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极品废少〕〔烈焰狂兵〕〔镇灵师〕〔鬼食〕〔亿万妈咪求抱抱〕〔葫芦娃里蜈蚣精〕〔剑语含香〕〔人类次子〕〔我的皮肤强无敌〕〔夜鬼灯上塔〕〔风云沉浮〕〔极品小职员〕〔崩坏纪元〕〔极品花都道医〕〔仙君重生〕〔系统带我去装逼〕〔无限桃运兵王〕〔乡村那些事〕〔戒罪师〕〔农女俏媳妇:富户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狐狸的本命年法则 第三十章 冤家路窄
    河岸上,凉风习习,丁狸懒洋洋地躺在椅上,墨镜下一双明媚的大眼微阖着,都快睡着了。

    自从拍了《狐恋》,她就火了,凭借着演技与美貌并重,一下子就跃居炙手可热的一线明星,粉丝们更是放出了“丁狸之后再无狐”的豪言,实在是因为她的演绎太过精彩。

    不过随着越来越红,私人时间也越来越少,曾经觉得很有趣的生活,现在越来越觉得乏味了。只是人在江湖,身不由已啊,丁狸也只能得过且过着,要想过上随心所欲的生活,真不知道要到何年何月,哎!

    丁狸心中悠悠一叹,胸膛微微起伏着,呼吸开始变得悠长。

    “主人,主人!”经纪人曲艺屁颠屁颠地跑过来,谄媚地给她递上饮料,丁狸伸手抬了一下墨镜,美丽的大眼睛向他一瞪,曲艺马上警醒过来,赶紧四下看了一眼,发现新来了一伙钓鱼人,不过离得不近,在另一片林下,应该听不到他刚才的几句话,这才松了口气,换了副模样,彬彬有礼地说:“小狸姐,喝水。”

    丁狸接过水,呷了一口,慢条斯理地教训他:“跟你说过多少回了,不许再叫主人,你现在是我的经纪人,ok?一旦叫人听见,知道了我们的真正关系和身份,咱们就没法儿在这待了。不知道咱们的真正关系和身份,那就不知道会传出些什么八卦新闻了。”

    “是的,主人,小的……”

    曲艺说了一半,吐吐舌头,陪笑道:“好的小狸姐,我会小心的。”说着,他又左右看了几眼。

    韩卢踏着草丛,提着钓竿,懒洋洋地走了过来。老远看见丁狸雪白圆润的香肩,眉头便不经意地一皱。

    公司下部戏《燕倾城》打算邀请丁狸担任女主,现在她的人气可是蒸蒸日上,虽然还不是超一线大青衣,但这种处于上升期的女明星,性价比最高,这次公司邀请她来,就是谈这件事的。

    做为一个上升期的女演员,是很重视剧本质量的,所以韩卢成了主要接待人员。今天她想找个地方清静一下,公司为了拍人家的马屁,就找了这个地方,韩卢就只好陪着来了。

    丁狸是个大美人儿,无论从哪个角度看,都是个活色生香的大美人儿,但韩卢挺讨厌她,一点也没有亲近大明星的幸福感。要不要那么大牌啊?我只不过打开车窗抽口烟,结果她马上就咳嗽几声,害得他讪答答地掐了香烟。

    不过,没办法啊,丁狸正红着,而且很适合这个角色,这部戏投资巨大,公司非常器重她。而自已这个策划总监呢,也正在开始逐步试水做制片人,跟她打交道的时候多着呢。

    “呵呵,小狸姐,钓到几条鱼了?”韩卢挤出一副笑脸,叫了一声。

    丁狸大他三岁,不过韩卢这么叫,主要是因为人家的江湖地位高。韩卢走过来,笑吟吟地问着,把他的调侃深深地藏了起来。他已经看到篓里一条鱼也没有了。

    丁狸瞟了他一眼,也不知道是不是嗅出了他的调侃味道,淡淡地道:“钓鱼,钓的就是一个乐子,何必那么着相呢。”

    “有道理!太有道理了!想不到小狸姐说话这么有哲理。那我也钓个乐子。”

    韩卢弯腰拾起一个马扎,提起饵桶,向前方河岸上走去。这片水域不错,适合做窝子。尽管那里已经有人了,还带了小女生,不过,也不怕再多一个人。

    他走到河岸边坐下,在马扎上坐下来,挂了饵正要甩竿,旁边钓鱼的男人扭过头来,两个人一打照面,同时一怔。两个英俊的男人同时眯起了眼睛,眼中战意凛凛:“真是冤家路窄啊,居然是他!”

