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极品废少〕〔烈焰狂兵〕〔镇灵师〕〔鬼食〕〔亿万妈咪求抱抱〕〔葫芦娃里蜈蚣精〕〔剑语含香〕〔人类次子〕〔我的皮肤强无敌〕〔夜鬼灯上塔〕〔风云沉浮〕〔极品小职员〕〔崩坏纪元〕〔极品花都道医〕〔仙君重生〕〔系统带我去装逼〕〔无限桃运兵王〕〔乡村那些事〕〔戒罪师〕〔农女俏媳妇:富户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狐狸的本命年法则 第一百六十三章 男人的释然
    白驹和狐婉兮并肩走出电梯,慢慢地向前踱着,走过狐婉兮房间时,她犹自未觉,两人继续向前走,直到在白驹门口停下。白驹站住身子,看了看狐婉兮:“我……我房间到了。”

    “嗯!”狐婉兮点点头,忽然清醒过来:“啊,那……那我回房了。”

    狐婉兮慌慌张张跑回自已门口,摸出房卡。两个人的房间是挨着的,白驹就站在门口看着她。狐婉兮刷开门,握住门把手,扭头看向白驹。

    白驹忙道“晚安!”

    “晚安!”

    然后两个人向比赛似的抢着拉开门,冲进去。

    “砰!”两扇门同时关上了,白驹倚着门,忽然微笑起来。

    “我竟然当众告白了!她的来历……管她呢,不管她是真的山村少女,还是什么大人物的宝贝孙女,我白驹论杀件也不差啊!”白驹捋了捋头发,得意洋洋地走进去。

    狐婉兮其实还有醉意,但刚才在白驹身边,却能保持相对的清醒,当房门关上,精神放松下来,醉意立即又涌上来了。

    她迷迷糊糊地进了洗手间,先方便了一下,然后迷迷糊糊的起来,上衣的衣角还有一片掖进了裤子,然后站在镜子前面看着自已。

    镜子里的美丽少女酡红着脸颊,一双眼睛既带着朦胧的醉意,又有熠熠的光辉,看着看着,狐婉兮点了点镜中少女的鼻子,娇羞而得意地说:“被人当众告白了呢!爷爷,你不是说你的孙女整天爬高窜低跟个 疯小子似的,将来嫁不出去么?嘻嘻!”

    镜中的少女,一双妩媚的眼睛慢慢眯起了上弦月。

    朦胧中,她想起了与白驹的三次接吻。

    第一次,她悄悄潜进了白驹的房间,那时白驹正睡着,睡姿安祥,英俊的脸庞,嗯……好像她当时并没注意这些, 当时她好紧张,她就是做贼似的凑上去,赶紧地吻了一下……

    咦?好像不是一下,而是两下,第一下她只是把嘴唇凑上去,蜻蜓点水地一吻,因为碧玺神精兽完全没有感觉,所以第二下就亲得更亲密了……

    第二次,第二次是白驹砸伤了脚,在医院又被自已的后脑勺磕破了唇,她凑上去给他吹气儿,自然而然地,当他的目光露出侵掠的讯号时,她下意识地凑上去,在他颊上印下了轻轻的一吻,可惜呢,当时没有勇气吻他的唇。

    狐婉兮遗憾地摸着自已的红唇,看着镜中的自已,朦朦胧胧地又想起了第三回。第三回她的屁屁被钉板扎伤了,她像小狗狗似的趴在床上,而他凑过来 ,在她唇上一吻、又一吻……他甚至还把舌头伸进了她的嘴巴。

    “噫~~~,好恶心……”

    ‘咚咚——咚咚——’狐婉兮的心房又有了震颤的感觉,一双大眼睛水雾蒙蒙的,她看着镜中的女孩儿,镜中那个女孩儿眯着双眼,嘟着红嘟嘟的唇瓣,正凑上去,凑上去……

    “啊!”狐婉兮的唇瓣一凉,一下子清醒过来,发现镜子上已经有了一个浅浅的唇印,登时大窘!发花痴啊你,居然去亲镜子里的自已,这要被人看到,真是羞也羞死了!

    狐婉兮捂着脸,忸怩地扭了几下身子,又悄悄张开双手,从指缝中看着镜中的自已:“厚脸皮,不知羞!”

    忽然,狐婉兮继续拢着双手,哈了口气,又吸了吸鼻子:“哎呀,好大的酒气!”

    爱护牙齿的乖宝宝马上拿出牙刷,挤上牙膏,启动电动牙刷,嗡嗡地刷起了牙。

    我们的目标是:没有蛀牙!

