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极品废少〕〔烈焰狂兵〕〔镇灵师〕〔鬼食〕〔亿万妈咪求抱抱〕〔葫芦娃里蜈蚣精〕〔剑语含香〕〔人类次子〕〔我的皮肤强无敌〕〔夜鬼灯上塔〕〔风云沉浮〕〔极品小职员〕〔崩坏纪元〕〔极品花都道医〕〔仙君重生〕〔系统带我去装逼〕〔无限桃运兵王〕〔乡村那些事〕〔戒罪师〕〔农女俏媳妇:富户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狐狸的本命年法则 第一百五十四章 一地鸡毛
    “嗯?”曲艺收回双腿,坐直了身子,狐疑地左右看看,又嗅了嗅鼻子:“好像有什么动静?”

    “笨蛋,是我啦!”

    身后突然传来丁狸娇嗔的声音,曲艺急忙回头:“啊!主人,你什么时候回来的,为什么我没……主人?你在哪?”

    曲艺没看到丁狸,诧异地抬起屁股,向后座一探身,顿时一声惊叫:“主人?”

    后座长沙发上,正蹲着一只雪白的没有一根杂毛的漂亮小狸猫,两只天蓝色的大眼睛正在瞪着他。

    曲艺忙不迭把车门关上,欢喜地回身,双手捧在胸前:“天呐!我的小主人,好多年没有看你恢复天狸真身了,还记得我头一次被丁氏家族聘用,安排给小主人您做仆人的时候,您就是现在这副模样,啊,好多年了啊,我有种看着自已的亲生女儿一天天长大的满足……,呸呸呸,我怎么有资格当小主人您的父亲。”

    曲艺狠狠地抽了自已几个大耳刮子,那只雪白的狸毛眨了眨海蓝色的大眼睛,没好气地口吐人言:“少说屁话!如果不是出了意外,我才不想以天狸真身的状态出现。”

    曲艺大惊:“啊?主人你出了什么事情吗?”

    白色狸猫迈着轻盈的猫步,向前走了两步,瞪着曲艺:“去,捡起我的衣服,马上回酒店!”

    “哦哦哦,好好好!”曲艺慌忙下车,把丁狸的衣服捡回来,又匆忙坐上驾驶座。

    白猫轻盈地纵跃了几下,跳到副驾驶的位置上坐下来,恨恨地张嘴:“开车!”

    车子疾驶而出,曲艺一边开车,一边小心地睨向旁边的副驾驶:“咳!主人,你究竟出了什么事?”

    白猫恨恨地说:“我也不知道,突然感觉无法控制自已的人形形态,我本来以为要恢复狸族人本相,可是没想到这么彻底,居然恢复了天狸真身。”

    “可是,除非自已主动施为,否则不都是受了重伤无法自控时才会恢复天狸真身以疗伤的么?主人你受伤了?”

    “没有!”

    白猫抬了抬小爪子,给人的感觉就像是在舔着自已的小爪子:“我也不晓得发生了什么事,先回酒店,幸好明天导演去领奖,可以暂时不开工,我得尽快找出原因来。”

    晚7:21分,大批媒体人员已经赶到《燕倾城》剧组主创人员入住的这家酒店,一楼大厅人声喧哗,酒店临时抽调了三倍的服务人员,门口则加派了保安以维持秩序。

    一楼的宴会大厅已经被江一曼包了下来,此时里边正在沈深的指挥下布置现场,他的办事能力还是很强的,有几家具备直播能力的互联网公司早早就已被他取得了联系,此时也在会场内进行部置和接驳、调拭设备,一会儿他们是要进行现场直播的。

    导演的车到了门口没有停下,只向里边看了一眼,就从大堂门口穿了过去,随后执行导演、武打导演等几人陆续接到导演的电话,去一家酒店聚会去了。

    张有驰张大师一手举着杯可乐,一只手拿着个肉夹馍,正在“江湖客栈”对面一家炒栗子的小摊贩旁边盯着饭店里的动静。狐婉兮和黄英龙、李瑞新三人坐在靠窗的位置,站在这里看得一清二楚。

    “丹药发作的时间快到了,呵呵,我看你一会儿原形毕露怎么办!”张有驰咬了口肉夹馍,得意洋洋地笑了。在他肋下夹了一张以五金绞合制成的小网,那是准备一会装狐狸精用的。

    江一曼的房间里,她正在试穿着一件深蓝色的晚礼服,光洁的玉背、修长的大腿,微微打了几个卷儿的刘海,妩媚的眉又细又长。

    “怎么样,这件如何?”江一曼侧了身,看着镜中自已曲线跌宕的侧影,前凸后翘,还是那么迷人,她满意地笑了。

    徐汀兰小心翼翼地说:“呃……,曼姐,咱们一会儿召开记者招待会,不是要卖惨么,你打扮的这么风光,不合适吧?”

