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生之我要做明星〕〔最强无敌宝箱系统〕〔舰队司令〕〔桃运邪医〕〔崛起修行录〕〔米娜的移动餐厅〕〔永恒国度〕〔仙命长生〕〔篮坛指挥官〕〔木叶之旗木家的快〕〔为君剑歌〕〔我不是五五开〕〔大小姐的贴身神医〕〔透视邪兵〕〔都市超品小仙医〕〔盛世独宠:逆天娘〕〔田园娘子:夫君你〕〔末世屠尸系统〕〔夜幕审判〕〔我真不想当大侠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狐狸的本命年法则 第九章 偷你一个吻
    瞧着少女有些错愕地模样,白驹自己也是微楞。搞什么啊,我一个掌控百亿资金、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大金主爸爸,多少女人愿意拜倒在我的西装裤下阿,为什么会……

    一定是同情心作祟,白驹为自己找了一个心安理得的借口,便对狐婉兮摆摆手,做出一副不耐烦的模样说:“你上楼吧。”

    狐婉兮上楼了,片刻之后……

    白驹仰着头,根本没见楼上开灯,这小妮子,胆子挺小啊!看来在家的时候是没少受欺负,白驹真有些产生同情心了。

    不过,事实上是,狐婉兮根本不知道怎么开灯。她在桌上划拉了一圈,没找到蜡烛,反正自已是狐族人,拥有夜视能力,便毫不介意地跳上软绵绵的床铺,随手翻了翻白驹给她的资料。

    她当然不想留在人类世界当小丫环,不过她的爷爷是研究人类史的专家,她从小耳濡目染,也喜欢研究这方面的资料。看起来,几百年的不通往来,人类已经发生了很大变化,这时不妨了解一二。

    “唔……这上面好多字好像……似是而非啊,不过联合上下句,貌似也看得懂诶。”

    简体字在南北朝时期就出现了,宋元明清时简体字多达6240个,足以满足一般的,其中与现代的简体字一笔一划都不差的都有三百多个,所以狐婉兮倒能看懂个大概。

    只是对很多词的意思,她却不甚了然,看了一阵,狐婉兮把文件往案头一放,懒洋洋地翻了个身,抱住了柔软的枕头:“现在,只等那家伙睡着了,我就去偷回我的碧玺神精兽!”

    驹回到卧室换好睡衣,便去了书房,打开电脑,一篇篇密密麻麻的文字,一张张看似枯躁却能透露出许多宝贵信息的数字报表,不知不觉工作到午夜,白驹才关了电脑,回卧室睡下了。

    二楼的狐婉兮早已酣然入睡,睡姿像是猫咪一样蜷缩在一起,但是楼下的灯“啪”地一关,她的一双眼睛马上睁开来,夜色中泛起绿幽幽的光,片刻后才恢复了人眼一样的颜色,但这并不影响狐婉兮的天赋异能,夜色中仍然看得清所有的一切。

    外面在下雨,淅淅沥沥的小雨,狐婉兮耳目异常灵敏,听得清清楚楚。她的耳朵动了动,便身子一弹,一双雪白的秀美天足无声地落在地上,轻轻打开门,走了出去。

    白驹的睡眠质量很好,他不是那种挨着枕头就能睡的人,思绪太杂乱,总要静静地躺上一阵,然后在不知不觉中睡去,但他一旦睡着,雷打不醒,几乎没有什么能吵醒他。

    门无声无息地开了,白驹虽然关着门,却习惯性地没有上锁。

    狐婉兮悄悄地走进来,蹑手蹑脚的,走到床边低头认真地看看,然后像只小狗狗……不!是像只小猫咪一样,轻轻地爬上了床,贴着白驹的脸庞仔细地看了看,这男人,睡觉的样子还蛮可爱得哩。

    狐婉兮不觉地伸出手,轻轻按了按他好看的唇瓣,白驹的嘴唇动了动,温热的舌尖舔到了狐婉兮的指尖,慌得狐婉兮赶紧缩回手,忽然发觉自己的心跳有些快,好像……好像第一次去偷大伯家的鸡时的感觉,好“吃鸡”呀。

    爷爷怎么说的来着,嗯……要通过他的口,直接把碧玺神精兽度入自己口中,再施展秘法,将碧玺神精兽牢牢困住,加以收服,不能用手,不能用其他手段,否则已经认主的碧玺神精兽发现异动,会以最快的速度化作一道流光遁走的,根本追之不及。

    秘法的施展步骤是……

    等等!

