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韩娱之寻觅〕〔电影大导演〕〔透视小医仙〕〔乡村小医圣〕〔农女俏媳妇:富户〕〔重生谋爱:腹黑娇〕〔农门小辣妻〕〔荣宠田园:药香王〕〔农门娇妻种田记〕〔异大陆修仙记〕〔重生之豪门导演〕〔小白的幽灵侦探〕〔邪王追妻〕〔农家有女来种田〕〔崩坏纪元〕〔都市之地狱之主〕〔帝国巨星〕〔豪门公子的村姑妻〕〔布衣天国〕〔变身之萌鬼上身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狐狸的本命年法则 第一百七十五章 痒
    “咚咚咚。”

    白驹刚洗完澡,腰间缠着大毛巾,拉开房门一看,狐婉兮也穿着同色的浴袍,只是比起自己娇小了许多,趿着拖鞋,头发湿漉漉的,一手拿着一个痒痒挠,正咯咯地笑。

    “婉兮,干吗?”

    狐婉兮毫不避讳地进了屋,拿着两个痒痒挠比划着:“可爱吧,你一个,我一个。”

    这是狐婉兮在夜市买的,她买痒痒挠的原因是,这痒痒挠做得比较艺术,头部做成了动物的形状,狐婉兮递给白驹的是一个杆头蹲着个猴儿的痒痒挠,雕得倒是活灵活现。

    白驹接过来,看了看狐婉兮手里那个,嗯,那个杆头上雕着只雄鸡,她的最爱嘛,合理。白驹挥了下痒痒挠,探进后背挠了几下,问道:“为啥选了个猴给我,孙大圣吗?”

    狐婉兮也学他的样子把痒痒挠伸出后衣领挠了挠,笑嘻嘻地说:“什么孙大圣,这是雷公。”

    白驹唬起脸,摸了摸脸颊:“难道我长得尖嘴猴腮不成?”

    白驹却不知道,在狐人族文化中,掌握雷电之力的神明才是至高无上的,狐人族畏惧雷,尊崇雷,却又奇妙地最想亲近雷,或许也是清楚,如果雷真的找上了他,即便藏于九地之下也是无所遁形的原因吧。

    因此,人族有以夫为天的比喻,狐人族有以夫为雷神的比喻,当然,不管在人族还是狐人族,这都是令雄性无限追思缅怀却已一去不回头的历史了,嗷~~嗷~~呜~~~

    婉兮学白驹挠痒痒,却忘了她这时穿的是浴袍,痒痒挠探进后背,手臂一抬,领口便撑开了许多,精致的锁骨,贲起的玉碗状轮廓,呃……她皮肤很白,奶白奶白的……

    白驹“咕咚”一声吞了口口水,以前即便觉得美丽也还好啦,现在两人却是正式确立了情侣关系了啊,那也就意味着……可以吃了?

    不知是心理原因,还是某部分能力突然扩张了几倍,他的嗅觉突然异常发达起来,他嗅到少女的体香混着沐浴乳的味道,简直就是一抹最上等的催情香,白驹的喉结上下滚动了一下,这回却不是吞咽,而是紧张。

    “狐婉兮,你……”

    白驹面色潮红,声音也沙哑起来,但是他刚开口,就被狐婉兮打断了。

    “等等,让我猜猜,接下来你想说什么?”

    狐婉兮手里还拿着痒痒挠,往腹前一横,眉头一皱,威严地说:“女人,你知不知道你现在在玩火?”

    “呃……”白驹本来被她挠得心痒痒的,但这时忽然觉得旖旎的氛围正在悄悄溜走。

    “哈哈哈哈……”狐婉兮抱着肚子笑得前仰后合:“那些傻吊小说怎么会写出这么脑残的话来啊,哎哟哟不行了不行了,我快笑出八块腹肌了!”

    白驹很生气,他都动情了,可面前这只傻鸟却在讲笑话,把他的情欲都给笑没了,难道她长这么大,还不知道情欲是何滋味?

