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盛世宠夫:郎君美〕〔极品全能透视小仙〕〔重生之筑基之王〕〔踏破天道〕〔厂里上班记〕〔虚幻为王〕〔重回七零:军长大〕〔历史正能量〕〔快穿:兜里必须有〕〔重生在七零年代〕〔妙手香医〕〔黑化快穿:穿成白〕〔无敌气运〕〔拜见大魔王〕〔绿茵王牌少帅〕〔甜心嫁一送一:总〕〔七零小佳妻〕〔终极保镖〕〔彪悍小农民〕〔名门掠爱:闪婚娇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狐狸的本命年法则 第一百三十章 狐狸和葡萄
    “其实吧,我分析他就是缺少安全感。言哥是单亲家庭,以前日子很苦,后来被星探发掘,一朝成名,可以说是一下子从一个极端进入了另一个极端,他会很畏惧失去眼下的一切。所以……”韩卢突然化身心理学家了。

    “所以,叫我去陪他吃顿饭。”丁狸站在泳池沿上,用大浴巾裹着身子,圆润的肩头挂着晶莹的水珠,似笑非笑地看着韩卢。

    韩卢陪笑:“只是吃顿饭而已,他想动别的歪脑筋我们公司也不能答应啊。但他看你赏脸了,就会恢复些信心。丁小姐一看就是心善的人,你就当做善事了,一个心理辅导而已。”

    “你安排吧!”

    丁狸很爽快,一双鹅璞般纤薄的玉足轻盈地踏着地面,走向更衣室。

    身后,韩卢眉飞色舞地打了个响指。

    与此同时,医院vip病房里边,“叮叮叮~~”手机响起了轻微的闹钟声,穿着懒人裤、卫衣,正躺在床上一边看电视一边吃薯片的狐婉兮马上放下薯片,趿上拖鞋下了地。

    狐婉兮熟练地兑好温水,把温水杯放在床头,又把几种药分别辨认后倒出,集中放在一个瓶盖里,这才弯下腰,轻轻捏了下白驹的鼻子。白驹悠悠醒来,狐婉兮甜笑道:“该吃药啦,起来。”

    白驹看了看床头柜上瓶盖里的药片儿,皱皱眉说:“你会不会拿错药啊?”

    狐婉兮鼓起了小包子脸,气呼呼地说:“才不会呢,西比灵尼莫地平两片。吡拉西坦每两片,三七片三片。我都记得清清楚楚,我只要认真起来,哼哼……”

    白驹笑起来:“我可是靠脑子吃饭的,这要是把我吃傻了……”

    “不会啦,你沾上毛比猴还精,等我傻了你都傻不了。”狐婉兮说着,将药送到他手里,白驹一把吞进口中,狐婉兮马上又把温开水递了过去,直接凑到他唇边,白驹就着她的手喝起了水。

    看着白驹就着她的手喝水的样子,狐婉兮的唇角微微漾起了笑,但是随即她的耳朵就动了动,她听到一个声音,虽然是从护士站方位传来的,离得还远,但是因为这声音她熟悉,所以一下子就引起了她的注意。

    “你好,请问白驹住哪间病房?”

    “哦,好的,谢谢!”

    “咔咔咔咔”,脚步声传来,狐婉兮收回倾听的目光,将刚抓起手机刷头条的白驹摁躺在床上:“闭上眼睛,你睡着了,知道吗?”

    “什么事啊?”

    “闭嘴!”

    狐婉兮手忙脚乱地给他盖上被子,又跑到墙角按熄了室内灯,只留下门口走廊的灯。狐婉兮回头看看,又冲到自己的陪护床前,将自己的被子抖乱,然后又燕子似的扎回门口,一头钻进了洗手间。

    白驹茫然地看着狐婉兮怪异的举动,还想问点什么,可人家窜来窜去的,已经一头扎进了洗手间,只好闭上嘴巴。

    “嚓!”门开了,江一曼穿着一身剪裁合体的黑色紧身连衣裤,凸显着性感撩人的身体曲继往开来,推门走进来,一手捧着束手,另一只手提着手袋和果篮。

    洗手间的门也适时地开了,狐婉兮头发蓬乱,懒洋洋地打着哈欠,一只手向上提着懒人裤,卫衣的一部分夹在裤子里,有些邋遢,又有些小可爱。

    狐婉兮一副很惊讶的样子,小嘴张成了o形:“是你?”

