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极品废少〕〔烈焰狂兵〕〔镇灵师〕〔鬼食〕〔亿万妈咪求抱抱〕〔葫芦娃里蜈蚣精〕〔剑语含香〕〔人类次子〕〔我的皮肤强无敌〕〔夜鬼灯上塔〕〔风云沉浮〕〔极品小职员〕〔崩坏纪元〕〔极品花都道医〕〔仙君重生〕〔系统带我去装逼〕〔无限桃运兵王〕〔乡村那些事〕〔戒罪师〕〔农女俏媳妇:富户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狐狸的本命年法则 第一百五十三章 原形毕露
    晚5:34分,狐婉兮和黄英龙、李瑞新进了一家菜馆,名字就叫“江湖客栈”,装修风格古色古香,连店员都是穿古装的,对他们一口一个大侠,很对黄英龙和李瑞新的胃口。

    店里菜品很杂,南北各种风格都有。黄英龙和李瑞新是武打演员,体力消耗大,喜欢吃肉,本以为狐婉兮一个俏生生的小姑娘,一定是喜欢吃素的,还特意给她点了几个素菜,包括一道鸡肉沙拉。

    不过一开动起来,三个人不约而同,筷子全奔肉去了,而且狐婉兮比他们两个吃的还快。

    “哎呀,失误了。狐师父也是练武之人呐,武功那么高,一定是个武痴,体力消耗比我们还大才对。”

    黄英龙一拍脑门:“小二,再加一盘烤羊排!”

    三个人面前一人一瓶劲酒,狐婉兮不太喜欢喝酒,嫌它味道辣,一开始人家给她要的饮料,她嗅着人家的酒有甜味,小小地尝了一盅,登时眼睛一亮。

    李瑞新察颜观色,赶紧给狐师父也要了一瓶,然后……现在狐师父面前已经摆了三个空瓶了。

    “狐师父是哪里人呐?”眼见狐婉兮有了醉意,黄英龙和李瑞新开始套话了。

    “嘻嘻,我……我说了你们也不知道,远着呢,在好深好深的大山里。啊~~刚翻过了几座山,嘿!又越过了几条河,吼!崎岖坎坷怎么它就这么多……”

    黄英龙和李瑞新互相看看,嗯!确定了,是高人!高人都喜欢住在人烟罕至的地方。

    黄英龙还得意地向李瑞新挑了挑眉,言外之意是:“哥们没说错吧,哪个武校教得出狐师父这样的高人,他们教的都是套路,实战不行的,狐师父一定是古武传人。”

    李瑞新眼见狐婉兮第四瓶劲酒快喝完了,赶紧招招手:“小二,再来三瓶。”

    小二捧着三瓶酒过来时,微微乜视了这两个体格魁梧的大男人一眼,有心提醒一下这个憨态可掬的漂亮小姑娘,可又有点害怕这俩男人的拳头,到了嘴边的话终究还是硬生生按了下去,心里却还在挣扎,这俩男的好像不怀好意啊,一会儿要是想“捡尸”,把人家姑娘灌醉了带走,我要不要打电话报警呢?老板会怪我多事吧?我要是匿名报警呢……

    黄英龙咳嗽一声,帮狐婉兮又拧开一瓶:“狐师父,您家里还有什么人呐?”

    狐婉兮小嘴一扁,有点想哭:“我爹喜欢了一个身份好高好高的传说中的家族的女儿,被人家追杀得不要不要的,所以我一生下来就丢给我爷爷了,我爹和我娘就快乐地亡命天涯去了。”

    李瑞新吃惊地道:“狐师父您这么高明的武功,还有比你家更厉害的家族?”

    “嗯!”狐婉兮认真地点头,大着舌头:“就……就我娘的娘家,比我家还厉害,别人家都不如我们家,嘻嘻……”

    黄英龙和李瑞新互相看看,黄英龙叹息道:“人外有人,天外有天呐!”

    李瑞新和狐婉兮碰了下杯,试探地:“那狐师父的武功,是跟你爷爷学的?”

    狐婉兮昨手抓着烤羊排,右手端着酒杯,吧唧一口肉,哧溜一口酒:“才……才没有呢,我爷爷……在我五岁那年就闭关了,一闭就是……十好几年。我都没人管的。”

    黄英龙赶紧把鸡骨头盘子端到一边,把整盘烤羊排向她面前推了推,问道:“那狐师父的功夫跟谁学的啊?”

    狐婉兮直着眼,大着舌头:“跟……跟谁学啊,我就看……看我伯伯叔叔、哥哥弟弟们咋样,我也……咋样,就会了……呗……”

    “狐师父天赋异禀!”

    “狐师父真是武学奇才!”

