔不朽神帝〕〔八零福运娇娇女〕〔九零美发人生〕〔雪落关山〕〔都市之最强仙帝〕〔阴倌法医〕〔太古剑尊〕〔全能影后:云少,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楼乙 第九百零二章 蛮王兀屠
    蛮族身为巫族九族之一,是最先脱离巫族自立的族群,他们崇尚的图腾为火神鸟,其实也是朱雀,毕竟蛮族本为巫族九族之一。

    然而蛮族却不甘心屈居咒巫与蛊巫之下,他们崇拜的是力量,所以为两族不喜,被排挤在了五族之外,甚至同羌族排在了同等位置。

    只因为这群蛮人只懂得好勇斗狠,却不懂得休生养息,以至于蛮族修行至今,却从未出过一个巫神。

    在最开始与南州的争斗中,蛮族付出了惨痛的代价,以至于先后两代蛮族族长都惨死在了战场之上,为了避免被灭族,蛮族不顾巫族反对,决意脱离巫族,当时的蒙格鲁本欲将其诛杀,却被百越族的鱼糸阻止。

    这导致了之后蛮族憎恶巫族,却与百越医族世代交好,蛮族不善搭建,以洞穴居住,居住在靠近大海的峭壁跟戈壁滩上。

    蛮族分三支,一支为酋骨,专司战斗,也是蛮族最为庞大的一支,每一个族人身高都超过九尺,有万夫不当之勇。

    一支为萨摩,乃是蛮族的精神领袖,族内皆为萨满祭司,专司医疗与祝福术,引导蛮族勇士修行,同时也炼制一些药物跟器皿。

    最后一支为九獟,乃是由蛮族最为神秘的驯兽师组成,这一支像极了驭兽宫,但又有所不同,驭兽宫是通过丹药以及功法驱策妖兽而战,而蛮族的驯兽师,却是以呼唤的形式,以自己的血为媒介,统御万兽而战。

    只是每一次发动战争,都会消耗掉九獟的驯兽师,以至于这一支成为了蛮族最为稀少的族人,因此蛮族极少与人为争,这么多年来一直都在休生养息。

    然而今日蛮族却在这个节骨眼上来拜访百越医族,肯定是有事要发生了。

    可是偏偏现在百越冥一副要跟楼乙拼命的架势,扁矇自然不能此时离开,否则指不定扁家的这些个子弟们,会闹出多大的妖蛾子。

    更为重要的是,之前其父已经对他们二人下了逐客令,如此节骨眼上,发生这么多事,那就可想而知了。

    刚才百越冥踩虎痴的那一脚,脚印仍清晰的印在虎痴脸上,楼乙投鼠忌器不敢再离开半步,于是站在原地以龙形搏击之法,用擒拿来抵御对方的进攻。

    这百越冥此刻已经气疯了,她屡次用毒,都对楼乙没有任何用处,打又打不过,还被周围所有人看了身子,甚至是让眼前这个可恶的混蛋,看了个清清楚楚。

    原本她就极为仇恨对方,如此一来更是怒火中烧。她甚至已经掏出了浸毒的骨针,开始对楼乙发难了。

    扁矇一看事情变得越来越复杂了,连忙开口阻止道,“冥儿,好了,别闹了!”

    “阿爹,我要宰了他!!”百越冥不依不饶的说道。

    楼乙一边躲避,一边将那些飞向自己的毒针收纳,这东西毒性很强,他能感受到如今百越冥对他的杀意,但是毕竟此刻在别人的地盘上,这口气还是得咽下的。

    就在这时一行人影从后方浩浩荡荡而来,楼乙抬眼一望,见一巨人头戴骨盔,身披一身鳞甲,全身肌肉极为夸张,一双眼睛有光芒流转不休,周身煞气凝结,给人极强的压迫感。

    他身旁众人皆为巨人,生的几位魁梧,身披五彩藤甲,此甲之上隐有巫纹汇聚其上,看起来颇为神秘,他们手中各持一杆鱼叉,叉长约两丈,长的一端叉头呈幽蓝色,短的一端则为赤红色,其上布满尖锐的倒刺。

    不过这些人的气息大都在化神期左右的样子,只有三个人入了楼乙的眼,一个自然是为首的那巨汉,这家伙虽然看不清楚脸,可是给人的感觉却非常的可怕。拥有合体期初期的修为,可是却给自己一种,撼山易撼其身躯难的错觉。

    仿佛此人一出现,就给人一种不可逾越的感觉,就体型而言,这蛮族绝不逊色于施展了巫族禁术的血巫一族,楼乙在想如果巫族九支全部整合的话,该是一股多么可怕的力量,只怕南宫世家跟冥煌宫加在一起,也不够他们屠戮的吧?

    第二个是一位被巨汉抬起的老妪,她从头到脚都刻满了巫纹,虽然看上去肤色暗沉,但却能从她的身上,感受到非常可怕的能量,而且这力量与巫阿朵有些相似之处。

    最后一人则是一位老者,全身上下都是骨头做成的铠甲,手中握有一杆骨矛,矛尖与杆的位置,吊着七八个颜色不同的袋子,袋子里面散发着某种奇怪的味道,只是好像被老者给封印住了。

    他端坐与一头巨狼之上,此狼虽为七阶妖兽,可是却异常的神骏,想来应当是妖狼之中的王者,而且感觉用不了多久,便会突破到八阶,就在自己看向老者的同时,对方的眼睛开阖间,一道锐芒袭来,让楼乙不禁为之一颤。

    “原来这就是蛮族吗……?”楼乙喃喃自语道。

    就在这时楼乙再次避过了百越冥的攻击,后者有些气急败坏的冲着后方喊道,“兀屠,过来帮我宰了他!”

