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极品废少〕〔烈焰狂兵〕〔镇灵师〕〔鬼食〕〔亿万妈咪求抱抱〕〔葫芦娃里蜈蚣精〕〔剑语含香〕〔人类次子〕〔我的皮肤强无敌〕〔夜鬼灯上塔〕〔风云沉浮〕〔极品小职员〕〔崩坏纪元〕〔极品花都道医〕〔仙君重生〕〔系统带我去装逼〕〔无限桃运兵王〕〔乡村那些事〕〔戒罪师〕〔农女俏媳妇:富户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狐狸的本命年法则 第六十一章 六亲不认地喷
    “哈哈哈哈……”

    江一曼这边的团队成员忍不住大笑起来,喻子衿面红耳赤,愤愤地瞪着韩卢,有种想要扑上去咬他一口的冲动。

    等笑声微歇,白驹才道:“大数据模型不完善,是因为它的根基不牢,大数据一直不温不火,和它的发展缺陷有很大的关系。虽然大家极力看好它,但未能迎来行业的爆发。

    模型里的数据庞大无比,线索逻辑纷繁复杂。很多数据看似很重要实际上却极其无聊,对结果判断毫无意义!你以为我的公司没有尝试过让大数据取代人的作用?要记住,它永远只是你的辅助,而不是让你变成它的奴隶,那样的话,公司还要你何用?而你,也只能害了公司!”

    大数据能告诉你一般来说,什么样的节奏更适应观众的喜好,但不是掌握了这一点,就人人都能做编剧。你知道几分熟的牛排最鲜嫩可口,可你的食材不行,掌握的火候不行,所用的配料不行,就能做出受人喜欢的大餐?”

    白驹说到这里,喻子衿已经恨恨地放下了ipad,犀利的眼神儿在他身上嗖嗖地穿梭。

    白驹转向了还在偷笑的江一曼团队:“好啦,也别笑话人家,他们提的固然不在点子上,但你们的故事真的完美无暇了么?如果是那样,项目也不会卡这么久了,他们总结出来的基本规律固然不是致胜法宝,但还是有着很重要的参考价值的!”

    江一曼一怔,白驹这是要各打五十大板,和个稀泥么?这她倒不在意,只要剧本能顺利过关就好,她的团队真的已经快要被逼疯了,稿子越改越没灵气,情节发展越来越生硬,再改下去她担心会全面崩溃。

    于是,江一曼忙配合地做出一脸乖巧的表情,拿起笔来刷刷刷地记着,仿佛全听了进去。

    白驹继续说:“前边十三场女主角少女时期的戏,对一部电影来说,有必要么,我算过了,大概要15分钟时间,也就是说,这段前史,将在前15分钟内使得观众还不明白这个戏要讲什么。”

    这可不像是和稀泥呀,江一曼作势的笔不禁停滞下来,抬起头看着白驹。

    “这段戏完全不需要,后期插入一个闪回画面,介绍一下女主的出身,足矣!开篇直接就可以是叶含霜的送亲队伍抵达璐州城,发现节度使府被屠杀殆尽,接着从井中发现她小丈夫杨玉郎的伴读书童杨羽,让他冒充杨玉郎拜堂,尽快入戏,设置悬念……”

    “白先生,您也许曾经学过编剧,但毕竟不是我们这一行当的人,您没有什么成功的作品吧?我这是剧情的必要过渡,对塑造人物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江一曼团队的沈深硬梆梆地说着,这段戏可是他的得意之作,竟尔被白驹一句话全砍断了,他很恼火。

    “剧情拖沓,没有质感、没有美感,如果这是一部电视剧的开头,我没话说,可做为一部九十多分钟的电影,它很有赶客效果,也因为它占去了太多篇幅,使得后边的剧情不能从容展开,最后草草收尾,头重脚轻。”

    韩卢咳嗽一声:“不错,这一点,我之前在意见中就已经回复你们了,可你们始终不舍得动手术,虽然缩减凝炼了许多,可实际上,这段戏完全可以砍断!”

