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生之我要做明星〕〔最强无敌宝箱系统〕〔舰队司令〕〔桃运邪医〕〔崛起修行录〕〔米娜的移动餐厅〕〔永恒国度〕〔仙命长生〕〔篮坛指挥官〕〔木叶之旗木家的快〕〔为君剑歌〕〔我不是五五开〕〔大小姐的贴身神医〕〔透视邪兵〕〔都市超品小仙医〕〔盛世独宠:逆天娘〕〔田园娘子:夫君你〕〔末世屠尸系统〕〔夜幕审判〕〔我真不想当大侠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狐狸的本命年法则 第一百五十九章 我回来啦
    大屏幕上,韩卢把视线转向了台下的众多看客:“各位,我叫韩卢,就是在网上被人给骂得狗血淋头的那个韩卢。白驹和江一曼之间那点破事,没有人比我更清楚了。”

    韩卢摸了摸下巴:“今天借我老同学一曼女士召开的这个记者发布会,我就跟大家简单地说说。”

    江一曼上前两步,怒声道:“韩卢,你要胡说八道什么?你在哪,你给我出来!”

    大屏幕上,韩卢一双眼睛慢慢变成了乜视,虽然照理来说,他看的是这边的视频画面,不可能准确定位江一曼与他视线间的定位,不过那表情的生动,却是一览无余。

    “心虚了?”大屏幕上的韩卢冷笑:“可敢容我把话说完么?”

    “你说,你说!”台下的看客们叫嚷起来。

    江一曼的双手慢慢攥紧了,却已不能阻止,此时此刻进行制止,无疑会让自已一败涂地,只能见招拆招了。

    “咳!我和白驹,大学时候是同班同学,当然啦,高中也是,初中也是,小学也是,幼儿园也是,我们是发小。我下面要说的话,只陈述事实,不予以评论,相信理智的诸位自已会有一个明智的判断……”

    卫生间里,曲艺把变成了白猫的丁狸放在洗手台上,关好门,急得直搓手:“主人,你还能恢复人身么?实在不行的话,咱们回青丘吧?”

    白猫向他翻了个白眼儿,口吐人言:“回青丘做什么,被父王绑去狐族嫁人?说不定还要被那个气疯了的狐九儿给沉了河。”

    曲艺焦急地说:“可是,主人你现在这个样子,如果恢复不了怎么办?”

    白猫舔了舔爪子,悠悠地说:“我是受了不明力量的干扰,身体为了自我保护,才自动进入天狸真身状态,其实我现在只要愿意,也能勉强恢复人身,但不能持久。你也知道,在兽身状态下,我的力量才是最强的。只有清除我体内这股异样的力量,我才能够恢复。”

    曲艺急声道:“可是,要怎么清除主人体内这种怪异的力量呢?”

    “我们狸人王国有几个古老的药方,还是当年与狐人王国打仗时,从他们手里抢过来的呢,据说是远古时代人类方士研究狐人时对症下药发明的几道方子,其中有一道就是固本培源、清除异毒的。”

    曲艺惊喜地说:“啊,原来主人的狸人王国曾经也这么厉害,还打败过狐人王国。”

    白猫哼了一声说:“狐人天赋异禀,他们可以借助月亮的力量进行伤势的修复,所以对这种方子并不上心,也并未视如珍宝的保管,我们这才有机会抢到。倒不是我们狸人族比狐人族强大,你不用拍我们狸人的马屁了。”

    曲艺干笑不已。

    白猫傲娇地扬起了头,一双宝石蓝的大眼睛盯着曲艺:“我现在把需要的几味草药告诉你,你记下来,然后马上去搜罗药材,尽快炼成丹给我,只要我服下这固元丹,就能马上恢复。”

    曲艺哭唧唧地说:“可是主人……”

    “没有可是,马上去!”

    “那主人你……”

    丁狸虽然是只小狸猫形态,可那眼神的威慑力却比人类形态时还要厉害。曲艺被她一瞪,便瑟瑟发抖地不敢再说话,实际上他想说的是:“主银,伦家不会炼丹啊!当个花匠园丁倒是趁职!”