    仅仅一瞬间,楼乙就被对方强烈的杀意给锁定了,那为首的巨汉,迈开脚步冲了过来,猛的一跃而起,一柄漆黑无比的巨斧,划出一道漆黑的光弧,从天而降劈向楼乙头顶。

    而百越冥此刻也趁机再次冲上前来,她为百越医族圣女,怎么可以被人亵渎,这口气无论如何也要报。

    “够了!!!”就在这时扁矇终于发声阻止他们继续胡闹下去,百越冥转过头来委屈的看了他一眼,而后慢慢收起了已经蓄势待发的毒针。

    她回过头来看向楼乙,眼神之中满满的杀意,而此时楼乙却并没有轻松多少,因为虎痴的缘故,这兀屠的穹天一击,却还是要挡下来的。

    龙形搏击的卸力拆解之法,在这一刻被楼乙运用到了极致,然而即便如此,他的双腿也深深的嵌入到了泥土之中,周围到处都是龟裂的痕迹,唯独虎痴与他躺着的这片区域完好无损。

    对方收回巨斧,眼神之中光芒闪动,似乎没有预料到自己这一击,竟然有人敢徒手去接,更没有想到的是,竟然还被对方挡下了。

    这一瞬间他感觉体内的蛮力在沸腾,有种跃跃欲试想要一战的冲动,然而楼乙却悄悄的抹去了嘴角的血渍,接下对方这一击,可不像看上去的那般轻松。

    楼乙看着近在咫尺的兀屠,第一次看清楚了他的样子,巨大的兽骨头盔之下,有着一张刚毅冷峻的外表,他的嘴唇略厚,鼻梁略宽,两条眉毛极为粗壮,眼眶略大,双眼似铜铃,内有光晕流转不休。

    而且楼乙发现了一个问题,此人似乎并不是单纯的人族,因为他的双肋之下,竟然生有鳞片,而且这鳞片并非鱼鳞,恐为蛟龙一族所有。

    而且此人双瞳生有光芒,似某种遮蔽之法,阻止其真实之瞳示人,这就更加印证了他的猜测,再加上此人浑身煞气凝结,鼻中呼出之气息,隐隐有腥气混杂其中。

    嘴大、唇厚、鼻梁宽阔,双眼如铃,似乎都不是寻常之人能够生就的,兀屠此刻也在看着他,因为不知为何,他竟然感觉到了一丝心悸。

    从出生到现在,一路高奏凯歌,在海中没有任何妖兽敢与其一战,十二岁吞蟒食虎,练就一身无双蛮力,到了现在两百余年,已经罕有人能与之一战,更别说令他感到恐惧。

    可是他却的确是恐惧了,而且源自心中,源自自己的血脉,他的力量来源,一直都是蛮族的最高机密,凡是敢打听此事之人,都已葬身大海。

    “你是谁?!!”兀屠瓮声瓮气问道。

    “楼乙!”他认真回答道。

    “蝼蚁?”兀屠带着疑惑问道。

    楼乙取出一个刻有自己身份的铭牌,随手丢向了对方,兀屠打眼一看,瓮声瓮气道,“哦,这个楼乙!”

    “兀屠大哥!杀了他!”这时百越冥的声音,突然从其背后传来。

    兀屠转过身来看向百越冥,问道,“你认真的?”

    而此时扁矇已经用眼神制止了对方,同时看向兀屠说道,“你是想在我扁氏一族地盘上杀人吗?”

    兀屠指了指楼乙,又开口道,“也可能是他杀我!”

    扁矇忽然一愣,要知道这兀屠从不言败,这是他第一次从此人嘴里,听到模棱两可的回答,不由得又看向了楼乙,眼神之中多了一丝猜想。

    楼乙扶起虎痴,对扁矇说道,“前辈,那晚辈先行告辞了!”

    “你不能走!!!”百越冥狠狠的瞪着他吼道。。

    楼乙没有理会她,而是看向扁矇,岂料扁矇也开口说道,“她说的对,你还不能走。”

    楼乙心里咯噔一下,但是想到扁霍前辈放他进入此地,当不会看着他死在扁氏子孙的地盘上吧?

    而百越冥此时也是喜不自禁,连忙对着身边人说道,“来啊,将他们一并绑了!”

    扁矇看到这二人似乎误会了他的意思,连忙对百越冥说道,“冥儿,还胡闹!”

    同时指着兀屠对楼乙说道,“别误会,我的意思是说,你想要离开南州,如今只有他才能帮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影后,你老公偏执〕〔苏茜茜小陈叔叔免〕〔奕王〕〔两界布道〕〔重生成祁王的作精〕〔古龙绝技横行大明〕〔隋唐大猛士〕〔驻颜太后:六十老〕〔星际绿化大师〕〔我有一个无敌的胃〕〔超级仙帝重生都市〕〔少年人有江湖梦〕〔我将此生,说予你〕〔我即王〕〔重生八零腹黑娇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