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极品废少〕〔烈焰狂兵〕〔镇灵师〕〔鬼食〕〔亿万妈咪求抱抱〕〔葫芦娃里蜈蚣精〕〔剑语含香〕〔人类次子〕〔我的皮肤强无敌〕〔夜鬼灯上塔〕〔风云沉浮〕〔极品小职员〕〔崩坏纪元〕〔极品花都道医〕〔仙君重生〕〔系统带我去装逼〕〔无限桃运兵王〕〔乡村那些事〕〔戒罪师〕〔农女俏媳妇:富户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狐狸的本命年法则 第一百四十一章 我要追你
    白驹缓缓抬起头,声音无比坚定,没有一丝动摇:“没错!我爱她!”

    江一曼从来不知道,这样简单的一句话能让她的心态濒临崩溃。一直努力维持温柔优雅形象的她,终于忍不住怒声吼道:“狐婉兮算个什么东西,要才没才,要色没色,地位低贱,家境贫寒,对你的事业毫无帮助,你到底喜欢她什么!”

    白驹缓缓地张开唇,露出六颗洁白的牙齿,笑得无比灿烂。忽然间明白了自己的心意,他就像一个大男孩,欢喜得想要跳起来,恨不得全天下都知道这件事,但他还要把这份心情藏起来,一个人偷着乐。

    白驹笑着,笑得灿烂,笑得愉悦,笑得没心没肺。

    没等他再回答,电梯门缓缓关上了。白驹对连按了几下关门键的护工大叔说:“五楼,谢谢。”

    护工大叔按了下五楼,笑嘻嘻地回答说:“不客气。”

    电梯门无声地关上了,白驹走得那么决绝,甚至不屑与我争辩?

    长长的指甲陷进肉里,江一曼整个人都在颤抖,努力压抑着即将暴走的情绪。过了许久,手机铃声响起,来电显示是徐汀兰。江一曼拿起手机看了看来电显示,没有走向病房,反而按了下电梯,任由电话响着。

    另一部电梯来了,江一曼走进去,向下的显示灯亮着,电梯门关上了,手机铃声终于停止。

    病房里,徐汀兰趴跪在床上,疑惑地自语:“曼姐没接电话,一定正忙着,一定是……”

    沈深“嗤”了一声,乜了徐汀兰一眼,两只包裹得跟粽子似的手举在胸前,转身回了自己屋。电话正搁在桌上,沈深用两手的食指,僵硬地按着号码,给江一曼拨了过去。

    许久,还是没人接,沈深自然安慰道:“曼姐确实在忙,确实是……”

    狐婉兮趴在床上,下巴垫在枕头上,嘟着嘴巴,有种可怜兮兮的蠢萌。

    白驹忽然走进来,穿着一身笔挺的西装,手里边……手里边握着一束由野菊花、喇叭花、狗尾巴草组成的花束。

    狐婉兮蓦地张大了眼睛,惊奇地看着白驹:“哇!你去哪换的衣服?”

    白驹把花举在胸前,摆了个很酷的姿势,一手插在兜里:“帅吗?”

    狐婉兮着迷地看他,下意识地点头:“嗯嗯嗯嗯……”然后突然想起什么似的,又赶紧摇头:“很骚包。”说着,她的目光落在了白驹胸前的花束上,眼睛渐渐亮起来。

    白驹举了举手中的“花束”:“喜欢么?”

    狐婉兮连忙点头,白驹笑着将花束递给她,狐婉兮连忙宝贝似的接过花束,白驹从桌上拿起瓶子,去洗涮了一下,回来接回花束,一根根地往里插。

    狐婉兮双手托腮,甜甜地看着他动作,轻轻地说:“我小时候很淘气,经常惹爷爷生气。每次惹爷爷生气了,我就去采这样一束花,回来送给他。爷爷收了我的花,就不生气了,他就会亲我,把我抱在膝上,给我讲故事,要我乖乖的……”

    白驹的手停了一下,扭头看了狐婉兮一眼:“这就是你上次送我狗尾巴草的原因?我还以为,你是随手在路边采了一些,敷衍我。”

    狐婉兮微笑起来:“因为,那是我在心里最珍贵的花呀。”

    白驹迟疑了一下,轻声地问:“你爷爷很疼你?”

