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风云群侠录〕〔权倾天下之相门嫡〕〔大妖猴〕〔我继承了神龙家族〕〔雪落关山〕〔征战乐园〕〔万界魔尊〕〔重生之美利坚土豪〕〔家有庶夫套路深〕〔星魄苍穹〕〔天天开无双〕〔我在末世有个庄园〕〔盖世唐皇〕〔吞天神帝〕〔斗破苍穹之无上巅〕〔修真很轻松〕〔隐婚365天:江少,〕〔仙神话〕〔全球灵潮〕〔直到星空尽头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锦绣凰途:毒医太子妃 第1325章 :生子(4)
    子冉……

    因为自己和娘是子冉在意之人,所以,年玉即便是怀着身孕,也不顾危险的来救她们,也正是因为如此,才会落入了阴山王的手里。

    因为年玉在意子冉,所以,那夜她在发现自己有意谋害她和肚中孩子之时,选择了迂回,在此刻,更是这般良苦用心的对她说这些,她是不愿对自己用手段,更不愿看见子冉为难伤心吧!

    这个女人……

    “对不起……”

    楚湘君抓着年玉的手,一时之间,心中的愧疚,自责,一股脑儿的涌上,想到自己先前的那些念头,楚湘君更是觉得自惭形秽,难怪,难怪子冉对她着迷,这样一个女子,如何能不让人动心,深爱?

    而自己……

    “对不起,对不起,嫂子……我……”楚湘君紧咬着唇,声音里,隐约夹杂了几分哽咽,那一句句的“对不起”比起方才,更是真切。

    年玉看在眼里,亦是大大的松了一口气。

    眼前的楚湘君,她再感受不到她的危险,如此,便好……

    年玉嘴角扬起的笑终于轻松了些,正要说什么,马车突然停下,年玉皱眉,这动静,楚湘君也是一愣,猛地回神,随即,便听见周遭的将士齐齐一声吼,那气势,震得人心里一颤,纵然是从未见过战场是什么情形的楚湘君也隐隐猜到了什么。

    “嫂子……”楚湘君望着年玉,眼里难掩急切。

    此刻,她是从心里将年玉当成了主心骨。

    年玉只是方才那一个皱眉之后,便神色如常,安抚的看了楚湘君一眼,随即抬手撩开马车一旁的帘子,目光一扫马车之外,密密麻麻的将士,几乎遮住了她所有的视野,可年玉看向前方的天际,很快,心里便有了底。

    “还好,他没在!”年玉低低的喃喃。

    “谁没在?”楚湘君皱眉,满心不解,心里亦是有无数的问题想从年玉那里得到安心,可此刻的年玉却是无暇回答她的任何问题,想到自己的打算,年玉迎上楚湘君的视线,“你听着,等会儿,我会让燕爵送你过去,过去之后,你告诉子冉,一切以大局为重,不管如何,都不能遂了燕爵的意图,因为我而受他牵制,这一杖,他无论如何都要赢!”

    “可是你……”楚湘君如何不明白年玉的意思?

    一切以大局为重……

    那阴山王……若年玉她当真有个什么三长两短……

    “我自有方法脱身!”年玉没待她说完,便沉声打断了楚湘君的话,“你现在就出去,告诉他们,让燕爵来见我!”

    “可……”楚湘君依旧不放心。

    “快去!”年玉再次开口,那眼里,一片坚定,出口的二字,仿若军令一般,不容置喙,如今的情形,年玉再是清楚不过,楚湘君说得再多,也是无益。

    现在,最重要的是应对燕爵!

    楚湘君看着年玉,一脸担心,可她也明白,这个时候,她只有听年玉的,最后看了年玉一眼,楚湘君终于深吸了一口气,转身开了马车的门。

    风迎面吹来,打在她的脸上,楚湘君禁不住咽了一下一口水,片刻迟疑,她便跳下马车。

    脚落地的一瞬,锋利的刀架在了她的脖子上,那冰凉让她心底生寒,可想着年玉的嘱咐,就算眼前和未知一切,让她心里说不出的惶恐,她依旧顾不得许多,“我们要见阴山王!”

    “我们殿下,岂是你们说见就见的!”

    “你以为呢?你去告诉阴山王,是马车里的人,想见他!”楚湘君迎上那侍卫的视线,一字一句,撑足了气势。

    那侍卫看了马车一眼,不由蹙眉,和一旁几个同伴对视一瞬,几人很快有了默契。

    这些时日,他们亦是看得出阴山王对马车里那人特别的对待!

    那侍卫没再说什么,可刀依旧架在楚湘君的脖子上,不动分毫,一旁的同伴却是转身离开。

    一时之间,气氛格外的深沉,楚湘君紧紧攥着手中的绣帕,就算是心里害怕,她依旧看着周遭,仿佛想对周围的环境多一分了解,可那么多的将士,她一眼看去,都是黑压压的一片,更是压得人心里发慌。

    仅是一小会儿,前方便有了动静。

    视线里,那一行侍卫让开了一条道,那道路的中央,阴山王一袭戎装,面容阴沉,正大步走来,凌厉的气势,让人看着,禁不住心生颤栗。

    走到楚湘君面前,燕爵脚步一顿,可只是看了她一眼,便一跃上了马车。

    马车里,在楚湘君下了马车之时,年玉就放松了许多,那隔一会儿便来的阵痛,她终于不用暗自忍受,紧紧抓着小榻的垫子,那指尖,似乎是要陷进去,紧咬着牙,一张脸亦是因为那疼痛,不再平静。

    可便是如此,她依旧没有失了警惕。

    在马车外一有动静的一瞬,年玉便深吸了一口气,敛去了流露在外的一切痛苦模样,燕爵撩开帘子之时,年玉端坐在榻上,手扶着肚子,宛若一个王者。

    那模样,燕爵看到的一瞬,心中微怔,随即,嘴角一抹轻笑,像是自嘲。

    “我知道你素来镇定,可这个时候,你依然是这样,没有丝毫惧怕,年玉啊年玉,你还真的是让人……感觉到挫败!这世上,当真就没有什么让你怕的了吗?”燕爵看着年玉,他是真的感觉到了挫败。

    不止如此,她越是这般,便越是让他对她警惕防备。

    “怕,我怎会不怕?”年玉浅浅一笑,“都已经在这个当口了,我这颗棋子在阴山王手里,虽是都会被拿出去,你说我怎么会不怕呢?”

    年玉看着燕爵,口中一个个的“怕”字,可那模样,丝毫也没有怕的样子。

    燕爵眸子一紧,二人视线相对,他看着她,像是在探寻什么,可仅是一会儿,燕爵却是别开了视线,轻咳了声,冷冷开口,“你见我,究竟何事?”

    他的回避,年玉不由挑眉,而这般直接的一问,年玉亦是不想拐弯抹角。

    看着燕爵,年玉一瞬不转,一字一句,“我想帮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妈咪,他才是爹地〕〔大明之从孙子到皇〕〔古龙绝技横行大明〕〔星际绿化大师〕〔蜜糖甜妻:腹黑老〕〔影后,你老公偏执〕〔快穿,男神大人乖〕〔两界布道〕〔苏茜茜小陈叔叔免〕〔隋唐大猛士〕〔编篡诸天〕〔农民工传记〕〔重生成祁王的作精〕〔我和末世有个交易〕〔紫阳小师叔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