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韩娱之寻觅〕〔电影大导演〕〔透视小医仙〕〔乡村小医圣〕〔农女俏媳妇:富户〕〔重生谋爱:腹黑娇〕〔农门小辣妻〕〔荣宠田园:药香王〕〔农门娇妻种田记〕〔异大陆修仙记〕〔重生之豪门导演〕〔小白的幽灵侦探〕〔邪王追妻〕〔农家有女来种田〕〔崩坏纪元〕〔都市之地狱之主〕〔帝国巨星〕〔豪门公子的村姑妻〕〔布衣天国〕〔变身之萌鬼上身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狐狸的本命年法则 第四十四章 小吃货
    车子驶进小院儿,狐婉兮驾轻就熟地下车,跑到门口下意识地一拉门,伸出手去才意识到房主人在后面,门应该锁了,却不想一拉就开了。

    “嗯?”狐婉兮扭头看了眼紧随其后的男人,困惑地道:“家里还有别人吗?没锁门?”

    “咳……我这是远程遥控锁,进去吧。”白驹说着,肩膀一侧,先狐婉兮一步进了房间,他才不会告诉那丫头刚才是因为太担心她着急出去找人,结果连门都忘记锁了呢,这丫头,给她三分颜色就能开染坊,就不能给她好脸色。

    狐婉兮紧随其后走进来,果然,以她那超级灵敏的鼻子,立刻就嗅到香气四溢的味道,眼睛顿时亮了起来,连忙脱了坡跟鞋跑进客厅,一眼就看到桌子上打开的快餐。

    狐婉兮马上转过头,不满地看着男人,嘀咕道:“哼!趁我不在家自己享受!”

    白驹:“……”真没见过这么没良心的丫头骗子!

    白驹没搭理狐婉兮,他大步走过去,一转身坐到沙发上,有种官老爷一抖官袍的架势,对她招了招手。

    狐婉兮拿起一块鸡翅刚啃了两口,见白驹叫她,便嚼着鸡肉含含糊糊地道:“有啥事啊,等我吃完再说。”

    “过来。”白驹语气很严肃。

    狐婉兮想了想,自己是寄人屋檐下,便拿着鸡翅走过去,“恩公长话短说呗,已经只剩余温了!”

    “把鸡翅放下。”白驹仍是一脸严肃,看起来真有十分重要的事情。

    狐婉兮只好依依不舍地把鸡翅放下,擦擦嘴巴,走到白驹身前。

    白驹双手按膝,王霸之气嗤嗤乱窜:“你究竟姓甚名谁,什么来历,说!”

    狐婉兮伸手一摸,跟汉奸翻译官似的,双手捧着身份证屁颠屁颠地奉上。

    白驹拿过来仔细看了看,有点懵了,身份证一般都照的很丑的,可她的身份证都照得如此清丽可人……,不对!这不是重点!重点是,上边真是叫狐婉兮,还有地址、身份证号。

    如果说她是对自己信口胡说,派出所总不会弄错吧?就是说她的名字并没有撒谎,但是她的身份……

    叫他看一遍是绝对记不住身份证号的,他只是扫了一眼,确认了她今年十九岁,鬼使神差的,他还特意地记了下她的生日,什么鬼!记这个做什么!嗯,记记她的籍贯好了……

    白驹一边还回身份证,一边想,回头可以托人打探一下她的情况,看看是否如她所说。心里想着,他便缓和了些语气:“我严重警告你,以后不许自己出去乱逛,既然你来我家住,在这里你举目无亲,我就不能对你不闻不问,除非你从这里搬走,我眼不见心不烦,不然等你真出事了,我这辈子都会耿耿于怀。明不明白?”

