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生之我要做明星〕〔最强无敌宝箱系统〕〔舰队司令〕〔桃运邪医〕〔崛起修行录〕〔米娜的移动餐厅〕〔永恒国度〕〔仙命长生〕〔篮坛指挥官〕〔木叶之旗木家的快〕〔为君剑歌〕〔我不是五五开〕〔大小姐的贴身神医〕〔透视邪兵〕〔都市超品小仙医〕〔盛世独宠:逆天娘〕〔田园娘子:夫君你〕〔末世屠尸系统〕〔夜幕审判〕〔我真不想当大侠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狐狸的本命年法则 第一百六十九章 现形
    竹林间,吊桥上,一双白色的旅游鞋轻盈地穿梭其间,灵动如狐。

    “快来啊,真慢!”

    狐婉兮像跳格子似的从清泉流淌的几块大石头上轻盈地跳过,返身冲着还在对岸的白驹,用手拢着喇叭大叫。

    “这丫头,一带她出门就疯得厉害。”白驹摇头,集中精神盯着脚下,小心地从一块块水中的大石头上迈过去。他可不敢模仿狐婉兮轻盈如狐步的动作,想那么耍帅的话,他很可能就要跌进河里去了。

    等他走到最后一块石头上时,狐婉兮迫不及待地伸出了小手,白驹握住她的手,纵身一跃,跳上了岸。

    这里更加幽谧了,刚刚在对岸时,时不时还能碰到三五游人,而这一侧的林中多了许多南方的灌木品种,游人也随之更少了,一路行来,未见一人。

    对岸,张大师汗流满面、气喘吁吁地站定,他实在是跟不上这两个年轻人的步伐了,不过从这里能隐约看到对岸的路径,白驹和狐婉兮应该是沿着小径向前边走,在大约一里地外,就有一座吊桥,从那里可以绕回来。

    于是,张有驰一头扑在了一块大石头上,架起望远镜,远程盯起梢来。

    “我们要是一直能这样多好!”挽着白驹的手,走在林荫间,嗅着清新而芬芳的风,惬意之极的狐婉兮不禁感慨地说。

    “你喜欢自然的生活环境?”

    “嗯!”

    “那你要是去了我家老宅,一定会喜欢。那是一个小乡村,临着海,傍着山,风景非常幽静。”

    “听起来就漂亮,你是在那里长大的么?”

    “嗯,我是在那儿出生的,后来爸妈去城里打工,我就跟着进了城。”

    “可我没见过你爸妈呢,他们回老家去了么?”

    “嗯!我小时候,生了一场大病,爸妈卖了房给我治病,后来我病好了,可他们已负债累累,干脆就回老家了。不过出来这几年见了世面,总归比老家的人要强,我爸妈承包了一片海域进行养殖,日子才又渐渐好起来。”

    狐婉兮站住了,定定地看他:“你小时候生病的事,还记得呀?”

    白驹摇摇头,微微扬起头,阳光从树叶间洒下,斑斓地洒在他的脸上,映得他的眼睛都眯了起来:“其实那时我已经是记事的年龄了,可是很奇怪,生病住院那阵子的事儿却记不大清楚了,不过从那以后……”

    “嗯?”

    “从那以后,我常常做一个梦,梦里,我回到了小时候,还在医院里住着。梦里,我总是会走到医院天台上,然后就看到天空中旋转着七彩的光,然后就有一个生着尖尖的耳朵,还拖着一朵雪白的大尾巴的漂亮小狐仙从天空中飞下来,落在我的面前……”

    狐婉兮的眸子亮晶晶的:“然后呢?”

