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极品废少〕〔烈焰狂兵〕〔镇灵师〕〔鬼食〕〔亿万妈咪求抱抱〕〔葫芦娃里蜈蚣精〕〔剑语含香〕〔人类次子〕〔我的皮肤强无敌〕〔夜鬼灯上塔〕〔风云沉浮〕〔极品小职员〕〔崩坏纪元〕〔极品花都道医〕〔仙君重生〕〔系统带我去装逼〕〔无限桃运兵王〕〔乡村那些事〕〔戒罪师〕〔农女俏媳妇:富户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狐狸的本命年法则 第一百一十一章 勾引
    狐婉兮一见来人,登时一脸嫌恶:“怎么哪哪儿都有你,你烦不烦啊!阴魂不散的,滚开啦!”

    “卧槽?你给脸不要脸是吧?别以为你能爬上白驹的床就了不起!就他么一破鞋,人家随时甩了你!”

    “你有病是吧?”狐婉兮怒了,这句骂人话她听得懂,怒不可遏的狐婉兮攥起小拳头,照着沈深的鼻子就是一记“冲天炮”,沈深被打得脑袋一仰,鼻血登时流了下来。

    “臭婊子,你敢打我!”

    沈深怒了,挥拳向狐婉兮打来,口中恶狠狠地咒骂道:“你也不撒泼尿照照自己!也配和我们老板相提并论!江一曼知道吧?那可是白驹的旧情人!人家两个眉来眼去,早就旧情复燃了,你一个卖肉的得瑟个屁!”

    狐婉兮大怒,纤腰一摆,灵巧地让过了沈深的一拳,“啪”地一巴掌抽在他嘴上,沈深的嘴唇磕在牙齿上,登时就流血了,这丫头好大的力气。

    “嘴贱是吧,那本姑娘就掌你的嘴!”狐婉兮左右开弓,沈深抡起王八拳一通抡,狐婉兮不但总能准确地闪过,两只手掌还能有节奏地扇在他的脸上:“掌嘴掌嘴掌嘴,太慢太慢太慢……”

    “啪啪啪啪啪啪……”沈深被扇得脑袋跟拨浪鼓似的,一路倒退。

    闻声赶来的黄英龙和李瑞新藏在暗处,将这一幕看得清清楚楚。

    “我擦!高人呐!”别看狐婉兮没有腾高伏低,可那身手太快了,也太有章法了,绝对不是小女人胡抓乱挠能产生的效果。

    李瑞新低声道:“是她,一定是她,你看那身材,穿盔甲那个一定是她!”

    “前辈高人竟然这么年轻?”

    “一定师出名门!”

    狐婉兮扇得痛快淋漓,竟尔没注意到暗处两个人的低语,她猛然一收掌,沈深的脑袋依旧跟拨浪鼓似的左右摇晃了几下,才停住。然后,他就眼睁睁地看着狐婉兮一侧身:“我打~~~”

    李小龙似的一声喊,她的脚便踹在了沈深的胸口,沈深“呼”地一声,便倒飞出去,狐婉兮拍拍手掌,冷哼一声,转身就走。拍戏?先不看了,这个家伙提醒她了,她得赶紧回去,不然江一曼那个浪蹄子没准会去骚扰她盘里的菜。

    眼见沈深飞身撞来,黄英龙和李瑞新马上左右一闪,不愧是武行,动作那叫一个矫捷,一下子就闪出好远。

    这里的“建筑”虽然都是金碧辉煌的,可不是石膏就是泡沫,再不然就是木板,结实程度自然是谈不上的,沈深一头撞去,把那石膏板撞了一个人形的大洞,砰地一声跌进了“码头”的水里。

    后花园里,丁狸扮的新娘子正在拍戏。今天拍的是全戏的第一幕:她刚刚嫁进杨府,结果送亲队伍赶到时,节度使府刚刚遭到另一位节度使的偷袭洗劫,阖府上下,无一活口。

    新娘子年仅九岁的小丈夫也血洒婚堂。但是在后花园里,她却发现井沿有处淡淡的血迹爬痕,心生疑窦,命人下去一探究竟。这样一场戏对丁狸来说实在没什么难度,她向前两步,黛眉一蹙,沉声喝令:“来人,下去探上一探!”