    “嗯……恩公这是关心我呗!”狐婉兮心里美滋滋的。

    “别嬉皮笑脸的!今天的事情我不希望再发生第二次,不然你就马上从我家里搬走。”

    “是是是!小的保证以后再也不会到处乱走了!如果真要出去,小的会先向老板您请示,出去之后随时给老板您打电话汇报!”狐婉兮身上的小挎包还没摘掉,马上从中掏出老人机,一脸谄媚的样子,像个小太监似的,这货就没有一点高贵的雪狐家族成员的偶像包袱

    这……叫人还怎么严肃得起来……

    白驹碰上她真是一点办法都没有,他叹了一口气,无奈地挥手道:“你知道就好,刚才看你捅咕半天也不会,过来我教你。”

    “谢谢恩公!我先去拿个鸡腿!”狐婉兮将老人机塞到白驹手中,连忙回到桌子上去拿鸡腿,拿了鸡腿又想拿薯条,拿了薯条又想拿汉堡,索性就直接连盒子一起端过来。

    白驹无奈地连连摇头,对于这个顶级饭桶他是一点办法都没有。两人窝在沙发上研究老人机,白驹也是第一次摸到老人机,但是老人机功能特别简单,他摆弄一下就掌握了全部操作。

    狐婉兮聪明伶俐,白驹解释过一遍便牢记心里:“那个昵称在哪里改?”

    狐婉兮基本上已经熟悉了老人机的基本操作,却找不到微信修改昵称的位置。

    白驹点开设置,便将她的默认名字改成了‘饭桶’。

    狐婉兮撅着一张油汪汪的小嘴,怒声道:“本姑娘貌美如花,怎么能叫饭桶,我有那么难看么,上下一般粗?改了改了,太难听了!给我改成吃货吧!”

    她狐婉兮美若天仙,怎么能叫饭桶呢?

    白驹忍着笑又将她的昵称设置成‘吃货’,狐婉兮点了点头,忽然又发现有点不对劲儿,连忙道:“吃货也不好听!就不能给本姑娘取个配得上我的昵称吗?”

    “明明是你让我改的‘吃货’。”白驹表示自己很无辜。

    “我才没有!”狐婉兮刚要辩解,肚子忽然咕噜一声,忽然痛到抽搐,手里的薯条也掉在地上。

    “喂,你没事吧?”白驹见她脸色不对劲,不禁关切起来。

    “我……哎哟……”狐婉兮拧着秀气的柳眉,捂着肚子哈着腰儿,一溜小跑地直奔卫生间。

    白驹瞧着她那模样,坐在沙发上想了半天,忽地恍然大悟,他一个独身男人居住的地方可没有卫生巾,万一她真的来了大姨妈……

    白驹连忙走到卫生间门口敲了敲:“喂!你是不是来大姨妈了?隔壁就是超市,我可以打电话让售货员送来。”

    此时此刻,狐婉兮正在和马桶作斗争,肚子疼得她面色潮红,声音也有些抖,“大姨妈……是什么……”

    “额……就是月事啊,你怎么什么都不懂?”白驹在门外很是无语。

    狐婉兮忽然想起在电脑上查过地球女人的信息,其中就介绍地球女人每个月都会有一次月经,和她们狐族女人的葵水是一个道理,只不过人类是一月一次,而她们狐人则是半年一次,也因此发作起来比人类女孩更加难受数倍呢。

    狐婉兮的肚子此时已经痛到极致,好半天发不出声响。白驹在外面又敲了敲门,她只能从喉间挤出几个字,“我……我是……冰淇淋……吃多了……”

    “噗……”白驹被雷得外焦里嫩○| ̄|_,真给她跪了!

    “叫你吃货真是一点不亏,这还没怎么样呢,就开始卸货了。”

    卫生间里狐婉兮肚子终于没那么疼了,听了这话忍不住辩解起来:“人家就是喜欢吃冰淇淋嘛,有机会了当然要吃个够!想当初我要不是因为喜欢吃冰淇淋,又怎么会……”

    狐婉兮的声音戛然而止,好险,差点儿说漏了!

    :求点赞!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是夸雷斯马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