    白驹遐想着,脸上的线条渐渐变得柔和起来,轻轻地说:“然后,她伸出小手,摩着我的头顶,我正疼得厉害的头,马上就不疼了。她说,你会好好的,长命百岁……”

    回想着梦中那始终不变的一幕,白驹轻轻闭上了眼睛:“天上白玉京,十二楼五城。仙人抚我顶,结发受长生……”

    看着他的样子,狐婉兮也不禁微笑了,笑得好不温柔。

    原来他因为生病,忘记了与自已童年时相遇的一幕呀。可是,那一幕还是印在了他的脑海中。不过,我有摩过他的头顶么?有对他说过这样的话么?嗯……,大概有的吧,毕竟我那么温柔、那么善良。

    白驹张开了眼睛,对狐婉兮说:“你知道吗?这个梦,我经常做,而且每次做的梦都一模一样,后来渐渐长大,做这个梦的次数才渐渐少了。小时候,我一直坚信,我生病的时候,真的遇到过这样一个小精灵、小天使,是她治愈了我!我甚至幻想,她就是我未来的新娘……”

    狐婉兮目光流转,投注在白驹的脸上,笑容愈发地温柔。傻子,你本来就真的遇到过小狐仙啊,那就是我!原来,你还记得我!也许,这就是缘吧,我和你的缘份,早就天注定了。

    白驹的笑容渐渐变得有些苦涩:“大学的时候,我一下子就接受了江一曼的追求,就是因为……她在学校汇演节目中扮了一次小狐仙,那样子,和我梦中的小仙女一模一样。我写出《狐恋》那部剧来,也是因为我的狐梦情结吧……”

    说到这里,白驹忽然清醒过来,紧张地看向狐婉兮:“你没吃醋吧?”

    狐婉兮抿着唇摇头。

    白驹不放心地解释:“那只是我童年的梦罢了,你们女孩子喜欢幻想,我们男人其实也一样的啊。咳!不过,我现在早已长大、成熟了,我发誓,我喜欢你,真的是因为喜欢你,不是因为把你当成了我梦中仙子的替代……”

    他的话没有说完,因为狐婉兮已经将一根手指摁在了他的唇上,阻止他说下去。

    “好了啦,别解释了,我才不是那么小气的女人。”

    白驹仔细地观察狐婉兮:“真没生气?”

    狐婉兮快要绷不住自已的神情了,她傲娇地把白驹推转了身,嗔道:“说过没有就没有嘛,背我走,我累了!”

    “好好好,虽说只是我梦中想出的女孩儿,我也不该在你面前夸她的好的,我知道自已错啦!”

    白驹屈了膝:“上来!”

    狐婉兮纵身一跃,跳到了白驹的后背上,白驹用双手兜住她的臀。每天吃那么多,还是轻得像一片羽毛,真不知道她把东西都吃到哪儿去了。

    狐婉兮张开双手,环住了他的脖子,把下巴轻轻搭在他的肩上,笑眼弯着:“没关系呀,你有江一曼那样的前任,我都没生你的气,怎么会气你梦中的女孩子呢。不过,你实话实说喔,是……你梦里的小狐仙漂亮,还是我漂亮?”

    “当然你漂亮!”白驹想都没想,求生欲很强烈。

    “讨厌啦,我要你实话实说。”

    “真的是你啊,我梦中的那个小狐仙,是个可爱的小女孩,冰雪晶莹,非常可爱,是个美人胚子,长大了也会很可爱的吧?可是我梦里没见过她长大的样子,在我见过的女孩子里,你是最漂亮的,不是之一,而是唯一!”

    “算你会说话!”狐婉兮笑靥如花,伏在白驹的肩上,眉眼弯弯,红唇贝齿,甜美无法言喻。

    她的耳朵,渐渐地变得尖翘起来,一朵毛绒绒的可爱大尾巴在裙后出现,飘飘洒洒摇曳在半空中,如梦似幻。

    恢复了狸人本体形象的狐婉兮,在白驹耳边轻轻地说:“你也是我认识的,最可爱的男孩子,不是之一,而是……唯一!”说着凑上去,在他颊上轻轻地吻了一记。

    河对岸丛林中,张有驰身子一滑,幸亏胳膊肘儿搭在了石头上,否则这一下就把望远镜磕碎了:“我的老天,现形了,现形了,狐妖要吸人血了,狐妖要吃人啦!”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王者归来洛天〕〔七零萌妻有点甜〕〔穿成反派他前妻[穿〕〔颜夕江墨琛〕〔六合天师〕〔万千厉鬼排队表白〕〔盛世鲛妃〕〔原始星球我为王〕〔宠妻总裁坏透了〕〔解忧医馆〕〔有你便是晴天艾天〕〔归楚〕〔我的老公是狐仙〕〔八十年代嫁恶霸〕〔毒戮天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