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极品废少〕〔烈焰狂兵〕〔镇灵师〕〔鬼食〕〔亿万妈咪求抱抱〕〔葫芦娃里蜈蚣精〕〔剑语含香〕〔人类次子〕〔我的皮肤强无敌〕〔夜鬼灯上塔〕〔风云沉浮〕〔极品小职员〕〔崩坏纪元〕〔极品花都道医〕〔仙君重生〕〔系统带我去装逼〕〔无限桃运兵王〕〔乡村那些事〕〔戒罪师〕〔农女俏媳妇:富户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狐狸的本命年法则 第一百六十二章 倾诉
    长长的安全通道,脚步声响起时,感应灯就会亮起来,两道人影并着肩,轻轻地往上走,静寂的安全通道内,只有他们两个人。

    电梯还在紧急抢修中,白驹不想坐在大厅等着,被一帮媒体人包围起来,所以选择走安全通道,他每天都要早起跑步,自忖体力是应付得来的,只是担心狐婉兮是否有足够的体力,不过狐婉兮一直脚步轻盈地跟着他,白驹才想起人家是有功夫的,体力可能比自已还好。

    “咳!”一层,两层,三层……两个人一直没说话,在这幽闭的空间里,只有彼此两个人,那种感觉忽然之间变得很微妙。但是就这么一直走上去,彼此并不交谈,那感觉更奇怪。

    所以,白驹找了个话题:“刚刚送你回来的那两个人,好像是剧组的武行,你和他们怎么认识的?”

    狐婉兮见他开了口,也情不自禁地松了口气:“他们说要拜我为师学武艺,请我吃饭,就这么认识了。嘻嘻,人家哪会什么武功啊,哪教得了他们,就说除非他们喝得过我,才收他们当徒弟,结果他们输了。”

    白驹停了下来,转向狐婉兮:“对了,刚刚在车上你还醉得厉害,要不要紧?”

    “没事儿!”狐婉兮赶紧摇头,笑得灿烂:“我……刚刚出了一身的汗,一下子就醒了,现在一点都不晕了。”

    白驹又向前一步:“是爬楼梯累得么,要不要歇歇?”

    狐婉兮心脏漏跳了半拍,下意识地退了一步:“不是,不累,我是……我在宴会厅里听你说话,然后就……就出了一身的透汗。”

    狐婉兮抬起手臂,嗅了嗅自已身上的味道,好像也没什么味道,这才放了心。

    白驹又向前一步,心情忽然变得有些忐忑:“我……刚刚公开对人告白,事先也没征求你的意见,你……不会不高兴吧?”

    狐婉兮又退了一步,脚后跟已经碰到了墙壁:“不会不会,我脾气这么好,怎么会不高兴呢。”

    说到这里,狐婉兮忽然张大了眼睛:“你什么意思?你不会是……后悔公开我们的关系了吧?”

    白驹赶紧摇头:“当然不是,我……真的喜欢你。”

    狐婉兮仰着脸儿,凝视着白驹的眼睛,从他眼中渐渐感受到了什么,神情开始变得安详而甜美。

    “我也喜欢你,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就开始了。”

    狐婉兮说着,咬了咬下唇,眼睛乜向一边。

    白驹奇怪地问:“你看什么?”

    狐婉兮咳了一声说:“你……不壁咚么?我看电视上、书上都那么写。”

    白驹说:“墙上有灰。”

    狐婉兮“喔”了一声,样子糗糗的。

    这时候,墙壁后面忽然有震动声轻轻响起,那是电梯恢复了运行的声音。

    狐婉兮伸出中指,向后指了指:“电梯好像修好了诶,我们要坐吗?”

    白驹伸出一只手,把狐婉兮的中指窝回去,把她的食指掰出来,然后说:“电梯刚修好,肯定人多太挤,我们还是……走走吧。”

    “喔,好!”狐婉兮答应一声,转过身,迈步上了台阶,飞快地吐了吐舌头。不知怎地,现在不大敢跟他单独相处呢,总觉得心慌慌的,明明平时很喜欢跟他一起呆着,这感觉真奇怪。

    身后,白驹跺了一脚,上一层的感应灯也亮了。

    更下两层,被人挠得跟花脸猫儿似的张有驰张大师气喘吁吁地站定,喃喃自语:“该变了啊,为什么还不变呢?难道我的老祖宗晃点我,那药根本不管用?”

