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极品废少〕〔烈焰狂兵〕〔镇灵师〕〔鬼食〕〔亿万妈咪求抱抱〕〔葫芦娃里蜈蚣精〕〔剑语含香〕〔人类次子〕〔我的皮肤强无敌〕〔夜鬼灯上塔〕〔风云沉浮〕〔极品小职员〕〔崩坏纪元〕〔极品花都道医〕〔仙君重生〕〔系统带我去装逼〕〔无限桃运兵王〕〔乡村那些事〕〔戒罪师〕〔农女俏媳妇:富户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狐狸的本命年法则 第一百六十一章 三个响指
    “当着这么多人告白,人家好害羞啊!”狐婉兮心花怒放地想着,在白驹怀里扭来扭去,双手在他背上拍来拍去。

    嗯……这反应,很特别,不过人群中许多观望者却是情不自禁地露出了笑容,大多是那些追着言哥来的女粉丝,自已要是能被言哥如此告白,大抵也会如此吧?哦!不会的,我一定会晕倒。

    她们羡慕地望着幸福的狐婉兮,如是想着。

    “变!变!变!”张有驰不知何时,悄悄地跟了进来,站在人群中,一手提着网,一手握着拳头,紧张地喊着,时间已经过了,她怎么还不变身?难道是因为道行太深?

    旁边几个小女生诧异地看向张有驰,站得最近的一个小女生赶紧躲了躲,对旁边的人小声说:“这个大叔有毛病吧?”

    “呃……”张有驰听到了,不动声色地掩饰:“我变!我变!我变变变!”

    旁边众女生恍然大悟,原来是综艺节目《超级变变变》的粉丝,走错片场了吧你?

    大屏幕上,韩卢目瞪口呆地看着这一幕,喃喃自语:“这个家伙,啊,这个家伙,还是那么的我行我素啊,不过……就是很开心啊哈哈……”

    这时他感到膝上一沉,那只白猫又不甘寂寞地跳了上来,张着一双萌萌的蓝眼睛看着电脑屏幕。韩卢伸出双手,胡撸着小猫:“有情人终成眷属啦,你有没有很开心?你有没有很开心?看到坏女人吃瘪了,你有没有很开心?你有没有很开心?”

    白猫伸出小爪子,在他手背上挠了一下,韩卢赶紧缩身,白猫抻了抻背,探出头,屏幕上整个儿被一张漂亮的萌萌的猫的脸占据了,那双蓝蓝的大眼睛里,仿佛一个写着“白”字,一个写着“痴”字。

    好想摇尾巴,好想摇尾巴!狐婉兮这样想着,又不敢真的把毛茸茸的大尾巴露出来,就只好摇着她的小屁股,丝毫不顾忌她在外人面前的形象,倒是白驹有些吃不消了。

    “好了,下来,我们上楼。”白驹拍拍她的小屁股,在她耳边宠溺地说。

    “嗯!”狐婉兮听话地跳下来,脸儿红红的,醉意竟奇迹般地散去了许多,却不知道是不是酒精挥发的太快,脸蛋儿潮红的更厉害了。

    白驹牵起她的手,慢慢举到空中,环顾全场:“诸位,这就是我的女朋友,狐婉兮!希望,能够得到你们的祝福。当然,你们不祝福,我也不在乎。我在乎她,她在乎我,这就够了。”

    白驹说着,拉起狐婉兮就往外走,徐汀兰气得面孔扭曲:“这对狗男女!”

    沈深恶狠狠地说:“奸夫淫妇!”

    站在他俩身前的江一曼再也无法保持那种淡定超然、潇洒自如的风度了,她狠厉着一张面孔,猛地向前冲出几步,当她站到了白驹面前时,才警觉到还有众多的镜头对着自已,马上又恢复了风度。

    但是她的神情,却已从狠厉迅速地变成了凄婉、悲凉。

    你们想下地狱,那我就送你们下地狱吧,希望你们不会后悔!

    我行我素?千夫所指之下,希望你们真能承受那巨大的舆论压力!

    江一曼如此地想着,脸上依旧带着凄婉的表情,而望向白驹的眸子,却已充满怨毒的笑意,面前没有杵着镜头,是没有哪个镜头能捕捉到她眼神的变化的。

    但是,狐婉兮看得到。她一冲过来,白驹就马上把狐婉兮拉到了身后,生怕她做出伤害狐婉兮的举动,而这动作看在她眼中,也让她更加的愤怒。

    “小白,你和她……”

    江一曼有意地控制着自已的声音,让它显得绝望而哀婉,她已经组织好了一番言辞,她相信凭借着这一番话,就足以为白驹盖棺论定,将他从此牢牢地钉在渣男的耻辱柱上。

    狐婉兮从白驹的肩后伸出手,大拇指和中指捏在一起,小指和无名指自然弯曲,“啪!”一个响指,“啪!”又一个响指,“啪!”第三个响指……

    借着白驹肩颈的掩护,台下众人都没看到她这个小动作,白驹自然是听到了,所以诧异地扭头看了她一眼,这死丫头,这时候还有心情打响指,真是无忧无虑呢?呃,应该说是没心没肺吧?但白驹不想这么说。

    “啪~~~”

    第一个响指响起的时候,江一曼的所有注意力便被狐婉兮的手指完全吸引住了,台下喧哗的声音仿佛突然被静音了似的,在她的识海中,只有那双手指,再也没有其他。

    “啪~~~”第二个响指响起来,江一曼的识海中就只有这唯一的声音,仿佛空洞悠远的洞穴里,就只有这一声响指,悠悠的回音远远地传播开去,撼动着她的心灵。

    “啪~~~”第三个响指响起,这识海中唯一的声音顿时掀起了一片惊涛骇浪,她的识海被淹没了。江一曼的目光在这刹那间有些呆滞无神。

    时间回到狐婉兮翘着二郎腿,坐在江一曼房间的那一刻。江一曼站在她的面前,狐婉兮凝视着江一曼的眼睛,眸子闪烁着异样的红:“当我打响三个响指,就把你的真正用心坦白出来,忏悔你的罪过吧!”