    “嗯嗯嗯嗯……”狐婉兮连连点头,点在枕头上,脸上的线条都变得柔和起来。

    白驹又迟疑了一下,轻声地问:“那……你爸爸呢?”

    对狐婉兮曾经交代的来历,白驹早就存疑了,只是自己没有查明白,又一直不知道该如何盘问,直到此时,才忍不住开口。他急于想了解狐婉兮的一切,对一个女孩,已经动了想共度一生的念头,他不能连她的来历都不清楚。

    狐婉兮犹豫了一下,小脸又皱了起来,皱得跟个小包子似的:“嗯……”

    “我知道你以前对我说的话是说谎了。”

    “嗯……”

    “你现在坦白,我保证不生气。”

    “嗯……”

    “我今天心情好,唯一一次机会喔。”

    “嗯……”

    “你要是不说,我……”

    “你发誓!”

    “发什么誓?”

    “就是……我坦白真的骗了你的话,你不生气,你不赶我走,你还管我饭吃。”

    白驹忍不住笑出声来,并三指向天,说:“好,我发誓,只要狐婉兮对我说真话,我一定不生气,不赶她走,管她饭吃。”

    狐婉兮不高兴地皱着小眉毛:“你要认真说,不许笑着说。”

    白驹只好认真起来,板着脸:“好,我发誓,只要狐婉兮对我说真话,我一定不生气,不赶她走,管她饭吃。”

    狐婉兮认真地看着他发誓,脸上渐渐露出开心的笑容。

    白驹把插好野花的瓶子放到桌上,望着狐婉兮:“可以说了吧?”

    狐婉兮咬了咬下唇,忽然伸手一拉旁边的被子,身子还露在被子外边,只把一个头都蒙了起来。

    白驹诧异地看着她的举动,刚要伸手拉开她的被子,狐婉兮在被子里说话了,白驹的手便停在了空中。

    “说好了不许生气喔。我……爷爷,在我们那儿是很厉害的大人物,地位很高,权力很大。不过他现在有些麻烦,顾不及我。我爸……其实也不是我说的那样子,他……从小就离开我了。”

    “他去世了?”

    “也差不多啦!我爷爷本来给他安排了一门亲事,门当户对的那种,可他不喜欢,他追求了一个不该追求的人,也就是我妈妈,不能容于两大家族,所以只好离家出走,我从出生就被交给爷爷抚养了,我都没有见过爸爸妈妈。”

    “原来是这样,难怪我查不到你的资料。”

    狐婉兮嗖地一下钻出小脑袋,拢在被子里,一双眼睛亮晶晶的:“你说什么?”

    白驹认真地点点头:“我明白了,你是高干子弟,官三代。”

    “嗯……”

    “你的姓氏,应该是假的吧?”

    “嗯……”

    “是啊,生在豪门,有生在豪门的烦恼,婚姻也成了政治联盟的工具,由不得自己。从这一点上来说,我挺佩服你爸妈的勇气。”

    “嗯……”

    “我知道你有许多难言之瘾,我不问更细了,再问的话,知道你究竟是多大的来头,我怕会吓住了我,失去追求你的勇气。”

    “嗯……嗯?”狐婉兮突然跟土拨鼠似的,脑袋又抬高了些,被子应声滑落:“追求我?”

    “不错!”白驹看着面前那张精致的小脸,不着脂粉,却白晰细腻中透着淡淡的红晕,鲜嫩的像一颗水蜜桃,让人想要咬上一口。那双初生婴儿般澄澈的大眼睛,干净纯粹、不染纤尘,只是此时里面满是……嗯?为什么满是惊喜的目光?她不应该娇羞一下下吗?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王者归来洛天〕〔七零萌妻有点甜〕〔原始星球我为王〕〔颜夕江墨琛〕〔万千厉鬼排队表白〕〔有你便是晴天艾天〕〔归楚〕〔我的老公是狐仙〕〔宠妻总裁坏透了〕〔穿成反派他前妻[穿〕〔六合天师〕〔毒戮天下〕〔田园萌宝:农家俏〕〔解忧医馆〕〔为妃两世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