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黑科技直播间〕〔林义陈婉婷〕〔重生神医〕〔你是绚丽的烟火〕〔影帝今天做人了吗〕〔家有悍妻怎么破〕〔无敌从神级选择开〕〔唐朝小白领〕〔雪落关山〕〔长生五千年〕〔苏酒娘〕〔总裁爸比从天降〕〔烹饪大师〕〔莽穿新世界〕〔白汐汐盛时年〕〔外道魔祖〕〔当爱情来敲门〕〔恋战新梦〕〔我真没想高调啊〕〔我的绝色总裁老婆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楼乙 第一千零六十四章 杀人灭口
    楼乙虽然不知道这小弩是什么,但是却知道这东西必定珍贵无比,而此时鲁豫的尸体却正在跨越洪渊向着中州而去,包裹他的乃是鲁家另外一样传世之宝。

    不过这个倒是远不如千机变来的重要,因为鲁家的千机变乃是从很久远的时期一代一代传下来的,说白了此物象征着鲁家的地位,然而这一次鲁豫将其弄丢了。

    这本就是一次没什么危险的旅途,是为了让他名正言顺成为鲁家继承人的镀金之旅,鲁家自信以其家族的力量,以及鲁豫身上所携之宝,再加上给他护卫的金纹卫,只要鲁豫自己不作死,就不会有不开眼的敢于得罪鲁家。

    岂料鲁豫使用千机变将楼乙封在其中,逼迫的他不得不搬出了真火之灵,又阴差阳错的使用真火之炎攻击了鲁豫,因为其是主要目标,结果可想而知,金纹卫全毁,其随行修士死伤惨重。

    这家伙在祭出弑神弩后,又拒绝了花翰堂的随行建议,结果便导致了鲁豫被杀,尸体被龟息珠包裹着飞向鲁家,而此时鲁家上下也是异常震惊,因为鲁豫的魂牌碎了。

    鲁家当代家主鲁天南乃是鲁豫的生父,见到儿子的魂牌破碎,当即震怒道,“谁敢与我鲁家做对,给我查!给我查清楚!!!”

    在他身边有一位老者,气息内敛但一双眼睛开阖间闪烁着湛湛精光,这人毫无疑问乃是大乘境,他手里握着一根拐杖,表面看似乎十分寻常,可是若仔细去看的话,它竟然是由无数的机巧构建组成。

    那老者躬身说道,“主人您放心,我这就去办!”

    鲁天南看着他说道,“枯长老记住,我要活的!”

    “是!”老者回答后便消失在了,可以预见不久之后,楼乙所在的地方,必将面临新一轮的腥风血雨……

    另外一边鲁天南已经安排另外一人去接引鲁豫的尸体,虽然鲁豫已死,但这龟息珠却可以保存其尸体,暂时封印其灵魂,而鲁家常会用这种方法来保命。

    此时如果仔细去看的话,鲁天南的右手跟左腿,似乎与身体的其他位置有细微的差别,而这其实也是鲁家与天刀宗的矛盾由来。

    当初创建中途城之时,鲁家就想霸占它,并率领炼天宗的势力围困天刀宗,岂料老刀翁出关,仅凭一人之力就让鲁家损失惨重,虽然最终天刀宗选择了妥协,但是只有当初参加了那场战斗的人才会明白,那时的老刀翁是多么的可怕。

    而鲁天南就是其中感受最深的,他本意气风发,要为鲁家开疆拓土,原本是他表现的最佳舞台,却成为了一生最为耻辱的回忆。

    甚至于老刀翁都没有将其放在眼里,虽然如今他也已入大乘之境,可是每每想到当年的一幕,仍会让他做噩梦,每当这个时候,他都会诅咒老刀翁,并扬言鲁家由他执掌一天,灭天刀宗便永远都是最首要的目标。

    另外一边楼乙很快便离开了干掉鲁豫的地方,在归途之时,他在思考一个很严峻的问题,他的身份被花翰堂认出,那么就势必要想办法干掉他,如果放任他离开的话,那么很有可能带来祸患无穷。

    可是当他回到兴马城之时,却早已不见了花翰堂以及其随行修士的踪影,这让他不由得担心起来,如果花翰堂选择离开西州的话,那么此行必定是选择从流沙港离开。

    他抬头看向兴马城的城外,此刻战斗已经进入白热化,屠骁、黄獟、殷淮跟哲摩雄,分成四路对付这些敌人,因为自己刚才的举动,致使这群人中最强大的中州势力损耗颇大。

    这也给自己人减轻了不少压力,再加上黄獟这家伙就像条疯狗,它独守地面区域,在沙丘虫的配合下,竟然没有人能突破其镇守的区域。

    殷淮守城墙,配合着北域的修士跟机巧机关,就在楼乙看向城墙的时候,一道身影追着他而来,楼乙定睛一看,正是同样负责守卫的异虫女王。

    它化作人形落在自己身边,楼乙正好也需要它的帮助,于是带着他便离开了。

    这里应该不会出现大的问题,毕竟他还有一张王牌没用,只要没有大乘期出面干预的话,自己这边的胜算要更大一些。

    楼乙注意到了流沙港的修士,此刻就躲在一旁观望,这些本土的势力其实最乐于见到的便是他们这般,互相消耗对他们极为有利,这些人恨不得双方都消耗殆尽,而他们坐收渔翁之利。

