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妈咪这位帅哥是爹〕〔真爱不散场〕〔妈咪这位帅哥是爹〕〔从斗罗开始之万界〕〔萌宝归来爹地要排〕〔重生军营之最强军〕〔箭皇〕〔我的科技很强〕〔王者之守护家园〕〔总裁爹地的宠妻法〕〔抢个总裁当爹地〕〔我愿意〕〔重生甜妻:狠会撩〕〔绝色美女的极品保〕〔鬼王嗜宠逆天狂妃〕〔都市最强皇帝系统〕〔极品小农民系统〕〔超级林业人〕〔超神次元聊天群〕〔洪荒后勤部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锦绣凰途:毒医太子妃 第一千二百八十八章:面对
    杀了他?

    年玉重新看向燕翎,多了几分审视。

    一切当真和他无关吗?

    牢房里,一阵沉默。

    二人视线交织,燕翎眼里的真诚,似乎连年玉也找不出丝毫破绽,可是……

    “大皇子说笑了,堂堂西梁大皇子,我哪敢杀了你?”年玉轻扯嘴角,淡淡开口。

    “你无需有所顾忌,你若是不信我,我是当真不会在意性命的,我如今是戴罪之身,就算是你杀了我,父皇也不会怪责于你,甚至连我自己,也会感谢你!”

    燕翎低低的开口,似乎因着无法结束性命,眼里一抹黯然,亦有痛苦纠缠其中。

    感谢她?

    年玉如何不明白他的意思?

    可这话在她听来,却是好笑多过其他。

    “大皇子又何必如此?这般自我折磨,是想赎罪吗?可独孤皇后的死,皇上并没有怪罪不是吗?莫不是大皇子自觉害死了独孤皇后……”年玉再次打量着眼前这男人身上的狼狈,紧紧的盯着他,不愿错过他一丝一毫的反应。

    本以为他会激动的否认独孤皇后的死和他有关,可男人却是没有说话,只是那眼里,自责经久不散。

    “是我害死了母后,是我,就算父皇没有怪责于我,也改变不了这事实,那日在西城门,我本该好好护母后安危,却没想到……”燕翎说到此,似乎太过激动,微微一窒,“我怎么也没有想到,她竟然那般决然,为了燕爵,不惜自己跳下城墙,宁愿了结自己的性命,也不愿燕爵因她受了牵制,是我……我该时时刻刻在她身边,可那时,我满心只有父皇交给我的任务,我想将燕爵引出来,想抓住他,是我……”

    燕翎双眼无神,一字一句,话到之后,情绪越发激动起来,语气里更添了几分哽咽。

    “是我……是我……”燕翎突然看向年玉。

    那一刹,年玉清晰的瞧见了他眼中的泪花,那自责仿佛要将那个灵魂吞噬一般,年玉看着,竟是有些恍惚。

    燕翎……

    这当真是他心中真实的情感吗?

    年玉细细探寻,想找出一些什么,却饶是她也看不出任何破绽。

    “母后死在了西城门,我如何不知道这事情到底意味着什么?我闯了祸,给父皇闯了祸,更是给西梁闯了祸,我更没想到……”燕翎说着,突然,似乎呼吸一窒,脑中一股眩晕袭上。

    年玉的视线里,只见那身子一晃。

    年玉还未来得及上前,身后,几个狱卒便冲了进来,一道进来的,还有两个太医,一时之间,牢房里一片混乱,太医将他安置在牢房的木床上,一番救治,手忙脚乱。

    年玉看着这一切,嘴角一抹冷笑。

    脑中回荡着方才燕翎的话,以及他那自责得恨不得以命相抵的模样,她知道,自己这一趟,算是白来了。

    在这个男人面前,她得不到她想得到的真相。

    而他方才所说……

    虽然那般真情流露,仿佛不是假的,可是,自己先前对这大皇子所生的防心,依旧没有任何动摇。

    今日,他越是这般,便越是肯定了一点。

    这个西梁的大皇子,并非简单的主,而他所图的,又是什么?

    年玉透过忙碌的人群,目光落在那男人的身上,仿佛要将他的灵魂看透一般,半晌,年玉转身,牢房里,太医依旧在燕翎身旁忙碌周旋,而年玉,没有理会那牢房里的一切,一步步慢慢的走出了那个空间。

    身后,她听见燕翎虚弱的声音唤着“太子妃”,听见了,却也当做没听见一般,直到出了天牢,回了太子府,年玉的神情依旧凝重。

    “怎么了?”

    楚倾的声音响起,惊醒年玉的思绪。

    年玉回神,对上楚倾的眼,顷刻,楚倾艰难抬起的手就已抚上了她的眉,“出去一趟回来,就如此心事重重,玉儿,若知道这西梁的事,会让你如此费神,我情愿当初你信了我假死之事,留在北齐,待我将一切都……”

    “子冉……”

    没待楚倾把话说完,似乎明白他要说什么一般,年玉打断了他的话。

    对上他的眼,年玉的目光亦是真切,“我又如何忍心,让你一个人面对着一切?”

    “可是……”

    “子冉……”

    年玉嘴角微扬,那笑容,让楚倾微微一窒。

    “不管刀山火海,只要和你在一起,知道你安危,能为你分担,一切就都是最好的,既然这西梁的一切,咱们注定要面对,那便面对吧,至少,是你我一道面对。”

    年玉拿着楚倾的手,让他的手心贴着她的脸颊,感受着那温度,仿佛就算知道等待他们的是即将到来的狂风暴雨,她也觉得莫名安心。

    “一道面对。”楚倾口中喃喃着。

    这些时日,他虽因伤卧床,可外面是什么情形,他却也是知道。

    “燕爵他……该到他想到的地方了吧!”

    半晌,楚倾突然开口,口中提起的名字,让年玉心中微怔。

    到了吗?

    她让南隐派人去追,每次传回来的消息,都让人失望,已经好些天过去了……

    “该是到了吧!那之后……”年玉目光微闪,那之后,等待他们的会是什么,他们二人的心里都再是清楚不过。

    “你怕吗?”楚倾的指尖在她的脸颊游走。

    怕?

    “怕!”年玉迎上楚倾的视线。

    前世,经历了那么多次的战场凶险,她不怕,可这一世,她知道子冉要去面对那些凶险,她却是格外的怕,就算是知道,子冉的才能远远高于前世的她,那害怕,依旧没有消减分毫。

    似这个回答,也出乎了楚倾的意料。

    在他的眼里,玉儿从来都是无惧无畏,可他却也明白,她这一个“怕”字里所含的意思。

    “我也怕。”楚倾微微眨眼,苦涩的一笑,“是不是很没出息?以前,面对任何事,我都可以不顾性命,可自从有了你,有了我们的孩子,我却比任何人都怕死,我若死了,便无法兑现我的诺言,无法一辈子陪着你,但越是这样,我越是不会让自己死了,玉儿,你放心可好?”

    话到最后,男人的眼里,说不出的坚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紫阳小师叔〕〔锋戾〕〔全球在线时代〕〔我有最美师尊〕〔乱世争霸之龙舞九〕〔帝生莲〕〔苏茜茜小陈叔叔免〕〔无敌基因进化系统〕〔婚婚来迟,大佬要〕〔极品佳婿〕〔假如我有读心术〕〔主神架构师〕〔无敌横练宗师〕〔奇幻恋曲回旋〕〔从小武馆到最强宗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