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盛世宠夫:郎君美〕〔极品全能透视小仙〕〔重生之筑基之王〕〔踏破天道〕〔厂里上班记〕〔虚幻为王〕〔重回七零:军长大〕〔历史正能量〕〔快穿:兜里必须有〕〔重生在七零年代〕〔妙手香医〕〔黑化快穿:穿成白〕〔无敌气运〕〔拜见大魔王〕〔绿茵王牌少帅〕〔甜心嫁一送一:总〕〔七零小佳妻〕〔终极保镖〕〔彪悍小农民〕〔名门掠爱:闪婚娇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狐狸的本命年法则 第五十九章 化身大喷子
    盒饭送来了,白驹一边吃一边看,一部电影剧本三万多字,九十多场戏,如果只是匆匆浏览一遍的话,其实也用不了太多时间,但他看得很认真。

    韩卢捧着盒饭不时瞟一眼白驹,看着他认真的样子,心中忽然浮起一个设想:他能这么认真,看来当初对江一曼真是用情至深呢。如果当初我没有依照自已的判断棒打鸳鸯,他们会不会走到最后?即便江一曼这人有些爱慕虚荣?

    想了一阵儿,韩卢忽地哑然一笑,一切假设都无意义。如果白驹仍然走到今天这样的地位,江一曼当然不会放过这样一支优质成长股,可是如果没有这件事的刺激,白驹会休学转而成为一个金融男吗?

    韩卢对江一曼毕业之后的情况也了解一些,并不寂寞啊。包括他们公司的郑老板,如果不是老板娘警惕的很,他们之间怕也难免会有一些什么瓜葛吧?这样的人,会耐心等待白驹一步步成长起来,对他始终如一?

    “总监,江老师带领她的编剧团队已经到了,现在在会议室。”

    “叫她们等等。”

    “不必了!”白驹从电脑后边抬起头:“走吧!”

    白驹端着茶杯就向外走,那个员工发现他们白驹端着个大茶杯,跟他们总监惯常的动作一样。紧接着,韩卢也以同样的姿势端着茶杯走过来。

    会议室里,一张长长的办公桌,将公司责编队伍和江一曼的编剧队伍分成两边,泾渭分明。

    上首有一张空位,那是韩卢的位置。白驹率先走过来,端着茶杯向两边看了看,没有动,这时跟进来的那个员工机灵地从旁边扯过一张椅子,和另一张椅子并排而放。

    白驹道了声谢,坐下了,韩卢紧接着就在另一张椅子上坐下来。

    那个员工暗暗松了口气,真怕白驹大马金刀地坐下来,直接占据了中间位置,那么韩总监就有些尴尬了,不管是坐在侧面还是灰溜溜地去下边坐着,当着自已的部下和江一曼团队的人,都是大丢颜面的事呀。

    “这小子,外人面前倒还知道给我留点颜面。”韩卢放下茶杯,斜睨了白驹一眼,白驹捧着茶杯呷了一口,没有说话,韩卢心领神会,他主场嘛!便说了几句客套话,先提了提剧本的优点,然后示意自已一方的员工将他们总结出来的问题一一提出。

    自从白驹出现,江一曼便露出欢喜的笑容,望着白驹的目光也充满了信任与依赖,那是足以令一个男人感受到责任感与依赖感并爆发保护欲的目光。不过,白驹只是和她微微点头示意,并没有过多的表示。

    江一曼也意识到这时候不是叙旧的时候,尤其是他要替自已说话的话,最好是表现得不那么熟络,于是便只向他嫣然一笑,便把注意力转移到了正在发言的瀚海责编萧念身上。

    萧念很认真地说:“做为一部电影,最重要的就是人物的塑造。人物的塑造,要符合曲线公约的旋转定律。我们这部戏的男主角和女主角的人物弧光不够明显,它的隐蔽性、动态性、对抗性和渐进性明显不足。

    我注意到,你们在一些情节上采用了顺逆交叉的“不及物”叙述方式来对群体意识进行了解构,然而却并没有触及灵魂的表达。这个创伤性叙事的部分,我们从弗洛伊德、罗兰巴尔特等学者的相关论述中寻找依据进行解构的话,它实际上是浅意白描与符码化的……”

    “我日!这人在说什么?现在的人侃剧本,都这么不知所云了么?”白驹的茶杯停在了嘴边,他看了看另一侧的江一曼编剧团队,发现他们也是一脸的懵逼,才确认不是自已听不懂,是大家都听不懂。

    白驹实在忍不住了,把茶杯一顿,重重地咳嗽了一声,萧念扭过头来,向他投以投询的一眼,白驹微笑地对他说:“能说人话吗?”