    江一曼瞪了她一眼:“你懂个屁,现在谁喜欢柔弱易欺的女人?我要表现出独立自强的女性形象,表现出自已的洒脱,才会赢得广大女性的欣赏,到那时,她们会更愿意为我打抱不平的。”

    说到这里,江一曼上下看看徐汀兰:“你还站在这儿干吗?我不是说你要打扮得惨一点儿么?白驹说过要封杀你,让你走投无路,好啊,那你就惨给他看,你记住,我是关键时刻推波助澜的人,前半场的主角是你和沈深,去吧!”

    “哦,好好!”徐汀兰赶紧拿起为她准备好的服装,开始进行装扮,何小猫凑上去,帮着她进行化妆,虽然她不是专业的化妆师,可哪个女人不会化妆?再说她在剧组耳濡目染,也能学到一些。

    “喂喂,看到白驹了吗?也没有?嘿,这小子去哪儿了,他不是肯当逃兵的主儿啊!”韩卢双手插兜,吊儿郎当地问大厅里的几个剧组人员,他们都没看到白驹。

    一个剧组人员关切地说:“总监,网上有你不少黑料,貌似比骂白驹的还狠呢,你不担心啊?还找白总干什么。”

    韩卢摆手:“你不懂,身份越高、名气越大的人,越在乎这个。我不介意,能把我怎么着啊?她咬我啊,嘁!”韩卢嘴巴一歪,一副破罐子破摔的形象走向另一个剧组工作人员:“哎,看见白驹了吗?那货不像是会想不开寻短见的人啊。”

    “我怎么就不能进去了,我是你们酒店的客人?什么什么,不能带宠物,谁说她是宠物,她是我……她是你祖宗!”

    “这位先生,请你不要骂人。我们酒店是高档酒店,管理很严格的,宠物不能入内。”

    正四处转悠着找白驹,也不知道是打算看看他人人喊打的狼狈相开心一下,还是想以老同学的身份表示一下同情的韩卢正好看到曲艺怀里抱着只白色的小狸猫,正在脸红脖子粗的跟保安在门口喊。

    韩卢便双手插兜,晃悠了过去。

    “你有没有爱心啊你,这是一只流浪猫,好像生病了,我看她可怜才捡回来的,你们忍心让这样一条小生命葬送在外边啊?天气预报说今晚有大雨诶!”

    “什么?流浪猫?那更不能进去了,万一它有什么传染病怎么办,这位客人,请你理解我们的工作!”

    “我理解个屁啊,她快要死了,你看看,你看看……,哎哟!”气不过的丁狸狠狠咬了曲艺的指头一口,曲艺疼得赶紧撤回一只手。

    “先生你看,这野猫很凶的,旁边就是山,你还是把它放了吧,它应该是生活在山上的。”

    保安把曲艺推到一边,不再理他了,赶去为一个驱车赶来的顾客开门。

    曲艺举着已经狸猫化的丁狸,有些不知所措。这时韩卢晃了过来,一伸手就从他怀里抓走了狸猫,他衣服本来就是敞开的,顺手把狸猫往腋下一夹,衣服一拢,冲着刚刚瞪起眼睛的曲艺做了个噤声的动作,又向保安呶了呶嘴。

    曲艺顿时恍然,赶紧把一手插进怀里,做出正抱着猫儿的动作,气咻咻地转身离去。而韩卢则夹着雪白的狸猫,晃晃悠悠地进了酒店大门,看看没人注意,就加快脚步向楼上走去。

    几乎与此同时,一身西装革履、皮鞋铝亮的白驹,跟出席什么重大投资会议似的,昂昂然地走进了会场,不过正夹着小猫奔向电梯的韩卢并没有发现。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王者归来洛天〕〔七零萌妻有点甜〕〔原始星球我为王〕〔颜夕江墨琛〕〔万千厉鬼排队表白〕〔有你便是晴天艾天〕〔归楚〕〔我的老公是狐仙〕〔宠妻总裁坏透了〕〔穿成反派他前妻[穿〕〔六合天师〕〔毒戮天下〕〔田园萌宝:农家俏〕〔解忧医馆〕〔为妃两世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