    黄英龙和李瑞新后完马屁,互相看看,人家只是看家里人练武,自已就这么厉害了,那她的家族成员得多厉害啊?要是能拜到这位姑娘门下,攀上那位隐世的古武世家……发达了!发达了!哈哈……

    这时候,狐婉兮扁着嘴儿,吧嗒吧嗒地掉起了眼泪儿:“你们说,我惨不惨,我爷爷要闭关……没时间管我,我爹娘……要逃命,也没时间管我,孤苦无依的我呀,呜呜呜呜……哇~~~”

    饭店里,人人侧目。黄英龙和李瑞新手足无措,赶紧劝解:“狐师父,你别伤心了,你这么一身好本事,天下大可去得,还需要别人照料你吗?咳!狐师父要是觉得我们两个还可以造就,就收了我们当徒弟吧,我们一定尽心竭力,孝敬师父。”

    “我?收徒弟?你们……”狐婉兮用油油的小爪子按着下唇,身子摇摇晃晃:“嗯……我为什么要收徒弟啊?我在哪儿?我有人照料的啊,对!我爷爷没空管我,我爹娘管不了我,但是……还有他管我,嘻嘻……”

    ……

    晚6:41分,今天的拍摄任务已经完成。沈其言和丁狸坐在化妆间里卸着妆。

    沈其言一边被卸着妆,一边比比划划,身子动来动去的,后边的化妆师只好顺着他的动作卸妆,十分吃力,却也不敢多说什么。

    “嗯,我应该摆这个造型才帅。江江啊,回头跟导演说说,那个我误伤师姐的戏重拍一下吧。”

    江江连忙点头称是。

    扮“师姐情侣”的丁狸冷笑一声:“言哥,那是你要叛出师门,受同门追杀,师姐假意阻挡,被你误会,一剑刺伤的戏。这个时候,你要的不是帅,而是那种受了冤枉的愤怒、误伤情侣的痛悔,不需要白衣如雪一尘不染、发丝丝毫不乱的帅气吧?我们不入戏,怎么让观众入戏?”

    这个沈其言在片场太矫情,今天让他扮上妆,披了发,脸上还沾了血,他是老大的不情愿,墨迹了半天,丁狸早不耐烦了。

    “呵呵,丁狸小姐在教我怎么演戏么?我比你出道早三年,好歹也算个前辈,似乎轮不到你对我指指点点。”沈其言瞪着镜子里丁狸的背影,脸色冷下来。

    “我可没有指点言哥的意思。只是感觉言哥你有点偶像包袱,放不下来罢了。”

    沈其言不悦地说:“我是个很敬业的人,拍戏的时候,我会全神投入,哪有什么包袱可言?”

    “是么?我听说后边那场你误食蚀颜丹,容颜迅速变老的戏,被你给坚决否定了,要求编剧必须重写,还说你不演老妆戏?”

    “我是为了这个戏负责!我的粉丝来看我,可不是冲着老态龙钟、满脸皱纹的我。丁狸小姐你这么漂亮,如果现在让你扮个丑丫头,你肯么?”

    “如果剧情需要,我有什么不……”刚说到这儿,丁狸心中突然一阵悸动,双手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长出一根根毛发,十指指尖也迅速探出,变得又尖又长。

    “糟了!”狐婉兮暗叫一声,拔腿就跑,把正给她卸妆的化妆师弄得呆在那里。

    沈其言也愣了,他可不想传出自已打压新人,把人家女演员骂走的八卦,再说自已也没骂她呀。沈其言转过身,望着飞奔而去的狐婉兮,诧异地说:“她怎么了?”

    化妆师懵懵地说:“我也没做什么啊,刚刚给丁小姐卸妆,就……好像发现耳朵有点小毛病?我没看清……”

    沈其言二郎腿一翘,冷笑连连:“还说我在乎颜值形象,你还不是一样,被人发现一点小缺陷,就逃得跟兔子似的,嘁!”

    丁狸飞快地逃向自已的房车,房车门开着,曲艺正把双脚架在前边,双手枕着脑袋闭目养神。

    幸亏这时剧组里的人都在忙着收工,没人注意这里,丁狸跑着跑着,身上的衣服便塌了下去,整个人仿佛消升了似的,倏然一下,地上就只剩了一套衣服,一道小小的白影从那衣服下窜出来,一个飞跃,化作一道弧光,钻进了房车里。

    :求点赞、月票!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王者归来洛天〕〔七零萌妻有点甜〕〔原始星球我为王〕〔颜夕江墨琛〕〔万千厉鬼排队表白〕〔有你便是晴天艾天〕〔归楚〕〔我的老公是狐仙〕〔宠妻总裁坏透了〕〔穿成反派他前妻[穿〕〔六合天师〕〔毒戮天下〕〔田园萌宝:农家俏〕〔解忧医馆〕〔为妃两世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