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妈咪这位帅哥是爹〕〔真爱不散场〕〔妈咪这位帅哥是爹〕〔从斗罗开始之万界〕〔萌宝归来爹地要排〕〔重生军营之最强军〕〔箭皇〕〔我的科技很强〕〔王者之守护家园〕〔总裁爹地的宠妻法〕〔抢个总裁当爹地〕〔我愿意〕〔重生甜妻:狠会撩〕〔绝色美女的极品保〕〔鬼王嗜宠逆天狂妃〕〔都市最强皇帝系统〕〔极品小农民系统〕〔超级林业人〕〔超神次元聊天群〕〔洪荒后勤部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锦绣凰途:毒医太子妃 第1329章 :生子8
    可她依旧不明白,年玉想让燕爵看到她的目的……

    终于,燕爵看了她好一会儿,渐渐的有笑容浮现在那张本来阴沉的脸上,“舅舅,你方才不是说,不能失了先机吗?如此,便可以如先前计划的那般,三更时分下令行动了,不过,在那之前……”

    燕爵说着,饶是那嘴角扬起的弧度,都隐隐夹杂了一丝诡谲,话说到此,燕爵看楚湘君的眼神亦越发意味深长,微微一顿,似下定了决心,燕爵倏然拔高了语调,“来人,准备一匹马,送她过去!”

    送她过去?

    话落,不只是独孤意,就连楚湘君的心里也是一惊。 . .co

    几乎是不用确定,他们心里便清楚,燕爵的意思是送她去哪里!

    关山的另外一边,那是燕玺的地盘……

    “你疯了?!”独孤意厉声喝道,“送她过去?你在开玩笑吗?送她过去,你知道意味着什么吗?那燕玺不就知道……”

    送她过去,那燕玺不就知道太子妃在他们的手上,到时候……平白给了燕玺反应的时间,给了他想应对之策的机会,不是吗?

    他们要的,是打燕玺一个措手不及,可燕爵……

    独孤意满脸凌厉,可还没待他说完,燕爵便打断了他的话,“知道!我就是要让他知道!”

    燕爵一字一句,语气再是坚定不过。

    就是要让他知道?

    独孤意脸色眉峰皱得更深了些,看着燕爵,仿佛看不透他,“留仙,这事情……”

    “这事情,就这么定了!舅舅也无需再多说什么,还愣着干什么?准备一匹马,立刻将她送过去!”燕爵再次打断了独孤意,脑中浮现出年玉的话,此刻,愤怒消散,取而代之的是得意。

    他知道,年玉不可能帮着自己对付燕玺,那个女人,方才说什么帮他,不过是想扰乱他的心,心乱了,如何指挥那千军万马?

    可同样,燕玺的心乱了呢?

    在两军对战之时,年玉若是当真不顾一切一死,燕玺会发疯不错,会不顾一切的为她报仇不错,可若在那之前,他知道了年玉在他的手上,随时都有生命危险,他会如何?

    不至于发疯,也没有替她报仇之说,可心必会乱了吧!

    他那么在意她,肯定要想尽办法,来救年玉!

    他不求引他入伏,他要的,是扰乱燕玺的心,让他分身担心年玉之时,无暇应对自己!

    年玉想让他心乱,他便让燕玺也乱了心!

    燕爵越是想着,心中越是兴奋,深吸了一口气,目光灼灼,如有火焰在燃烧着。

    仅是一小会儿,马就已经准备好,带到了他们面前,燕爵早已迫不及待,待那马一来,燕爵便再次朗声开口,“扶她上马!”

    一旁,在燕爵说送她过去之时,便一直愣在那里的楚湘君,在这命令之下,瞬间回过神来,此刻的她,有些恍惚,可恍惚之间,亦是明白方才一直在自己心中盘旋的疑问,许多东西都变得清晰起来。

    “我会让燕爵送你过去……”

    年玉的话,在楚湘君的耳畔回荡。

    年玉……

    这是她的设计的吗?

    她让自己过来,将自己送到燕爵面前,就是要提醒他,让他送他的过去吗?

    她是怎么做到的?

    楚湘君如何也猜不到,越是如此,心中便对年玉更是生出一丝敬畏。

    咽了一下口水,想到年玉的目的,楚湘君得了这个机会,丝毫也不敢耽搁,立即在身旁侍卫的搀扶下上马,勒着缰绳,楚湘君知道越快离开越好,可正要走,独孤意的声音再次传来……

    “等等……”

    独孤意脸色黑得不能再黑,看着燕爵似疯魔了的模样,厉声喝道,“留仙,你当真是疯了吗?你……那个女人,是不是那个女人给你灌了*汤?你怎能将她送过去?不,不信,这事万万不行,这个女人就算是死了,也不能让她过去!”

    话落,独孤意抽出佩剑,毫不犹豫的刺向楚湘君,那凌厉的气势,楚湘君瞬间吓得没了方寸,甚至连躲都忘了躲,整个人愣在那里,可就在那剑锋就要刺到她时,几乎是下意识的,楚湘君闭了眼,预计的疼痛没有到来,耳边,铿锵一声,随即便是独孤意的怒吼……

    “燕爵!”

    两个字,几乎是从牙齿缝中蹦出来,凌厉刺耳。

    楚湘君睁开眼,目光之中,独孤意手中的剑,竟是被打落在地,那手上虎口的位置,一股鲜血渗出。

    “舅舅,本王想问问你,究竟是你说了算,还是本王说了算!”燕爵目光凌厉,脑海中,年玉曾经说过的那些话浮现,看着独孤意,心中终是有了芥蒂。

    这一问,独孤意心中亦是一怔,他如何不明白燕爵这一问的深意?

    暗吸了一口气,独孤意暗自咬牙,“自是你说了算,这西梁的天下,终归是姓燕,就算我是你的舅舅,终有君臣之别,你是君,我是臣,这一点,无论何时都不会改变!”

    “是吗?舅舅知道就好,如此,舅舅还有什么要说的吗?”燕爵的声音依旧冰冷。

    “臣……”独孤意心里怒气翻滚,可纵是万分不满,也只能忍着,拱手道,“没什么说的了。”

    燕爵挑眉,目光淡淡的扫过独孤意,最后落在楚湘君的身上,再次开口,“立刻送她过去!”

    侍卫得了令,跟着上了另外一匹马,楚湘君看着方才发生的一切,回过神来,亦是没有丝毫耽搁,立即策马飞奔出去,夜色里,马蹄声在空气里回荡,传入马车内,年玉的嘴角,一抹笑意浅杨。

    “送她走了吗?如此……甚好……”年玉紧攥着身下的垫子,正是一波阵痛袭来之时,此刻比起方方才,那痛来得更是激烈,额上,已有汗水渗透出来,可比起方才,她的心却是安稳了许多。

    子冉……

    年玉脑中浮现出楚倾的模样,他们这次分开已经两月有余,她无时不刻都在想他,他可曾想自己?

    不知再见面……再见面,会是怎样的情形……

    此刻,饶是年玉也没有想到,再次见面,竟是在那样的情形之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紫阳小师叔〕〔锋戾〕〔全球在线时代〕〔万古神帝〕〔我说话自带jojo〕〔我有最美师尊〕〔乱世争霸之龙舞九〕〔帝生莲〕〔苏茜茜小陈叔叔免〕〔无敌基因进化系统〕〔设计师的异能小媳〕〔婚婚来迟,大佬要〕〔极品佳婿〕〔假如我有读心术〕〔许我清尘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