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盛世宠夫:郎君美〕〔极品全能透视小仙〕〔重生之筑基之王〕〔踏破天道〕〔厂里上班记〕〔虚幻为王〕〔重回七零:军长大〕〔历史正能量〕〔快穿:兜里必须有〕〔重生在七零年代〕〔妙手香医〕〔黑化快穿:穿成白〕〔无敌气运〕〔拜见大魔王〕〔绿茵王牌少帅〕〔甜心嫁一送一:总〕〔七零小佳妻〕〔终极保镖〕〔彪悍小农民〕〔名门掠爱:闪婚娇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狐狸的本命年法则 第一百二十七章 拐个相公回青丘?
    白驹挂着点滴睡着了,狐婉兮靠在他身边,刷一会手机,抬头看一眼他的睡颜,那种感觉既温馨又踏实。虽然叔伯们待她都不薄,但她从小就明白她不属于人家的家庭,因为叔伯们可以打骂自己的孩子,对她却保持着一种刻意的礼遇,那足以让她明白,她并不是其中的一份子。

    从小就没有父母照料的她,只在爷爷身边时,才有这样的感觉,现在又加上了一个白驹。这个家伙脾气臭起来时,会戳她的脑壳,会毫无忌讳地骂她,可是宠起她来时,那就是把她当成自己家人一样,她喜欢这种感觉。

    “怎么滴的这么慢啊!这样下去猴年马月才能打完?”

    狐婉兮打了个哈欠,看了看点滴,想到护士说还有一瓶,小手就欠儿欠儿地给滑到了最快速度。看着塑料管里的滴液流动飞快,满意地点了点头:“哼,故意滴那么慢,一定是想我老板多在医院待几天,好赚他的钱,还是我狐婉兮聪明!”

    谁知五分钟后,睡熟的某驹便悠悠转醒,用另一只手捂着胸口,眉头紧蹙:“好难受,怎么这么恶心?”

    白驹目光一转,看到点滴,不由大吃一惊,怒道:“医生呢,他们怎么调这么快,简直岂有此理。快喊医生来。”

    “啊,没事没事,估计是卡子有点松,我看着,你睡吧!”

    狐婉兮心头一紧,连忙站起身,一手遮住某驹的眼睛,还顺手捋了捋他的“毛”,另一只手飞快地将速度调慢下来,偷偷吐了下小舌头,一脸的惭愧:“原来这个不可以调快啊?我又办蠢事了!

    白驹吃了药又打了针,本来就迷迷糊糊,似乎感受到身边的暖意,心里也踏实了,昏昏沉沉又睡着了。狐婉兮罩在白驹发丝上的小手缓缓移开,重新坐在一旁静静地看着点滴管,一滴,两滴,三滴……

    房间里静悄悄的,到处都充满了消毒水的味道,狐族嗅觉灵敏,消毒水的冲鼻味道对狐婉兮来说很难闻的,不过她却不舍得出去。她双手托起下巴,就像两片叶子托着一朵小红花,笑眯眯地看着白驹的睡相,由衷地说:“长得真好看啊,怪不得彤彤说找男朋友一定要找很帅很帅的,那样吵架的时候看到这么帅的一张脸都生不起气来……”

    狐婉兮的眼珠转来转去:“真的好好看,这样的男人,如果能拐去青丘星做相公就好了。不过,地球人害过很多狐族人呢,族人们不会接受他的吧?万一要把他也绑起来烧死那多叫人心疼。”

    狐婉兮看着看着,眼皮越来越重,不知不觉竟然睡着了。

    也不知过了多久,白驹又觉得不舒服了,睁眼一看,点滴瓶竟然打完了,甚至在回血。他吓得就要叫,却发现一旁睡熟的小丫头,连忙闭上嘴,也不敢惊动护士,怕她会挨骂自责,连忙自己拔下了针头。

    虽然有点疼,白驹也没出声,小心翼翼躺回床上,轻笑着摇头,“小家伙这两天也累坏了,自从住进我家第一次有做保姆的自觉,平常人家可拽得跟少奶奶一样呢!”

