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韩娱之寻觅〕〔电影大导演〕〔透视小医仙〕〔乡村小医圣〕〔农女俏媳妇:富户〕〔重生谋爱:腹黑娇〕〔农门小辣妻〕〔荣宠田园:药香王〕〔农门娇妻种田记〕〔异大陆修仙记〕〔重生之豪门导演〕〔小白的幽灵侦探〕〔邪王追妻〕〔农家有女来种田〕〔崩坏纪元〕〔都市之地狱之主〕〔帝国巨星〕〔豪门公子的村姑妻〕〔布衣天国〕〔变身之萌鬼上身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狐狸的本命年法则 第一百三十一章 意料之外
    徐汀兰是个很敬业的编剧,张有驰张大师治好了她的“中邪”之症后,她就更加敬业了,马上就投入了紧张的工作当中,她的主要工作就是给狐婉兮加戏。

    关于编剧加戏,徐汀兰听说过一件趣事,这是编剧界前辈的一件佚事。传说某剧组拍一部战争戏,住在一个县招待所里,每日出工去山里拍戏。编剧享有与导演一样的待遇,所以住房是与导演挨着的,都是还算不错的单间。

    不过,一个边远山区的小县城招待所,所谓的好,条件也是非常有限的。比如……隔音效果极差。

    某天晚上,编剧大人正光着膀子抠着脚,满头大汗地根据拍摄地条件改戏,忽然听见隔壁导演的房门“叩叩”地叩响了几下,接着就是高跟鞋踏在破旧地板上的“咚咚”声,听着那声音,似乎都能感觉到它的主人走的是如何的摇曳生姿。

    编剧大人仿佛在听“口技”,也亏得他想象力丰富,此时此刻,颇有“京中有擅口技者”的场面描写,他听到窃窃私语声,娇嗔玩笑声,旋即,淋浴响起,水声淋漓。

    编剧大人点上一支烟,进入冥想状态。片刻之后,隔壁响起了床铺的吱嘁声,头轻微地撞在床头的铿铿声,还有女人的呻吟声。一声,两声,三声……,第七声后,戛然而止。

    未几,又是窃窃私语声、娇嗔玩笑声响起,然后是淋浴水声响起,最后是“咚咚咚”高跟鞋踏地声,关房门声。

    编剧大人狠狠地摁熄了第二支烟,正想继续苦逼地码字,电话铃声响起,导演大人来电:“老师,我觉得某某很有灵气,可以让她发挥一下,还要请老师你辛苦一下,给她加几场戏呀。”

    该编剧前辈说到这件事时,微笑地对后辈们说:“你们猜,我给她加了多少戏?我煞费苦心地给她加了七场戏。”编剧老师的眼神深邃起来,叹息地说:“我,要对得起她的每一声呻吟!”

    而另一件事,则给了徐汀兰整人的灵感。

    演员固然荣耀光鲜,可背后吃的苦也是不可计数,难以想象。曾经有一位当红女星,刚出道时虽然因为靓丽的外表和相当有灵气的表演,赢得了很多机会,可还不够大牌,对于角色争得到表演机会就是幸运,没资格挑三拣四。

    有一次她得到一个角色,很不错,是个女主。只不过数九寒冬的要拍夏天戏,而导演要求又高,那一场下水戏,进进出出一共折腾了九个小时,那一天她大部分时间都泡在水里,嘴唇都冻紫了。

    戏拍的很成功,但她也因此落下了一个毛病,每次大姨妈来的时候,都痛不欲生。后来红了,火了,有人脉也有资本了,所以找了许多名医诊病,但都没用,一位名医给她下了诊断:没用的,什么时候绝经,什么时候就好了,不然的话,你这毛病会一直伴随着你,没治的。

    徐汀兰受此启发,她决定好好整治一下狐婉兮,给小仙女加一段触犯天条,被打入寒潭冷泉受到惩罚的戏,不光是狐婉兮,那个白驹她也不打算放过。虽说现在不是冬天,但是水洞里可是跟冬天一样冷,水洞里的水……

    呵呵,希望冻到他们不孕不育吧!

