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万古神君〕〔总裁在上杀手在下〕〔军夫请自重〕〔我是武球王〕〔娱乐再成神〕〔神医魔妃:邪王,〕〔怀念那逝去的青春〕〔诱妻入怀:帝少心〕〔冷艳总裁的超级狂〕〔我的空姐老婆〕〔最强考古直播间〕〔重生之最强修仙〕〔天才小医生〕〔透视神医在都市〕〔最强女王:早安,〕〔恋爱秘籍,追了男〕〔全能透视〕〔恶少出没:猫系少〕〔妙手圣医〕〔盛世良缘,二嫁妖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狐狸的本命年法则 第一百四十四章 叱咤风云
    门关上了,丁狸缩回被子里,两只涂了蔻丹的小脚丫探在被子外边,卧蚕般的可爱脚趾张合了几次 ,又挺了挺腰,唇角露出一丝惬意的笑。

    跟这个韩卢,两个人一直处于对喷状态,好好说话的时候没有多久,聊不了多长时间,不是她先挑起争端,就是他先挑起,跟火星撞地球似的,仿佛八字先天不合,不过吵得很有趣啊,丁大小姐都有些乐在其中了。

    倏尔,丁狸又想起他那天唬白着一张脸,紧贴在门缝上,想探手进来抓回钥匙的一幕,那种惶急,那种紧张,还有他抱着自己气喘吁吁地上楼,他身上的味道,他说话的声音……

    丁狸的下唇慢慢被洁白的牙齿咬住了,眼神中透出对自己的愠怒。我在想什么啊,门可是他锁的,不就是抱我上了趟楼么,多大点屁事啊,有什么好感动的,我堂堂狸族公主殿下,逃婚逃到这里,容易么我,可不能砸在这小子手里。

    丁狸对自己心里刚才那点小悸动嗤之以鼻一番,然后重新打开了电视。

    韩卢离开丁狸房间,想了想,就驱车去了剧组。后边,曲艺及时的跟在了后面,穿风衣、戴墨镜、鸭舌帽,特有特务范儿。曲艺大老爷是从电视剧里学来的这套装扮,他觉得执行侦探任务时就得这么穿。

    每当他穿上这套行头,那感觉,就跟蝙蝠侠穿上蝙蝠战衣时一样,心清澎湃。

    白驹去了剧组,剧组今天无戏可拍,男一女一摞了挑子,小仙女又住了院,连先后两任的跟组编剧都跟着去医院了,这还怎么拍。

    张大师神神道道的正在摆风水,告诉他们要如何趋吉避凶,制片主任孙哥连声答应,忙不迭地安排人跟着大师去做,这边毕恭毕敬地送走张大师,还没喘口气儿,韩卢就来了。

    这位制片主任也是剧组特意聘来的,他长期就在影视基地工作,接各个剧组的活,不仅是这里数一数二的群头,而且也是徒子徒孙众多,有相当大潜势力的人,罩得住。

    要知道一个剧组鱼龙混杂,势力派系特别多,灯光组、道具组……,各个组都有自己的小团队,没有一个手眼通天、八面玲珑的人,调和不了这么多团队之间可能的矛盾。

    这位孙哥被聘为制片主任,这就是他的主要工作范围,有他镇着,一次调动五七八群演,大家也是服服帖帖的,没有刺头儿挑事闹事。简单地说,人家是黑白两道通吃。

    不过,越是这种人,越是八面玲珑,孙哥可不是一个满脸横肉、嚣张跋扈的人,他个子不高,很墩实,黑黝黝的一张脸,透着朴实,就像一个每天下地的农民,脸上总是带着一副真诚、憨厚的笑容。

    看到韩驹,孙哥马上带着他那标志性的真诚、憨厚的笑脸迎上来:“哎哟,韩总监,快快快,快请坐,我给您沏杯茶,我一个徒弟刚孝敬我的蒙顶甘露,今年的新茶,来来来,坐。”

    韩卢笑吟吟地道:“孙哥你别客气,兄弟我有点事来求你帮忙,说完就走。”

    孙哥一怔,微微露出些谨慎之意,但马上又恢复了那真诚、憨厚的笑容:“您说,您说,只要我办得到,头拱地也得去完成啊,哈哈。”

    韩卢向前凑了凑身子,对着孙哥低声耳语了几句,孙哥一听,面露难色:“韩总监,本来您吩咐的事,咱老孙没有不答应的道理。不过……,现在可是法制社会,人家可是大明星,这要是有点什么事儿……”

    韩驹淡淡一笑,低头又对他说了几句,孙哥听罢,不禁冷冷笑一声:“真他么贱,不要脸的玩意儿!”

