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烟雨缥缈江南情〕〔婚然天成,总裁情〕〔绝品豪婿〕〔一代狂婿〕〔地球求生指南〕〔登顶炼气师〕〔暖婚100分:总裁,〕〔修仙强者重回都市〕〔美女大小姐的贴身〕〔校草独宠!首席魅〕〔神级狂兵〕〔惹谁都别惹医圣大〕〔大道诛天〕〔一号狂兵〕〔第一好婿〕〔进击的赘婿〕〔婚前婚后:腹黑总〕〔婚途漫漫:甜蜜新〕〔狂医归来〕〔都市无上仙王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楼乙 第九百九十三章 霖雾毒尊
    楼乙这边战斗进行的如火如荼之际,身在寒玉宗附近的另外一场战争,却是截然不同的情况,华溢海所带领的霖雾谷修士,几乎以一种碾压的姿态,横扫前方诸敌。

    没有任何修士敢正面与这可怕的毒瘴抗衡,霖雾宗修士于毒瘴中发动攻击,让这些防守的修士付出了惨重的代价。

    然而最为可怕的还不是这些毒瘴,华溢海此刻脚下正踩着一头可怕的毒兽,它浑身上下闪耀着五彩斑斓的光芒,四周的空气都因为它的存在,化作了可怕的毒液。

    而这只毒兽看起来十分的幼小,只有大约三丈大小,可是它所带来的威胁,却比如今在场的所有人都要可怕,即便是霖雾谷的修士,也没有人敢靠近它身边百丈范围,当然这除了华溢海。

    它便是霖雾谷的毒尊,它本为上古神兽吞天兽的后裔,乃是吞天与天毒蟾的子嗣,天生喜食各种毒素,捕食身含剧毒的食物,且出现之时,四周必是生灵涂炭。

    此刻它正盯着堆砌在其面前死去的人族修士,这些人全身漆黑,显然是中毒而亡,可是这霖雾毒尊却像是不感兴趣一样,似乎这些食物并不合它胃口。

    华溢海面容冷峻,抬起左手食指,将手指割破,一滴闪耀着诡异光芒的血,从伤口处浮现而出。

    “咕吞!!!”那霖雾毒尊瞬间情绪大变,似乎对这滴血有着深深的渴望,然而同它截然不同的却是,霖雾谷的修士,像是见了鬼一般的快速逃离了此地,他们躲的远远的,心有余悸的望向华溢海。

    犹记得当初他们去迎接华溢海出关的那一刻,几位霖雾谷的合体期长老,就这么眼睁睁的在他们眼前倒下,变成了一具具失去生命尸体,要知道霖雾谷常年与毒为伴,自身已经拥有了极强的抗毒之力。

