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风云群侠录〕〔权倾天下之相门嫡〕〔大妖猴〕〔我继承了神龙家族〕〔雪落关山〕〔征战乐园〕〔万界魔尊〕〔重生之美利坚土豪〕〔家有庶夫套路深〕〔星魄苍穹〕〔天天开无双〕〔我在末世有个庄园〕〔盖世唐皇〕〔吞天神帝〕〔斗破苍穹之无上巅〕〔修真很轻松〕〔隐婚365天:江少,〕〔仙神话〕〔全球灵潮〕〔直到星空尽头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锦绣凰途:毒医太子妃 第一千三百一十七章:私心
    “嫂子……”

    门口,楚湘君站在那里,年玉看过去时,她也看着年玉,一脸的笑容,甚是柔和。『→お看書閣免費連載小説閲讀網c .k.a.n.s.h.u.g.e.co

    年玉立即起身,匆匆走向她,一双眉峰紧皱,“他有为难你们吗?”

    “没,没有。”楚湘君感受着年玉的关切,那一个“他”,不用说明,二人心里都明白指的是谁。

    得到的回答,让年玉稍微松了一口气,想到方才燕爵答应她的,年玉看了一眼楚湘君的身后,“娘呢?燕爵答应我要放你们走,我会安排下去,让人送你们回北齐,你们回了北齐,一切就安全了,湘君,一路上,你要……”

    “嫂子!”

    年玉还未说完,楚湘君便打断了年玉的话。

    年玉微怔,楚湘君脸上的笑容和眼里神采,总是让心里有丝丝不好的预感,果然,打断年玉之后,楚湘君的话,紧随而至……

    “嫂子一片苦心,就让娘回去吧,至于我……”楚湘君握着年玉的手,脸上的笑容更柔和了些,那眼里有关切,更有坚定,“我不回去!”

    “不回去?”年玉的眉皱得更深了些。

    “对,我不回去!”楚湘君再次开口,对上年玉的眼,关切胜过了一切,“嫂子,你如今就快要临盆,我如何放心将你一个人留在这里,留在那阴山王的手上?!万一……”

    楚湘君目光扫了一眼年玉的肚子,“万一你和孩子有个什么三长两短,我们又该如何向子冉交代?我在身边,总归是有个照应的人,我也好安心些,嫂子要不是为了救我和娘,也不至于现在,落入了阴山王手上。”

    话到最后,楚湘君一脸自责。

    “你想好了?”年玉握着她的手不断的收紧,盯着她的眼,一瞬不转,“留在这里,危险万分,你应该知道如今西梁的局势,也应该猜得到,等待着我们的会是什么,且不说战场凶险,到时候被当做筹码,万一形势不容子冉选择,那个时候,可是性命的代价,你当真要留下?!”

    年玉的话,一字一句,格外真切。

    性命的代价……

    楚湘君暗自吸了一口气,脑海中浮现出方才燕爵对他说的话,在来之前,她就已经想得很清楚,就算是性命的代价,她也不会动摇。

    “我想好了。”楚湘君坚定的点头,“你留下,我便留下。”

    那坚定,年玉看着,心中不由咯噔一下,她知道,既然楚湘君已经做好了决定,她三言两语,怕是无法动摇了,可是,她留下……

    不知为何,年玉的心中,那不安越来越强烈。

    她留下,当真是为了照顾她吗?

    年玉凝视着楚湘君的眼,想从她眼里看出些什么,可那眼里的澄澈,只有关切。

    “好,你留下,便留下吧!”年玉口中喃喃,松开了楚湘君的手,许是精神紧绷,刚才站这一会儿,身体就有些疲累,年玉走到先前的椅子上坐下,眼睛定定的看着一个地方,虚无没有焦距。

    空气里,一片沉默。

    许久,二人都没有说话,楚湘君看着年玉,却是心虚,她这般深沉不语的模样,丁点儿让人捉摸不透,想到自己的私心,楚湘君收回视线,袖口中的手也是不自觉的收紧。

    直到燕爵派人来,说是给她们安排了住所,年玉才起身,楚湘君看她动作,立即上前扶着,燕爵将她们安置在了同一个院子住下,说是阶下囚,可几日下来,却是照顾得颇为妥帖。

    自那日燕爵离开之后,年玉便没再见过他。

    如今这形势,不用想,年玉也知道,他在做什么,有她在手上,这场战争会来得更快吧!

    果然,半月过去,只是从这宅子里伺候的下人那里,她便隐隐猜出燕爵该要有所行动了。

    这一日夜里,年玉坐在院子里,如往常一般,看着一个虚无的地方入神,一旁,楚湘君弹着琴,那琴声里,平平淡淡,仿佛只是单纯的曲调,没有注入任何感情。

    突然,一阵脚步声传来。

    那琴声骤然歇下,楚湘君看到来人,忙的起身,一身的防备,站在一旁,楚湘君看着燕爵,可燕爵的视线,自了院门就一直在年玉的身上,那份专注,楚湘君看着,眸子不由一紧,可只是一瞬,楚湘君便敛去了方才的异样,惶恐的开口,“阴山王……”

    那声音,惊醒了年玉。

    可似乎声音的惊醒,让燕爵格外的不悦,年玉的视线看过来的一刹,燕爵眼里亦是骤起一股森冷,大步走向年玉,嘴角一抹讽刺浅扬,“什么时候,你的警惕性这么弱了?”

    以往,年玉这种时候,该是如鹰隼,敏锐,且警惕。

    可刚才,她失神的样子,没有丝毫防备,她在想着什么?竟是这么专注!

    答案几乎不言而喻。

    楚倾!

    她所想之人只会是他,就算不是他,也是和他有着莫大关系的事!

    年玉看着燕爵一步步的走来,想起方才,她确实是放松警惕了,可是……挥开脑中的思绪,年玉打量着面前走来的人,今日的他,竟是穿了一身戎装。

    是从军营回来,没脱下,还是……

    年玉脑中一个猜测,只是瞬间,那猜测就变成了肯定。

    年玉嘴角扯出一抹笑容,那笑容,在燕爵看来,却是眉峰一皱。

    年玉撑着身子,准备起身,可似乎肚中一日日的大,她的行动越发的笨重,楚湘君看着,立即上前扶着,在楚湘君的搀扶之下,年玉才站起了身子,站起来的一刹,年玉亦是对上燕爵的眼,“走吧!”

    走吧?

    仅是两个字,身旁的二人都是一愣。

    楚湘君看着年玉,不知她所说的是去哪里,而对面,紧盯着年玉的燕爵,在她话落之时,眸中却掀起了一阵风云。

    “你倒是不怕!”燕爵仿佛明白年玉所指,冷冷开口。

    不怕?

    “有什么可怕的?迟早都是有这一遭的,不是吗?况且……”年玉说着,话锋一顿,再次开口,一声轻笑,“既然阴山王已经准备好了,那就走吧!”

    战场,前世她经历最多的,便是战场上的血肉翻飞,此刻想来,仿如隔世,却又那般清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妈咪,他才是爹地〕〔大明之从孙子到皇〕〔古龙绝技横行大明〕〔星际绿化大师〕〔蜜糖甜妻:腹黑老〕〔影后,你老公偏执〕〔快穿,男神大人乖〕〔两界布道〕〔苏茜茜小陈叔叔免〕〔隋唐大猛士〕〔编篡诸天〕〔农民工传记〕〔重生成祁王的作精〕〔我和末世有个交易〕〔紫阳小师叔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