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极品废少〕〔烈焰狂兵〕〔镇灵师〕〔鬼食〕〔亿万妈咪求抱抱〕〔葫芦娃里蜈蚣精〕〔剑语含香〕〔人类次子〕〔我的皮肤强无敌〕〔夜鬼灯上塔〕〔风云沉浮〕〔极品小职员〕〔崩坏纪元〕〔极品花都道医〕〔仙君重生〕〔系统带我去装逼〕〔无限桃运兵王〕〔乡村那些事〕〔戒罪师〕〔农女俏媳妇:富户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狐狸的本命年法则 第一百八十一章 潋滟一身花色
    邬玥一边切黄瓜,一边问道:“婉兮,你和小白多久了?听王东说你一开始是他的助理?”

    “是啊,我到了这地方,举目无亲的,幸亏他收留我,还给了我工作。”狐婉兮一脸的天真无邪。

    “那……你们什么时候开始的?”

    狐婉兮手一顿,认真思考了一下,还真想不起来,摇摇头说:“说不好,不知不觉吧。”

    “那你们谁和谁先表白的?不会是你吧?小白那个水仙男,我可想不出他会和别人表白。”

    狐婉兮甜笑起来:“可那天,在大庭广众之下,就是他先表白的啊。”

    邬玥停下切黄瓜的手,挑眉看了看狐婉兮:“婉兮,如果你在一个同性好友家中做客,窗外的景色是:a:下着花瓣雨。b:日全食。c:下着红色的雪。你选哪个?”

    “额?花瓣雨呗,当然是花瓣雨,为什么这么问。”狐婉兮也不知道她为什么会问这么奇怪的问题。

    邬玥笑眯眯地道:“你喜欢那种低调的、浪漫的表白方式,只要真心真意什么形式都不在乎,所以你并不在乎鲜花、蜡烛、昂贵的礼物,你更在乎平时相处时彼此的感觉,是吗。”

    狐婉兮惊讶地张大了嘴巴:“哇!姐姐你学过算命吗?”

    “哈哈,这可是我的专业!”邬玥洋洋得意地笑起来。

    “好厉害!”狐婉兮由衷地赞叹。

    ‘啊——’狐婉兮口中“好厉害”的邬玥一蹦三尺高,她看到一只蟑螂,顿时吓得魂飞魄散。

    等白驹和王东冲到厨房门口时,就见邬玥魂不附体地站在案板旁,双手高举,而狐婉兮却抓了一张餐巾纸,大大方方地把蟑螂抓了起来,纸团了一团,麻利地扔进了垃圾桶,一脸的不以为然:“哎呀,一只小虫子嘛,有什么好怕的。”

    王东忍不住对白驹道:“小白,你女人真不像女人。”

    白驹想起狐婉兮抱起几百斤酒桶的样子,心有戚戚焉:“除了外形,确实就没一点像的地方。”

    四人吃过饭,已经晚上八点多了,王东张罗着要去唱歌,白驹看狐婉兮也精神奕奕,于是四个人又驱车又来到ktv。狐婉兮是第一次来ktv,新奇地看东看西,很是喜欢种氛围。

    邬玥歌声十分动听,白驹和狐婉兮都再三推辞,最后这包房就成了王东两口子的专场。

    “婉兮,你会唱什么歌,也去唱一首呗,我还没听过你唱歌呢。”王东两口子正在对唱情歌,白驹喝了点啤酒,有些醉意微醺,趴在狐婉兮耳边大声地说道。

    狐婉兮大口大口地吃着爆米花,连连摆手:“我?算了算了我不会!”

    “来来来,唱一个,你声音那么甜,唱歌一定很好听,快来一个!”正好王东两口子收了音,听到了最后一句,邬玥马上过来拉狐婉兮,狐婉兮却不过,只好忸怩地说:“那……那就……唱《狐恋》的主题曲吧,我就熟悉这一首歌。”

    邬玥立马帮她选了曲子,《狐恋》的主题曲叫《清明》,当那凄婉动人的旋律响起,狐婉兮看着大家期待的眼神,终于鼓足了勇气,轻轻举起了话筒,凑到唇边:“南北山头多墓田,清明祭扫各纷然……”