    ……

    “谢谢!”韩卢从跑腿代购手里接过袋子,关上房门,回到卧室,招呼正站在床上左顾右盼的白猫:“来来来,小宝贝,给你买回吃的来了。”

    韩卢把洗净的两个烟灰缸放在地上,一个倒上矿泉水,另一个打开一盒猫罐头倒进去。

    丁狸迈着高傲的猫步走到床边,低头看了一眼,然后抬起蓝汪汪的大眼睛瞪着韩卢,这货居然打算让本公主吃猫粮吗!

    “咦?你不饿吗?”韩卢挠了挠脑袋,又拿过一个果盘,在上边倒满猫砂,放到墙角,指着猫砂对白猫说:“喏,要拉臭臭到这里喔,乖一点,要不然本大爷可不要你了。”

    丁狸慢慢弓起了背,后腿在床上微微起伏,大有一跃而起的意思,这个混蛋,还是把他人道毁灭算了,他居然真拿我当猫养了!

    这时,房门又敲响了,韩卢忙起身走过去:“谁啊?”

    房门一拉,韩卢马上一声怪叫,迅速跳后一步,拉开架势:“你要干嘛,我我我可是泰拳八戒紫带高手,你不要乱来,我很能打的。”

    白驹站在门口,双手揣在裤兜里,向他翻了个大大的白眼儿:“赤橙黄绿青蓝紫,快被你说全了,你是彩虹啊?我不是来打架的,放心吧!”

    韩卢半信半疑地收了架势:“不是来打架的,你来干什么?”

    “虽然我根本不在乎江一曼说什么,不过,你能仗义执言,我还是想对你说一声谢谢。同时提醒你,以后不必多管闲事,我的事不用你管。”

    “跟人道谢还这么拽!”韩卢反唇相讥,唇角却已忍不住微微勾起。

    白驹没再搭理他,转身就要走。

    韩卢忙“喂”了一声,白驹微微侧身,乜视着他。

    韩卢好奇地问:“你真喜欢你的小助理?”

    白驹的目光一闪,顿时有些锐利了:“那又如何?”

    韩卢连忙摆手:“你别误会啊,我可没有想抢你女朋友的意思!我喜欢的是肤白貌美大长腿、气场强大的御姐,不是你家狐婉兮那种娇美甜蜜型的小女生。”

    “哦?如果婉兮是你喜欢的那种类型,你就要抢了?”白驹转过身,开始咔巴咔巴地扼着手指。

    韩卢一窒,有些恼羞成怒:“我跟你解释过了,我当年完全是为了你好,我早看出江一曼不是东西,谁叫你被爱情迷惑了双眼呢,我怎么提醒你都不听,我只好出奇招……”

    他还没说完,就被白驹打断了:“闭嘴,我没兴趣听你解释,找你的大长腿去吧,我警告你,离我家婉兮远一点儿!”

    白驹说完转身就走,韩卢气不过,拉着房门在后边抻着脖子喊:“秀恩爱,死得快,懂吗?以后别到我面前显摆!”

    白驹刚一回头,韩卢就赶紧关上了房门,嘿嘿笑着走回房间:“跟我斗嘴,小样,你赢得了才怪,我可是泰拳八戒橙段高手!”

    韩卢一脸的笑容,那是相当的愉快。从小一起长大的发小,彼此再熟悉不过,今天白驹能来,不管他说什么,其实都是表明了心迹,梗在白驹心口的那根刺,从今天起算是拔掉了,韩卢开心极了。

    不过,相爱相杀了那么久,相处的态度当然没有那么快恢复,他们又不是一对男女,抱头痛哭一番,再来一番缠绵悱恻的法式湿吻就能迅速回温,慢慢来吧。韩卢兴奋地往床上一个鱼跃,一把揪住丁猫的尾巴把她扯进了怀里:“哦呵,我今天真是太开心了,你开不开心啊?”

    韩卢仰躺在床上,双手捧着白猫的小脸蛋一阵蹂躏,丁狸气得一佛出世二佛升天,恨不得马上施展鹰爪功,把这夯货的脑袋给开了!那她才开心!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王者归来洛天〕〔七零萌妻有点甜〕〔原始星球我为王〕〔颜夕江墨琛〕〔万千厉鬼排队表白〕〔有你便是晴天艾天〕〔归楚〕〔我的老公是狐仙〕〔宠妻总裁坏透了〕〔穿成反派他前妻[穿〕〔六合天师〕〔毒戮天下〕〔田园萌宝:农家俏〕〔解忧医馆〕〔为妃两世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