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极品废少〕〔烈焰狂兵〕〔镇灵师〕〔鬼食〕〔亿万妈咪求抱抱〕〔葫芦娃里蜈蚣精〕〔剑语含香〕〔人类次子〕〔我的皮肤强无敌〕〔夜鬼灯上塔〕〔风云沉浮〕〔极品小职员〕〔崩坏纪元〕〔极品花都道医〕〔仙君重生〕〔系统带我去装逼〕〔无限桃运兵王〕〔乡村那些事〕〔戒罪师〕〔农女俏媳妇:富户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狐狸的本命年法则 第一百三十三章 坑人反害己
    江江在潭水边鬼鬼祟祟的鼓捣了几下,又悄悄折了回来。

    沈其言兴冲冲地问:“怎么样?”

    江江打了个ok的手势,又省到此处光线较暗,便凑近了小声说:“我在她接下来要演上岸的位置做了点手脚,那里本来就湿滑,我等剧务检查完离开后,又挪了点苔藓洒上去,她得穿古装吧,靴子也是那种平底的,一准儿滑下去。”

    “嘿嘿嘿嘿……”沈其言笑起来,他等着看他的恶作剧成功了,如果到时这丫头寒气入体冻得发烧,再去稍献殷勤,不怕她不上钩。

    沈其言倒也不是非她不可,只是一向只有他拒绝别人,从来没有别人拒绝他,他要在狐婉兮身上找回自信心。既然金钱、地位、名望打动不了她,其实是好事,单纯、充满爱情幻想的女孩子,他只要略施小技,还不乖乖上手?

    白驹和狐婉兮说笑几句,因为久站不动,发的军大衣不贴身,里边是夏装,就感觉有些冷了,他怕狐婉兮担心,就装做了随意走动几下,慢悠悠地做着扩胸动作,就踱向前去。

    “哎哟!”

    白驹溜达到潭水边,这时恰好试装的灯打开了,一道光束篷地一声射向潭水,白驹下意识地扭身,看向那骤然被照亮的水面,脚下踩中一块苔藓,重心一个不稳,不禁一声惊叫,就向潭水栽去。

    “小心呐老板!”

    裹着军大衣窝在躺椅上的狐婉兮明明跟个球儿似的,也不知道哪来的那么快的速度,嗖地一下就弹了起来,那速度比狸猫更快,只是一闪,就掠到了白驹身边,一把抓住了他的军大衣。

    如果换个姑娘,这一下就算抓住了,只怕也要被他带进水里,可狐婉兮力气大呀,一把就揪住了他。

    徐汀兰刚刚走过来,正琢磨用什么办法把狐婉兮弄下水,一见这一幕不禁一呆,旋即便发现,机会来了。她眼睛一亮,马上装做滑了一跤,“哎哟”一声就向狐婉兮撞去。

    狐婉兮脚下也踩中了一块苔藓,脚下无根,有再大的力气也站不住,情急之下用力一甩手腕,喝道:“去!”

    于是,给她吃给她穿给她发工资的恩人大老板就被她揪着胸襟一个抖腕摔在了地上,哧溜一下就贴着地面向前滑去,而狐婉兮也借着这一抖腕压人的反作用力,脚下用力一蹬,脚向前滑的同时来了一个后空翻,轻盈地凌空翻了个筋斗。

    “小心啊~”徐汀兰还在装模作样,右肩狠狠撞向狐婉兮,但是前边突然没人了,狐婉兮小腹一收,整个人就团着翻上了半空,徐汀兰双手舞得跟风车似的“诶诶诶诶……哎呀妈呀……卟嗵!”

