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盛世宠夫:郎君美〕〔极品全能透视小仙〕〔重生之筑基之王〕〔踏破天道〕〔厂里上班记〕〔虚幻为王〕〔重回七零:军长大〕〔历史正能量〕〔快穿:兜里必须有〕〔重生在七零年代〕〔妙手香医〕〔黑化快穿:穿成白〕〔无敌气运〕〔拜见大魔王〕〔绿茵王牌少帅〕〔甜心嫁一送一:总〕〔七零小佳妻〕〔终极保镖〕〔彪悍小农民〕〔名门掠爱:闪婚娇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狐狸的本命年法则 第三十一章 剪不断,理还乱
    “哈哈哈哈……”白驹放肆的大笑声中,韩卢悻悻地回身去换系铅坠和鱼钩了。

    狐婉兮好奇地问道:“那人……做了什么对不起你的事呀?”

    白驹瞟了她一眼,这丫头,说她蠢萌吧,有时候还蛮机灵的。

    白驹淡淡地说:“不用多问,你只要记住,那是一个不仁不义、寡廉鲜耻的败类就够了,去,那边玩去,你在这晃悠,鱼儿都不上钩了。”

    “哦!”狐婉兮缩了缩脖子,这男人冷起来的样子有点吓人。

    白驹盯着水上的浮鳔,忍不住又想起了那天的那一幕。

    他误把安全通道当成了洗手间的去处,一脚迈进去,便看到他最爱的女朋友和他最亲近的朋友正拥吻在一起。那个无耻的男人,居然还把手放在她丰盈的臀部上,而且是塞进裤腰里的,恶心!

    白驹不愿再想下去了,他深深地吸一口气,把注意力放在了眼前。韩卢回到了路边停车处,重新换装鱼钩和铅坠,想起曾经的好兄弟闹到今天这一步,不禁露出一丝苦笑。

    小时候的韩卢内向而腼腆,初中三年级的时候,他和同桌女生整整一个学期,才只壮起胆子说过一句话,可以想见那时的他是如何的内向,当然,上了大学之后,突然醍醐灌顶般地开了窍,那是后来的事了。

    他这样的人很难交上朋友,一旦能成为朋友的,必然就是非常合得来的好朋友。白驹就是,白驹和他的缘份从幼儿园的时候就结下了,那时他被一个小女娃儿欺负,还把他的手挠破了,他只会哇哇大哭,举着手向老师告状,是白驹一副凶巴巴的样子,吓住了那个小女生,护住了他。

    从那以后,小学、初中、高中……一路走来,他们始终是最好的朋友,虽然彼此间没有血缘关系,但他们的感情就像亲兄弟一样。

    上了大学后,白驹恋爱了。而一些当事人常常会成为最后的知情者的传闻,渐渐传进了韩卢的耳朵,他开始觉得,江一曼未必如白驹想象的那么好,他也曾经把这些看法说给白驹听,而且不只一次。

    只不过,这种事情,其实就算是好朋友、好兄弟也是很难插嘴的。第一次听,白驹只当一个玩笑,多听几次后,两人的关系开始有些不愉快了。韩卢知道自己只要闭嘴,不去干涉一个初恋的男人盲目的感情,两个人就可以恢复以往的关系。

    但是他忍不了,最好的兄弟被人蒙蔽,他比自己被欺骗还要难受。他开始用心打听关于江一曼的情况,渐渐地,他知道,江一曼的情史绝不那么简单,高中的时候,据说她就交过好几个男朋友了,他还听说,江一曼和大学的某位导师关系有些不同寻常……

    然而,所有这一切,都只是据说,传说,他拿不出任何证据,既便有人说自己亲眼看到过什么,也不肯陪着他去白驹面前做证人。他能怎么办?如何才能让那个大傻瓜醒悟过来?

