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盛世宠夫:郎君美〕〔极品全能透视小仙〕〔重生之筑基之王〕〔踏破天道〕〔厂里上班记〕〔虚幻为王〕〔重回七零:军长大〕〔历史正能量〕〔快穿:兜里必须有〕〔重生在七零年代〕〔妙手香医〕〔黑化快穿:穿成白〕〔无敌气运〕〔拜见大魔王〕〔绿茵王牌少帅〕〔甜心嫁一送一:总〕〔七零小佳妻〕〔终极保镖〕〔彪悍小农民〕〔名门掠爱:闪婚娇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狐狸的本命年法则 第十六章 茶道美少女
    白驹和瀚海传媒郑老板谈话的时候,那过程对狐婉兮来说就无聊的很了。她坐在一边闲得都快睡着了,这两个人聊天的内容非常枯躁,还有很多狐婉兮听不懂的名词,什么pe值,传媒板块、估值低点、第二轮第三轮什么的。

    直到二人换坐到茶台前,很精美的一张整体老挝黄花梨雕刻而成的茶台,纹路花饰自然优美,一整套很考究的茶具,茶自然也是上好的茶。

    狐婉兮登时来了兴趣,茶道她可是很喜欢的呢。爷爷闭关期间,她是由一堆叔伯养大的,那时候她就一直在很用心地研究茶道,因为很小的时候她就记得爷爷爱喝茶,她要练好茶道,等爷爷出关了,好烹茶给爷爷喝,没想到,这一等就是十四年,而爷爷刚出关,还没等喝上一口她烹的茶水,她就匆匆来了地球。

    于是,狐婉兮主动请缨了,瀚海老板的助理其实不太清楚她的身份,看穿着,实在不像是白驹的助理,这穿着也太古怪了些,而且她和白驹的态度,也不像是个助理或秘书,她以为狐婉兮是白驹的朋友或者……亲戚?

    见狐婉兮主动请缨,她只好避到一边,于是狐婉兮就兴致勃勃地开始烹茶。这烹茶的工具有些是很现代的,但是刚才看那女孩子已经操演过一遍了,她只要有样学样,自然也会使用。

    白驹和瀚海传媒的老郑聊得热火朝天,也没注意到她这边的举动。直到郑老板端起茶来,喝了一口,有些疑惑地转过目光来。同样还是那种茶,口感和香气更舒服了,就连茶的温度都恰恰好。

    白驹正讲的兴起,见他目光移动,也随着移过去,然后他滔滔不绝的声音也一下子停下了。

    他看到了什么?

    黄花梨木制成的木勺舀上一簇茶叶放进盖碗,用旁边壶中烧开的水淋过,蒸汽携带着茶香袅袅上升。她的动作优雅、流畅,行云流水般,与整个茶台似乎混然一体,那个在他眼中蠢萌蠢萌的少女不见了,现在她的就那么静静地坐在那儿,和光同尘,天人合一,看在眼中无比地恬静、和谐。

    仅仅是看着茶烟袅袅中她俏美可人的容颜,一种久违的安逸感便涤静了他胸中的烦躁,脑海中一片空明,就那么不作声地看着她动作,沸水反复相沏,而后倒进瓷碗,再轻轻推置于他们面前。

    白驹情不自禁地以大拇指、食指、中指,呈“三龙护鼎”,力道轻缓柔匀地端起青瓷,青瓷托于掌心,几片茶叶在清澈碧绿的液体中舒展,旋转,徐徐下沉,再升再沉,起落间芽影水光,相映交辉,就这么静静地看着,嗅着,再轻抿一口,白驹的眸色就变得深柔了。

    水中的茶形宛如一位身着精致旗袍的少女,芽叶紧裹,秀颀饱满,视觉清爽,堪称清丽,水浸入其中,纤毫四游,却亮却透,一如女子的黛眉水眼。而那茶香,便也渐渐弥漫……

    两个男人呆呆地看着狐婉兮动作,壶托在她手指间,轻巧得如同一张薄纸,左手中指按住壶钮,水流便悠然而下,手腕带动手指的动作优雅而自然,恍如一位丹青妙手在描摹着一幅精致的工笔画,一点一点,一笔一笔,让你从心底晕染出一份美丽。

    “这位姑娘是……”

    白驹看得出郑老板眼中的惊艳,忍不住一阵地自得:“咳!她是我的……助理!”

