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穿越媳妇威武〕〔战阴阳〕〔诡神冢〕〔抢到一个世界〕〔天道武神〕〔洪荒之龙族至尊〕〔错惹娇妻:法医大〕〔直播在地下城〕〔穿回七零小媳妇〕〔撞鬼就无敌〕〔九转神龙诀〕〔重生影后:帝国首〕〔特种兵王俏女神林〕〔绝美总裁的全能保〕〔勇者降临异世界〕〔妖都安魂书〕〔宠婚撩人:陆总,〕〔文娱之放飞自我〕〔回到九零做神医〕〔执掌阴曹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狐狸的本命年法则 第一百四十三章 狗急跳墙
    “明天,言哥必须复工。”韩卢的声音斩钉截铁。

    “这不可能,言哥的病更严重了,不过我们言哥很敬业,他定了后天的机票,要再观察一下,实在撑不下去的话,才去上海看病。如果明天能有所好转,我们就取消行程,继续拍摄。”

    “江江,明人面前不说暗话,言哥究竟有什么不满意,你说出来,我们可以商量。只要可能,我相信公司都会满足他的要求。”

    “没有什么要求,我们言哥是个很有契约精神的人,合同之外的条件他是不会提的。他就是不舒服了,人吃五谷杂粮,你不能连人家生病都不允许吧?走遍天下,也没有这样的道理。”

    房间里,只有韩卢和江江两个人,这是韩卢特意安排的,只有两人见面,或许沟通更方便些,可他直到现在,确实依旧不太明白这个沈其言究竟为了什么抗拒拍戏。

    听了江江的话,韩卢有些控制不住的愤怒了:“可我看言哥身体好的很,上午他还去过健身房,是吧?”

    江江笑起来:“韩总监,人生病,不一定就得是肉体上的毛病,你说对不对?我们言哥抑郁了,这病可是说轻就轻,说重就重,他是一个演员,演员出了情绪上的问题,那就更严重了,你说是吧?”

    “心病……可以心药医啊,能不能说说看,言哥有啥心病?”

    江江摊摊手,叹气说:“心病,看不见,摸不着,谁说得清呢?不过……”

    江江眼珠一转,说:“不过,我自己揣测啊,也不一定准。”

    韩卢赶紧凑近了些:“你是言哥的身边人,你看出来的,准差不了。”韩卢说着,忙又热情地帮他续满了茶。

    江江笑了笑,说:“上回言哥跟丁狸小姐晚宴回来,心情本来挺好的,可后来外边却传出消息,说我们言哥和丁狸小姐在拍拖,还上了热搜……”

    韩卢眉毛动了动:“你是说,言哥为此不高兴了?我们可以想办法澄清一下……”

    江江忙摆手道:“不不不,不是这意思。言哥看新闻提及他们拍拖,还觉得很好笑,跟我说来着。就是吧,你看言哥和丁狸小姐男才女貌,本来就般配,戏里又演情侣,我们言哥演戏很投入的,也许真是对丁狸小姐有些不一样的感觉了呢,我猜的啊,哈哈哈……”

    韩卢的心头一沉,似乎有海底岩浆在滚滚涌动,他压了压心火,佯作不解其意:“那言哥就大胆追求嘛,你看,言哥是单身,丁狸小姐也没有男朋友,相信以言哥这么优秀的条件,大胆追求的话,应该没有问题。”

    江江似笑非笑地冲着韩卢点点头:“你说的没错,我会这么劝劝言哥的,也许言哥就豁然开朗,心病尽消了呢。”

    江江说完,起身就走,韩卢眼看着他毫不犹豫地向外走去,咬了咬牙根,又追了上去,在门口截住了江江:“江江,咱就直说吧,言哥的意思是?”

    “言哥没有什么意思,我就猜吧,如果能让丁狸小姐在戏外与言哥多些互动,那么在戏里,两个人配合的也会更加圆融自然,你说是不是?”

    韩卢的手臂抽动了两下,很想一拳打歪他的鼻子,不过一想到这部戏出问题,甚至可能把公司拖垮,他又忍了下来,憋着气说:“丁狸小姐是个活生生的人,不是什么物件,我们也不能违背她的意愿,是吧?”

    江江皮笑肉不笑地说:“这个,就看贵公司有没有诚意了。这部戏对丁狸小姐奠定自己在影视圈的地位很重要,如果韩总监能晓之以情,动之以理,贵公司再答应多签给她两部大戏,呵呵,相信丁狸小姐那么聪明的人,会懂得如何选择。”

    韩卢呆在那里,江江点点头,微笑道:“后天一早,我们言哥就去上海了,我等你的消息。告辞!”

