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盛世宠夫:郎君美〕〔极品全能透视小仙〕〔重生之筑基之王〕〔踏破天道〕〔厂里上班记〕〔虚幻为王〕〔重回七零:军长大〕〔历史正能量〕〔快穿:兜里必须有〕〔重生在七零年代〕〔妙手香医〕〔黑化快穿:穿成白〕〔无敌气运〕〔拜见大魔王〕〔绿茵王牌少帅〕〔甜心嫁一送一:总〕〔七零小佳妻〕〔终极保镖〕〔彪悍小农民〕〔名门掠爱:闪婚娇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狐狸的本命年法则 第一百四十八章 打个响指
    “白,你来了,我等你好久了呢。”

    客房里显然是精心布置过的,不仅如此,还有一桌丰盛的午餐。江一曼穿着一袭淡紫色的衣裙,精心修饰过,打扮得风情万种,一见白驹,她就笑靥如花地迎上去,想要挽住他的手臂,人还未到,一抹高品质的香水味儿已扑面而来。

    白驹却没有继续往前走,当江一曼的手挽过来的时候,他的双手却插进了裤兜,一副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模样,白驹一脸冷漠,开门见山地质问道:“网上的流言,是你搞的鬼吧?”

    江一曼笑容一僵:“流言?这话从何说起?”

    “网上所传的事,你不知道?”

    江一曼巧笑嫣然:“看了,只是说你我有过一段……”

    江一曼有些害羞地低下头,停了片刻,幽幽地说:“遗憾的是,只是曾经了,可是……我好想我们可以重新开始……”

    江一曼慢慢抬起头,泪光莹然:“我们在一起的美好时光,我从未忘记过,那时年少轻狂,我不知道珍惜,直到失去了,我才知道自已错的有多离谱,小白,我们还可以重新开始吗?这一次,我一定加倍的珍惜。”

    “我们早就结束了!”

    白驹的冷漠让她心慌:“早在大学毕业之前,我们就结束了!”

    “白,我是真的后悔了,真的想要回头,只要你肯接受我,以后我会一心一意对你好的,你不要被狐婉兮迷了心窍!她一个小女生,图你什么?完全就是贪图你的权力、地位,图你的钱,我才是真心爱你的那个人啊!”

    江一曼想抓白驹的手,但白驹的手依旧插在裤兜里,她只能放弃。

    “白,我们两个,曾经多么幸福啊。还记得,那是大一年会的时候,我们班排练节目,我扮狐仙婴宁,你扮书生王子服,在排练的时候,我就看出,你看我的眼神儿不同寻常,可你那时太腼腆了,于是我就主动发起进攻,因为我对你,也是一见钟情啊……”

    江一曼说着,脸色泛起异样的潮红,好像重新变成了一个情窦初开的少女。

    这刹那功夫,白驹也不禁有些恍惚。是的,当时排练节目的时候,江一曼扮婴宁,打扮得俏皮可爱,她戴了尖尖的兽耳,屁股后面还系了条毛茸茸的尾巴,不知怎地,只是看到她那副模样,他的心一下子就被触动了。

    仿佛埋藏很久的记忆里,深藏着一份前世的情愫,仿佛他一直在等待着,等待着这样的一个女孩,那是他命中注定的另一半。那一阵子,他一直魂不守舍,可是却又不敢冒昧地向她发起追求,毕竟,那可是他们的系花,最漂亮的女神。

    但是,江一曼主动向他发起进攻了。那天,他的一部习作刚刚被一家影视公司看中,重金买走。那部作品就是后来成就了丁狸的电视剧《狐恋》,那也是他迄今为止唯一的一部剧本作品。

    那天刚签了约,他正拼命地摇着韩卢,把他摇得像一杆风中的芦草以发泄自已的兴奋,这时候,美丽大方的系花江一曼甜甜地笑着出现在了他的面前。当姑娘主动向他表白的时候,他的兴奋简直难以言表。

    如果不是后来发生的一幕,他相信,他和江一曼也许已经携手走到了今天。可惜……

    白驹的眼神渐渐清明起来。

    江一曼看到他有些恍惚的神情,还以为自已打动了他,一颗心也不由得怦怦地跳了起来,她期待着,期待着他点头,期待他重新接纳自已,但是当他的眼神又渐渐清明过来,江一曼的心也渐渐沉了下去。

    “结束了,一曼,我和你,早就结束了。这一次的事,我不怪你。希望以后,你我之间,还能保有一份同学之间的情。而这,取决于你,不要再恶意中伤我,尤其是不要把婉兮那么单纯的姑娘也拉扯进来。那些流言绯语会害了她!”

    门外边,狐婉兮贴耳听着里边传出的声音,笑得好不开心,就像刚偷了一只鸡。

    江一曼怒了:“你还护着她?你是死心踏地的被她迷住了是不是?你现在有钱、有地位,所以就想找个嫩的,你们男人……”

    “闭嘴!别把别人,想得跟你一样脏!”

    白驹后退两步,反手握住了门把手:“凭什么,你以为这个世界所有的一切都围着你转?随便你取舍,随便你选择,召之即来,挥之即去?江一曼,坏……也可以坏得有尊严,别叫我看不起你!”

    白驹转身要走,门把一压。

    门外的狐婉兮一惊,来不及窜出太远,左右一看没人,纵身一跃,整个身子便腾空而起,紧紧贴伏在了门框上方。

    江一曼嘶吼起来:“如果我放任流言发酵,让你声名狼籍,哪个投资人会放心让一个劣迹斑斑的人来操纵他的资金?白驹,你将失去一切,名望!地位!金钱!所有的……”

    白驹回头,云淡风轻:“如果要拥有这一切的附属条件是要了你,放弃,有何不可?”说着,白驹便拉开房门走出去,头也不回地扬长而去。

    “你会后悔的,白驹,我会叫你后悔莫及……”江一曼诅咒着追出门来,谁料头顶突然垂下一颗人头,倒吊在门楣上的狐婉兮居在还腾出一只手来,向江一曼轻轻摇了摇:“嗨~~”

    江一曼一时没看清是个什么东西,吓得想尖叫,但是狐婉兮的两只眼睛彤红,仿佛两颗红宝石般熠熠地放着光彩,一下子就吸引了她的目光,江一曼狰狞的面孔渐渐平静下来,眼神呆滞了。

    “下面,我问,你答。”

    狐婉兮说着,从门楣上翻下来,从江一曼身边大摇大摆地挤进屋。

    避开了那双眼睛,江一曼的眼神微微有些清明起来,但是当她向狐婉兮看去,看到的是一条很漂亮的毛茸茸的白色大尾巴摇呀摇呀,江一曼的眼神登时再度迷惑起来,木偶般僵硬地关了门,温顺地跟了进去。

    狐婉兮脱了鞋子,盘膝坐在沙发上,两肩后边隐隐露出尾巴梢来,轻快地左右摇摆着:“坐下!从你追出门去到我一会打响指之间发生的一切,你要全部忘记,忘得一干二净!”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王者归来洛天〕〔七零萌妻有点甜〕〔原始星球我为王〕〔颜夕江墨琛〕〔万千厉鬼排队表白〕〔有你便是晴天艾天〕〔归楚〕〔我的老公是狐仙〕〔宠妻总裁坏透了〕〔穿成反派他前妻[穿〕〔六合天师〕〔毒戮天下〕〔田园萌宝:农家俏〕〔解忧医馆〕〔为妃两世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