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系统精灵才是真主〕〔无敌从天赋加点开〕〔运朝之主〕〔都市剑尊江惜月凌〕〔人族纪元〕〔妃狠佛系:暴君您〕〔晚安,霍先生!〕〔烽火传之三国佳人〕〔孤男寡女〕〔妈咪太小,总裁太〕〔万神祖师〕〔萌妃驾到:将军,〕〔逆天宝宝:凤尊爹〕〔凰归之鬼医魔后〕〔跟总裁假结婚的日〕〔假婚真爱,傅少的〕〔楚王好细腰〕〔宠妻入骨:四爷请〕〔饲养全人类〕〔摄政王我是来偷心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锦绣凰途:毒医太子妃 第一千二百六十七章:太子妃6
    直到两辆马车一前一后的在太子府外停下,燕翎才回过神来,看着“太子府”三个大字在阳光下,格外的刺眼,只是,猛然想起那日在宫宴之上,父皇那一句“朕会想法子”,燕翎心里却是一喜。

    今日,父皇是想到法子了吗?

    瞬间,燕翎的心里充满了期待,可依然什么都没有表露在外,只是在下马车之时,任凭一连串的咳嗽接连而出。

    西梁皇帝看了他一眼,那眼里明显有愧意。

    二人进了太子府,他们来访的消息传到楚倾和年玉耳中之时,二人正在房中,难得楚倾替年玉画着眉,年玉爱极了这样的悠然,听闻皇上来了,年玉下意识的皱眉,这举动,顿时让楚倾手中的眉黛一偏,斜出了眉外。

    年玉抬眼,正瞧见楚倾皱眉惋惜的模样。

    “没事,重来。”那俊朗的脸上,眉峰一舒展,仿佛整个世界都灿烂起来。

    话落,男人便拿了棉布,专注的擦拭着眉外的青黛,动作极尽温柔,好似方才下人的禀报,他未曾听见一般。

    年玉看着他的举动,眉皱得更深了些。

    “别皱,不然这眉,一上午都画不好了。”楚倾低低的开口,那语气,尽是宠溺。

    就算是日日看着这张脸,这样的宠溺之下,年玉依旧有些心神微恙,若是寻常,她会任凭自己在他的温柔之下,看着这张脸入神下去,可想到刚才下人的禀报……

    “不是,皇上来了,咱们不用出去接圣驾吗?”年玉抬手握着他画眉的手。

    楚倾看了他一眼,拿开她的手,再是自然不过,仿佛没有听见她的话一般,“别动。”

    仅是两个字,男人又专注于她的眉。

    空气里,只剩下甜腻的味道,时间分分秒秒的过去,就算是下人几次再来通报,那男人神色间亦没有丝毫波动,直到一炷香之后,那眉终于画到了楚倾满意的模样,那脸上才绽放出一抹笑容,“真好看!”

    不知是在赞美她,还是骄傲自己的作品,年玉看了一眼沙漏,见里面的细沙尽数落下,没说什么,伸手将那沙漏翻转了过来。

    这无声的提醒,楚倾心中明了。

    眉峰一挑,柔声对年玉道,“你在这里等我,我去去就来。”

    楚倾说着,人已经起身,可他还没迈出一步,前来禀报的人复又开口,“殿下,皇上方才指明,要见太子妃殿下。”

    见她?

    年玉和楚倾相视一眼,诧异之于,楚倾眸中的防备亦是骤起,正要对年玉说什么,年玉却是浅浅一笑,起身握住楚倾的手,“这是他赐的宅邸,他要见我,这次不成,肯定也还会有下次,终归是要见着才肯罢休,与其避着,倒不如去看看他要见我作何?”