    水花四溅,那束灯光下亮如水银,徐汀兰一头扎进了水里,那水寒澈入骨,激得她连呼救都喊不出口,挣扎几下,就跟个铅球似的向下坠去。

    白驹双手贴在腰间,在湿滑的岩石上笔直地滑过去。

    丁狸眼看着白驹向自己滑过来,放在地上的双腿急忙一抬,白驹就从她的腿下滑进她的椅子下边去了,滑到一半,身子卡住,整个人就只剩下一半身子露在外面。

    狐婉兮稳稳地落在地面上,左右看看,徐汀兰落在水中,咕咚咚地冒泡,危在旦夕。老板卡在丁狸姐的座位底下,一动不动,生死不明。两相权衡,当然自己老板的状况更危险一些啦。

    于是,狐婉兮拔腿就往丁狸那边跑,一探身揪住大衣,将人向外一拔,把白驹提了起来,焦急地问道:“老板,你没事吧?”

    白驹臭着一张脸:“你摔我就算了,扔我也就算了,还把我像破麻袋似的拎来拎去,你到底想搞哪样啊?我是你老板啊!”

    狐婉兮吐了吐舌头:“对不起啊老板~”小爪子一松,白驹噗地一下落在地上。

    丁狸忍不住“噗哧”一声笑了出来,这一笑,两条腿便绷不住,一下子落在了白驹的背上,丁狸赶紧挪开双腿。

    “啊,老板对不起~”狐婉兮赶紧上前搀起一脸狼狈的白驹,白驹一脸无奈,伸手摸摸她的头,一副生无可恋的模样:“小婉呐,我早晚被你玩死。”

    狐婉兮傻笑:“人生自古谁无死?”

    白驹瞪了她一眼:“那我先把你掐死。”

    丁狸伸出一条大长腿,拨了拨他们俩的小腿,懒洋洋地说:“两位秀恩爱一边儿去,别打扰我看救人呐。”

    两人这才意识到还有人落水呢,连忙扭头看去,两个男生已经飞快地跃进水里,岸边实在湿滑 又有人丢了绳子下去,才把落汤鸡似的徐汀兰给救上来。

    “呜哇~~呜哇~~呜哇~~”

    刚出院的徐汀兰又被送回医院去了。

    文化医院,江一曼、沈深、何小猫站在徐汀兰的病床前。

    徐汀兰哭得泪人儿似的:“曼姐,我就是想替你出口气,我想把她撞进水里,结果她跟个猴子似的,太能蹦了……”

    徐汀兰说到这儿,抽出几张面巾纸,狠狠地擤了几把鼻涕,丢进面前的纸篓里,那纸篓已经快满了。

    徐汀兰仰着已经被拧红的鼻子,一脸的委屈:“那个贱人,我不会放过她的。”

    江一曼皱着眉头:“好了好了,你好好休息,挂完水就能好些了,我的事不用你操心。”

    江一曼说完,横了何小猫一眼:“你留下照看汀兰。”说完江一曼就转身离去,沈深连忙快步跟上。

    沈深追上两步,小声地说:“老板,这姑娘别是真有啥邪门吧,上回汀兰中邪,还有这回……那姑娘怕是有什么门道。”

    江一曼站住身,盯着沈深,沈深畏怯地退了两步。

    江一曼唇角露出一丝嘲讽的笑:“子不语,怪力乱神。你真相信这些东西的存在?她真有这么大本事的话,你相信她会甘心做白驹的情妇兼小助理?哼!我早叫人探过她的底了,据说是白驹家乡出来的农村妹子,一个远房小亲戚.”

    江一曼转过身,信心十足:“我就不信,我还玩不过她。汀兰这伤风感冒的,一时半晌好不了,你去剧组跟着吧,你给我找机会……”

    江一曼勾了勾手指,沈深赶紧凑上前,江一曼附着他的耳朵,小声嘀咕起来。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王者归来洛天〕〔七零萌妻有点甜〕〔原始星球我为王〕〔颜夕江墨琛〕〔万千厉鬼排队表白〕〔有你便是晴天艾天〕〔归楚〕〔我的老公是狐仙〕〔宠妻总裁坏透了〕〔穿成反派他前妻[穿〕〔六合天师〕〔毒戮天下〕〔田园萌宝:农家俏〕〔解忧医馆〕〔为妃两世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