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极品废少〕〔烈焰狂兵〕〔镇灵师〕〔鬼食〕〔亿万妈咪求抱抱〕〔葫芦娃里蜈蚣精〕〔剑语含香〕〔人类次子〕〔我的皮肤强无敌〕〔夜鬼灯上塔〕〔风云沉浮〕〔极品小职员〕〔崩坏纪元〕〔极品花都道医〕〔仙君重生〕〔系统带我去装逼〕〔无限桃运兵王〕〔乡村那些事〕〔戒罪师〕〔农女俏媳妇:富户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狐狸的本命年法则 第一百二十一章 我是谁
    “砰砰砰砰……”

    当白驹的眸子里映满了那红嘟嘟的唇时,房门突然煞风景地被敲响了。

    眼神已经有些迷离的狐婉兮吓了一跳,身子猛然一缩,耳根子都红了。

    “谁啊?”白驹没好气地吼了一声。

    “先生你好,有衣物需要清洗吗?”

    “没有!”

    “打扰了,先生。”

    外边的声音消失了,白驹看看狐婉兮,狐婉兮眼神迷离着,但是当四目相对时,两个人都是讪讪一笑,狐婉兮有些不好意思地低了头。

    狐婉兮轻轻地说:“那……那你好好休息,我就在隔壁,有啥需要的你就喊我。”说着,狐婉兮伸出小雀舌,下意识地舔了舔忽然感觉有些发干的嘴唇。

    “嗯,好!”白驹忽然也觉得有些不自在,看她舔嘴唇,也传染了似的舔了舔嘴唇。

    “哎呀,你嘴唇受伤了,不要舔……”狐婉兮紧张地伸出手,但马上又停住,貌似这也没法阻止了,难道去堵他的嘴?

    白驹冲动地伸出手,狐婉兮的手腕被他一下子抓住了,白驹的声音有些暗哑起来:“小婉啊……”

    “嗯?”狐婉兮扬起剪剪双眸,眼波就像蒙上了一层雾气,雾气氤氲中眼波异常地柔和,白驹情不自禁地向她靠近了些,狐婉兮下意识地向后一缩,但只是一缩,马上又勇敢地凑了回来。

    那风情,就像风中的一枝荷,被轻风微微荡开,又摇曳着回到了它原本的位置。

    “叮咚,叮咚~,叮咚~,叮咚~”有人在按门铃,而且是一声接一声,根本不带停的。

    狐婉兮目中的雾气消失了,眼神重新变得清明起来。

    白驹深深地吸了口气,愤怒地向着门口咆哮:“谁啊你,按按按,按什么按,赶着去投胎啊?”

    “我赶着送你投胎啊,能不急么?”门外传来一个懒洋洋的声音,是韩卢。

    狐婉兮吁了口气,看一眼白驹,见他有些沮丧的样子,不禁有些想笑,便忍着笑意小声说:“他来找你一定有事,那我先回房去啦。”

    白驹点点头,更加的懊恼。

    狐婉兮直起腰来,看看他的样子,忽然又一弯腰,快而轻盈地在他颊上吻了一下。白驹吃惊地张大眼睛,狐婉兮的小脸跟一块大红布似的,羞笑着说:“我走啦!”

    门开了,韩卢的手还停在门铃上,看到开门的是狐婉兮,不由一愣,立即越过狐婉兮的肩膀,向里边探看了一眼。

    狐婉兮说:“我老板在片场碰了下脚,正养着伤呢,你进去吧。”

    狐婉兮说完,侧身出去,韩卢晃晃悠悠地进了屋,门在身后咔嚓一声关上了。

    房门刚一关,狐婉兮就一下子捂住了脸,身子扭着麻花儿:“哎呀,好羞耻、好羞耻!”

    身子扭得九转十八弯的,狐婉兮悄悄张开十指,眼睛从指缝中露出来,看看长廊中无人,这才放下手,痴笑着回想想,有些意犹未尽地做出了评价:“亲的太快了,好像没什么感觉呢。嗯……下次有机会,要亲长点时间。”

    韩卢双手插在兜里,慢悠悠地晃进屋去,白驹躺在床上,受伤的脚垫在一个枕头上,脸上还有一个浅浅的唇印,臭着一张脸看着韩卢:“你来干什么?”

