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极品废少〕〔烈焰狂兵〕〔镇灵师〕〔鬼食〕〔亿万妈咪求抱抱〕〔葫芦娃里蜈蚣精〕〔剑语含香〕〔人类次子〕〔我的皮肤强无敌〕〔夜鬼灯上塔〕〔风云沉浮〕〔极品小职员〕〔崩坏纪元〕〔极品花都道医〕〔仙君重生〕〔系统带我去装逼〕〔无限桃运兵王〕〔乡村那些事〕〔戒罪师〕〔农女俏媳妇:富户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狐狸的本命年法则 第七十四章 碎嘴子姑妈
    这一觉狐婉兮睡得特别不踏实,大概是被人指使着上上下下折腾太多了,梦里她正溜到四大爷家偷约,而四大爷的犬族管家十分机警,害她费尽心机,总是偷不到,好急人……

    不好!那该死的狗管家追到她藏身的草丛了,这个大狗腿子!狐婉兮吓得猛地张开了眼睛,眼前居然真的有人!狐婉兮吓的‘呜’地一声,一把拉紧了被子,吓得结巴起来:“你、你、你、你干嘛?!我可是……唔唔……”

    话还来不及说完,她便被白驹一把捂住了嘴巴:“小点声!”白驹指了指隔壁:“快点起来,不然我小姑起来看到你还没起床又要啰嗦了!”

    原来白驹一早就设了时间,醒后就鬼鬼祟祟地上了楼,幸亏狐婉兮这丫头也没有上锁的习惯。事实上在狐人王国,他们出门都不锁门的。白驹本想叫醒狐婉兮,却被她憨态可掬的睡姿给吸引住了。

    这丫头,睡着了也不老实,一会儿蹙眉,一会儿皱鼻子,一会儿舔嘴唇,一会儿流口水,不出所料的话,这吃货一定是梦见好吃的了。

    “哈!这小吃货,还挺有童趣的,什么时候买的玩具,还放在被子里,一定是晚上抱着睡觉来着。

    白驹看到被边儿上露出一簇毛茸茸的雪白,估计是什么毛茸玩具,丝毫没有意识到那是狐婉兮的大尾巴。不过,狐婉兮盖得被子还挺严实的,只能看到一角圆润的肩头和精致的锁骨,估计穿得非常简单,白驹自然不好去拿人家的玩具,万一春光乍泄多不好意思?

    他没料到的是,狐妹妹根本什么都没穿,她习惯裸睡,这样狐尾可以释放出来轻松一下。当然,狐人族的衣服本就有释放狐尾释出来的设计,不过地球上可没有,即便有,一旦形成裸睡习惯,也很难改变了。

    “你疯了?这么早喊我起床干什么?哦~~”狐婉兮拉紧了被子,警惕地瞪着白驹:“你是不是垂涎本姑娘的美色,终于忍不住要暴露本质,对我伸出魔爪了?”

    “我的小姑奶奶,你可别闹了,我要伸魔爪,还至于赶在家里有人的时候下手?”

    “那可不一定!没准你们同流合污呢……”

    “可拉倒吧你!老子对小笼包没兴趣!”

    “小笼包?你有点小笼包吗?我想吃!”

    这都哪跟哪儿呀,白驹没好气地低吼道:“快起床!”说着就要去掀被子。

    “你走开,走开啦!”狐婉兮吓坏了,双手紧紧抓着被子,一双小脚丫伸出来乱踢:“我自已起床,你快出去,你是大男人,懂不懂避嫌疑啊!”