    丁狸刚刚下令,就听“轰隆”一声,旁边的“墙”摇晃了一下,一块“砖头”吧嗒一下掉了下来。

    “卡!”导演气极败坏地从摄像镜头后面探出头来:“怎么回事,场务,场务,去看看,闲杂人等全都赶开!”

    狐婉兮跑出拍摄棚,四下看看找不到白驹嘱托过的那位副导演,只好给他打电话,幸亏事先留了他的电话号码。

    那位副导刚安排车送走白驹没多一会儿,接到电话不禁暗暗吐槽:“就这么屁大的功夫,你要走直接跟白总他们一起走多好。”可等他赶来,自然是笑容可掬,热情殷勤,让狐婉兮感受到了亲人一般的温暖。

    ……

    “白,真的是太感谢你了,要不是你出手帮忙,现在整个项目拖延下去,我的罪过就大了。”

    “别客气,这家公司我也有投钱嘛,其实也是帮自已。”

    “不管怎么说,这份恩情,我是记在心上了。”

    江一曼说着,剪剪双眸已经湿得仿佛要滴出水来。刚刚沏好的茶,便双手捧着,送到了白驹的面前。一听说白驹回了酒店,江一曼就马上如附骨之蛆,追了回来。

    白驹习惯裸睡,脱得一丝不挂的,钻进被窝拿出手机,才刷了一阵儿,刚有了点困意,正打算睡一觉,她就来了。白驹只好又匆匆穿上衣裳,开门请她进来。

    伸手不打笑脸人,人家这般殷勤客气,白驹也不好表现的太冷漠,有心想说去楼下咖啡厅聊聊,也因为人家的自来熟表现……,一来就主动给他沏了茶,很随意地坐在了他的床沿上,而不好开口。

    “你能来剧组散心真是太好了,我一听说你在,这心马上就踏实了,只要有你在,就没有我趟不过去的坎儿。”

    江一曼仍然穿着她早上出席开机仪式时的那条白色波点鱼尾裙,坐在床沿上时,纤柔的腰肢和性感浑圆的臀部形成几道优美的弧线,男人见了,会有一种情不自禁地想抚摸上去的感觉。

    “啊!这个浪蹄子,一定也看过撩汉秘笈,说出崇拜一个男人、依赖一个男人的话,比我成熟自然多了。”

    房门外,狐婉兮撅着屁股贴着耳朵在听,其实以她的听力,只要注意去听,根本不必摆出这样的姿势也一样听得清房中的谈话,只不过这是偷听的自然动作,情不自禁地就使了出来。

    “我会在这里待些日子。”白驹主动休假,目的就是为了引出幕后黑手,一时半晌的还不会回去,这事儿也不必瞒她,所以大方地说了出来:“回头你有什么问题,我们还可以商量。”

    “太好了!”

    江一曼忘形地扑上前,白驹正坐在前边的椅子上,比她矮了一大头,无法拥抱,江一曼便很自然地蹲了下去,蹲在白驹面前,双手握住他的一只手,搁在他的膝上,双眸以四十五度角仰望着白驹,含情脉脉地:“白,真的太感谢你了,真的。”

    一个美丽的女人,温顺地蹲伏在你的脚前,这样含情脉脉地仰视着你,那会给男人心理上造成什么样的感觉?白驹当年就因为她在自已面前无意的这样一个动作,令他怦然心动,从此深陷情海。

    而此刻,旧事仿佛正在重演……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王者归来洛天〕〔七零萌妻有点甜〕〔原始星球我为王〕〔颜夕江墨琛〕〔万千厉鬼排队表白〕〔有你便是晴天艾天〕〔归楚〕〔我的老公是狐仙〕〔宠妻总裁坏透了〕〔穿成反派他前妻[穿〕〔六合天师〕〔毒戮天下〕〔田园萌宝:农家俏〕〔解忧医馆〕〔为妃两世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