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生之我要做明星〕〔最强无敌宝箱系统〕〔舰队司令〕〔桃运邪医〕〔崛起修行录〕〔米娜的移动餐厅〕〔永恒国度〕〔仙命长生〕〔篮坛指挥官〕〔木叶之旗木家的快〕〔为君剑歌〕〔我不是五五开〕〔大小姐的贴身神医〕〔透视邪兵〕〔都市超品小仙医〕〔盛世独宠:逆天娘〕〔田园娘子:夫君你〕〔末世屠尸系统〕〔夜幕审判〕〔我真不想当大侠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狐狸的本命年法则 第一百一十二章 贱人就是矫情
    今时今日的白驹,是否还会如当初那个象牙塔里的青涩少年一般怦然心动呢?江一曼信心十足,她依旧是一个充满魅力的都市女性,初恋对于男人,总是难忘的。能够追回曾经的心中女神,更是男人极大的心理满足,不是么?

    江一曼就蹲在他的面前,一颗美人头,仿佛是搁在他的膝上,予取予求。白驹只是就那么坐着,便能凭借居高临下的视线,毫不费力地看清江一曼的一切,江一曼这样的动作,本来就有着臣服的意味,可以充分满足男人的征服欲。

    她依旧美丽如花,皮肤白皙细嫩,鼻如腻脂,唇若花瓣。可是,她的脸上已经少了几分当初的稚嫩,多了几许成熟的风韵。她的胸比起当初更加饱满了,挺拔丰耸,更加诱人,可那深深的沟壑,带给人更多的是肉欲的冲动,而不是触及灵魂的心动。

    她蹲在那儿,显得臀部盈盈圆圆的,那种视觉效果说不出的动人,可是你已很难再叫人通过那样有质感、有手感的一具宛宛香臀,体会到少女才有的轻盈与活力,时间给了你一些东西的时候,总会顺手拿走一些。

    她已经不在那个年纪了,就不该做出依旧那般的动作,虽然凭借着她的经验与技巧,她依旧做得自然而生动,但她面前的这个男人毕竟也不是初涉情场的毛头小子了。

    江一曼失望地发现,白驹的眸子依旧清晰明亮,甚至……感觉到他的眸底有种莫名的嘲弄之意,虽然那种眼神一闪即逝,几乎令她以为是自已的错觉,还是从心眼儿里觉得不舒服。

    于是江一曼盈盈地站了起来,手顺势软绵绵地搭在了白驹的肩上,这样就变成了白驹坐着,而她站着,白驹只需平视,就能看到她几乎耸到鼻尖上的一对豪乳,还有下边惊人纤细的小腰肢。

    她可是做手术抽去了两根肋骨呢,平时也很注意饮食与运动,她对自已的小蛮腰很自信。

    “白,剧组才刚开机,我的事情会少一些。你想去哪里玩,我陪你呀,这里我来过几次,熟悉一些。万花园怎么样?新建成不久,一些景区都还未对外开放呢,不过我有办法……”

    趴着门缝的狐婉兮气到发抖,啊~~这个坏女人!你为什么不拒绝她,你应该一巴掌把她烀到墙上去才对,你……可是自己似乎根本没有立场诶,凭什么干涉人家的自由?

    狐婉兮不想再看下去了,她都贴那么近了,你还不推开她,你这个大猪蹄子,我要气死了,真的要气死了,狐婉兮气呼呼地转身就走,她担心再看下去,会忍不住破门而入,把那对狗男女挠个满脸开花。

    “我喜欢宅着。”白驹懒洋洋地说了一句,往上起身,江一曼不得不退了两步,给他让开地方。

    白驹作势去拿放在枕上的外套:“刚回国那阵儿,工作压力很大,有一回,我就直接休假三天,飞去了伊春,你猜我做了什么?”

    “做了什么?”

    “我什么都没做,我出了机场,直接住进了森林公园,除了吃饭,整整三天没出过房间,三天后我又直接上车去了机场,我连住处附近两百米外的景致都没看过,我减压的方法,很闷……”

    白驹说到这里,已经开始穿上衣:“我约了龚总喝茶,要不要一起?”