    韩卢毕竟是戏文系的高材生啊,论编故事的能力可不比第一系草白驹差多少,于是他灵机一动……

    很快,韩卢身世背景不寻常,其实他是国内某数一数二的大影视传媒公司老总私生子的消息就传进了江一曼的耳朵里。据说那位老总已经上市,身家百亿。据说这位老总只有一个女儿,所以一直在想方设法,要把他的私生儿子扶上正位。据说,韩卢来传媒学院就学,就是为将来接手这个庞大的传媒帝国铺路……

    然后的事情就顺理成章了,做为白驹的好兄弟,他是有很多机会接触到江一曼的,江一曼对他开始热情起来,然后会有些只可意会不可言传的小暧昧,而这一切,韩卢都做了积极的反应,再然后,两个人就开始“暗通款曲”了。

    韩卢打的算盘是:先让江一曼移情别恋,当她认定自己钓上了一个“金龟婿”,并且关系已经稳定后,她就会主动甩了本来在她眼中是优良股的白驹,以此向自己表示忠心,那时候自己再“不经意”地证明所谓的传言终究只是个传言。

    那时江一曼自然而舍他而去,她原本亲近自己的动机是无法启齿的,而且也不是从他口中听说的,她只能自认倒霉。同时,已经被她抛弃的白驹当然不可能回来重拾旧欢,没有人比他更清楚白驹骨子里的决绝与傲气。

    这是一个曾经极度内向甚而有些小懦弱的男孩子所能想到的最巧妙的办法:他能让自己最好的兄弟看清那个女人的为人;他又不至于得罪了江一曼,毕竟他也只是个普通人,他想的是如何保护自己的兄弟,又能体面而无害地结束这一切。

    可惜,计划才执行到一多半,就被白驹无意中撞破了,然后他就被爆打了顿,随后消息传开,他成了全校男生、女生们所不耻的“妖艳贱货”,因为他居然撬了自己好兄弟的墙角,什么东西!

    这是韩卢人生中第一个剧本,自以为最完美的设计,因为一个意外,给他造成了莫大的伤害。他不但为全校所有知情同学们所不耻,更是彻底地失去了他的好兄弟白驹。

    他曾经对白驹解释过他真正的用心,可是在那种情况下做出的解释,是何等的无力。他精心策划这一切,是为了让好兄弟看清江一曼的真面目?呵呵,如果你没有被撞破好事,还会有这番解释么?

    尤其叫白驹不能忍的事,他都把手塞进了人家的裤腰,摸到了人家的屁股!天可怜见!那是江一曼拉着他的手,塞进自已裤子的。可这……一样无从解释啊,真是一地鸡毛。

    总之,那件事之后,白驹突然中途辍学,放弃了他的文学梦想,经过考试,被哥伦比亚大学录取,再回国时,已经是一个精英金融男。

    他和白驹十多年的兄弟情义,就向眼前这滚滚而去的清河水,一去不复返了。聊以自慰的是,至少两个人还做不到老死不相往来,那家伙居然投资传媒企业,而且选中了他所在的公司。

    哪怕两个人见面只剩下互怼,但总也算是一种情感的交流,至少让他觉得,似乎两个人仍然像亲兄弟一般互动频繁。韩卢提着鱼竿儿回来了,看着岸边白驹的背影,苦涩地想。

    “喂,你跟那小子有仇?”

    女人的八卦之魂呐!既便是一脸高冷的大明星丁狸,在他经过自己身边时,也忍不住问了一句。

    “这是我的个人隐私,丁小姐不宜过问吧。”韩卢冷淡地说了一句,向前走去。

    “这小子!好狂!”被众星捧月惯了的丁狸一下子坐起了身子,摘下墨镜,那双勾魂摄魄的大眼睛狠狠瞪向韩卢的背影,可韩卢已经提着钓竿往前走了,根本当她是空气。

    “主人!我向瀚海郑总投诉他,让郑总开了他,敢对主人您如此不敬!”曲艺马上哈巴狗儿似地凑到了丁狸面前,还曲着两条腿,双手微微地曲端着,真像一只谗媚的狗狗。

    “滚开啦你,再叫主人,剁了你这狗东西炖肉!”丁狸没好气地横了曲艺一眼,又在躺椅上懒洋洋地躺了下来,高贵如她,怎么可以为了一个臭男人呕气,太有失她……高贵的身份了!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王者归来洛天〕〔七零萌妻有点甜〕〔原始星球我为王〕〔颜夕江墨琛〕〔万千厉鬼排队表白〕〔有你便是晴天艾天〕〔归楚〕〔我的老公是狐仙〕〔宠妻总裁坏透了〕〔穿成反派他前妻[穿〕〔六合天师〕〔毒戮天下〕〔田园萌宝:农家俏〕〔解忧医馆〕〔为妃两世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