    “好好好,我出去,你快起来啊,可别睡回笼觉了,我小姑妈一旦啰嗦起来就跟唐僧似的,很叫人头痛的。”白驹一边说一边往门口走。

    咦?我在干什么?我不是要诱惑他么?这是多好的机会啊,我为什么要赶他走?真是睡太多睡糊涂了。

    “白哥哥~~~”

    白驹走到门口,刚拉开门,身后便传来一声娇滴滴的呼唤,白驹只觉得双腿一软,身子向前一栽,赶紧扶住了门框。

    狐婉兮媚眼如丝地瞟着白驹,被子稍稍拉下了一点,很没节操地露出一段雪白圆润的肩头,一头蓬松的秀发衬托在旁边,凭添几分妩媚。而她的大尾巴当然已经及时地藏起来了。

    狐婉兮咬着下唇,羞答答地看着白驹:“人家好困,陪人家睡一会儿好不好啦~~”

    “撩汉秘笈”上怎么说的来着?对!终极必杀技:睡他!只要睡了他,就算是大功告成!当然,是成为短期蜜友还是终身伴侣,这还需要继续努力,不过却可以省却很多中间环节,直接进入最终的大决战。

    “神经病呀你!”

    明明她很青涩,可以看得到,撩人的动作、神情也有刻意模仿的样子,不晓得是从哪部破片子里学来的,但是那青纯稚嫩中偏偏透出一种无言的诱惑,白驹只觉小腹一热,竟尔有些把持不住了。

    现在的丫头,真是太放得开了,居然敢这么撩我!

    白驹当然不认为狐婉兮是真的在撩他,要撩要早撩了嘛,会选在这个时间?而且他小姑妈正在这里做客?

    所以,白驹只以为狐婉兮是在恶作剧,他狠狠瞪了狐婉兮一眼,便赶紧溜了出去。可那香艳的一幕,却是在脑海中久久挥之不去。

    等狐婉兮梳洗停当,蹬蹬蹬地下了楼,白驹已经在厨房里忙活起来了。

    狐婉兮跟小狗似的嗅了几下,白驹已经没好气地说:“去,门口盯着点儿,我小姑一旦下楼,你就赶紧进来装相儿!”

    “好!”嗅着饭菜香气,狐婉兮心情大好,笑眯眯地答应下来,便靠在门框上,眼巴巴地盯着楼梯。看着看着,也不见人来,狐婉兮迷迷糊糊,也不知什么时候就倚在门框上睡着了。

    这边白驹刚刚做好饭,就听到楼上小姑的数落声响起来:“挠房间收作伐是老好,搿搭才是灰尘!电视架子高头额也么揩一揩!啧啧啧,个里还头发!伊个小保姆一眼都伐勤快……”

    声音越来越近了,白驹心里一惊,也顾不得将平底锅里的葱油饼倒出来,连忙解下围裙,直接塞到狐婉兮手里。

    狐婉兮迷蒙地睁开眼睛,只见白驹不停对她眨眼睛,口中却大声斥责道:“你这干活就没有利索的时候!我说多少遍了?用过的锅要直接刷出来!”

    “是的呀!小姑娘年纪轻轻,手脚要勤快一些的伐?侬瞅瞅外面,到处才是灰!伊个电视架子高头额也么揩一揩,侬瞅瞅!”

    小姑妈听见白驹的声音也进了厨房,絮絮叨叨说一堆,无非就是狐婉兮年纪轻轻要手脚利索,外面没收拾干净,到处都是灰,电视柜也没擦一擦之类的抱怨,还伸出手指给狐婉兮看。

    狐婉兮刚刚睡醒,没明白怎么回事,看着小姑妈干净的手,看了半天也没发现什么端倪。只能迷蒙地眨着大眼睛。

    昨晚天色黑了,小姑妈也没看清狐婉兮长什么样子,这一看才发现这小妮子很是漂亮,而且她这睡衣……是要勾引谁呀!现在这种靠点姿色就想不劳而获的女孩子,啧啧啧……

    :求点赞、月票!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王者归来洛天〕〔七零萌妻有点甜〕〔原始星球我为王〕〔颜夕江墨琛〕〔万千厉鬼排队表白〕〔有你便是晴天艾天〕〔归楚〕〔我的老公是狐仙〕〔宠妻总裁坏透了〕〔穿成反派他前妻[穿〕〔六合天师〕〔毒戮天下〕〔田园萌宝:农家俏〕〔解忧医馆〕〔为妃两世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