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生之我要做明星〕〔最强无敌宝箱系统〕〔舰队司令〕〔桃运邪医〕〔崛起修行录〕〔米娜的移动餐厅〕〔永恒国度〕〔仙命长生〕〔篮坛指挥官〕〔木叶之旗木家的快〕〔为君剑歌〕〔我不是五五开〕〔大小姐的贴身神医〕〔透视邪兵〕〔都市超品小仙医〕〔盛世独宠:逆天娘〕〔田园娘子:夫君你〕〔末世屠尸系统〕〔夜幕审判〕〔我真不想当大侠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狐狸的本命年法则 第三十四章 怕雷的女生
    这条河青山环绕,景色宜人,连水面都是晶莹剔透,清可见底。沿河而行,一阵阵清爽的微风吹过,湖面便泛起阵阵涟漪,岸边的柳条也翩翩起舞,划过清澈的湖面,挂坠着一串串小水滴。

    再往前去,便是一片花海,水面上有一道木桥,最质朴的原始木桥,没有横栏,用大木拼起搭接在两岸,桥的尽头便是稻田,稻田边上有一座小亭,小亭也是最质朴的稻草亭子,反而因此古风十足,与周围的环境浑然一体。

    长亭倒映在河水里,亭边有一丛丛野花,野花中有蝴蝶翩跹,小狐狸贪玩的性格顿时暴露无遗,狐婉兮欢呼一声,便追着胡蝶穿梭于花海之中了。白驹抱着肩膀,就那么站在花海边看着奔跑其中的少女,唇角那抹温柔的笑意,连他自己都不知道。

    一个玩、一个看,就这样不知过了多久,风中渐渐有了湿意,天上慢慢布满了云彩,没有打雷,雨滴便毫无征兆地飘落下来。狐婉兮赶紧跑出花丛,跟着白驹避进了长亭。

    雨一开始并不大,但只隔了几分钟,便像是打开了一个开关似的,一下子变成了瓢泼大雨,密如一层层的珠帘,扯天漫地。亭上传出簌簌的声音,那是雨水打在了上面。狐婉兮的头发没雨浇湿了,但她没有用捋的,而是习惯性地甩了甩长头,又抖了抖身子,那动作和一只湿了身的动物抖毛没什么区别。

    白驹忍俊不禁地说:“你又不是小猫小狗,抖什么抖?”

    狐婉兮还没注意自己已经露出了狐人的本性,被他一说,皱着鼻子向他扮个鬼脸:“我就喜欢抖,你管我啊!”

    “我肯管你,那是你的福份,要是我甩手不管啊,你这时候指不定……”

    白驹说着,忽然看到她裙摆上沾着几片草叶,很自然地便伸出手去。

    “啪!”

    狐婉兮屁股上挨了一巴掌,顿时整个人都不好了,这家伙,终于要暴露他人面兽心的本性了么?

    一巴掌下去,白驹也呆住了,天可怜见,他绝非有意轻薄,实在是……狐婉兮此时的神情动作都太显稚气了,白驹一下子有种自己是慈祥老爷爷的错觉,可现在慈祥老爷爷要被指责成咸湿金鱼佬了。

    许久,回过味儿来的白驹才讪讪然道:“我看见,有草叶儿。”

    狐婉兮瞪着一双明媚的大眼睛:“那你就打我屁股?”

    “我是拍,不是打,这两者间区别很大的。”白驹弱弱地解释。

    “我告诉你,小白同学,不要以为这是荒郊野岭,你就能打本姑娘的主意!我可不是好惹的,你再敢靠近我……”

    狐婉兮向他呲了呲一口的小白牙,然后忿忿地用脚在地上画了一条线,对白驹说:“喏!这边是我的,那边是你的,谁越界谁就学小狗叫!”

    怎么……有种小学一年级和女同桌在课桌上划三八线的感觉?白驹啼笑皆非。

    ‘轰隆隆——’狐婉兮伸出曲线优美的小腿刚画了一个道儿,郑重地发出宣言,天空中忽然打了一个巨响的雷,殷雷滚滚,声浪贴地,由远而近,震得茅亭都簌簌发抖。

    狐婉兮吓得一声尖叫,纵身一跳,就扑到了白驹的怀里,双腿往他腰间一夹,双手往他脖子上一搂,身子一蜷,整个人就缩进了他的怀里,弹跳力是真真地好!

    白驹:……

    ……

    河畔,雨滴刚落下来的时候,韩卢就迫不及待地跳了起来:“下雨啦!快回车上去啊!”终于解放了,他根本不喜欢钓鱼好么,这下子可以赶紧回去了,不用陪着那个摆个臭脸的傲娇女明星了,哦耶!