    然而至少此时此刻,是不能再多说了,先把主人需要的药材买回来再说。

    白猫长吸了一口气,说:“这几味药材是……”

    “蒸羊羔,蒸熊掌,蒸鹿尾儿。烧花鸭,烧雏鸡儿,烧子鹅。卤煮咸鸭,酱鸡腊肉,松花小肚儿……”

    白猫瞪着曲艺,曲艺干笑:“对不起主人,是我的电话响了。”

    曲艺赶紧把电话打开凑到耳边,报菜名的声音戛然而止。

    “喂,曲艺先生吗?我是‘没事找事’娱乐传媒的记者,我现在在万园之园大酒店一楼宴会厅,沈其言先生也在这里,对于《燕倾城》剧组近来发生的一系列事情,我想从另一个角度进行报道,所以想采访一下丁狸小姐……”

    曲艺马上按断了电话,点头哈腰地说:“主人,您请讲。”

    白猫长吸了一口气,说:“这几味药材是……蒸羊羔,蒸熊掌,蒸鹿尾儿……”

    曲艺目瞪口呆中,白猫抬起一个小爪子,糗糗地揉了揉鼻子,斥责曲艺道:“都是叫你给我带偏了。重来,这几味药材是当归、莲须、大云、灵脾、巴戟天、白鱼鳔……”

    大屏幕上,韩卢果然只讲事实,但他讲的事实也未免太有导向性了。

    讲到江一曼主动追求白驹时,他特意提了白驹在学校成绩优异,并且当时作为一个在校学生,独立完成的剧本《狐恋》恰恰巧刚被一家影视公司重金买走。而各位媒体人也是这时才知道那部爆款剧的编剧居然是今日的优纳凡威尔投资公司总裁白驹。

    韩卢讲到江一曼后来弃白驹而去转而与自已走在一起时,当然不会讲自已当时也在故意制造彼此接触的机会,而是特意提起了当时校园里的那个传言,即外界谣传他是某大集团总裁的私生子,当然,他不会说这个谣言就是他自已在校园社区网上匿名发布的。

    而如此种种,已经足以叫人产生江一曼是个嫌贫爱富的投机主义者的印象,当韩卢一五一十地说完,许多望向江一曼的目光已经变成了鄙夷与不屑。沈深和徐汀兰慌了,如果江一曼完蛋了,他们两个也就铁定完蛋了,眼下还能怎么办?

    江一曼抬头看着大屏幕,光洁如玉的脸蛋上始终一派平静,当韩卢说完,所有人都把视线投在她身上的时候,江一曼慢慢弯起了唇角,“啪、啪、啪……”江一曼轻轻击掌,语气充满了嘲讽。

    “古语有言,有钱能使鬼推磨。我现在,真的信了。韩卢,还记得你被白驹打得鼻血长流的事么?我用了足足一包纸巾,才帮你止住血。可今天,你居然站出来,以这种别致的方式,帮着白驹打掩护,颠倒黑白,指鹿为马,呵呵,资本的力量啊……真是了不起。”

    沈深顿时精神一振,老大就是老大,曼姐在这种情况下都能一句话就把死局盘活啊,厉害!他已经看到一些人露出恍然大悟的神色,但还有人一脸诧异,不明白江一曼的意思。

    沈深马上跨前一步,大声说:“是啊!资本的力量,真是可以黑了你的良心!白驹是你们公司这部电影的主要投资人,而你是该公司的内容总监,你是怕他的丑闻影响了这部电影的收益是么?你们真是钻到了钱眼儿里!”

    沈深这一解释,那些不明白的也突然明白了,全场顿时一片哗然。按照这种揣测,韩卢这个当事人的现身说法,当然就完全没了效果,整个宴会大厅里一片喧哗,人人交头接耳,嗡嗡声四起。

    沈其言看着这一而再的反转,脸上有趣的笑容更浓了。

    这时候,一辆出租车停在了门口,服务员拉开车门,坐在里边的狐婉兮向外迈了三次腿,摇摇晃晃的也没站起来。从另一侧下车的黄应龙赶紧绕过来,把她扶了下来。

    狐婉兮摇摇晃晃地站定,用蜡笔小新一样的声音憨声憨气地说:“我回来了~,咦?我老板呢,哪儿呢?”

    李瑞新拿着电话说:“打了半天电话了,没人接。”

    狐婉兮大着舌头说:“我老板,就是不着调。走,我们走找你!”说着,狐婉兮就一溜歪斜地向转动门撞去……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王者归来洛天〕〔七零萌妻有点甜〕〔穿成反派他前妻[穿〕〔颜夕江墨琛〕〔六合天师〕〔万千厉鬼排队表白〕〔盛世鲛妃〕〔原始星球我为王〕〔宠妻总裁坏透了〕〔解忧医馆〕〔有你便是晴天艾天〕〔归楚〕〔我的老公是狐仙〕〔八十年代嫁恶霸〕〔毒戮天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