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楚烈〕〔总裁一抱成婚〕〔总裁宠妻进行时〕〔名侦探老八〕〔这个中锋有点猛〕〔九极战神〕〔超级传人〕〔全能女婿〕〔我是外挂强无敌〕〔我在东京真没除灵〕〔重启大商〕〔异界侵袭〕〔我家掌门真滴强〕〔诡异医生〕〔万古龙渊〕〔我的剑仙师姐〕〔从男爵开始〕〔异界短视频之王〕〔铠甲漫威行〕〔我有未来科技系统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锦绣凰途:毒医太子妃 第一千二百六十六章:太子妃5
    被喜欢的人这般对待,心里在滴着血吗?

    若是换做旁人,她还会有些同情,可这人是秦姝……

    年玉敛眉,“她说,和你的过往……”

    年玉的声音不大不小,却刚好能够让身后的秦姝听到,那其中的酸意,楚倾自是感受得到,就在刚才,她打断秦姝,挡在自己面前之时,他就感受到了她的在意。

    她在吃醋!

    楚倾的心中一抹欢喜流转,嘴角也不自觉的上扬,“她说她是秦姨娘娘家,我才记起,秦姨娘确实有个侄女,可她具体什么模样,我也没怎么注意,如何记得什么过往?”

    那话,身后的秦姝同样听得清楚。

    那一刹,仿佛有一把利刃刺在她的身上。

    看着那一男一女的身影越走越远,他们后面说了什么,她已经听不真切,可是,楚倾方才的话却不停的在她的脑中回荡。

    他连她的模样都没有注意吗?

    怎么会……怎么会……

    明明她时常和他们玩在一起,可是……

    记忆里,她第一次见他,虽是戴了一张银色面具,可她依然被他在演武场上的风姿深深的吸引,那时,他年纪那么小,却能够让无数身强体壮的将士成为手下败将,他就像一个发光体,让人移不开眼。

    那之后,她便时常去大将军府,她时常可以看到他,她和他的距离很近,她的目光时刻追随着他,而他却是从不曾看过她!

    他知道他的性子向来如此,他从来不曾对哪个女子有过多的言辞,可终究,自己是离他最近的,不是吗?

    自己于他,终归是有些不一样的,她是那个幸运儿,是特别的,可那一年,她对他表明心迹……

    想到那一幕,她心里一阵抽痛,那时,他也是这般淡淡的,只是看了她一眼,那眼里的冷漠给了她答案,她觉得受了羞辱,害怕再见到他,所以,她来了西梁,含着怨气,可离开顺天府不过一里路,她就后悔了,可那时却已经无力改变一切。

    她告诉自己,自己都无法让他动情,这世上便没有别的女人能让他多看一眼,可是,她错了。

    他对年玉不一样。

    他对年玉可以轻声细语,可以温柔辗转,可以极尽疼宠,那眼神……

    秦姝紧攥着绣帕,紧咬着牙,目光里,亦有凶狠凝聚。

    “年玉!”秦姝狠狠的吐出这两个字。

    她凭什么?

    凭什么!

    凭什么是她年玉!

    而自己……

    秦姝不知何时离开的太子府,离开太子府时,她看着“太子府”几个字,想着刚才他们二人并肩而立的模样,紧握成拳头的手一直没有松开,先前,因为得知楚倾还活着的欣喜也已全然消失,取而代之的是更加浓重的不甘。

    回到大皇子府,燕翎正在大厅里,似乎是在等着她。

    “你去哪儿了?”就算是身子虚弱,那出口的声音,也依旧冷得刺骨。

    秦姝已是往日里恭顺的模样,“回殿下的话,臣妾没想到,年玉竟成了太子妃,所以,前去恭贺。”

    “恭贺?”燕翎皱眉,他自是不信。

    秦姝也知道燕翎不信,不过,也只有如此才能蒙混过去,他既是在这里等着自己,就该已经知道自己先前的行踪,这已经是她能找到的最妥帖的借口。

    “是。”秦姝低垂着头,一副泰然的模样,任凭燕翎的视线在她的身上停留了许久,终于,一声咳嗽响起,男人不耐烦的声再次传来,“下去吧!”

    秦姝没有说什么,福了福身,转身退了下去。

    她刚离开,一个妇人才进了大厅,于嬷嬷脚步匆匆,她听闻燕翎在宫宴昏厥的事,满心担忧,一进门,看到燕翎虚弱得好似随时都会倒下的模样,眼里的泪都急了出来,“殿下,你……”

    “我没事,嬷嬷无需担心。”燕翎强撑出一抹笑容,便也只有在这个妇人面前,他才无需伪装自己,想到今日自己的失败,瞬间,那眉又皱了起来,“只是,我终究还是无力阻止,不止如此,甚至连接近他的机会也没有!”

    于嬷嬷看着他眼里的黯然,上前抚了抚他的手臂,心疼多过失望,“殿下也别操之过急。”

    “如何能不急?嬷嬷,如今他已是太子,而我……”燕翎这一急,一连串的咳嗽声紧接而来,一张脸越发憋得通红,“而我……”

    “殿下,殿下,机会会有的,会有的……”于嬷嬷忙的安抚道,看着眼前的人,眼里尽是怜惜,“会有的,殿下的身子要紧,不然,就算是殿下得偿所愿,主子在天之灵也会心疼,老奴亦是会心疼……”

    “在天之灵……”燕翎口中喃喃,渐渐的,情绪平息下来,咳嗽声也随之平息,眼里的黯然,渐渐趋于无神,“母妃在天之灵,当保佑儿子得偿所愿!”

    “会的,会的!”于嬷嬷深吸了一口气,她亲眼看着他从小在病痛的折磨里挣扎,这么多年,精神上的痛苦,远要比身体的痛更加锥心刺骨。

    可他坚持过来了,而那让他坚持下去的动力……

    于嬷嬷敛眉,没有谁比她更清楚,所以……

    “老奴会帮你。”于嬷嬷眸光坚定,似已有了主意,“老奴想去皇宫一趟。”

    “去皇宫……”燕翎看着于嬷嬷,无神的眼渐渐有了焦距,似乎猜到她要做什么,那原本黯然的神采瞬间添了几分光亮,“好,我这就安排下去,母妃的遗物还在宫里,劳烦嬷嬷去取一些……”

    “是。”

    于嬷嬷领了命,可于嬷嬷还没来得及进宫,仅是三天,大皇子府却来了一个人,让本来计划好的进宫,显得不再重要。

    那人不是别人,正是西梁皇帝。

    对于他的到来,燕翎也是吃惊,从自己开府之后,就算是自己发病晕厥,父皇也没曾到这里来过,唯一的一次,是他大婚,可距离如今,已经许多年过去,今日,他再次来了大皇子府,还是一身简装。

    燕翎没有问帝王的来意,那帝王亦是没有多说什么,径自吩咐人给燕翎换了一身出行的衣裳,便将他带出了大皇子府。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凌依然易谨离小说〕〔不败战神杨辰〕〔霸总与他的小奶猫〕〔海贼世界没有救世〕〔乔梁叶心仪最新章〕〔陆先生你是我命中〕〔入赘的废物〕〔七零旺家俏娘亲〕〔范建明李婧婧〕〔误入歧途苏玥〕〔凌依然易谨离小说〕〔一世巅峰〕〔将军,你抑制剂掉〕〔盛莞莞慕斯小说免〕〔姜咻傅沉寒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