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极品废少〕〔烈焰狂兵〕〔镇灵师〕〔鬼食〕〔亿万妈咪求抱抱〕〔葫芦娃里蜈蚣精〕〔剑语含香〕〔人类次子〕〔我的皮肤强无敌〕〔夜鬼灯上塔〕〔风云沉浮〕〔极品小职员〕〔崩坏纪元〕〔极品花都道医〕〔仙君重生〕〔系统带我去装逼〕〔无限桃运兵王〕〔乡村那些事〕〔戒罪师〕〔农女俏媳妇:富户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狐狸的本命年法则 第一百三十四章 阴魂不散
    “小婉,晚上有几个投资人来,我去应酬一下,你自己下楼吃饭就好,账挂房卡上。”微信上闪出白驹的一行字。

    “好哒!”狐婉兮很爽快地答应一声,马上切掉微信画面,就打开了美团外卖:“我才不要下楼吃呢,老是那几样菜,都吃腻了,我要吃牛肉面。”

    狐婉兮叫好了外卖,等了不过二十多分钟,热腾腾的牛肉面就送到了,狐婉兮喜孜孜地捧着牛肉面回到茶几旁,打开包装,馋涎欲滴地挟起一筷子,正要吃,房门就叩响了。

    “耶?他不是去应酬了啊,这是不去了吗?腿倒够长的,人家刚点好牛肉面。”狐婉兮恋恋不舍地放下筷子,跑过去打开房门……

    她除了一束花,什么都没看到。一大束鲜花,就杵在她的面前,把脸整个儿都挡住了。

    “阿嚏!”狐婉兮退了一步,打了个喷嚏,揉了揉小鼻子,抬头看去,那束鲜花缓缓放低,露出沈其言那张英俊的脸庞。

    他把左手往门框上一撑,右脚抬起,架在左脚的另一边,脚尖点在地上,摆出一个很潇洒的姿势,微笑着一甩额头的秀发:“嗨~”

    狐婉兮笑盈盈的小脸皱了起来:“是你呀,白驹住隔壁,不过他不在!”

    沈其言赶紧伸手挡住要关上的房门,一张帅到炸裂的脸真的要裂开了,他的嘴唇微微抽动了几下,这才恢得了淡定从容:“呵呵,适当的欲擒故纵,是可以增加情趣的,但过犹不及哟。”

    狐婉兮眨眨眼:“擒谁,擒你?”

    她上下打量沈其言几眼,一脸的轻蔑:“我家里放着一个才华横溢、美貌出众、又知冷知热对本姑娘死心塌地的宇宙无敌超级好男人不要我擒你?我吃饱了撑的,走啦!”

    狐婉兮说着就要关门,沈其言却仗着自己人高马大挤进来,回手锁上房门。

    “我的时间很宝贵,所以我讨厌浪费时间。”沈其言说着,扫了眼室内,看到茶几上打开的牛肉面,脸上掠过一丝轻蔑。

    他走过去,把花往床上一丢,在沙发上坐下来,翘起二郎腿,竖起一根手指:“男人,可以为女人流血、流汗,但就是没有耐性一直等她,明白么?不要消磨我的耐性。”

    他双手扶着沙发扶手,头高傲地仰在靠背上:“他给你什么,我双倍给你。还有,有我帮你,你绝对可以挤身娱乐圈,来日你不需要再靠别人,你自己,就是人上人。”

    “你神经病啊,给我出去。”狐婉兮气愤地跳到他面前。

    “出去?我出去,你知道你将意味着失去什么吗?”

    沈其言叉起双手,忧伤地叹气:“青春,一共才多久?时光啊,匆匆流逝。不要挥霍了,你挥霍不了几年,及时把握当下吧,我可以原谅你的不敬,来,替我脱掉鞋子。”

    狐婉兮惊诧地看着他:“你是不是有病啊,我怎么总能遇见不正常的人?你马上给我出去,我当你没来过。”

    “我头一次见到你这么愚蠢的女人,放着阳关大道你不走,偏要走白驹这条独木桥?”