    白驹板着脸,用猴头痒痒挠在她臀部位置敲了一下:“你还八块腹肌,给我出去。”

    “哎呀老板,这是比喻啦,你真没幽默感。不过我有人鱼线诶,你要不要看?”狐婉兮说着就想去掀浴袍,亏得这袍子大的都快拖地了,往怀里搂了几下还没提上来。

    “婉兮,你再不走,那就真的是在玩火了!”白驹的声音更加沙哑。

    狐婉兮抬头,便看到了他眼中熊熊的烈火,忽然间她的五识似乎也一下子提高了数倍,她看到了那结实的胸,充满男性荷尔蒙的味道也随之而来,狐婉兮结结巴巴地问:“你……你是想跟我交配吗?”

    一句话出口,狐婉兮就想给自己一个耳光,她心里想的是“他想亲我了,那我这回便取回碧玺神精兽吧,虽说只是早晚的事,先解决了这件事,我再想如何把这个人类小女婿带回青丘,而不被我的亲族好友们给打死。”

    与此同时,她想说的是:“老板,我想亲亲。”然后就用一个抵死缠绵的吻,来取回她的碧玺神精兽,这个时刻也该庄重些嘛,可是嘴巴忽然瓢了,居然蹦出这么一句脑残的话来,啊~~~要疯!

    这个女人……,她简直是……,太粗鲁了!怎么可以把那么高尚的事说得这么……,一下子被这么赤裸裸的语言说中心事的白驹狼狈不堪。

    “你在说什么你,你一个小女生,啊~~真是!明天要赶飞机的你知不道吗?赶紧回去睡觉,早上起来晚了可没饭吃。”白驹连珠炮似的说着,一手拉开门,将狐婉兮推了出去。

    狐婉兮站在走廊,耸了耸肩,虽然是鬼使神差说的,但感觉自己好像说对了。

    然后,她也觉得心里有点痒。

    *********

    早上,张有驰张大师一脸疲惫地走进了酒店大堂。

    张大师费了半夜唇舌,反而让警察同志也认为他确实得了精神病,于是想把他转送精神病院,同时联系他的家人,张大师吓坏了,真被送进那种地方,有可能没疯也会被他们硬是“诊断为疯“。

    于是,张大师马上改了口,他承认自己错了,他嫌弃酒店服务员打扫房间晚了,他房间每天该有两瓶免费矿泉水,可他头一天只喝了一瓶免费矿泉水,第二天就只给补充了一瓶,等于少给了他一瓶,他生气,他不平,他想报复……

    最后,张大师声泪俱下地站在“坦白从宽”的大字下边,向警察同志检讨了自己的错误,保证再也不用胡说八道给酒店捣乱,破坏人家的生意。

    “承认错误就还是好同志嘛!你呀,一个大男人,也太小心眼儿了,人家一个清扫房间的大妈工作很容易吗?为什么不能互相多些理解,一瓶矿泉水的事儿,你至于嘛。这次幸亏你是在大堂里闹腾,你要是在外边宣扬,闹出大阵仗来,给人家造成严重损失,你赔偿还要要坐牢的我跟你说。行了,这都半夜了,你就在那凑和凑和吧,明早所长上班,就放你走……”

    想到这里,张有驰的脸颊不禁又抽搐了一下。

    “哎,张先生!”礼宾部一个工作人员忽然看到了张有驰。他恰好认识张有驰,忙打招呼道:“张先生,昨儿晚上来了个快递,我给您房间打电话一直没人,请您来拿一下。”

    “快递?”张有驰心中电光石火般一闪:“桃木剑!我的祖传降妖神剑到了?”

    张有驰立即扑到柜台前,兴奋地问:“我的快递在哪呢?”

    礼宾部那人笑着说:“收在库里,我也是早上刚上班,您稍等,我去找。”礼宾部工作人员转身进了内屋,张有驰轻轻敲击着桌面,脸上再度浮现出兴奋的狂热:“耳听为虚,眼见为实,只要我用神剑把那妖精打得现出原形,哼哼哼,嘿嘿嘿、嚯嚯嚯、哈哈哈哈……嘎?”

    张大师要用神剑镇压的那个妖孽从电梯口方向走过来了,还有好几个人伴行着,还拖着行李箱,她要走了?张大师看看狐婉兮,再猛然扭头看向储物室,那个服务员正撅着屁股翻找。

    “快快快,我的剑,我的剑,快找出来啊,人要走了啊!” 张大师看看屁股,看看婉兮,看看婉兮,再看看屁股,急得都快尿了。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是夸雷斯马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