    这是一首古诗词改变的主题曲,意境很是凄美,伴着萧与瑟的曲音,很是让人心碎。

    ‘噗’地一声,邬玥一口啤酒喷了王东一脸,赶紧抓过几张纸巾替他一通擦。

    而狐婉兮,双眼紧紧盯着屏幕上的字幕,情绪已经完全代入《狐恋》这个故事了,双眼熠熠放光,神情极是陶醉,哭得……不是,唱得那叫一个惊天地泣鬼神:“纸灰飞作白蝴蝶,泪血染成红杜鹃。日落狐狸眠冢上,夜归儿女笑灯前……”

    王东擦干了脸,急忙向邬玥递眼神儿,示意她跟狐婉兮一起唱,邬玥拿起话筒张着嘴,愣了半天,愣是想不起原本这歌的调调该是什么样了,根本找不到一个切进去的地方。

    白驹在一旁憋不住乐,连忙拿出手机将狐婉兮的歌声全部收录进去。好不容易一曲结束,王东立即拼命地鼓起掌来:“好!婉兮妹子厉害!我第一次听到这么……霸道的歌声!厉害厉害!媳妇儿你跟人家学着点!这么霸气的歌声人家都不轻易展示呢!”

    邬玥瞪了王东一眼,也不敢笑,只是对狐婉兮道:“确实蛮好听的,感情投入很深,极富……感染力。”很快,邬玥就为自己这句恭维话感到后悔了,因为狐婉兮一听就兴奋了。

    “真好听啊?我就说嘛,我在家的时候一唱歌我堂哥就会把我嘴巴堵住,说我再唱他就再杀,我还以为我唱歌很难听呢!还是你们会欣赏,有眼光!”

    某狐美滋滋地,浑然不知道什么是假客套。对着离点歌台最近的白驹道:“帮我再点一首《凉凉》!这个歌我唱的老好听了!”

    她是对着话筒说的,“老好听了,老好听了,老好听了~~”,这句话在功放里不断地回荡着,王东都快哭了,一个劲儿给白驹使眼色:老子实在受不了你媳妇儿的歌声了,能不能不点了!

    也不知道白驹是故意装看不见,还是灯光黑暗真的没看见,一首《凉凉》迅速点出,并且切到所有歌曲前面,开始播放。

    狐婉兮拿着麦克风,清了清嗓子,还抓起啤酒瓶子灌了一大口,唱的那叫一个happy,深情地完全沉浸在自己的歌声之中了:“入夜渐微凉,繁花落地成霜。你在远方眺望,耗尽所有暮光,不思量自难相忘……”

    “夭夭桃花凉,前世你怎舍下……”一个男声陡然唱了起来,丝毫没有被狐婉兮带偏,那音色几乎与原唱也不遑稍让:“这一海心茫茫,还故作不痛不痒不牵强,都是假象……”

    “哇!”狐婉兮两眼红心,虽然她唱的跑调,而且自己听不出来。因为这孩子自己脑补的厉害,但别人唱的好不好她还是听得出来的。惊叹了一声 ,该轮到她唱了,狐婉兮马上举起了麦克。

    “凉凉夜色为你思念成河,化作春泥呵护着我……”狐婉兮眼睛张大了,眼中露出欣喜,白驹的歌声没有停,而是在跟她合唱。

    麦霸邬玥都插不进去的跑调大王唱法,白驹硬是变成了主导。狐婉兮的声音一开始仍然有些跑调,但是被白驹拽着,她的曲调在一点点地被白驹带回来。当唱到“浅浅岁月拂满爱人袖,片片芳菲入水流。”她的声音已经被引回了正轨。

    当她唱到“凉凉天意潋滟一身花色,落入凡尘伤情着我,生劫易渡情劫难了”时,白驹已经住了口,微笑着望着她,狐婉兮越唱越有感觉。执手相望着,狐婉兮的眼神亮晶晶的。

    王东看着看着,忽然肋下一阵疼,扭头一看,邬玥刚收回手去,气鼓鼓地说:“你看看人家唱的情歌,这才是唱情歌!”

    “我怎么了?”

    “你只顾和我比着拔高音,生怕我的音量压过了你,唱的什么狗屁啊!”

    王东看看歌声已了,余音袅袅中执手相望的一对情侣,再看看身旁坐着的女朋友,只能仰天长叹:“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王者归来洛天〕〔七零萌妻有点甜〕〔原始星球我为王〕〔颜夕江墨琛〕〔万千厉鬼排队表白〕〔有你便是晴天艾天〕〔归楚〕〔我的老公是狐仙〕〔宠妻总裁坏透了〕〔穿成反派他前妻[穿〕〔六合天师〕〔毒戮天下〕〔田园萌宝:农家俏〕〔解忧医馆〕〔为妃两世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