    ……

    “曲艺那家伙去哪了?怎么把你扔下不管了?”韩卢的房间里,韩卢撸着膝上的白猫,探头探脑地向洗手间看了一眼,门开着呢。曲艺连夜买药材去了,当时韩卢正在直播,所以曲艺都没跟他打个招呼。

    韩卢提着白猫的脖子看了看,乐了 :“哈,曲艺走了,不要你了,你又成流浪猫了诶,以后要跟着我啦,快叫主人。”

    白痴!白猫不屑地白了他一眼。

    “哎油,还挺高冷。”韩卢摸了摸白猫的脑门儿:“有本事你别趴人家大腿上啊。”

    “要不是你不让我上桌子,谁稀罕趴你腿上。”丁狸悻悻地想,四爪并用地开始挣扎,想从他膝上跳下去,但韩卢只用一只手压着,她就动弹不得。

    “别闹,要不然本老爷再去抓条蛇来,把你炖成‘龙虎斗’。”韩卢十分恶趣味地揪住小狸猫的尾巴,就是不让她逃脱。

    “啊!这个白痴,又恐吓我!”丁狸怒了,亮出小尖爪,呲着小尖牙,一人一狸竟然打起来了……起来了……来了……了……

    最后,怕被咬到手的韩卢终于认输,丁狸傲娇地扬着脖子,翘着尾巴,优雅地跳到电脑上,小爪子踩在一键盘上,屏幕上顿时一通胡乱的操作。

    韩卢看看屏幕,因为小家伙的一通乱踩,无意中按到了的相关的键,视频已经完全切断,看不到大厅中的景像了。

    韩卢叹了口气:“哎,那家伙终于放下了心结,重新寻找爱情了,我也就放心了。”

    “喵呜?”丁狸若口吐人言,怕把这小子吓死,可又实在按捺不住好奇心,忍不住叫了一声。

    韩卢把她抱了回来,放进怀里,一边撸着她的毛发,一边幽幽地说:“当初白驹跟江一曼谈恋爱的时候,我就觉得那女生太有心机,接近白驹的动机也不是那么纯粹,可惜,提醒也没用,人啊,一旦陷入热恋,理智就不知为何物了。”

    “后来,我又听说了江一曼更多的不好的传闻,觉得这女孩真是配不上白驹,自已兄弟,难道我一定要看着他上了当再去接受教训?所以我就……想了个很妙的法子。”

    说到这里,韩卢有些得意洋洋了,一边撸着小猫的毛发,一边炫耀自已的智慧:“我悄悄散播了一个谣言,说我是某大集团总裁的私生子,早晚要被接回去继承家业的,然后想办法让江一曼听到了这个消息。”

    白猫张大了眼睛,显得萌萌的。

    韩卢得意地说:“如果江一曼不为所动,那么她就是真的爱白驹,我当然也不会再枉作小人。如果她是嫌贫爱富的人,那她就会抛弃白驹,转而来勾引我。果不其然啊……”

    韩卢架着白猫的两条前腿,把她架到面前,与自已面对面:“我是不是很聪明啊?兵不血刃地就叫江一曼那个阴险的妖精原形毕露,主动抛弃了我的好兄弟,然后她知道传言是假的,又主动抛弃了我。

    你是不知道啊,我当时在她面前还痛哭流涕,伤心欲绝,充分满足了她的自尊心,直到现在,她都以为我是个被她抛弃的可怜人,就连我今天帮白驹揭穿她的真面目,她都会以为我是因爱生恨吧,哈哈哈哈……”

    “啊!这个男人,真是蔫儿坏蔫儿坏的,原来平时那副傻啦吧唧的样子都是装的,心机boy!”丁狸瞪着韩卢:“我算是看到你的真面目了,你这个头顶生疮脚底流脓的大坏蛋!”

    然而,她发出来的声音,却只是一声婉转的:“喵呜~~~”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王者归来洛天〕〔七零萌妻有点甜〕〔原始星球我为王〕〔颜夕江墨琛〕〔万千厉鬼排队表白〕〔有你便是晴天艾天〕〔归楚〕〔我的老公是狐仙〕〔宠妻总裁坏透了〕〔穿成反派他前妻[穿〕〔六合天师〕〔毒戮天下〕〔田园萌宝:农家俏〕〔解忧医馆〕〔为妃两世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