    楚倾皱眉,沉吟半晌,才终是松了口,允许她一道出去。

    “他若给你提什么你不愿的要求,你大可回绝他,不用顾虑什么。”二人临出门时,楚倾对年玉交代。

    年玉低声应着,对于西梁皇帝要见她的目的,她也是好奇,去大厅的路上,她的心中有许多猜测,直到到了大厅,看到大厅里除了西梁皇帝之外的另外一人,年玉心里了然。

    看来,西梁皇帝还是没有打消让她给大皇子治病的念头!

    “年玉参见皇上。”站在楚倾身旁,年玉恭敬的行礼,而身旁,楚倾却是直直的站着,那脸上的不欢迎,丝毫没有掩饰。

    西梁皇帝看了一眼楚倾,对于他的无礼,只是淡淡一笑,转眼看向年玉,帝王俊朗的脸少了威仪,竟添了些慈爱,“玉儿,已是一家人,你该叫朕父皇才对。”

    父皇……

    这两个字,太过沉重。

    年玉微笑着颔首,他是西梁皇帝,她尊之敬之,理所当然。

    可他若是以父亲的身份……

    就算自己知道他对子冉颇为用心,子冉在,她亦是不能违了子冉的心意和姿态。

    年玉恭顺的笑着,却并不接他的话,西梁皇帝看着,心里了然。

    倒是夫唱妇随,如此……也好,不是吗?

    西梁皇帝敛眉,想到今日来的目的,西梁皇帝倒也没有避讳,直接了当的开口,“朕想单独和玉儿说说话。”

    “不行!”楚倾迎着西梁皇帝的视线,仅是两个字,坚定绝然。

    厅里的气氛瞬间凝固,父子二人视线相交,仿佛谁也不让谁,片刻,倒是那帝王松动了,浅浅一笑,“这是在你的太子府,府上都是你的人,你还怕朕对她怎样吗?”

    话落,似知道从楚倾那里,无法达到自己的目的,帝王转眼看向年玉,“可否给朕一个机会。”

    几人的视线尽数落在年玉的身上,可否给他一个机会……

    她以为,他是为了大皇子的病而来,可这般阵仗……

    此刻,她倒是有些好奇,西梁皇帝这般放低身段,除了大皇子的病,到底还有什么想和她说的。

    “好!”

    “玉儿!”

    年玉刚同意,楚倾便唤道。

    年玉对上楚倾的眼,上前拍了拍他的手,柔声安抚,“别担心,你在这里等着我,正好,我也有些话想对皇上说。”

    楚倾皱着眉,看了年玉半晌,虽依旧不愿,可终究还是没说什么,看着年玉和西梁皇帝一道出了大厅,直到身影消失在视线之中,才唤来一个丫鬟,吩咐她跟上去,远远保护着年玉的安危。

    “太子对太子妃真是上心,也难怪,那日在北齐遇见太子妃之时,她该是在那茶楼里等着你归来,可惜……”燕翎看着楚倾的举动,柔声笑道,伴随着一阵底咳,“不过还好,太子安然无恙,如今,夫妻团聚,又是这般完美的结果,可喜可贺,也不枉太子妃对太子的用情至深。”

    楚倾皱眉,淡淡的看了眼前这人一眼,径自走到一旁的椅子上坐下,没有说什么。

    那冷漠,燕翎看在眼里,微微一愣,瞬间回神,继续道,“子冉,我可以这么叫你吗?记得当年,先皇后在世时……”

    似乎是“先皇后”几个字触到了他心里的什么,楚倾眸子一紧,“大皇子身子不适,兴许少说些话,少费些力气,会好受许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妈咪,他才是爹地〕〔大明之从孙子到皇〕〔古龙绝技横行大明〕〔星际绿化大师〕〔蜜糖甜妻:腹黑老〕〔影后,你老公偏执〕〔快穿,男神大人乖〕〔两界布道〕〔苏茜茜小陈叔叔免〕〔农民工传记〕〔重生成祁王的作精〕〔隋唐大猛士〕〔编篡诸天〕〔郎骑木马来女郎不〕〔紫阳小师叔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