    “没有公事我才不来!”韩卢撇撇嘴,反唇相讥,大剌剌地在桌旁的椅子上坐下:“剧组有点事想和你沟通一下,又不大敢直接出面,谁叫你属驴的呢,所以,这差使就派给我了。”

    白驹大爷似的四仰八叉,浑然不知自己颊上有个唇印:“剧组有什么事要跟我沟通?”

    “咳!是这样,你也知道,咱们这个项目匆匆上马,很多地方都是边拍边完善。”

    “所以呢?”

    “他们觉得原来的人物线还是太简单,所以决定丰富一下小仙女这个人设,给她加加戏。”韩卢一边说着,一边从桌上的纸巾盒里抽出几张纸。

    白驹没好气地问:“加就加呗,关我屁事?”

    “老人家年纪大了,比较健忘,可以原谅。那么我来提醒你一下,这个小仙女呢,你的助理小婉姑娘刚刚才客串过,所以小仙女是你的人……”

    “我不答应!”

    韩卢马上站了起来,把抽出的纸巾往白驹身上一抛:“擦擦你的唇印!”

    韩卢说完,举步就向外走,白驹抓着纸巾,一脸诧异:“这就走了?你不试试说服我?”

    韩卢懒洋洋地耸耸肩:“我管你去死,哈!我巴不得你不答应。反正这片子赔了也是赔你的钱,我求之不得呢。”韩卢说着,便向外走,居然真的没有停下来的意思。

    白驹大怒:“你给我死回来!”

    韩卢一脸惊诧:“你不是说不答应吗?”

    白驹冷笑:“我说不答应,是说……不能她一个人客串,要客串,我也客串。”

    韩卢看了看他打了绷带的脚,白驹马上说:“一点小伤,两天就好。”

    “随你……”

    韩卢继续往外走,眉毛邪气地挑了挑,心想:“这货,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啊,女朋友看得好紧。”

    狐婉兮回到房间,就拿出她的老人机摆弄起来,老板说给她买了新手机呢,得研究一下如何把现在的通讯录备份出来,转到新手机上去。她的微信好友并不多,珍惜得很呢。

    正摆弄着,忽然发现有人加她,狐婉兮想也不想就点了通过,然后……然后就继续研究通讯录转移去了。

    沈其言捧着手机,等了半天,纳罕地看了看江江:“通过了,她为什么不说话呢?”

    江江忍不住笑道:“那姑娘看见是你加她,怕是现在欢喜得都要炸了,一定是都不知道该怎么跟你说话,激动的发抖,把手机摔了也不是不可能啊。”

    “哈哈……”沈其言忍不住笑起来,仔细一想,还真有可能,那姑娘不是激动的晕过去了吧?于是,他带着一丝优越的怜悯感,主动发了条讯息,不过没有带表情,他怕那女孩子太过激动,小心脏受不了。

    “小婉你好!”

    狐婉兮看着对方发来的这条消息,这才省起刚刚通过了一个新朋友,这人是谁啊?沈其言,不认识诶!看头像挺帅的啊,狐婉兮点开他的头像又仔细看了看,嗯,是挺帅的,快赶上我老板帅气了。

    看在对方挺耐看的份上,狐婉兮回了一句:“你好,你是?”

    沈其言脸上矜持的笑容顿时僵在那儿,瓦特?她不知道我是谁?她居然不知道我是谁?我的名字明明就写在那儿,头像也是我的,她……一个中国的年轻女性,居然不知道我,不知道我沈其言是谁?她是火星来的么?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王者归来洛天〕〔七零萌妻有点甜〕〔原始星球我为王〕〔颜夕江墨琛〕〔万千厉鬼排队表白〕〔有你便是晴天艾天〕〔归楚〕〔我的老公是狐仙〕〔宠妻总裁坏透了〕〔穿成反派他前妻[穿〕〔六合天师〕〔毒戮天下〕〔田园萌宝:农家俏〕〔解忧医馆〕〔为妃两世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