    “叱吒风云,我任意闯,万众仰望!叱吒风云,我绝不需往后看,翻天覆地!我定我写尊自我的法律,这凶悍闪烁眼光的野狼……”这bgm自动在狐婉兮心里响了起来,她在网上只听了一遍,就连词带曲都记住了。

    打啊打啊动手啊!最喜欢看公狐打架了,呃……男人也一样!

    狐婉兮攥着小拳头,跃跃欲试。

    两个男人直勾勾地对视着,一时间那微风拂柳、白云流水全都被摒弃在了他们的视线之外。这份肃杀,很快就被一个突如其来者打破了,王东搬了箱矿泉水,兴冲冲地赶来,把箱子墩在了地上。

    王东粗枝大叶的,完全没有发现白驹和韩卢之间的“眼神杀”,他撕开箱子,抽出两瓶矿泉水,一瓶递给狐婉兮,一瓶递给了白驹,白驹的目光被挡住了,眼神一个波动,接过矿泉水,扭头看向了水面。

    韩卢无声地哼了一声,扭过头去,鱼杆奋力一甩,“刷”,铅坠带着鱼钩飞出去好远,比白驹的定漂处还要远出两丈。

    王东拐了拐狐婉兮的胳膊,小声说:“看紧你男人喔,他刚刚盯着那边的大美女看呢。”

    “才没有,他是在看那个男的!”狐婉兮白了王东一眼,王东抿了抿嘴唇:“是么,那岂不是更危险?哎哟,我会不会有危险?”

    狐婉兮没理会他在说什么胡说,“咔嚓”一声拧开了瓶盖儿,灌了口水。王东本来想帮她拧开来着,一瞧这架势,小女子是小女子,却不是弱女子,乖乖钓鱼去吧。

    白驹提了提竿,收线,迅速一甩,放线轮急速旋转着,铅坠部分“啪”地一下砸进了水里,仿佛砸在韩卢的下巴上,就如他当初那一拳。从鱼钩落水的位置看,比韩卢的位置更远了一米有余。

    丁狸明媚的大眼从墨镜上方向他瞟了一眼,她的眼力超级好,虽然人在树荫下,却清晰地看到他钩上的饵早就被化掉了:“这人是要姜太公钓鱼么?连饵都不装?”

    白驹叹息一声,说:“有时候想看到的人看不到,不想看到的人却总会在你眼皮子底下晃悠,人生啊,就是这么有无奈!”

    狐婉兮正无聊地在他身边打转转,跟一只小狗狗似的,闻言不禁有些悻悻然,他是在说我么?

    韩卢慢条斯理地收着线,淡淡笑道:“人的生活圈子很小的,如今这个时代,哪怕是整个世界,也不算多么大,所以,面对现实吧,就算世界首富,也不能随心所欲!”

    说完,韩卢手腕一抖,鱼线嗖地一下飞了出去,鱼钩落在比白驹更远的位置。

    白驹抽着线,淡淡地说:“无论世界多么大,又或者是多么小,做人呐,就要胸怀坦荡!平生不做亏心事,在任何时候任何人面前,就能挺起胸来做人,不然总是藏头露尾,何其可怜!”

    白驹把鱼杆向后一扬,双手一振,鱼线“呜”地一声甩了出去,落水点比韩卢更远了几分。

    “有些人自欺欺人,以为自己一生未曾负人,以为自己才是那个最讲义气、对人最是肝胆相照的人,实则不过是个愚人,可怜!可叹!”韩卢说着,刚刚收回的鱼线猛地向前一甩,不过,这一次他忘了切换放线轮。

    于是,韩卢举着竿儿,鱼线轻袅袅地飘扬在空中,不过由于光线的原因,他完全没有发觉,仍然举着竿儿,波光潾潾下,落水点都看不到了,应该比白驹甩得更远了吧。

    韩卢正在得意洋洋,狐婉兮好心地说话了:“咳!你的鱼钩和铅坠已经甩飞了耶,你没发现吗?”

    求点赞!月票我也不知道我现在能不能有~~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王者归来洛天〕〔七零萌妻有点甜〕〔原始星球我为王〕〔颜夕江墨琛〕〔万千厉鬼排队表白〕〔有你便是晴天艾天〕〔归楚〕〔我的老公是狐仙〕〔宠妻总裁坏透了〕〔穿成反派他前妻[穿〕〔六合天师〕〔毒戮天下〕〔田园萌宝:农家俏〕〔解忧医馆〕〔为妃两世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