    然而现在而言这是一个机会,一个悄无声息去灭口的好机会,楼乙载着异虫女王,快速的向着流沙港方向而去,他盘算着对方离开的时间不长,自己全力前进,应该能够追上他们。

    大约一刻钟左右的时间,楼乙总算是探索到了对方的位置,他开始向着对方冲了过去。

    “三四百人吗……”楼乙喃喃自语道。

    花翰堂跟葵媛这一对表面夫妻,表面上恩恩爱爱,其实只不过是因为利益而拼凑起来的姻缘,楼乙要杀他们似乎并不难,然而就像鲁豫一样,他相信这花翰堂也一定有着保命的手段,所以这一次出手,务必要做到悄无声息,一击必杀。

    楼乙看向身旁的异虫女王,对它说道,“那些人交给你了,待会等我困住他们,你再动手!”

    异虫女王紫色的眼瞳闪烁着光芒,对着楼乙点了点头,他载着异虫女王快速接近对方,在差不多位置的时候,楼乙施展吞灵诀抹去他与异虫女王的灵魂气息,而后开始一点点的拉近距离。

    到达差不多距离的时候,他将异虫女王丢下,自己则化作一道影子,悄无声息的向着对方的人群之中潜了过去,此刻的花翰堂还在跟身边的人嘲笑鲁豫赔了夫人又折兵。

    这使得跟着他的铁家修士,脸上不免有些难堪,尤其是铁镰此刻一言不发的低着头,他此次出师不利,以花翰堂这种人的性格,回去后他必然会吃一番苦头的,一想到这里他也不免有些无奈。

    严格意义上来讲他并不算是铁家的嫡系后裔,是当初前往北域开宗立派的北武宗铁家的后裔,只不过铁王两家合谋干掉北武宗宗主后,他的父辈就回归了东域。

    然而铁镰那个时候很小,直到他的天赋被发掘,才从铁家一众后辈中脱颖而出,被铁家寄以厚望,然而这一切却并不是铁镰想要的,因为他崇拜的对象是北囚五。

    曾几何时他也幻想着长大后成为向他一般的人物,可是命运总是这么的讽刺,他如今居住之地,恰是北家的祖地,也是他的父辈们亲手葬送了整个北家。

    正在想着的时候,铁镰突然感受到了一丝不寻常的气息,他下意识的抬头望向天空,然而其他人似乎并未察觉到这一切,仍旧有说有笑的往前走着。

    他们没有什么反应,却让楼乙吓了一跳,因为他刚才的确是从他们头顶飞了过去,而铁镰竟然抬头看了他一眼,战斗之时还没有发现,这铁镰竟然拥有如此敏锐的直觉跟洞察力。

    再联想到他所施展的剑刃风暴,楼乙突然对此人有了一些想法,因为他总感觉这家伙有些与众不同,至少跟大多数的铁家人不一样,他杀了许多的铁家人,这一点他体会的格外清晰。

    随手将一道十二皇道星锥丢向地面,他稍稍松了口气,这时就听到有人从下方喝道,“什么人,鬼鬼祟祟的滚出来!”

    楼乙脸上带着些许难堪之色,因为铁镰正举剑指向他所在的位置,虽然位置略有偏差,但是却的确是让他感知到了自己的位置。

    “铁镰你咋咋唬唬什么呢?吓本少爷一跳!!!”花翰堂瞪眼骂道。

    “回禀少爷,有人在跟着我们!”铁镰回答道。

    花翰堂疑惑的看着空空如也的四周,其他的修士也是一脸茫然的看着四周,花翰堂转头问身边的葵媛,后者也是摇了摇头,随后花翰堂怒斥铁镰道,“你是不是脑子被打傻了?哪有”

    话还没有说完,就看到一道灿白之光一闪,随后花翰堂的眼睛就瞪得溜圆,他下意识的摸了摸自己的脖子,拿到眼前一看,殷红一片。

    啊啊啊啊啊啊……

    一旁的葵媛失声喊道,可是声音却在瞬间戛然而止,楼乙捎带手也抹了她的脖子,并将两人的纳虚指环给收了起来,只是令他感到失望的是,两人身上皆没有乾坤袋,这让他更加懊恼当初为什么不先想办法抢了鲁豫身上的乾坤袋。

    主要目标干掉后,楼乙便对异虫女王下达了进攻的命令,只见远处一道紫光转瞬而至,一瞬间两道紫色惊雷呼啸着穿过了人群,顿时惨叫声此起彼伏。

    楼乙一抹饲育环,四头体格异常庞大的王虫,出现在了这些修士们的面前,楼乙则悄悄靠近了铁镰,在对方转身的一瞬间将他给打晕了过去。

    这时他身后一道璀璨金光闪烁,楼乙身影一晃带着铁镰躲避开来,随后一声巨响落下,一道金色掌印狠狠的拍在了地面之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妈咪,他才是爹地〕〔大明之从孙子到皇〕〔星际绿化大师〕〔古龙绝技横行大明〕〔快穿,男神大人乖〕〔农民工传记〕〔三国之九原虓虎〕〔隐仙〕〔灵明石猿〕〔我和末世有个交易〕〔安之若素叶澜成〕〔蜜糖甜妻:腹黑老〕〔影后,你老公偏执〕〔两界布道〕〔神话之我有几亿个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