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风云群侠录〕〔权倾天下之相门嫡〕〔大妖猴〕〔我继承了神龙家族〕〔雪落关山〕〔征战乐园〕〔万界魔尊〕〔重生之美利坚土豪〕〔家有庶夫套路深〕〔星魄苍穹〕〔天天开无双〕〔我在末世有个庄园〕〔盖世唐皇〕〔吞天神帝〕〔斗破苍穹之无上巅〕〔修真很轻松〕〔隐婚365天:江少,〕〔仙神话〕〔全球灵潮〕〔直到星空尽头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锦绣凰途:毒医太子妃 第一千二百六十四章:太子妃3
    众人闻声看去,只见那俊美的脸上浅扬起一抹笑意,淡淡的讽刺在眸中流转,说话之间,亦是上前一步,拉着了那女子的手。

    “皇上既已赐了府邸,我便带玉儿去看看。”

    话落,那男人朝着西梁皇帝一拜,好似方才燕翎不曾昏厥,太子妃也没有施针治病,径自扶着身旁的女子,转身离开,留下一干众人,看着那二人的背影,久久都无法回神。

    让他们惊诧的不是太子对于那侍从的评价,而是太子方才的举动。

    太子对皇上,竟是这样的态度吗?

    而皇上……

    众人看着那帝王,只见他皱着眉,眸光深沉,里面的情绪谁也琢磨不透,可等了许久,皇上依旧没有因为太子的态度而生怒,当下,在场的人心里更明白了什么。

    众人看看帝王,再看看太子离开的背影,倒是没人留意那虚弱的大皇子,亦是看着那背影,一双眉怎么也无法舒展。

    走了……

    他们就这么走了!

    心中的愤怒骤起,夹杂着不甘。

    分明,只要父皇开口让年玉为自己治病,那年玉就算是不愿,哪怕是因着众人对楚倾的看法,她也会同意,如此,他便可以光明正大的接近她,接近太子府……

    太子府……

    燕翎拳头微微收紧,就算是无力阻止父皇立楚倾为太子,他也要为以后谋划,可他却怎么也没想到,那个楚倾居然会直接带走了年玉,甚至连父皇的要求,他也没让他有机会说出来。

    他是看出了什么了吗?

    燕翎的眉皱得更深了些,一连串的咳嗽复又在宴上回荡,更是让气氛添了几分诡异。

    “父皇……”待咳嗽声稍微平复,燕翎虚弱的唤道,“儿臣当真无碍,父皇无需为儿臣操心。”

    无需为他操心……

    他又如何不为他操心?

    如今,燕玺回来了,已经封了太子,这西梁的江山若能顺利交到他的手上,许多东西,他便无需操心,不过,燕翎……

    敛眉,西梁皇帝沉吟半晌,终于,那帝王再次开口,“朕会想法子!来人,送大皇子回府!”

    西梁皇帝一声交代,随即也离开了宴会,直到那身影消失在视线之中,众人才回过神来,想着今日发生的事,各自的心中思绪万千,直到所有人都散去,独孤皇后和阴山王燕爵依旧在宴上,没有离开。

    “呵,对圣衣族,他果然是有怜惜!册封了一个为太子,对另外一个也是关怀备至,呵,好,好一个重情的父亲!”独孤音口中喃喃,语气难掩讽刺。

    他对他们重情,可对她的儿子呢?

    独孤音眸子一紧,先前的那个猜测在心中已经渐渐成型。

    当年,圣衣族谋乱的真相……他终究还是知道了!

    可他又是怎么知道的?

    当年参与那件事情的,这些年也都已经陆续死去,当年的事,他又是怎么查到?他知道那件事,又有多长时间了?

    无数的问题在独孤音的脑中盘旋,就算是没有答案,眼前有些东西也逐渐清晰起来。

    “他果然还是成了太子,母后,父皇他……”燕爵也是满心不甘,方才,父皇对自己竟是那般决绝,在他的心里,怕是早早的就将自己排除在太子人选之外。

    可是为什么?

    燕爵紧咬着牙,望着独孤音,“我也是他的儿子!”

    燕爵的叫嚣和不甘,独孤音看着,那些清晰起来的东西,越发的坚定,“看来,是时候了,不然,当真要晚了!”

    燕爵皱眉,他不明白母后口中的“晚了”是什么意思,但那一句“是时候了”,他依稀能够明白是何意,那太子之位落在了楚倾的手上,皇位继承,他顺理成章。

    可不管是自己还是母后,都无法眼睁睁的看着这西梁的江山,和他们失之交臂。

    如今,太子之位已成定局,他们能做的只有……

    那个“反”字在脑中清晰镌刻,独孤一族从来都有反的能力!

    可是……

    “当真只有如此吗?”燕爵眸子微眯,纵然再是嗜血残忍,可他也不愿手上沾染亲人的血,可一旦如此,便是你死我亡的对决,不止如此……

    突然,脑中浮现出年玉的身影,仅是一瞬,独孤音一声轻笑,如一阵强风将那身影吹散,燕爵一怔,对上独孤音凌厉的双眼。

    “若不如此,你我会是怎样的下场?!”独孤音眸中坚定绝然,深吸了一口气,一甩衣袖,从燕爵身旁擦肩而过之时,低声吩咐,“许久没见你舅母了,你带一句话给你舅母,让她进宫陪本宫喝喝茶,叙叙旧。”

    那所叙的是怎样的旧,意思不言而喻!

    直到独孤音的身影消失在视线之中,燕爵依旧站在原地,脑中无数的东西盘旋。

    若不如此……会是怎样的下场……

    怎样的下场……

    燕爵眸子一紧,握着的拳头的手亦是加大了力道,终于,那刚毅的嘴角一抹狠辣,朝着独孤音消失的方向,双唇轻启,“是,母后!”

    宫宴落下帷幕。

    在这宫宴之前,世人不知这是世上还有一个叫做燕玺的人,可就在这宫宴之后,不过是一炷香的时间,“太子燕玺”这个名号就已不胫而走。

    整个京都城的人,就算是在宫宴上亲眼看到过那人面目的人,都对这人好奇不已。

    一个不知道哪里来的人,就这么坐上了太子之位,隐隐之中,如一支利箭,射在了暗藏汹涌的湖水里,在湖面之下惊起的波澜,仿佛随时都会冲破湖面,带起水花万千。

    而年玉拼凑着前世那些关于西梁的记忆,一颗心也是紧缩在一起。

    子冉这太子之位,冲撞了太多的人的利益,而那后果……

    “别怕,一切都有我在。”

    许是感受到年玉的情绪,知道她心中所思所想,楚倾的声音缓缓响起,年玉转眼,看向身旁的男人,方才,他将她从宫宴上带走,出了皇宫,本是有车马随行,可楚倾却是舍弃了车马,只是让一个侍卫在前方带路。

    一路上,楚倾一直握着她的手,片刻也不曾松开。

    年玉看着那俊美的侧脸,嘴角扬起一抹笑意,“所以,方才皇上有意让我给大皇子治病,你连他说出口的机会也没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妈咪,他才是爹地〕〔大明之从孙子到皇〕〔古龙绝技横行大明〕〔星际绿化大师〕〔蜜糖甜妻:腹黑老〕〔影后,你老公偏执〕〔快穿,男神大人乖〕〔两界布道〕〔苏茜茜小陈叔叔免〕〔隋唐大猛士〕〔编篡诸天〕〔农民工传记〕〔重生成祁王的作精〕〔我和末世有个交易〕〔紫阳小师叔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