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盛世宠夫:郎君美〕〔极品全能透视小仙〕〔重生之筑基之王〕〔踏破天道〕〔厂里上班记〕〔虚幻为王〕〔重回七零:军长大〕〔历史正能量〕〔快穿:兜里必须有〕〔重生在七零年代〕〔妙手香医〕〔黑化快穿:穿成白〕〔无敌气运〕〔拜见大魔王〕〔绿茵王牌少帅〕〔甜心嫁一送一:总〕〔七零小佳妻〕〔终极保镖〕〔彪悍小农民〕〔名门掠爱:闪婚娇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狐狸的本命年法则 第一百七十九章 情不知所起
    “检票了检票了,军人、老幼病残孕、商务座旅客,请走这边。”

    检票员一声喊,人群顿时骚动起来,虽然抢先进站一分钟,也不会比别的旅客先出发,但大家还是习惯了拥挤。

    张有驰背着他的桃木剑,随着缓慢的人流走着,这把桃木剑虽是木剑,过安检时也颇费了一番力气,他坚称那是工艺品,确实也是木头做的,最后这才放行。

    前边,很多既不属于老幼病孕,也看不出残的人拥在商务座通道口,张大师也只能慢腾腾地向前挪着步。前边有一个女人,很姣好的身材,该凸的凸,该翘的翘,婀娜的很。

    她还扶着腰,护着臀,因之姿势显得更加诱惑。有个男人瞟了一眼,脚下就转移了方向,刻意地向她贴过去。张有驰恶狠狠地瞪了那人一眼,将手提箱向前推了推,阻止了那人靠过来的脚步:什么玩意儿,垃圾!

    过了安检口,张有驰又看看自己的票,走向相应的车厢。前边还是那个体态曼妙的女人,两人一前一后,竟然上了同一辆车厢,都是商务舱。

    “诶,你是……”

    张有驰放好东西,有些迟疑地看着那个女人,那女人也刚放好箱子,正一手扶着腰,将商务座放成床,想要侧卧在上边,他俩的位置是挨着的,张有驰一看此人,这不是江一曼江老师么?她还请自己帮忙给她的人“驱过邪”来着。

    江一曼这时也认出了张有驰:“啊!张大师,是你?”

    “哎呀,果然是你,江老师,你这是……”张有驰有些疑惑地问。

    江一曼咬牙切齿:“被狐婉兮那个狐狸精给坑的,啊,不说这个了,张大师这是去哪儿?”

    张有驰没答她这句话,而是一脸震惊地看着她:“狐婉兮,狐狸精?你也知道她是个狐狸清。”

    “我当然知道,那个骚狐狸精,哼!当初见第一面,我就看出来了,外表清纯,实际上是个不折不扣的狐狸精。咦?张大师你为什么这么问,难道你也知道她是狐狸精?”

    “我当然也是一眼就看出来了,想不到你也……,哎,现代社会,大家都得有些别的职业傍身了。江老师师承何人呐,令师是?”

    “哦,我老师姓樊,樊大鹏教授,张大师认识?”

    “不认识,他还是教授?哪评的职称?”

    两人鸡同鸭讲了半天,张有驰才弄明白搞了乌龙,人家说的只是大众意义上的“狐狸精”,和自己嘴里的狐狸精那是两回事儿。人家再问起时,张有驰也兴致缺缺了,在没有真凭实据之前,他已经懒得再跟人说这件事,弄不好,他又被送进去接受警察叔叔的再教育了。

    于是,闲聊一阵后,张大师躺下,闭目养神了。

    江一曼也侧身躺下了,有人说脚是女人的第二张脸,有人说臀是女人的第二张脸,不管怎么说,爱美的江一曼也不想屁股上留一堆疤痕,变成麻子屁股,此时屁股上还敷着药呢,还是侧身躺着安全一些。

    两个人所去的都是一个地方,狐婉兮所在的滨海市。

    ……

    丁狸发现,自己现在拍戏之暇,常常会想起一个人来,韩卢。就是在片场,只要他也在,丁狸就会不自觉地注意他的举动,尤其是因为什么事大家笑起来时,她第一个去看的就是他。

    心理学上说,当大家都笑了的时候,你第一眼去看的笑得那个人,就是你心里最喜欢的人,那就是说……,丁狸有点方,不会吧?老娘从青丘逃到地球,虽说心里也幻想过未来的另一半,但是和韩卢的形象似乎相去甚远呢,我怎么可能会喜欢他?笑话!