    正主儿也表态了,沈深没有再说话。

    白驹继续说:“还有人物,男主形象毫无特色,我们写一个大众型人物的话,如何体现他是男主呢?假杨玉郎和女主的感情戏写的也很违和,女主叶含霜比男主大七岁,一个小姐姐和一个小丈夫,要如何体现出那种情感来?如何成长变化?还有,这叙事,这悬念的设置,这不是烧脑,这是故意在绕弯子!”

    江一曼团队的另一个编剧莫茜脸上也挂不住了,感情戏部分是由她负责的,被人毫不客气地否定,而且曼姐早先还说了,这人是她请来帮忙的,这是在帮忙吗?分明是在拖后腿。

    莫茜愤然道:“白先生你是男人,男人对于感情戏的缠绵一向不感冒,所以你看不出这段戏的优点并不稀奇,但是你不该轻率地否定它,我想对于这段戏,女人才更有发言权!”

    “是吗?男人怎么就不可以懂感情?追女人的浪漫,可都是男人想出来的。现在感情的渐进在哪里?叶含霜一个从小被培养的皇室杀手,一个成年女性,是怎么初见一个十三岁的小屁孩就含羞带怯了的?宿命?能说服观众吗?杨羽答应冒充杨玉郎的动机呢?两人前期相处的笑意呢?到底谁是幕后大坏蛋,啊?是仇士良、王守澄还是陈恭,啊?”

    白驹毫不客气地喷了回去,莫茜脆弱了些,被他一连串的质问给喷哭了,她呼地一下站了起来,指着白驹:“是你!就是你!你就是他么的那个幕后大坏蛋!”莫茜说完,一把扯开椅子,头也不回地走出了会议室。

    江一曼团队的人全体黑脸,韩卢团队的人也同样没有好脸色。涵养好的只有韩卢和江一曼,两个人的神色倒还平静,看不出喜怒,另外就是那两位划水姑娘,划得好不愉快,她们左看右看,见众人脸色都不好,便收敛了一些,这时候……貌似不适合保持微笑。

    “小白,你说的对!”

    江一曼深吸一口气,脸上慢慢挤出一副浅笑:“我会把你提出的意见,结合韩卢反馈的意见,对整个编剧团队统一一下思想,再做一次更大的修改,我们一定会让甲方满意的。”

    江一曼站起来,很有风度地向白驹和韩卢点点头,起身向门口走去,她团队的人立即跟了上去,沈深走出会议室的时候,悻悻地说了一句:“什么东西!”声音不大不小,恰好能让白驹听见。

    萧念皮笑肉不笑地说了一句:“总监,那我们就出去了。”起身就往外走。

    而坐在长案尽头的喻子衿已经先他一步,一言不发地挟起ipad扬长而去。

    韩卢懒洋洋地拍了几下巴掌:“爽啊!喷得真爽啊!可是,导演、演员档期都定了,已经等不了啦,我很怀疑,以江一曼的能力,能抢在开机之前,拿出一个各方满意的修改版本啊。”

    “那样的话,我会考虑及时止损,停止对贵公司的第二笔资金注入!”

    白驹并不接招,不软不硬地回了一句,便起身离开了。挥一挥衣袖,不带走一片云彩,只给韩卢留下了一地鸡毛……

    :求点赞!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王者归来洛天〕〔七零萌妻有点甜〕〔原始星球我为王〕〔颜夕江墨琛〕〔万千厉鬼排队表白〕〔有你便是晴天艾天〕〔归楚〕〔我的老公是狐仙〕〔宠妻总裁坏透了〕〔穿成反派他前妻[穿〕〔六合天师〕〔毒戮天下〕〔田园萌宝:农家俏〕〔解忧医馆〕〔为妃两世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