    韩卢又低语两句,孙哥沉吟了一下,抬头道:“就这样?”

    韩卢点点头:“就这样!”

    孙哥咬了咬牙:“剧组这么停下去,大家都没饭吃,这是你韩总监的事,也是我老孙的事,干了!”

    韩卢拍拍孙哥宽厚的肩膀:“谢了!”

    两个人交谈的时候声音很轻,沟通内容的时候更是耳语,就算屋子里的窃听器怕也录不下什么来,但是隔墙有耳,这只耳还特别的灵敏,听得一清二楚。

    曲艺抬起手,顶了顶自己压到眉际的鸭舌帽,悠然地走开了。走到僻静处,先从怀里摸出一支雪茄点燃,看着那烟悠然地升起,腰杆儿不由更加地挺拔了些。不愧是犬族最优秀的我啊,什么秘密能瞒得过我的耳朵,当年侍候狸公主的沙皮大人,何人不知,何人不晓?真是怀念当年在青丘世界作威作福的日子啊。

    已然化名曲艺的沙皮大人又用力地吸了一口雪茄,得意洋洋地吐出一串烟圈儿,摸出了手机,按通了他的女主人:“主人,小的发现了一个秘密,今天沈其言威胁韩卢说……”

    丁狸一手拿着手机,一手调低了电视音量,听曲艺说完经过,丁狸有美眸闪烁了一下,轻声说:“我知道了,你继续跟下去,看这小子究竟能玩出什么花样来。”

    放下电话,丁狸抱起了抱枕,像拍小婴儿屁股似的轻轻拍了几下,突地嫣然一笑,这一笑,当真如银瓶乍破、云开见日,说不出的妩媚,只可惜这屋里没人有缘得见。

    “这小子,难怪他跟交代遗言似的,原来……”

    丁狸咬了咬唇,仪态万方:“平时看着贱贱的,还是个碎嘴子,关键时刻还蛮有骨气的呢,不会是因为觉得我这块骨头更难啃吧?嘻嘻,我倒要看看,他这只夹在风箱里的老鼠怎么活!”

    “啪、啪、啪、啪,啪、啪、啪、啪……”三节头的铝亮皮鞋踏在酒店长廊上。

    韩卢穿着一支破洞牛仔裤,上身套着件棕色西装,一手插在大腿上方的前裤兜里,一手提着个只剩一小半酒液的红星二锅头的瓶子,晃着肩膀,旁若无人地往前走。后边跟着十几条大汉,个个一脸杀气。

    张大师刚从房间里出来,才走没两步,就见一群彪形大汉杀气腾腾地趟过来,吓得连忙贴墙站定,双手高举,眼看着他们旁若无人地过去,一时都没认出韩卢来,待他们过去,赶紧溜走了:“老天,这是要出事啊!难怪我今晚心绪不宁,赶紧避之则吉!”

    “叱吒风云,我任意闯万众仰望。

    叱吒风云,我绝不需往后看。

    翻天覆地,我定我写尊自我的法律,

    这凶悍闪烁眼光的野狼~~~”

    韩卢在沈其言门口停下,回头看了一眼,没好气地问:“谁开的音乐,关了!”

    紧跟在他身后,一身混混打扮的黄英龙缩了缩脖子,把握在手里的手机关了,干笑一声:“抱歉!”

    韩卢扭过头,粗暴地拍了几下房门:“开门!”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王者归来洛天〕〔七零萌妻有点甜〕〔原始星球我为王〕〔颜夕江墨琛〕〔万千厉鬼排队表白〕〔有你便是晴天艾天〕〔归楚〕〔我的老公是狐仙〕〔宠妻总裁坏透了〕〔穿成反派他前妻[穿〕〔六合天师〕〔毒戮天下〕〔田园萌宝:农家俏〕〔解忧医馆〕〔为妃两世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