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盛世宠夫:郎君美〕〔极品全能透视小仙〕〔重生之筑基之王〕〔踏破天道〕〔厂里上班记〕〔虚幻为王〕〔重回七零:军长大〕〔历史正能量〕〔快穿:兜里必须有〕〔重生在七零年代〕〔妙手香医〕〔黑化快穿:穿成白〕〔无敌气运〕〔拜见大魔王〕〔绿茵王牌少帅〕〔甜心嫁一送一:总〕〔七零小佳妻〕〔终极保镖〕〔彪悍小农民〕〔名门掠爱:闪婚娇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狐狸的本命年法则 第一百六十七章 开车
    吃完早餐,白驹带着狐婉兮漫步在酒店外的草坪旁。

    狐婉兮摸着肚子,很满足地说:“为什么不回酒店啊。”

    白驹瞪了她一眼:“回酒店你倒头就睡是吧?想养成猪吗?”

    狐婉兮嘟了嘟嘴:“人家才不会。”

    这时,白驹的电话响了,白驹看了看手机,接通了电话。

    “哈哈哈,昨天打你电话一直占线,到后来时间晚了,我就没再打扰你。”电话里传出牛导爽朗的笑声:“我下午去机场,晚上回去。你的视频直播我在网上已经看过了,白总,有魄力啊!”

    白驹笑了笑,看了看旁边的狐婉兮,阳光照在她的脸上,那眉那眼,说不出的可爱。为了她,有什么不可以付出呢?

    狐婉兮看他望向自已,高大俊朗的模样,偏生眼睛笑弯着,居然有点甜,便指了指手机,又指指自已,用口型做出“说我的?”的模样儿,其实她耳力超好,听得见,只不过可不想在白驹面前显出他女朋友有这种特殊本领。

    嗯……,这样以后才能看紧他,有什么秘密也别想瞒过我,喔呵呵呵呵……

    狐婉兮歪着头,冲着白驹笑了,两颗小虎牙亮晶晶的。

    “没什么,我就这样的性子,打着不走,牵着倒退。”

    “哈哈,理解,理解,明白,明白。女人嘛,得不到你就要毁了你,不过昨晚江老师的反应很奇怪啊,本来只要她咬紧牙关,你日子就一定不好过,你也知道,这种事男人先天就吃亏,越描会越黑,可她居然自已坦白了,网上都在讨论,说她昨晚是不是磕了药呢。”

    “那就不是我所能知道的了。”白驹其实对江一曼昨晚突然的坦白感到很奇怪,其实他现在也在怀疑,江一曼是不是磕药了?否则,她精心准备了那么久的一盆污水,最后会因为他对另一个女人的真情告白而幡然醒悟?

    不过,如果她真磕了药,这可是犯罪,虽说她不仁,白驹却不想不义,给人扣上这么一顶帽子,所以没接牛导的这个话碴儿。挂了电话,白驹看看狐婉兮:“你刚刚笑什么,那么开心?”

    狐婉兮冲他扮个鬼脸儿:“不告诉你。”

    白驹撇撇嘴:“不说拉倒,我好奇心没那么重。走啦,我跟剧组叫了辆车,今天带你出去玩。”

    “真的呀?”狐婉兮兴奋地跑前两步,挎住了白驹的胳膊,歪着小脑袋看他:“昨天刚刚出了那么大的事儿,你还有心出去游玩?”

    “为什么不行?我就是这个态度!”

    “你厉害!”狐婉兮翘起大拇指,竖到了白驹胸前。

    白驹抓过她的手,在她手背上吻了一记,笑盈盈地看他:“喜欢吗?”

    狐婉兮面对着白驹站定,学着从“撩汉秘笈”上学来的招术,双手捧心,满眼红心状地说:“人家好崇拜你喔。”

    “臭丫头,就会做怪!”白驹嗔笑了一句,望着那张仰视着他的可爱脸蛋儿,不禁怦然心动,他伸出双手,轻轻掬住狐婉兮的脸蛋儿,凑到她粉润的唇上,轻轻地吻了一记。

    江一曼坐在一辆轿车的后排,通过车窗看着外边。草坪边,喷泉的七彩雾气氤氲之下,一个高大俊朗的英俊男人,正捧着一张少女的脸庞,轻轻地吻下去。

    此情此景,如诗如画。而江一曼看到这一幕,却是身子陡然一震,双手慢慢地攥紧了,指甲深深陷入指心当中。

    曲艺把丁狸拜托给韩驹照顾之后,就去了药房重新抓药,这回他学精了,同样的药材各买了好几份,几乎把镇上这家中药店的这几种药材买空,又买了好几种器皿准备当作炼丹的容器,大包小裹地往回走。

    到了酒店门口,叫服务员推了辆行李车来,大包小裹的放上去,然后一把推开热心帮忙的服务员,自已往房间推。

    电梯里刚进去一个人,曲艺就推着车到了,电梯里那人一看大为惊讶:“曲兄?你这是……怎么成行李员了?”

