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极品废少〕〔烈焰狂兵〕〔镇灵师〕〔鬼食〕〔亿万妈咪求抱抱〕〔葫芦娃里蜈蚣精〕〔剑语含香〕〔人类次子〕〔我的皮肤强无敌〕〔夜鬼灯上塔〕〔风云沉浮〕〔极品小职员〕〔崩坏纪元〕〔极品花都道医〕〔仙君重生〕〔系统带我去装逼〕〔无限桃运兵王〕〔乡村那些事〕〔戒罪师〕〔农女俏媳妇:富户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狐狸的本命年法则 第一百五十一章 三个臭皮匠
    江一曼通过手机翻看着网上的消息,唇边一直噙着一抹冷笑。

    何小猫坐在电脑前拿着鼠标一通划拉,看样子是在使用什么视频音频软件。

    而徐汀兰和沈深就站在江一曼身边,何汀着举着手机,沈深两手还打着绷带,探着脖子一起看。

    他们看的无一例外,都是网上突然冒出来的一个叫“正义骑士”的家伙的爆料。

    “一曼姐,这不行啊,那人说的有理有据的,这么下去对你可大为不利啊!”沈深越看越着急,忍不住忧心忡忡地扮忠臣。

    徐汀兰恶狠狠地说:“一定是白驹按捺不住赤膊上阵了!”

    江一曼淡淡一笑:“除了他还能有谁?不要管他,等我炮制的消息发上去,有他好受的,现在骂我的一概不要理,现在他们骂得越狠,回头发现上了白驹的当,就会反击的越狠。”

    江一曼起身,凑到何小猫身边,问道:“怎么样了?”

    何小猫一边忙碌,一边回答:“一曼姐,你录下来的声音有杂音,清晰度也不好,不过倒不是坏事,音频质量不好,我更容易与其他音频进行混录。幸亏你那有丰富的素材,放心,最多再有一小时,我就能弄出来。”

    “很好!白驹,你不该得罪我的。我要叫你一无所有,到时候,你就算跪着来求我,我也不会多看你一眼,哈哈哈哈……”

    徐汀兰和沈深一看,连忙陪着笑了起来,虽然他们也不知道笑什么。

    张有驰本来一直逡巡在医院附近,待见狐婉兮出院,不禁错愕不已。居然这么快就出院了,他也不知道狐婉兮有没有喝下溶化了八宝鉴妖丹的水。那水给正常人类喝了,倒是完全无害,不过他想确认狐婉兮有没有喝,所以一见狐婉兮出院,他马上就冲进了病房。

    拿着床头柜上的茶杯,张有驰念了个口诀,拿出一张黄符纸往半杯残茶中一探,被水浸湿的部分发出了幽幽的绿光,张有驰忍不住得意地笑了起来:“哈哈哈,里边有丹汁,她喝过了。服了我这丹,你就得恢复原形,到时候,我看你还如何遮掩,哈哈哈哈……”

    推门进来的小护士吃惊地看着张有驰,一个五十出头的胖大叔,满脸油腻,一手端着纸杯,一手拿着一张绿了一半的黄符纸,小护士惊慌地退了两步,惊声道:“你是干什么的?”

    小护士说着就要拉开门往外跑,张有驰赶紧解释:“姑娘,你不要怕,我不是坏人。”

    “你……你这……”小护士指指他手中拿的东西,迅速抱住胸,一副见了变态的模样。

    “啊,我这是……这是……,是这样,住院的是我未来儿媳妇,陪护的是我儿子。我老汉觉着吧,我那未来儿媳妇应该是有了……”

    “那你拿这东西?”

    “测孕!对,我这是测孕,哈哈哈哈……”

    “杯里……是水吧?”

    “昂!”

    “喝过的水最多里边有点口水,能测孕?”

    “那咋不能呢?小姑娘,你不要给我说科学,你是科学传人,我是玄学传人,你有你的门道,我有我的术法,咱们不是一路人,说了你也不明白。”

    “你手里拿的黄符纸……就是用来测口水的?”

    “那当然!哈哈……”

    张有驰一看唬过去了,赶紧放下杯,拎着那张黄符纸就走。

    小护士茫然地看着他出去,门又关上,不禁摇摇头:“这人不仅迷信,居然还去测儿媳妇怀没怀孕,这是多不着调的老公爹啊。”

    ……

    “一曼姐,我合成好了。”

    “我听听!”