    然而他们却仍然死的这般简单,那也是华溢海第一次发现,自己的万毒血源竟然如此可怕霸道。

    自此之后华溢海便成为了霖雾谷的圣子,肩负起了重振霖雾谷的重担,只不过华溢海并非十恶不赦之辈,所以他想要带领霖雾谷走出之前邪宗的影子。

    这滴万毒之血滴落下来,瞬间将下方所有的尸体给溶解掉了,他们的血肉化作了一个毒池,散发着可怕的毒性。

    “咕吞!!!”霖雾毒尊再次发出叫声,而后爬入到了毒池之中,它的皮肤闪耀着各色光芒,竟然将那些毒液全部沁入到了皮肤之中。

    它满意的发出哼哈之声,而后仰天打了一个哈欠,五颜六色的毒气从它嘴中喷薄而出,华溢海瞅准时机,张口猛的一吸,将他们尽数吸入口中。

    华溢海身体猛的一震,青筋根根暴出,身体表层浮现出五颜六色的斑纹,自身的气息陡然升高,那些霖雾谷的修士们,无比艳羡的看着这一切。

    此乃霖雾谷的绝世神功,不过这个吞却不是吃人,而是吃尽天下剧毒,将其转换为自身修为,并提高自身的毒力,乃是霖雾谷镇谷绝学。

    可是他们羡慕归羡慕,这霖雾毒尊的毒,却不是那么好吸收的,在华溢海之前,曾经有过七任圣子,个个都是天赋异禀之辈,然而别说吞下毒尊的毒,他们甚至连禁地都走不出来。

    这种随时可能致命的修炼方式,如今恐怕只有华溢海一人能够使用,而这吞天诀的好处也是极为显著的,不然华溢海也不可能不足千年修为,却已经达到了合体期圆满之境。

    霖雾谷的修士们,羡慕的看着华溢海气息的蜕变,看着他盘膝坐于毒尊身体之上,开始炼化这些毒素,之后他便不再关注战局,将毒尊放出来,本身也有让他清理残余分子的意思。

    “咕!吞!!!”霖雾毒尊发出一声叫声,声音引动整个毒瘴区域震荡,它的身体释放出恐怖的毒素,以惊人的速度将毒瘴变得更加恐怖。

    霖雾谷的修士们纷纷后撤,躲在相对安全的范围内,此刻已经没有他们出手的必要了,仅仅是这些毒瘴之气,就已经足够解决所有敌人了。

    此刻在毒瘴外围,三宗的合体期修士齐聚在一起,他们面色十分凝重,三宗之人死伤无数,却仍奈何不得毒瘴中的这些可恶的家伙。

    雪鹫宫方面的领军人物,乃是一男一女,他们中年模样,雪鹫宫崇尚阴阳合修之法,所以雪鹫宫的弟子大都是以夫妻进行战斗。

    当初的北州大会上,其圣子因陀罗与圣女曼陀罗就曾经惊艳全场,只可惜北州大会的战斗规则乃是单对单,所以他们雪鹫宫的阴阳合欢功,无法发挥出完整的威力。

    可是如今在这寒玉宗的范围内,雪鹫宫的修士们,可算是真正的放开了手脚,然而任谁也没有想到的是,原本以为胜券在握,岂料却付出了足以令宗门伤筋动骨的代价。

    他们不得不联络其他两宗之人,共同来应对这场危机,这也使得后方的乾回宗与浩雪宗修士,几乎没有受到太大的威胁。

    含烟阁的阁主乃是一位宫装美妇,一双凤目紧盯着眼前的毒瘴,长长的睫毛不由自主的颤动着,饱满的胸脯快速的起伏着,怀中抱着一把翠玉琵琶,此刻葱白如玉的手指,正在快速撩拨琴弦。

    在她的身后还有四位同样美艳的女子,如果在平时这番风情自然会让人赏心悦目,她们必也会让自己在人前显得端庄优雅。

    然而此刻这四个人,鬓角的汗滴浸湿了脸上的妆容,她们眼中的紧张与蹙着的眉头,显示出她们此刻的心情,快速撩拨的手指,以及周身所散发出来的真元气息,显示出她们已经费尽心思的阻挡这些毒瘴的蔓延了。

    在这些人的身后,一位身着布衣的老者,面容憔悴,神色凝重,苍白的脸上,豆大的汗珠不断从脸颊滴落,它们落在地面上展开的卦图之上,滴在了那些洒落一地的龟背甲片之上。

    “死局,死局啊……”老者浑身颤抖着说道。

    听到他声音的另外两位宗主,一张脸又是凝重了几分,那雪鹫宫的宫主,叹了口气说道,“也许这一切都是命中注定吧……”

    他身旁的妻子,看了他一眼安抚道,“即便是死路一条,至少我们夫妻可以死在一起,黄泉之下也算有个伴吧。”

    男子身躯微微一颤,眼神陡然凌厉了许多,他抬眼看向毒瘴所在的区域,高声说道,“既然横竖都是个死,那么我雪鹫宫即便是灭亡,也要灭得有尊严!!”

    “誓死追随两位宫主!!!”雪鹫宫弟子眼中闪着决绝之色,高声吼道。

    他们跟随着雪鹫宫的两位宫主,义无反顾的冲向了毒瘴覆盖的区域,含烟阁的那位宫装美妇,此时也高声说道,“含烟阁与雪鹫宫共存亡,让我们为自己为雪鹫宫送上最后一曲!”

    各式乐器在此刻奏鸣,慷慨激昂令人浑身上下热血沸腾,然而谁也没有听到,就在乐章奏响的同时,他们身后的那位布衣老者,突然七窍流血仰面朝天倒下了。

    他的眼中满是绝望之色,显然是死不瞑目,而在他身前的那些龟背甲,此刻却全部碎裂了,这预示着他们最终都难逃一死。

    音符增强着雪鹫宫修士的实力,让他们暂时避过了四周的毒瘴,第一次成功的杀入到了毒瘴之中,然而还未等他们来得及欢喜,就见到了一只散发着五颜六色光芒的生物,冲着他们张开了大嘴。

    “咕!”霖雾毒尊猛的一吸,将大量的毒瘴之气吸入腹中,而后猛的张开大嘴,再将它们喷了出来。

    “吞!!!”伴着毒瘴汹涌而出的,乃是霖雾毒尊的叫声,音波不断向外扩散,让那些沾染了它毒素的毒瘴,如潮水般涌向了雪鹫宫的修士。

    音符开辟出来的安全区域,瞬间土崩瓦解,那一对雪鹫宫的宫主,彼此看着对方相视一笑,便被汹涌而来的毒瘴给吞没了。

    惨嚎声在毒瘴中此起彼伏,然而来的激烈,却的却更为迅捷,仅仅一瞬间毒瘴内便寂静下来,而此刻含烟阁的修士们,也已经停下了奏乐,她们绝望的看着毒瘴距离她们越来越近。

    那宫装美妇,温柔的用手抚摸着怀中的翠玉琵琶,喃喃自语道,“结束了,一切都结束了……”

    之后毒瘴笼罩了一切,将三宗修士全部囊括其中,霖雾宗以一击之力全灭三宗修士,数万人死于非命,不可谓不惨烈,然而战场之上的仁慈,是非常危险的。

    这也许并非华溢海的本意,但是从他不去约束霖雾毒尊的那一刻起,相必他已经猜到了三宗修士的下场了,只是如此多的人死于非命,终究还是会引发意想不到的后果的。

    此刻呆在后方的王凯与乾功曹,两人都凝视着前方的战事,那些没有参与抵御霖雾宗的三宗修士,此刻早已失去了战意,有的选择了投降,有的则仓皇逃离。

    王凯没有下达阻击的命令,因为他觉得死的人已经够多的了,因果循环,报应不爽,霖雾宗的这一次屠杀,恐怕会引发预料不到的后果。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影后,你老公偏执〕〔苏茜茜小陈叔叔免〕〔奕王〕〔两界布道〕〔重生成祁王的作精〕〔古龙绝技横行大明〕〔隋唐大猛士〕〔星际绿化大师〕〔驻颜太后:六十老〕〔我有一个无敌的胃〕〔超级仙帝重生都市〕〔少年人有江湖梦〕〔我将此生,说予你〕〔我即王〕〔重生八零腹黑娇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