    江一曼看了看她还没有完全提起来,有一角还卡在髋部的裤子,浅浅一笑:“这几天忙着工作,我才听说小白受伤住院了,过来看看,他还好么?”

    江一曼说着,探头就向里边看,狐婉兮连忙移动了一下身子挡住:“不好意思,我老板已经睡了。”

    “我探望一下应该没有关系吧?”江一曼依旧浅浅地笑着。这小丫头,用得着把防范警惕都写在脸上么?自己就算对别的女人有敌意,也不会表现得这么明显吧?太没城府了。

    江一曼笑盈盈地瞟了狐婉兮一眼,一边说着,一边已经向房中挤过来。

    狐婉兮恨得牙痒痒的,跟在后边,这女人真是没脸没皮。狐婉兮悻悻地说:“还不是因为你们公司的那个徐汀兰,要不是他,我们老板才不会受伤呢。”

    “是么?”

    江一曼把花束和果篮放在床头柜上,看到陪护床上凌乱的被子,笑容微微有些僵硬,但她旋即回头的时候,却是一副莞尔的笑容:“可我听说,是小白吊威亚时被某人很莽撞地给帮了倒忙才受伤的呢。”

    “你……”狐婉兮语塞了,小包子脸又气鼓鼓起来。

    江一曼得意地瞟了狐婉兮一眼,回身弯腰看向白驹:“小白,小白?”

    白驹一动没动,还轻轻发出了鼾声,只是他的两只手虽然都缩在被子里,可是缩得浅了些,而且他的手机还没锁屏呢,所以光直接从被子里照出来,照在他的脸上……

    江一曼微微有些怒了,他分明就是在装睡,就这么不想见我么?

    江一曼有心揭穿,可忽然又觉得无趣,江一曼忽然想到一句话:你永远叫不醒一个装睡的人。这样子,就算把他叫醒,又有什么意思?

    狐婉兮也看到了被子里传来的亮光,不过……这不更证明白驹不想见江一曼么?所以狐婉兮反而扬起了下巴,有些小得意的样子。

    “这几天一直在忙,刚刚才听说道你住院的消息,我就赶来了,希望你没事就好。”越是狼狈的时候,越要尽力保持优雅的风度,江一曼说着,体贴地给白驹掖了掖被角,遮住了那抹让人难堪的光。

    “打扰了,小白既然已经睡了,我就不叫醒他了,等改天我再来看他。”江一曼保持风度地向狐婉兮点点头,踩着尖细的高跟鞋,风姿绰约地走出了病房,脚步声在出了房门之后才变得急促起来。

    “你呀,是不是有些过分了?人家只是来探病而已,伸手还不打笑脸人呢……”病床上,刚刚还在‘沉睡’的男人缓缓睁开了眼睛,长长的睫毛像是蝴蝶的羽翼,乌溜溜的眼睛又黑又亮,满满的都是宠溺的笑意。

    狐婉兮冲过去提起花篮:“你舍不得啊,那要不我把她叫回来?”

    白驹立刻闭嘴,以他一个成熟男性的想法来说,面上功夫还是要的,不过再说道下去很显然某人会很不高兴。

    狐婉兮提着花篮匆匆走了出去,片刻功夫又匆匆走了回来,一屁股坐回自己床上。

    白驹捧着手机,斜着眼睛乜了她一眼:“花束都扔了,果篮怎么不扔?”

    “我扔花是怕你鲜花过敏,懂吗?又不是……不是因为别的。”狐婉兮理直气壮地说:“我有那么小气吗?”,说着,她把果篮搬到了自己腿上,揪下一粒葡萄就丢进嘴里:“啊呸!好酸!”

    :求点赞、月票!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王者归来洛天〕〔七零萌妻有点甜〕〔原始星球我为王〕〔颜夕江墨琛〕〔万千厉鬼排队表白〕〔有你便是晴天艾天〕〔归楚〕〔我的老公是狐仙〕〔宠妻总裁坏透了〕〔穿成反派他前妻[穿〕〔六合天师〕〔毒戮天下〕〔田园萌宝:农家俏〕〔解忧医馆〕〔为妃两世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