    人家这是在下逐客令了,江一曼心中懊恼,面上却是温柔一笑:“不了,我的团队住在郊区,我还没去看过,趁着清闲,过去瞧瞧。”说完,扭转身娉娉婷婷地往外走,身子转过去时,脸色已经狠狠地沉了下来。

    “大王叫我来巡山,抓个和尚做晚餐。这山涧的水,无比的甜,不羡鸳鸯不羡仙……”韩卢哼着歌儿,脚底板像安了弹簧似的,得得瑟瑟地迈步进了酒店大堂,一眼瞧见狐婉兮,顿时眉开眼笑。

    这小丫头娇憨可爱,一点心机都没有,高兴就是高兴,不高兴就是不高兴,单纯的很,他一接触就很喜欢,这样的女孩子才配得上白驹,那小子其实是个心事重的,如果再配个心机深的女人,能把他累死。

    “嗨!小美女,去哪儿?”

    “你是我爹啊,你管我!”

    这个心机不深的小美女正在不高兴,所以狠狠地白了他一眼,呛了他一句,就从他旁边撅儿撅儿地走过去了。

    “啧!有性格,我喜欢!跟那小子呕气了好像,哈哈……”

    韩卢兴灾乐祸地揣测着,扭着屁股浪儿浪儿地继续往里走,走到大堂中心的位置时,迎面嗒嗒嗒高跟鞋响,江一曼气场十足地走了过来。

    “哈,一曼,没在拍摄现场啊?”

    “我为什么要在拍摄现场?我是跟组编剧么?韩总监,你比郑总还操心呢,瀚海传媒别是你家开的吧?”

    江一曼机关枪似地嘲讽了一句,捎带着把当初传言他是某大集团总裁私生子的事儿也算是拎出来损了一遍。她怀疑当初是韩卢自已虚荣心作祟,对人吹过牛,不然外边怎么会传出这种谣言。

    江一曼如风摆柳枝似的,也袅袅娜娜地走开了。

    “嘿!这从哪儿说的,不是你说我见了你的面都不打招呼吗?我这打招呼了,你又这么说,贱人就是矫情!”

    韩卢也没好气了,愤愤然就往电梯门方向走,到了电梯门处还没等他按键,恰好有一架电梯到了一楼,电梯门打开,白驹走了出来。

    看到韩卢,白驹怔了一怔,没说话。韩卢看到白驹,忽然想到了刚才神色不愉的狐婉兮和江一曼,莫非……

    韩卢的八卦之魂熊熊燃烧起来了:“哎,刚刚你跟狐婉兮和江一曼她们……”

    “关你屁事?你是不是闲得蛋疼,到了剧组没事干吗?”

    白驹呛了他几句,转身就走,韩卢出离愤怒了:“娘希匹的,这都什么毛病,你们吵嘴拌架,为什么都拿我出气?我是你们的出气筒啊?贱人,两个都是贱人!”韩卢愤愤然地跨进电梯间,脚步重了一些,电梯间都沉了一下。

    “叮~”,电梯门关上了。

    “叮~”,电梯门又打开了。

    白驹站在门外瞪着韩卢:“你刚刚说什么?婉兮怎么了,你在哪看到她了?”

    韩卢瞪着白驹,唇角慢慢向上勾起,笑到只露六颗牙齿的时候,他优雅地伸出手,按了按关门键,门悠然合上了……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王者归来洛天〕〔七零萌妻有点甜〕〔穿成反派他前妻[穿〕〔颜夕江墨琛〕〔六合天师〕〔万千厉鬼排队表白〕〔盛世鲛妃〕〔原始星球我为王〕〔宠妻总裁坏透了〕〔解忧医馆〕〔有你便是晴天艾天〕〔归楚〕〔我的老公是狐仙〕〔八十年代嫁恶霸〕〔毒戮天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