    “哈哈,小白啊,你总是能给人惊喜啊,想不到你的助理,竟有如此高妙的一手好茶道。”老郑笑眯眯地看着狐婉兮:“小姑娘,你这茶道,是哪儿学的呀?”

    “家传的!”

    狐婉兮巧笑嫣然:“俗有俗的茶道,禅有禅的茶道,道有道的茶道,人家这手茶道就是道家的茶道,讲究的是天人合一,闲和宁静。我烹的茶,可还好么?”

    “好好好,那是相当地好啊!”

    郑老板赞不绝口,转向白驹道:“是你的人,我可不好意思抢了,不然呐,我一定把她挖过来,不求别的,就冲着她这手烹茶的本事!”郑老板翘了翘大拇指:“小白啊,以后你可要常上我这儿转悠转悠,带上这位……”

    郑老板看向狐婉兮,狐婉兮甜甜地笑:“我姓狐!”

    郑老板又看向白驹:“带上这位胡姑娘一起来,我会准备最好的茶,尝一尝这位胡姑娘的好手艺!”

    冲着个年过半百的老头子,笑得那么甜干什么?还没吃够你继父那个老色狼大变态的亏吗?收留你,给你工作、给你衣穿的人是我诶,冲着我都没笑得这么甜过!白驹酸溜溜地想:“下回不带你来了!”

    离开瀚海公司的时候,白驹特意又望了眼文创部。通透的玻璃墙可以看清里边人的所有动向,韩卢的办公室里,他正咬着烟头儿,埋头噼呖啪啦地敲着字。白驹站住脚步,定定地看着里边。

    狐婉兮正在猜测他会不会冲进去,再和那个叫韩卢的人对喷一番,甚至大打出手,自已到时要不要出手制止,就见正埋头码字的韩卢忽然若有所觉,一下子抬起头来。

    而正在凝视着他的白驹却抢在他抬头的一刹那,迅速恢复了向前行走的动作,昂首挺胸,目不斜视,仿佛自始至终,压根儿没有看过他。

    这两个男人……

    狐婉兮连忙追了上去,她总感觉白驹和韩卢不是因情结怨那么简单。不过,管它呢,只要白驹现在还没有女朋友那就好,不然的话还要赶开他身边的女人,让他移情别恋爱上自已,那……多麻烦!

    韩卢看着白驹像一只招摇的孔雀似的走出去,不禁撇了撇嘴。当年的事,他从不觉得自已做的有什么不对,而且始终因为自已的伟大情怀而自我感动着,他不觉得自已愧对白驹,他当初所做的一切,都是事出有因的。

    白驹可以不接受,但他无愧于心!所以,让那个臭屁的、龟毛的、傲娇的、腹黑的大傻瓜滚蛋吧,伟大如他,才不会向那个大傻瓜低声下气地求和,绝不!低下头,他又开始了苦逼的创作。

    韩卢其实是个很称职的内容总监,经他手的每一个本子,从大纲创意、到分集分场,他都是亲力亲为,务求做到尽善尽美的。而剧本阶段,他也一定要亲自看、亲自批,如果太看不过眼,有时甚至亲手修。

    问题是现阶段文创影视行业火爆啊,编剧人才奇缺,能力稍强的都跑出去单干了,而单干的稍稍一有名气就开始找代笔,他手下的人目前又太过稚嫩,没人能独挡一面,他只好多辛苦些了。

    哎,苦逼啊……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王者归来洛天〕〔七零萌妻有点甜〕〔原始星球我为王〕〔颜夕江墨琛〕〔万千厉鬼排队表白〕〔有你便是晴天艾天〕〔归楚〕〔我的老公是狐仙〕〔宠妻总裁坏透了〕〔穿成反派他前妻[穿〕〔六合天师〕〔毒戮天下〕〔田园萌宝:农家俏〕〔解忧医馆〕〔为妃两世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