    少奶奶?白驹的语气顿了顿,静静看着狐婉兮的睡颜,小嘴微张,口水都流出来,睡相实在不怎么好看,可是……真的很可爱……

    白驹情不自禁伸出手,想摸一摸柔软的发丝,然而手伸到半空却停了下来,隔着一段距离,细细描绘着她的眉眼。

    嗯,很是一片岁月静好,然而被突如其来的推门声打断,护士小姐焦急的声音也同时传来,“怎么这么久还没……”

    这是vip病房,每间房都有特定的护士小姐,按时来询问病人情况。照理说,按照之前设定的速度,现在应该还没滴完,不过这间房里住了个超级大帅哥,小护士便格外的尽职尽责,跑得很勤快。

    小护士刚一进去,便发现躺在床上的男人连忙对她比了个嘘的手势,吊水针管里,有一截红彤彤的血液。

    小护士吓坏了,哪里管那么多,连忙迎上来:“血怎么会逆流的?这样子很危险啊!你们病人家属到底是怎么陪床的?这样会闹出人命的!”

    狐婉兮被吵醒了,听了这话一个激灵,这才发现输液管里的血。内疚的都要哭了:“对不起对不起!我……我……都怪我!你没事吧?我老板会不会有事啊?”狐婉兮眼泪汪汪地看向白驹,心疼死了。

    “没带的,护士小姐说的有点夸张了,我这不是好好的吗?还有一针吧?麻烦您扎这只手了。”白驹安抚着狐婉兮,对护士小姐伸出另外一只手。

    “这次要好好照看!下次谁敢保证不会出事?家属不要再睡着了!”护士小姐出于家属对病患的不负责任非常气愤,将最后一瓶点滴扎上便气冲冲地出了病房。

    “你真没事吗?对不起,我也不知道怎么就……”狐婉兮语气更加内疚。

    白驹看着某狐脸上亮晶晶的可疑液体,小恶魔的耳朵又钻了出来,对某狐勾了勾手指,“过来。”

    “啊?”狐婉兮凑近,白驹卡了一把亮晶晶的口水,递给某狐看。

    某狐愣住,随后某vip病房便发出一声惨叫,“啊——好丢人!你笑什么笑!小心我打你哦——”

    走廊里的小护士手一抖,翻了个巨大的白眼:挺好一帅哥,还住得起vip病房,怎么有这么个缺心眼的女朋友?

    江一曼编剧组两个女孩子房间里,江一曼蹙着眉站在那儿,何小猫紧张地摁住徐汀兰:“曼姐!这可怎么办啊!汀兰一早就和我说她中邪了,我还不相信,可是从刚才她就开始……呜呜,太可怕了!太可怕了!”

    “怎么可能中邪!她是不是……吃坏东西了?”作为一名二十一世纪的新女性,还是一个女强人,江一曼是完全不相信那些鬼神之论,反正一切到最后都是有科学依据。

    可现在,她看着岔开腿,以奇怪姿势坐在床上的徐汀兰,头正不受控制地左扭右扭,两条腿也奇怪地撇来撇去的徐汀兰,也不禁有点心里发毛。

    徐汀兰可怜兮兮地冲她喊救命:“曼姐!快救我!快救救我啊!我一定是中邪好了。”

    某寒酸简陋的出租房里,一个年约七八岁衣着简朴的小女孩将在垃圾箱旁捡来的布偶娃娃放在桌上,旁边还有一堆洋娃娃,只是缺胳膊少腿,没有一个完好的。

    她拿着小人偶,放在另一个缺胳膊少腿的小木偶对面,比比划划地在演故事,大意是一对男女朋友‘惊心动魄’的分手过程,摔、拉、扯、撕,那叫一个‘凶残’……

    江一曼蹙眉想了片刻,忽地眼前一亮:“对了,剧组不是有个张大师么,我找他看看!”

    江一曼急急摸出了电话!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王者归来洛天〕〔七零萌妻有点甜〕〔原始星球我为王〕〔颜夕江墨琛〕〔万千厉鬼排队表白〕〔有你便是晴天艾天〕〔归楚〕〔我的老公是狐仙〕〔宠妻总裁坏透了〕〔穿成反派他前妻[穿〕〔六合天师〕〔毒戮天下〕〔田园萌宝:农家俏〕〔解忧医馆〕〔为妃两世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