    通过他的口,直接把碧玺神精兽度入我的口?那不就是接吻!!

    爷爷说的如此委婉,这都在教些什么啊!难道就不能用别的手段吗?

    狐婉兮苦恼地皱起了眉,她尝试把手掌轻轻按在白驹的肚皮上,尝试把手指轻轻摁在他的嘴唇上,甚至还轻轻捏了捏他的唇,最终还是没敢施展爷爷所教的秘法,碧玺神精兽难得,一旦失败……

    她现在已经十九岁了,也就是还有不到一年的时间,她就大限将至,天狐血脉会摧毁她的雪狐肉身,让她灰飞烟灭,不能冒险啊!需要嘴对嘴儿吗?

    狐婉兮的脸蛋儿红了,一颗芳心小鹿乱撞,比当年第一次偷邻居大伯家的鸡时还要跳得快。不过仔细看看白驹的模样,好像亲他一下也不算吃亏诶。最重要的是,小时候都亲过他了嘛……

    狐婉兮用“破罐子破摔”的心态努力安慰自已,然后试探地、羞怯地、蜻蜓点水地亲了他一下,嗯……软软的,好想继续的感觉。飞快挪开的狐婉兮面布红潮,眼波流晕,呆呆地凝视白驹半晌……

    诶?我刚才在干什么?我不是想取出碧玺神精兽吗?我这样轻轻亲他一下,貌似没什么作用啊。狐婉兮懊恼地捶了一下自已的小脑袋,有种被人占了便宜的感觉。

    再来!

    狐婉兮深吸一口气,毅然、决然、大义凛然地又亲了下去……

    一个吻,亲得狐婉兮晕晕淘淘,如同一跤跌进了棉花堆里,昏天黑地的不知道置身于何处。

    “嗯~~”

    白驹大概是感觉到呼吸不畅了,从鼻腔里发出一声呻吟,要有醒过来的意思。狐婉兮一惊,嗖地一下弹了起来,半空中身子一转,面向天花板,双手双脚同时一探,四肢探出尖尖利爪,一把扣住了天花板,然后摆臀扭身,攸然望下去。

    这一刻,她的心都要跳出腔子了。

    白驹没有醒,他只是摸了摸嘴巴,身子一侧,继续酣然睡去。

    狐婉兮绷紧的身体放松了,她轻轻向地面一跳,四肢轻盈地落在地上,然后小猫儿似的,轻盈地跑到角落里,这才重新以人的动作盘膝坐下来,右肘往膝上一顶,手便习惯性地托住了香腮。

    刚才的吻……啐啐啐,刚才取回碧玺神精兽的过程已经很深入了好吗?为什么还是感应不到碧玺神精兽?难道爷爷教的法子不靠谱儿?狐婉兮努力地回忆着爷爷一边哭天抹泪儿、一边唏嘘感叹的话:

    “你记住,要通过他的口,直接把碧玺神精兽度入你的口中,再施展秘法将碧玺神精兽牢牢困住,加以收服,不能用手,不能用……其他手段,否则已经认主的碧玺神精兽一旦发现异动,会以最快的速度化作流光遁走,根本追之不及。”

    “知道啦爷爷,你的宝贝孙女就剩一年寿命啦,你就别罗嗦了,我马上去,手到擒来!那个该死的小毛豆,居然骗走我的宝贝……”

    “婉兮!婉兮,你记住啊,碧玺神精兽已经认主,所以他必须得心甘情愿,想要与你合为一体,真心实意的,碧玺神精兽因此才会把你们认作是一体,这时你才能……”

    他……必须得真心实意想要跟我合为一体?那就是说……不行了,这里空气不够用了,我的头好晕,我得先爬回去,好好休息一下再说……

    狐婉兮拍拍额头,然后四肢着地,仿佛一只轻盈的狸猫儿,悄悄爬到门边,用小爪子拨开门,临出门时还回头看了一眼,那个家伙还在睡,像一头猪一样,狐婉兮不忿地皱了皱鼻子,似乎在哀悼自已生命中第一次……深吻,然后,悄悄地爬了出去。

    :求点赞!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王者归来洛天〕〔七零萌妻有点甜〕〔穿成反派他前妻[穿〕〔颜夕江墨琛〕〔六合天师〕〔万千厉鬼排队表白〕〔盛世鲛妃〕〔原始星球我为王〕〔宠妻总裁坏透了〕〔解忧医馆〕〔有你便是晴天艾天〕〔归楚〕〔我的老公是狐仙〕〔八十年代嫁恶霸〕〔毒戮天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