    江一曼迫不及待地冲过去,何小猫赶紧让开了位子,江一曼抓过鼠标,点了播放键。

    何小猫表功道:“今天录的声音可用的不多,大部分是从曼姐你当初排演的《婴宁》里截取的台词,不过混和之后从音色上几乎听不出什么区别……”

    她刚说到这儿,电脑里传出了声音,何小猫马上闭上嘴巴。这段音频里,江一曼的声音自然是随时可以采录,而白驹的声音则是从今天的录音以及江一曼所保留的在学校时排演《婴宁》这部剧时的录像中截取的了。

    他们本来就是编剧,截取出白驹足够多的态度恶劣的话,江一曼再根据这些话编出可以对得上的台词进行录制,最后就形成了这版所谓的“电话录音”。

    “白,人这一辈子,刻骨铭心的爱只有一次。这一次,我已经献给了你,你就我放下?我怎么放得下?”

    “闭嘴!”这是今天偷录的声音,声音大,也清晰。

    “我要说,这些年,我为你付出多少?你不想从事创作,你改为出国去学习金融,我支持你,我等你。你回了国,为了帮你拓宽人脉圈子,我本来不会喝酒的人,硬撑着陪你,周旋在那些道貌岸然的大佬们中间强颜欢笑,我为你付出多少?”

    “结束了,一曼,我和你,早就结束了!”这依旧是今天偷录的声音,不过语气不激烈,特意调得更弱了些,以方便与剪辑于以前的声音进于混合。

    “结束了?因为你功成名就了,你有了身份地位了,你身边有数不清的年轻漂亮姑娘簇拥着你,所以我们结束了?这许多年,我对你苦苦的等待算什么?我为你那么多的付出算什么?白,你好狠心!”

    “我们曾经有过美好的时光,是!我承认,可那都过去了!我们好聚好散,好不好?求求你了,不要再纠缠我,我不想再看到你,你走!”嗯,这句就是从曾经的演出视频录像中剪辑于王子服这个角色的话了。

    “我真是悲哀啊,做为一个女人,我想追求的,只是一份真挚的感情罢了,可是,我越期待什么,什么就会越离我远去。我越执着于你,你就越会让我遍体鳞伤。我多么希望,你还是未离校园时的那个你,阳光、单纯,真诚……”

    “够了!够了够了!你曾经多么美丽,现在就是多么的面目可憎!滚!马上给我滚!不要再纠缠我,我讨厌你!我们早就结束了!你想被人……召之即来,挥之即去?江一曼,尊严!有尊严!别叫我看不起你!”依旧是王子服气极败坏的声音,按照剧情发展,这时他已经知道婴宁是个狐精,而且误以为是她害死了邻家公子,惊恐地想要赶她离开。

    江一曼凄婉得叫人催人泪下的声音:“爱是什么,爱是哪怕遇到了更好的,依然待我如初,可惜,你没有。”

    “好,你不走,我走!不要再纠缠我,不要再跟着我,不然……”

    砰地一声关门声,接着是江一曼轻轻的啜泣声。

    完美!太完美了!

    音频中沙沙的静音中还有令人荡气回肠的啜泣声,坐在电脑前的江一曼已经得意地大笑起来:“哈哈哈哈……”这一段,她不但洗白了网上那些被人翻出来的关于她的酒红酒绿的照片,而且把白驹的渣男形象刻画的入骨三分。

    “晚上八点发!”

    江一曼站起来,笑得好不妩媚。那个时间段,刷微博的人多呢。

    只是,即便是录音在手,江一曼也不知道在白驹之后,还有人来过她的房间,而且在她乖乖招认一切后,已经在那个人的命令之下,把后续的声音从录音机中抹去了……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王者归来洛天〕〔七零萌妻有点甜〕〔原始星球我为王〕〔颜夕江墨琛〕〔万千厉鬼排队表白〕〔有你便是晴天艾天〕〔归楚〕〔我的老公是狐仙〕〔宠妻总裁坏透了〕〔穿成反派他前妻[穿〕〔六合天师〕〔毒戮天下〕〔田园萌宝:农家俏〕〔解忧医馆〕〔为妃两世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