    今天他完全是陪绑来的,对丁狸这位傲气大明星越来越讨厌,真是相看两生厌,现在终于可以解脱了。

    可是……

    丁狸姑娘老神在在地坐在躺椅上,纹丝没动。她只是摘下墨镜,一双明媚的大眼睛张得更大了,用喜悦的语气说:“啊!下雨了!我最喜欢下雨的时候,雨丝蒙蒙,意境幽远,会让人从心底里产生一阵恬淡的感觉。”

    韩卢整个人都不好了,纳尼?下雨时的意境?雨丝蒙蒙?哪里蒙蒙了?我快被你气蒙了才是真的。

    “好的小狸姐!”曲艺却是毫不含糊,答应一声,撒腿就跑,就像一只急于归家的土狗,绝尘而去。不一会儿功夫,他就扛着一把巨伞摇摇晃晃地走回来,把巨伞奋力往丁狸的躺椅旁地上用力一插,固定了大伞,然后砰地一声张开来。

    韩卢看得目瞪口呆,难怪她要开房车来,普通的车哪里放得下一把这么大的伞呐,这……只要在下边再支个摊子,就可以卖汽水雪糕了啊。

    韩卢左右看看,只好走过去,客人不走,那就陪着呗。但是他往伞下一站,丁狸已经盯着被密集的雨点打得飞散的水面,淡淡地道:“我不习惯与别人靠得太近。”

    曲艺马上站过来,把胸一挺:“听到没有,我们小狸姐需要私人空间!”

    “好……”

    韩卢吁了口气,带着冷冷的笑:“那么,韩某就在车里等您。丁小姐若是赏够了雨,准备离开的时候,喊我一声就行。哦!对了,这儿近山,小心有山洪下来,这要是被洪水卷走了,那可是死无葬身之地啊!”

    曲艺大怒:“喂!你怎么说话呢,你给我站住!”韩卢没理他,已经转身走进了雨里,此时雨已经下大了,他也不跑,就那么一步一步地走回去。丁狸有些意外地瞟了他一眼,见惯了有求于她、恭维着她的男人,看不出这人还挺有个性的。

    丁狸看着他一脚一脚泄愤似地蹬着地面离开的样子,轻笑了一声,然后就转过头,托着下巴看雨,看那雨淋过树梢,看那雨溅上河面,看那雨在山川与视线之间挂起一道“帷幔”,越看越是着迷。

    她喜欢雨,听着那雨,看着那雨,嗅着那雨,心情便无比地畅快。

    “轰隆隆~~”,打雷了,丁狸更有一种直抒胸臆的感觉,忍不住长长地吁出一口气,这种感觉,真好!

    ……

    狐婉兮双腿挟在白驹的腰间,双手搂着他的脖子,把头埋进了他的胸前。白驹先是被她灵敏而迅捷的速度吓了一跳,再反应过来时,已是软玉温香抱满怀,白驹不禁呆住了。

    他愣了一下,才意识到狐婉兮应该是很怕打雷,很多女孩子都怕打雷,不过怕到如此忘形的倒是少见,他想调侃,可是通过她的身体,能够感觉得到她的紧张,忍不住心中一软,一手将少女颤抖的身子环紧了,另一只手便下意识地去堵她的耳朵。这个时候的狐婉兮异常乖巧,紧紧地抱着他,显得无比依赖。

    白驹的唇角不禁微微地勾起来,心底的某个角落柔软处又被触动了一下。

    又是一声闷雷,雷声滚滚远去,雨更急了,这也预示着雷要变少了。

    狐婉兮松了口气,慢慢扬起头,入目的却是男人坚毅的下巴。

    我这是……

    狐婉兮像被蛰了似的,一下子从白驹怀里跳下来,面红耳赤。

    白驹调侃地说:“刚刚可是有人说了,谁要是越过地上那条线,谁就……”

    “汪,汪汪!”

    狐婉兮马上叫了三声,再向他扮个鬼脸儿,怎么样啊,我叫了啊,又能如何,咭咭咭咭……

    白驹呆了一呆,满心地好笑。

    曲艺站在大伞的边缘处,无聊地看着雨,完全不明白自家主人为何对下雨如此地着迷。忽然,他的耳朵动了动,隐隐然的,仿佛同到了同类的叫声?怎么可能嘛,一定是幻听……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王者归来洛天〕〔七零萌妻有点甜〕〔穿成反派他前妻[穿〕〔颜夕江墨琛〕〔六合天师〕〔万千厉鬼排队表白〕〔盛世鲛妃〕〔原始星球我为王〕〔宠妻总裁坏透了〕〔解忧医馆〕〔有你便是晴天艾天〕〔归楚〕〔我的老公是狐仙〕〔八十年代嫁恶霸〕〔毒戮天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