    门“嚓”地一声关上了。

    ……

    丁狸蜷在床上,脸颊有些苍白。她怀里抱着暖宝宝,正在看电视。电视上某娱乐新闻节目正播放某次对丁狸的采访:“丁狸小姐,请问您的爱情观是什么呢?什么类型的男人是您喜欢的?”

    丁狸穿着一身酒红色丝绒旗袍,曼妙的体态一览无余,她浅浅一笑,调皮地回答:“爱情啊,那不过是给生活锦上添花的一件小玩意儿,我有钱、有颜、有地位,要男人干嘛?爱情,不是我生活的主题,自由自在才是。”

    主持人卡住这句台词和画面,说这段视频上过微博头条,有人因此说丁狸太狂妄,也有迷妹说这样的丁狸太酷了,是她最迷恋的“老公”,但也有黑粉,主要是来自她的竞争对手的粉丝,说她狂妄自大,目中无人。

    丁狸笑了笑,撇撇嘴。她的人生,从来不在乎别人的看法,这些人都是吃饱了撑的,品头论足的,真当自己是她父母了。

    曲艺在客厅接听着电话,收了线便进入内室:“主人,剧组问您什么时候可以出片场呢。”

    丁狸懒洋洋地说:“明天吧,今天休了一天,可以了。”

    曲艺迟疑了一下,说:“要不,我跟他们说说,再休息两天?”

    丁狸摇摇头:“一个剧组千八百人,不能叫大家都等着我吧?片方花了大价钱找我,是要赚钱的,我停一天,就给人家增加很大成本了。”

    曲艺谄媚地说:“主人真是高风亮节,他们能找到主人来演女主角,是他们的福气,那我这就回复他们。”

    曲艺回到客厅,又打了个电话回去,制片人一听开心不已,连连道谢。曲艺刚摞下电话,门便叩响了,曲艺过去拉开房门一开,韩卢正懒洋洋地靠在门边,门一开,就晃悠悠地走进来。

    曲艺皱眉,连忙想拦着,韩卢问道:“丁狸小姐好些了么,丁小姐?”

    曲艺不悦地说:“你来干什么,快出去,我们丁狸姐在休息。”

    “曲艺,叫他进来吧。”丁狸关掉电视,往上挪了挪身子,靠坐在床头,抓过一个抱枕抱在怀里。

    听到丁狸的话,韩卢向曲艺示威地扬了一下眉毛,晃着肩膀就进了内室。

    “丁狸小姐,你好些了吧?”看到丁狸慵懒地披散在肩上的秀发间那张苍白的小脸,韩卢关心地问了一句。

    丁狸慵懒地打了个哈欠:“死不了,我明天就开工,不用催了。”

    韩卢瞪了瞪眼睛:“丁狸小姐虽然不舒服,还是一如既往地美丽,也一如既往地一开口就讨人嫌,看这样子,情况的确不严重。”

    丁狸乜视着他:“口气这么冲,吃呛药了?你成心来打架的是不是?”

    曲艺马上摆出类似螳螂拳的姿势,不过双手不像螳螂的“大刀”,倒像两只狗爪子,还在虚空里挠呀挠的。

    韩卢没搭理他,只伸出一根手指,轻轻拨开他的手:“别冲我比划,我可是得过泰拳八戒臂箍的黄段高手。”

    韩卢径直走过去,在沙发上坐下来,望着丁狸:“我一直很讨厌你的目中无人,高傲刁蛮,不过比起某人的龌龊下贱,你倒可爱多了,真是红花还需绿叶陪衬呐,哈哈。大家共事一场,也是缘份,所以,我来看看你。”

    丁狸眯了眯眼睛:“你得绝症了啊?怎么跟交代遗言似的。”

    “嘴巴还是那么臭,哈哈哈!”韩卢笑着站起身,向丁狸伸出一只手。

    丁狸紧了紧怀里的抱枕,没有伸手跟他握手。

    韩驹也不在意,向她抱了抱拳,转身就出去了。

    丁狸主仆面面相觑,半晌,丁狸才皱了皱眉:“去!打听一下,这混蛋哪根筋不对了。”

    曲艺点点头,“汪”地一声扑了出去。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王者归来洛天〕〔七零萌妻有点甜〕〔穿成反派他前妻[穿〕〔颜夕江墨琛〕〔六合天师〕〔万千厉鬼排队表白〕〔盛世鲛妃〕〔原始星球我为王〕〔宠妻总裁坏透了〕〔解忧医馆〕〔有你便是晴天艾天〕〔归楚〕〔我的老公是狐仙〕〔八十年代嫁恶霸〕〔毒戮天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