    江一曼低下头,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然后缓缓上前,笔直地从白驹和狐婉兮身边走过去,站到了麦克风前。

    咦?这是有话要说啊!本以为会看到一场撕逼大戏的观众迎来了一场心灵独白,不过,这一样是值得倾听的时刻啊。

    双手捧着话筒,江一曼潸然泪下,声音也颤抖着,带着泣音:“各位媒体朋友,对不起,我说谎了。当年,我主动追求白驹,是因为他是最优秀的,我看好他的未来,后来我却在还没有跟他分手的情况下,又悄悄勾引他的好兄弟韩卢,是因为我听说,韩卢是某大集团总裁的私生子……”

    “轰!”全场哗然。

    “卧槽!这特么是神马神反转啊?”

    “江一曼疯了吗?怎么突然自己咬自己一口?”

    “天啊,天啊!怎么会这样……”

    “多年以后,我忽然发现,被我放弃的白驹才是那支潜力增长股,我又悔又恨,我想挽回错过的一切,可是……我想,我一开始就是错的,直到今天,我的所做所为,更是大错特错!”

    全场震惊中,所有的人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那些正看直播的人一时间也有些转不过弯儿来了。沈深和徐汀兰慌忙地冲上去,一左一右地扶住她:“曼姐,你气糊涂了吧,你怎么可以这么说,曼姐,你醒醒啊!”

    “我很清醒!我看到白驹为了她,可以抛弃一切,我才明白,这一切,本来都是属于我的,他本来宁愿失去一切也要维护的那个人,是我!是我自已放弃了!”江一曼一把推开徐汀兰,怒容相向。

    江一曼指着徐汀兰,大声控诉:“我为什么这么糊涂,为什么这么无耻?是因为你,都是你怂恿我,我才妒火中烧,我才利令智昏,全都怪你。”

    徐汀兰慌得一比:“曼姐,你怎么了啊,明明是你想亲自带队来剧组,以便制造和白驹亲近的机会!明明是你在大堂询问白总住的房间,高价请对面房的原有客人换房!是你指使我去害狐婉兮,我才把钉板换了真钉子,明明是你……”

    “你胡说,是你害我的!”江一曼咆哮着,扑向徐汀兰,“啪”地就是一巴掌。

    徐汀兰也怒了:“江一曼,你这个疯女人,你自已不知廉耻,还要倒打一耙,栽赃陷害?你这个白痴,你就是把所有的罪责都推到我身上,你也洗不白了!”徐汀兰也顾不得屁股上的伤势了,扑上去就揪住了江一曼的头发。

    “你们不要打了,你们都疯了吗?”沈深扑上去想分开两人,不料两个女人却不约而同地盯了他。

    徐汀兰:“是你,负责换钉子的人是你!”

    江一曼:“是你,是你散播中伤狐婉兮的谣言的。”

    沈深还未及说话,就被江一曼扑倒了,劈头盖脸地打下去,而披头散发的徐汀兰则与江一曼被靠被,坐在他肚子上,用力扳着他的腿,双手被钉子扎穿,还打着绷带的沈深只能毫无挣扎地惨叫:“救命啊,谁来拖开这两个疯女人!”

    “什么玩意儿!”眼见事态转变成这副模样,沈其言觉得很失望,他不屑地撇了撇嘴,转身便走。六个保镖拉着手,环着他,江江在前边做着扩胸运动:“让一让,让一让。”

    张有驰被扒拉了一个踉跄,恼火地喊:“不就一个破明星吗?至于吗?”

    “你说谁破明星?就你喜欢的《超级变变变》好看是吗?你什么口味?”女孩子们不高兴了,一拥而上,挠起了张大师。

    台上,“臭婊子,你也不是什么好人,你跟他是一丘之貉!”江一曼被徐汀兰不断撞击着后背,忍不住返身便打。

    徐汀兰情知闹到这个份儿上,也不可能再与江一曼共事了,况且经此一事 ,江一曼的前程只怕是也完了,所以也再无顾忌,返身就是一肘撞在她肚子上:“对!什么都是别人的错!唯独你江一曼永远不会错!老娘跟你拼了!”

    两个女人骑在沈深身上扭打成一团,沈深瘫在地上,拼命闪躲着受伤的双手惨叫:“救命啊!快拉开她们!”

    狐婉兮凑近白驹,故作惊吓地说:“哇!他们怎么跟疯了似的,人家好害怕。”

    白驹马上揽住了她的肩膀,还挡住了她的眼睛:“不怕不怕,我们走!”

    白驹揽着狐婉兮就走,只留下一地鸡毛。

    大屏幕上,韩卢目光呆滞地抱过白猫,把她揽在怀里,撸着她的毛发喃喃自语:“太不可思议了,太不可思议了……”

    “这蠢货,又撸我!”丁狸气愤地想着,双眼却惬意地眯了起来,喉咙里发出舒服的声音:“咕噜噜噜,咕噜噜噜……”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王者归来洛天〕〔七零萌妻有点甜〕〔原始星球我为王〕〔颜夕江墨琛〕〔万千厉鬼排队表白〕〔有你便是晴天艾天〕〔归楚〕〔我的老公是狐仙〕〔宠妻总裁坏透了〕〔穿成反派他前妻[穿〕〔六合天师〕〔毒戮天下〕〔田园萌宝:农家俏〕〔解忧医馆〕〔为妃两世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