    萧念的脸腾地一下红了,胀红着脸皮怒道:“我……我是在探讨这个剧本!我是从好莱坞回来的编剧,我说的都是专业的知识,我希望你能尊重我们专业人士的专业知识。”

    白驹毫不客气地说:“如果你是从火星回来的,我可能什么都不会说了。但是你说好莱坞,我在美国留学期间,倒是和几位好莱坞的著名编剧有过一些沟通,而我本人,和你们的韩总监是同一所大学毕业的。”

    韩卢有些意外地看了他一眼,看来他是真爱这个行当啊!今时今日,在所有人眼中,他都是成功者,可这一切是否是他的幸福呢?也许,他仍然更喜欢搬弄文字,而不是金融数字吧。

    白驹淡淡地说:“我和詹姆斯固恩、迪亚波罗科蒂等人都有过很愉快的沟通,他们从未说过如此玄之又玄的名词,以显得他是如何的高大上。固恩告诉我,他的家庭有5男1女,基本上就是抽取他家庭成员的一些性格特征,最后形成了《银河护卫队》中的6个人。迪亚波罗科蒂则对我说过她创作《朱诺》与她切身经历之间的关系……”

    白驹微微倾身向前,伸出食指:“他们说的都很具体,他们塑造了什么人物,这个人物由何而来,他们认为这个人能够打动观众情绪的原因是什么,如何让这个人物更有魅力,让观众乐于关注这个人物的命运,都是很平实的语言。大师,不需要故弄玄虚!”

    老天!他说的都是好莱坞的大牛编剧,萧念只能仰望的大人物。在美国影视行业中,编剧是影视生态链之王,是每部作品的质量保障。而这两位,则是“王中王”级别的大师。

    “你说‘人物弧光’,直说人物的发展、成长和变化不行吗?难道很罗嗦很难理解?曲线公约的旋转定律又是什么鬼?隐蔽性、动态性、对抗性和渐进性,非得这么说话才显得有逼格?顺逆交叉的“不及物”叙事、符码化,不知所谓!”

    白驹的唇角挂着一丝讥诮的冷笑,这本来是萧念的专利。一直以来,萧念都是凭着在沟通时用一些不常用的名词甚而是他自已生造的词或者极生僻的词来让别人昏头转向的。

    老板听了会肃然起敬,这人好厉害!行业的年轻小姑娘们听了会一脸崇拜,从好莱坞回来的人就是了不起!而其他同行和被他挑意见的人听了就根本毫无还手之力,因为……根本不知道他在说什么。

    可是,现在偏偏碰上了一个同行,一个可以和固恩、科蒂这样的好莱坞大师级编剧坐在一起谈笑风生的人物,自已用来装腔作势的把戏在他面前毫无用武之地,萧念羞惭得恨不得找条地缝钻进去。

    他是瀚海传媒内容部的人,是韩卢的人,但是他被白驹喷了个面红耳赤,韩卢却毫不在意,心中还有一点小愉快。

    韩卢成为部门老大,其实内容部的人并非个个都服气,这位萧念就是不服气的人之一,他一直觉得自已应该取代韩卢的位置,韩卢也没少吃过他信手拈来的生僻词汇的亏,有时候被喷了甚至都不能当面反驳,他还得悄悄回屋查一查,说的如此玄之又玄,究竟什么意思?有时候查得到,有时候翻遍了专业书籍,都一样查不到……

    囧!

    喷他!喷死他!

    喷子碰上大碰子了,我真是太开心了!哈哈哈哈……

    韩卢的笑意几乎不加掩饰,而另一个,则是江一曼!

    :求点赞、月票!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王者归来洛天〕〔七零萌妻有点甜〕〔原始星球我为王〕〔颜夕江墨琛〕〔万千厉鬼排队表白〕〔有你便是晴天艾天〕〔归楚〕〔我的老公是狐仙〕〔宠妻总裁坏透了〕〔穿成反派他前妻[穿〕〔六合天师〕〔毒戮天下〕〔田园萌宝:农家俏〕〔解忧医馆〕〔为妃两世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