    曲艺一看,正是本片的制片人,忙把车子推进去,对制作人说:“我正要找你呢,我们家小狸生病了,恐怕明天还得休一天,先不要安排她的戏了。”

    “啊?”制片人一听,顿时脸现苦色:“曲兄,你们这样不合适吧,这才刚太平拍摄了几天啊,你们又……”

    曲艺理直气壮地指指行李车:“你闻闻,你闻闻,这可全是中药材,我没骗你啊,我们家小狸是真的不舒服。”

    制片人嗅了嗅,大吃一惊:“这全是药材?这得多少药材啊!这得吃多久啊。”

    曲艺老神在在地安慰说:“你不用担心,如果见效的话,可能一服药下去马上就见效,哈哈。”

    制片人哭丧着脸说:“那要是不见效呢?”

    曲艺把狗脸一扳:“不要说这种丧气话,我们要乐观。”

    制片人捂脸,欲哭无泪,哽咽地说:“我们这个戏,真是历尽坎坷啊!”

    曲艺拍拍他的肩膀,安慰道:“别伤心,我们会苦尽甘来的。”

    张有驰站在酒店一角的树墙后边,拿着一个望远镜遥遥地看着白驹和狐婉兮。

    眼见二人上了一辆车,张大师急了,立刻从树墙后边窜了出来。左右一看,恰好有一辆空出租车从大堂那边驶了过来,张大师马上张开双臂拦了上去。

    “你要死啊,想赶着投胎别连累……”司机放下车窗,还没骂完,张大师已经一屁股坐上了副驾驶,一张百元大钞拍到了他的面前:“少废话,快跟上前面那辆车!”

    “呼~”司机一脚油门,还没坐稳的张大师被拍在了座椅靠被上。

    “好嘞,先生您坐好喽,请系好安全带!”这个时候,司机才说出一句话。

    张大师慌慌张张地扯过安全带扣在自已的大肚腩上,连连点头赞许:“对,就这么开!”

    江一曼坐在轿车后座上,闭着眼睛,眼前不断地回闪着她与白驹相识以来的种种:

    戴着尖耳、狐尾,扮小狐仙婴宁的江一曼走下舞台,一个女同学迎上来,咭咭笑着对她耳语:“白驹自从你出现,眼睛就跟着你转呢,从台上追到台下……”

    江一曼瞟了眼远处白驹的身影,不屑地对女同学撇撇嘴:“喜欢本姑娘的男人多着呢,他可配不上我。”

    远处,正定定地看着江一曼的白驹旁边,韩卢坐的角度看不到帷幔旁边的江一曼,他只是看看白驹直勾勾的眼神,用肩膀撞了撞他:“哎,干嘛呢?”

    白驹目不转睛地看着远处正与女同学说笑的江一曼,轻轻地说:“从小到大,我常常会做一个梦,梦里有一个美丽的小狐仙,赐给了我健康与幸运……”

    韩卢同情地拍拍他的肩:“跟蒲松龄一样,穷酸书生妄想症。”

    而这一幕,江一曼是没可能知道的,她只知道,白驹好像暗恋了她,不过白驹可不是她理想的良配。

    接着,便是白驹的剧本卖出高价的那一天,韩卢抱着白驹正在操场上欢呼,她和几个同学艳羡地站在教学楼旁看着,一个男同学钦佩地说:“还是白驹厉害,你看着吧,咱们这些同学里边,将来最有出息的那个一定是他!”

    另一个女同学频频点头:“嗯!白驹一定会成为一个了不起的大编剧!”

    江一曼的眼神忽地深邃了那么一刹,再下一幕,就是她站在白驹面前,主动的告白……

    她听到两个男同学议论,说韩卢是某大集团总裁的私生子,而这个大总裁的正室只给他生了个女儿,他要把这个私生子接回去继承家业……

    她转而在与白驹交往的时候,与他的腻友韩卢眉来眼去……

    她和韩卢在安全通道相拥亲昵……

    她在同学会上听人说起今时今日的“金童”白驹……

    “停车!”江一曼蓦然喊了一声,车子在路边停下来,司机诧然回头。

    江一曼咬了咬嘴唇,沉声说:“回去!”

    车子掉了头,向回驶去,江一曼的脸上渐渐流露出怨毒的笑意。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王者归来洛天〕〔七零萌妻有点甜〕〔原始星球我为王〕〔颜夕江墨琛〕〔万千厉鬼排队表白〕〔有你便是晴天艾天〕〔归楚〕〔我的老公是狐仙〕〔宠妻总裁坏透了〕〔穿成反派他前妻[穿〕〔六合天师〕〔毒戮天下〕〔田园萌宝:农家俏〕〔解忧医馆〕〔为妃两世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