    那混蛋,在楼下跟几个刚回来的群演女孩聊什么呢,还笑那么开心,后槽牙都看到了。我呸!咦?我管他跟谁聊天呢,关我屁事!不想他了,不想他了……,丁狸心慌慌地从曲艺手里接过自己的手机,想了想,就拨给了狐婉兮。

    “喂……丁……丁狸姐?”电话一接通,那边就传来狐婉兮气喘吁吁的声音。丁狸登时一脸黑线,他们进展不会这么快吧?这才……,才黄昏啊,天还没黑呢,居然白昼宣淫。

    “咳!我是不是打扰你了?”

    “我……不……不打扰……”气喘吁吁的声音,引人遐想。

    丁狸刚要开口,电话那头又传来白驹的声音,“要出来了!要出来了!”

    丁狸老脸一红,心口怦怦乱跳:“你先忙,有空再聊。”丁狸说完,赶紧挂了电话。狐族的骚狐媚子,真是的,太不要脸了吧,大白天的就……,嗯……跟男人亲热,究竟什么滋味儿啊?

    “砰砰砰!”敲门声响,把正想入非非的丁狸吓得一下子从床上弹了起来。丁狸就像被人捉奸在床似的,怒气冲冲地走过去拉开门,居然是韩卢。

    “什么事?”

    “你脸怎么这么红,不是发烧了吧?”

    “我……哪有,刚冲了澡不行吗,你找我干嘛。”丁狸心虚,声音做粗声大气的以壮声势。

    韩卢奇怪地看了看她,明明没有冲过澡的样子嘛。韩卢咳嗽一声,把手上的稿子递给丁狸:“明天先拍大结局的戏,稍稍做了点改动,你看一……咦?这不是小白的衣服吗?怎么在你这儿?”

    韩卢忽然看到客厅里居然晾了个衣架,上边夹了件小衣服,是猫儿穿的衣服,就是他给小白买的,结果他兴冲冲地拿了衣服来时,小白已经被曲艺给送人了。伤心之下,这衣服他随手就搁在一边了,想不到居然被人洗了,还挂在这里。

    丁狸翻了个白眼儿,破衣服买的,本姑娘就算是猫形态,也不要穿啊,丑死了,这么巨丑的原谅色是怎么回事?你这什么审美啊?不过,被她发现以后,鬼使神差地居然没扔,而且还清洗了一遍挂在那里。

    “我觉得……浪费是不好的,就清洗了一下放在那里了,万一啥时用上呢,怎么了?你想要啊,想要拿走。”

    韩卢摇摇头,一脸黯然:“小白的新主人对它好么?”

    “呃?哦,听曲艺说……挺好的。”

    “它喜欢跟人吃一样的东西,不喜欢吃猫粮猫罐头,新主人不会讨厌它吧?”

    “不会吧,哈哈哈,其实这样更好养活啊。”

    “嗯……,他们不欺负它就好。”韩卢伤感地看了眼那件原谅绿的小猫衣,眼眶居然有些湿润了。

    丁狸有点不忍心了:“你要喜欢猫,回城后养一只嘛。”

    韩卢摇头:“我不敢,它没我命长,小时候养过一只,后来死了,把我哭得,白驹陪了我好几天,都没哄好,很长时间里,我都不敢再看猫。如今大了,才好了些……”

    韩卢深深地叹了口气:“我走了。”

    望着韩卢落寞的背影……神经病啊!我这莫名其妙地感动个什么劲儿!丁狸大小姐恨恨地关上了房门,走过去一把扯下那已晾干的猫衣团成一团,准确地投进了垃圾桶,但是想了想,又忍不住走过去重新捡了出来,捋平整了,拿进了卧房。

    “出来没有?出来没有?”白驹撅着屁股蹲在地上,拿着扫帚在沙发底下捅着、扫着,狐婉兮盯在另一边:“出来了,爬出来了,别动别动!”狐婉兮扑过去,准确地捏住了螃蟹.

    “呼!最后一只也找到了!”白驹如释重负,拿个玻璃盆儿,等狐婉兮放进去,马上罩住:“好了,我去厨房料理,你去取点酒来。”

    “好!”狐婉兮吞了口口水,酒?什么酒?在哪放着呢?狐婉兮聪明的小脑袋一想,忽然记起地下室有一个大橡木桶,老板说那是从法国弄来的上好葡萄酒,狐婉兮马上屁颠屁颠地冲进了地下室。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王者归来洛天〕〔七零萌妻有点甜〕〔原始星球我为王〕〔颜夕江墨琛〕〔万千厉鬼排队表白〕〔有你便是晴天艾天〕〔归楚〕〔我的老公是狐仙〕〔宠妻总裁坏透了〕〔穿成反派他前妻[穿〕〔六合天师〕〔毒戮天下〕〔田园萌宝:农家俏〕〔解忧医馆〕〔为妃两世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