    徐汀兰写着写着,已经忍不住笑出声来。

    ……

    白驹办理出院了,两个人上了车,驶回宾馆的途中,小狐女就掏出手机,刷起了微博。一打开微博热搜,排在第一位的赫然是一个红红火火的‘热’字。那可都是有流量有人气大明星的新闻。

    狐婉兮点进热搜,赫然就是‘沈其言恋情’四个大字。热搜第二的是‘热恋倾城假戏真做?’排名第三的是‘沈其言夜会丁狸’,中间隔了一个社会新闻,第五、第六还是关于沈其言和一线新晋小花丁狸的新闻,连沈其言的前任、前前任,还有童年照片都被扒出来了。

    点开一个一看,有绘声绘色传八卦的,有双方粉丝互相看不惯的,因为看不惯,所以彼此喷得唾沫横飞,天马横空。不过,丁狸的黑料实在是太少了,能黑她的点不多。

    不过这难不倒沈其言的铁杆粉丝们,市面上几乎见不到丁狸在成为演员之前的任何一张照片,对于她的家世大家也是知之不详,于是,说她整容脸的大有人在,甚至还有人亮出了一个男孩子的照片,说丁狸先去的泰国,后去的韩国……

    狐婉兮越看越有趣,忍不住“咭咭”地笑出声来,太好玩了,丁狸姐辣么女人,辣么好看,怎么可能是男人变的嘛。

    丁狸此时正杀气腾腾地站在韩卢面前,一双丹凤眼含着煞气,把一摞照片拍在他的胸前,洒落一地:“这就是你说的只是吃顿饭,哈?闹得满城风雨!”

    曲艺在一旁帮腔:“我们丁狸姐一向洁身自好,从没闹过绯闻,这下好了,传得沸沸扬扬,你说,这事儿怎么办吧。”

    韩卢苦笑说:“我怎想得到狗仔队无孔不入啊,真的就只是吃顿饭嘛,要不我们以公司名义发个声明?”

    丁狸恶狠狠地说:“你们发声明有个屁用,那不是此地无银三百两吗?我的声誉现在受到了损害,韩总监,你说怎么办吧。”

    韩卢低声下气地说:“丁狸小姐,你别生气嘛。咳,我刚看了一下,你一下子涨粉一千多万呢,说起来也算因祸得福……”

    丁狸一把揪住了他的衣领,杏眼圆睁:“老娘不希罕!姓韩的,你平时拽得二五八万似的,怎么,现在没招了啊?这件事你说怎么解决?”

    韩卢被她揪着衣领,可怜兮兮地说:“我觉得,不回应是最好的办法吧?只要不搭理他们,顶多两天的热度也就下去了,如果一回应,你是不说不错,多说多错,那些粉丝个个都是戴着天文望远镜的福尔摩斯,你怎么斟酌语句,他们总能找出想要的蛛丝马迹……”

    丁狸狠狠一推,韩卢一屁股跌坐在沙发上。

    丁狸冷哼道:“所以,你不需要负任何责任了?”

    韩卢苦着脸摊开双手:“我是不知道该如何负责任,才能挽回丁狸小姐的损失啊。要不你说吧,只要我做得到。”

    “你要钱没钱,要权没钱,你能做什……”丁狸忽然收声,上下打量韩卢两眼,脸上渐渐露出诡异的笑容:“我现在心情很不爽,这麻烦你给我惹下的,你哄我开心了,我就不追究了。”

    韩卢站起来,苦着脸问:“我要怎么哄你开心啊?难不成给你讲睡前童话小故事?”

    曲艺一听,一下子跳了出来,呲着牙,非常愤怒:“丁狸姐只听我给她讲睡前小故事,什么时候轮到你了?”

    韩卢本来是想开个玩笑活跃一下气氛,一听这话顿时张大了眼睛:“你……她……”,多大人了,居然喜欢在睡前听童话故事?韩卢想像着丁狸这样一个赫赫有名的女明星,无数男人梦中的女神,跟个小女孩儿似的,抱着玩偶抱枕,乖乖躺在床上,听人说着幼稚的童话故事入睡,实在忍不住笑,两个肩膀剧烈地抖动起来。

    “这只蠢狗!”丁狸绯红着双颊瞪一眼曲艺,看看韩卢笑得实在不像话,便恨恨地踩了他一脚。

    “哎哟!”韩卢疼得缩回了脚,就听丁狸气愤愤地说:“当我三天小助理吧,侍候我三天,我气消了算!”

    :求点赞、月票!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是夸雷斯马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