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系统精灵才是真主〕〔无敌从天赋加点开〕〔运朝之主〕〔都市剑尊江惜月凌〕〔人族纪元〕〔妃狠佛系:暴君您〕〔晚安,霍先生!〕〔烽火传之三国佳人〕〔孤男寡女〕〔妈咪太小,总裁太〕〔万神祖师〕〔萌妃驾到:将军,〕〔逆天宝宝:凤尊爹〕〔凰归之鬼医魔后〕〔跟总裁假结婚的日〕〔假婚真爱,傅少的〕〔楚王好细腰〕〔宠妻入骨:四爷请〕〔饲养全人类〕〔摄政王我是来偷心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锦绣凰途:毒医太子妃 第一千二百七十一章:本命花
    他的目光一刻也没有从年玉的身上移开,这一问,年玉才缓缓迎上他的视线,看着他眼里燃烧的灼灼希望,年玉嘴角微扬,“能治。Ω Δ看书 阁.ΩkΩshu.co”

    仅是两个字,再是坚定不过。

    如果师父在的话,这病,便更不在话下了。

    不过……

    想到师父,年玉敛眉,这一世,自己终究没去寻师父,师父那样的人,看着淡薄,却最是重情,他醉心医理,不为世俗牵绊,一身的傲骨傲气,谁也强迫不了他,那从骨子里透出来的怪,在世人的眼中格格不入。

    前世,也是因着师兄,师父才答应为自己治腿。

    那两年里,他们相识恨晚,因为莫逆之交,她才得了他全力的教授,可这一世,就算在她的心里,有多么怀念师父,她也不愿将他牵扯进这些俗世的纷争之中。

    以师父的性子,西梁国哪怕是用尽手段,他也不愿出山,她如何忍心为了一个燕翎将师父牵扯进来?

    或许,有朝一日,待这江山安稳,一切平静如初,她便可以去见见他。

    “当真?”燕翎一喜,俊朗的脸上笑容绽放开来,本来的病态也因为那浅渡上的阳光,豁然开朗,呵呵的笑了两声,似如何也压不住心中的激动,“我就知道……就知道……当年,父皇派人送我去了药山,禅师说,我这病并非无法医治,没想到,当真……”

    禅师?

    “你的病,求过禅师?”年玉诧异,没想到,师父的名号竟从燕翎的口中说了出来。

    她的反应,让燕翎皱眉,却没有隐瞒,“是的,多年前,我的病难以抑制,父皇派人去求过,却无果,禅师他……他若不愿的事,刀剑架在他脖子上,他只会更不愿。”

    年玉脑中浮现出那老人的身影,口中喃喃,“是啊,是这样的。”

    所幸,他们没有因为师父的不愿,当真刀剑相向。

    “你……认识药山禅师?”燕翎猜测,她的反应太过不寻常。

    年玉回神,对上燕翎的眼,“这大陆上,恐怕会些医术的,都听闻过药山禅师的名号,大皇子,还请脱下衣裳。”

    年玉不愿在燕翎面前多透露关于师父的点滴,立即转移话题,话落,人已经转身,在身旁的桌子上寻着银针,却没有留意到身后,那男人因着自己的话,一张脸神色变幻之后,一片绯红。

    待年玉准备好了一切,转过身来,对上燕翎的眼,只是一瞬,男人的目光便慌张的别开。

    “怎么了?”年玉皱眉,见他的模样,一瞬才反应过来,嘴角浅浅一笑,“大皇子殿下不用多想,上两次算是情况紧急,也多有不便,我才隔衫刺穴,可今日调理,身体上的穴位用得上的比较多,所以才……大皇子殿下只管将我当成一个男子即可。”

    当成男子……

    燕翎身体一怔,抬眼看向年玉,却只见她神色如常,拈着手上的银针,似已做好了准备,那模样,好似在她的眼里,根本没有将他当成男子,而只是一个病人。

    如此倒显得他太过扭捏……

    燕翎笑笑,挥开了方才心中的涟漪,可解着衣衫之时,手依旧轻微的颤抖着,那颤抖,年玉只是瞥了一眼,便没在意,可燕翎却听见自己的心跳,砰砰砰的,仿佛要跳出来一般。

    平日里,他的起居也有侍女照料,他娶了秦姝,虽鲜少去她的房里,可二人早已有过夫妻之实,但他却从不曾如此刻一般,这般紧张,就算明明知道,年玉让他脱下衣衫,只是为了替他治病而已!

    燕翎禁不住觉得好笑,他怎会这样在一个女子面前失了方寸?

    纵然年玉是个女子,却是医者,更是一个嫁了人的女子,他怎能有那些不寻常的遐思?

    燕翎暗吸了一口气,倒是庆幸,很快年玉便站在他的身后,那针扎在他的背上,带来浅浅灼灼的痛,一阵阵的刺完,待她绕到身前,他比方才更是费力的压制着自己的窘迫。

    时间在他看来过得极慢。

    “大皇子妃,是北齐人。”年玉刺下一根银针之时,突然开口。

    似没想到她会突然提起秦姝,燕翎有些诧异,想到自己那日对秦姝的质问,如今,许多东西依旧没有结果,此刻,他更是想知道,秦姝和年玉之间到底有着怎样的纠葛,与其等着派人去查探传回消息,不如从年玉这里入手……

    “是,之前我也吃惊,你们竟然认识,回去一问,才知,秦家弟弟之死……”燕翎没有避讳,他看着年玉,话落,分明瞧见年玉脸上的讽刺。

    年玉手中最后一根银针已经刺下,“她说,秦家弟弟的死,是我一手造成,我害死了她弟弟,又害得秦父失了官职,害得秦家没落,她得知消息,便去了北齐,她要找我的报仇……”

    年玉打断了燕翎的话,微微一顿,浅浅淡淡,讽刺不减,“大皇子妃可是如此对大皇子殿下说的?”

    年玉话落,突然对上燕翎的眼。

    燕翎一愣,“是。”

    那日,秦姝确实是这样说的,可这些话从年玉的口中说出来,那其中的味道,更添了几分诡异。

    很显然,她这般已经十分明显的告诉了他,秦姝去北齐的理由与目的皆并非如此!

    可真正的理由又是什么?

    燕翎看着她,满眼探寻。

    年玉如何看不出他探寻的急切?却没有说什么,不紧不慢的查看着燕翎身上的银针,待时间差不多了,又利落的将那些银针尽数取下,放好了银针,年玉才转身走到一处,拿了一个东西,很快又折返回来。

    朝燕翎走近之时,燕翎的目光就已经落在了她手中的东西上,那是一枚匕首,小巧精致,可那手柄的颜色,却是有些不寻常,像是被火烧过。

    “这……”燕翎抬眼,探寻的对上年玉的眼。

    “大皇子殿下,该是认识此物才对!”年玉说话之时,已经奉上了手中的匕首,“这应该是大皇子府的东西!”

    燕翎接过那匕首,细细的打量着,那手柄上一朵六瓣红梅,就算是经过了火的洗礼,也依旧清晰,落入燕翎眸中,燕翎神色一怔。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妈咪,他才是爹地〕〔大明之从孙子到皇〕〔古龙绝技横行大明〕〔星际绿化大师〕〔蜜糖甜妻:腹黑老〕〔影后,你老公偏执〕〔快穿,男神大人乖〕〔两界布道〕〔苏茜茜小陈叔叔免〕〔农民工传记〕〔重生成祁王的作精〕〔隋唐大猛士〕〔编篡诸天〕〔郎骑木马来女郎不〕〔紫阳小师叔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