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韩娱之寻觅〕〔电影大导演〕〔透视小医仙〕〔乡村小医圣〕〔农女俏媳妇:富户〕〔重生谋爱:腹黑娇〕〔农门小辣妻〕〔荣宠田园:药香王〕〔农门娇妻种田记〕〔异大陆修仙记〕〔重生之豪门导演〕〔小白的幽灵侦探〕〔邪王追妻〕〔农家有女来种田〕〔崩坏纪元〕〔都市之地狱之主〕〔帝国巨星〕〔豪门公子的村姑妻〕〔布衣天国〕〔变身之萌鬼上身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狐狸的本命年法则 第六十章 兄弟一起喷
    听到白驹这么毫不客气地喷韩卢的人,江一曼美丽的脸颊不禁泛起了一抹浅浅的潮红,眸子也变得水汪汪的了,搁在桌下的一双长腿下意识地绞紧了些,她……情动了。

    她喜欢高高在上的男人,准确地说,她崇拜权力。掌握着权力的男人,对她来说,就是促性的最好的药。现在的他,好强啊!

    江一曼不是不想喷,但是如今国内的编剧和好莱坞三四十年代的编剧差不多,都是没有地位、没有影响力的,除了其中极少数的妖孽。而今,白驹把她的心里话说出来了,说得酣畅淋漓,她早就对这个萧念厌恶透顶了。

    “还有什么意见吗?”

    白驹喷得萧念脸红一阵白一阵的,转眼看了看责编队伍中的其他几人。一个正在努力用笔记本记录,明明是他们在给编剧团队提意见,事先已经整理出来的意见,对方还未做出任何回复,也不知道他在记个什么鬼。

    再后边还有两个妹子,明显在划水,一脸的微笑,坐得稳如泰山,很显然,不想有所表达,白驹的目光落在最后一位清秀的姑娘身上,她坐在上桌对面,手里拿着个ipad,正望着他,似乎有话要说。

    韩卢咳嗽了一声:“喻子衿,你说吧。”

    喻子衿咳嗽一声,扶了扶眼镜,划动着ipad,慢条斯理地说:“我们根据大数据测算结果,一部电影,最好有十到十四个反转点最吸引观众。而我们这个电影剧本目前大的小的全算上,一共才七个反转点,差了一倍,就是很严重的问题。另外,根据大数据测算,我们这种类型的观众群体,对于男二号的人设,将很难产生兴趣,建议进行修改。根据大数据显示……”

    这位姑娘句句不离大数据,听得白驹大皱眉头,白驹忍不住说:“我相信,大数据自有它的用处,比如我们的电影类型与上映时间的关系、以它的制作预估的票房等等,虽然不至于说非常准确,但还是有一定的参考价值的,不过,能靠它来指导写剧本?”

    喻子衿矜持地微笑:“白先生是从美国回来的,应该知道,美国人应用大数据,比我们更早。”

    白驹颔首:“是的,比如好莱坞第九大电影公司相对论传媒,就是靠着大数据,精准地避过了奥斯卡大热门《点球成金》等一系列电影的投资,也精准地选中了大烂片《电影43》等作品。他有一句名言:‘即使我同意拍了,数据模型不同意也不行。’所以,他现在破产了!”

    喻子衿目瞪口呆。

    白驹往椅背上一靠:“事实上,所谓大数据,源自华尔街的风险管理策略,利用成千上万部电影的数据,预测任何一部特定电影上映后的票房表现,考虑的参数包括预算、影星、发行日期、影片类型等。

    这种模式并不新鲜,早在上世纪华尔街接管好莱坞的时期,影视业就流行职业经理人依赖大数据评估和市场调研了。可是影视作品是创意产品,充满了偶然性,过去的经验可以汲取,但过分理性的分析和依赖过去,就没有未来。”

    喻子衿不服气地说:“可是《纸牌屋》的成功,就是依靠网友提供的数据左右剧情发展的,它利用后台监控观众用户行为,从而得知观众喜欢看什么,不喜欢看什么,比如第一季里女记者的出现总让网友快进,到第二季的第一集里,就让她死掉了……”

    “哦!它的编剧约翰我也很熟悉。他说,大数据的运用被夸张了,至少从剧本创作环节来说,它并没起什么作用。他对我亲口说过,他们的编剧团队并没有关注过网络数据。

    他说一部电视剧的走红,关乎导演、演员,更关乎有创意有深度的故事与讲述故事的手法,市场本身充满了偶然性,并非数据能够算出。他们在编剧过程中,并未关注网络数据,而是集中精力将故事讲得有趣、专业且有深度。

    至于你说的第二部开头女记者的死,一方面从影评一样看得出这个角色是否受欢迎,大数据就只这点作用?另一方面,她本来就没有多少戏,回归创作本身来看,让一个副总统把她干掉,也是一个让人眼前一亮的设计,不是么?”

    “呵呵,如今这个时代,最厉害的围棋高手都被电脑打败了,白先生,你的意见我可不敢苟同。”

    “围棋下子是有规则的,电脑每秒几十亿次的运算,它可以将对方和已方所有后续的出子变化进行推演,选出最有利于自已的步骤。而人脑,即便是最高明的围棋大师,即便短时间内也具备相同的运算能力,可一坐几个小时后,他也会疲惫,无法追得上机器的运算,所以他会输,可艺术不行!”

    白驹向她摇摇手指:“艺术,有情绪在其中,而情绪起着最重要的作用。所以,艺术创作将是被人工智能所取代的最后一个产业。我是搞投资的,有一天,我这个行当被人工智能彻底取代的时候,你们也不会!”

    “白先生,您似乎太保守了!”

    姑娘愤愤不平,努力为她的大数据挣扎着:“比如最近我们通过对两部电影数据的分析挖掘,发现不同类型电影的观众,对于不同的卖品偏好也不同。《芳华》在上映时,就比《战狼2》消费了更多的热饮,而这完全有助于我们在电影发行时,根据不同电影类型,做好相关卖品的售卖准备,这个,你不用大数据,能提前发现么?”

    白驹呆住了,这件事他倒没有注意过,白驹皱了皱眉,说道:“对于配套卖品的预判,和我们的剧本创作有关系么?”虽然是这样反问着,可他的语气明显弱了下来。

    喻子衿的唇角得意地勾了起来:“但它至少说明了大数据对于作品类型评估判断的有效性,那么,我们又如何知道,它就不能直接作用于剧本?”

    韩卢这时清咳了一声,以手抚额,幽幽地说了一句:“《芳华》公映时热饮销量比《战狼2》公映时多很多,不假。不过……我觉得这个和作品类型没关系,而是和天气有关系,有点商业头脑的人,其实在它们上映时,不看大数据也知道该准备什么样的饮品。”

    白驹扭头看向韩卢,韩卢的吐字更清晰了些:“《芳华》上映时是12月15日,《战狼2》上映时是7月27日。夏天,热饮销量当然少啦。你再回去看看大热据的话,你还能发现《战狼2》上映时,冷饮销量比《芳华》高呢,神奇不?”

    韩卢坐上今天这个位置,曾经最大的竞争对手就是喻子衿,喻子衿其实在这家公司的资历比他还早,但最终的胜利者却是韩卢,如果说有不服韩卢的,萧念是一个,喻子衿也是一个。

    她坐在对面堵头的位置与韩卢面对面,其实也是一种分庭抗礼的心态反映。既然有机会捅她一刀,而且能替白驹解围,那何乐而不为?所以,韩卢也不甘寂寞地跳出来了。

    :求点赞!月票!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是夸雷斯马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