    沈其言勃然大怒,面孔都有些扭曲了。他本来就一酒吧打碟的,没什么文化,只不过被星探挖掘,签了演艺公司,演了剧,唱了歌,忽然爆火,成了立志的草根偶像。

    其实从一个极端一步到位冲到另一个极端,少了积累和沉淀的过程,在心性和行为是必然会导致膨胀失衡的,只不过聪明人很快会意识到自己的问题所在,而有些人则很难进入这个自省的阶段,尤其是长期受到周围人的吹捧,只是活在镁光灯下的人。

    狐婉兮的不屑一顾,彻底把沈其言激怒了,他一下子站起来,端起那碗牛肉面:“不识抬举!一碗牛肉面,你就知足了?真是狗肉不上了台盘,我真是高看了你。”

    沈其言说着,手腕一翻,就把一碗牛肉面倒向垃圾桶:“你以为白驹是真心喜欢你?不过是迷恋你的年轻与美貌罢了,不用等你人老珠黄,等他玩腻了,你就一无所有,到那时,你将追悔莫及!这世上,你这样的蠢女人实在是太多、太多……”

    狐婉兮出离愤怒了,一抹血色从她的脖颈迅速升起,蔓延了整个面部。沈其言很满意自己对她的羞辱,他已经知道,自己是不可能得到她了,用强的这种事,他是想都不敢想的,所以他就想尽情地羞辱她,只有把她的自尊踩在脚底践踏,他才快意,才觉得挽回了面子。

    “你该死!”狐婉兮攥起小粉拳,“噗”地一拳打在沈其言的肚子上。

    “呃~”沈其言一弯腰,两只眼睛瞪得大大的,嘴巴也张开了。

    狐婉兮又一记上勾拳,沈其言整个身子都倒仰起来,重重地摔在沙发上。

    狐婉兮怒不可遏:“我的牛肉面!你居然倒了我的牛肉面!我刚点的牛肉面!你还我牛肉面!”

    在沙发上摔得弹跳了几下的沈其言还没停稳,就被狐婉兮一把揪住了衣领,奋力向前一扯,沈其言就张牙舞爪地向门口摔去。

    “你个自以为是的神经病,你算哪根小香葱啊?本姑娘哪只眼睛看上你了,你欠儿欠儿地来撩闲,滚出去!你马上给我滚出去!你敢倒我的牛肉面,真是气死我了!”

    狐婉兮抬起小脚丫就踹他,摔得纸拖鞋都飞了,就用小脚丫直接踹在他的屁股上,沈其言连滚带爬:“别打我的脸,我没买保险,你赔不起的,你个疯女人……”

    “砰”房门在沈其言的屁股后面重重地关上了,吓得沈其言又往前跳了一步,刚回头一看,门又开了,一束花冲着他的脸飞过来,越来越近……

    “砰!”房门又重重地关上了,狐婉兮一个鱼跃,把自己摔到了床上,抓起手机,一脸的烦恼:“还得重新点一份,好烦呐!”

    “砰!”第一声关门声响起时,张有驰张大师吓得一哆嗦,拈着黄符纸的手抖了一下。

    太极八卦图上,穿着小几袍道袍的张大师面前支着一个酒精炉,酒精炉上有一只小砂锅,砂锅里炖着些乱七八糟不知所谓的东西。

    张大师拈着黄符纸抖了抖,嘴里念念有辞,那黄纸篷地一下烧了起来,张大师拈着燃烧的黄符师在砂锅上边转了两圈,“砰!”又是一声关门声,大师手吓得又一抖,黄纸灰就进了砂锅,眼看着那灰烬与砂锅里炖着的东西混为一体,张大师忍不住奸笑起来。

    “任你道行深厚,也抗不过我这鉴妖八宝汤,这可是与传说中的照妖精效力相同的好东西,等我把它练成了,活捉了你这妖精……”

    张大师双臂缓缓举高:“我会名扬天下的……”

    “哧啦!”大师的瘦袍子实在禁不起蹂躏,从两个腋窝下裂开了两个大口子。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王者归来洛天〕〔七零萌妻有点甜〕〔原始星球我为王〕〔颜夕江墨琛〕〔万千厉鬼排队表白〕〔有你便是晴天艾天〕〔归楚〕〔我的老公是狐仙〕〔宠妻总裁坏透了〕〔穿成反派他前妻[穿〕〔六合天师〕〔毒戮天下〕〔田园萌宝:农家俏〕〔解忧医馆〕〔为妃两世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