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生之潜龙腾渊〕〔北宋大丈夫〕〔异界情〕〔秦枫李涵〕〔天选恶人〕〔全能萌妻,宠炸天〕〔民国之威震关东〕〔穿越六零:军少,〕〔人体核弹发射架〕〔觉醒大明星〕〔大降头师〕〔漫威之超时空战警〕〔星界蟑螂〕〔东陵帝凰〕〔农门辣妻:山里汉〕〔留在彼此最美的年〕〔异界全能领主〕〔仙武暴君之召唤群〕〔农门有甜:病娇夫〕〔明日未临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狐狸的本命年法则 第一百八十三章 损招儿
    “咔嚓!咔嚓!”

    狐婉兮举着手机一通拍摄,张有驰怔怔地看着她,一时头脑还有点懵,不知道她在搞什么。张有驰怀里抱着一堆女人内衣,眼镜滑到鼻梁上,地中海头顶被光线一照,熠熠放光。

    “好了!”狐婉兮扬了扬手机,得意洋洋:“你赶快滚蛋!我告诉你啊,你刚才的丑样子我都拍下来了,你再敢上门骚扰,我就曝光你这个变态的光荣事迹,看以后哪个剧组,哪户人家还敢请你去看风水。”

    张有驰听了这话,瞬间腿软,“别呀!你这是要绝了我老张的生路啊!”

    狐婉兮晃了晃手机:“你的生路在你自己手里,你想招摇撞骗,不要找上我们家,不然……,从今以后请你离我家远一点,要是再出现到我的生活中,小心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张大师快气哭了,可他一个反驳的字都不敢说。这狐妖果然诡计多端、心肠毒辣啊!可惜今天打定主意过来偷盗她的随身之物,没带降妖法剑,无论如何,现在是不能翻脸的。

    被人掐住了七寸,张有驰有什么招也使不出来了,虽然心中发狠,却也只能暂时妥协,另想其他办法。不过这一次倒是更坚定了他使用法剑的决心,这狐妖太歹毒了,决不能留她危害人间。

    目送着张有驰离去,以及那一地的情趣内衣裤,白驹嫌弃地看了看:“都被那变态摸过了,别要了。”

    “好啊。”狐婉兮马上响应,又举起了那块不堪一握的小布头儿:“那我穿这个怎么样?”

    白驹的鼻血快流下来了,一定是深秋时节,天干物燥。白驹忙干咳两声,对狐婉兮说:“我觉得张有驰精神有些不太正常,要不也不会这么轻易地放过他,太扯淡了,他居然说你是狐狸精。”

    狐婉兮心里砰地一跳,笑眯眯地问:“真的呀?如果……我真是狐狸精呢?”

    “那也不错啊,在家可以当老婆,出门还能当围脖,哈哈……”白驹笑了起来,他当然不信,世上哪有这种生物啊,不过,从另外一种意义上来说,自己的小婉兮还真称得上是个狐狸精。

    她的稚嫩、清纯,如果再穿上那么性感的内衣……,该死!我为什么要把婚期定在明年,现在变卦或者想提前吃了她,会不会不太好?

    ……

    自从上次被韩卢教训了一顿,沈其言在剧组便安份了许多。拍戏虽然偶有抱怨,但大批粉丝还守在外面,也不敢太作。不过,并非改了本性,只是被人挫了锐气,一时不太敢再生事端。

    而之后在拍摄中故意想整丁狸,结果反被丁狸戏弄后,这位老兄居然对丁狸又产生了些特别的兴趣。剧组里的女人们大多对他殷勤讨好,哪怕他多给一个眼神,对方都会心花怒放,可他偏偏没兴趣,反而挑了一块最难啃的骨头。

    之前他被狐婉兮无视后是这样,后来被丁狸弄得遍体鳞伤后又是这样,这位仁兄大抵是有些抖m潜质的。

    沈其言拿着剧本走近正在躺椅上休息的丁狸,旁边一个坐在椅上的演员马上起身:“言哥你坐。”

    沈其言微笑点头,对丁狸柔声道:“丁丁啊,这场戏我有些自己的理解,觉得这么演绎会更好,想和你探讨一下。”

    神特么丁丁,这什么自以为是的亲昵称呼?

    丁狸张开了眼睛,心中很是厌烦。不过脸上却是笑靥如花:“言哥,您叫我丁狸就好,您想什么演绎啊?”

    沈其言笑容满面,:“小狸啊,你看这里,一轮明月之下,两人执手相望,这时镜头拉开,圆月背景下是两人的剪影,的确唯美,不过,不符合一对死别重逢的情侣该有的心情。”

    丁狸道:“之前见面,不是在敌我双方面前就紧紧相拥了么?所以重逢之后最激情的时刻已经过去了,此时月下相见,是一种温馨、安宁的心境,我觉得没问题啊。”

    沈其言摇了摇头:“虽说在戏里,这对情侣已经修仙一万多年,可是实际上这只是一个设定嘛,不管是编剧写还是观众看,其实都会忽略了这个设定,就是把他们当少男少女演的,对吧?要不然,就算他们容颜不老,都活了上万岁了,心气儿还能跟个少年人似的,整天卿卿我我,爱得死去活来?那不是扯蛋么。既然是忽视了设定,按照少年人心性去演,我觉得,这时两个人该热情激吻才对。而且这个船戏啊,也不妨加一段,多甜呐,你看香蜜里动不动就灵修,观众也是认可的嘛,审批也是过了的呀。”

    “这恐怕不合适啊言哥,其实单从这一场戏来说,您这么设计是没问题的,但是要是从全局结构来分析,在这一段情节上用力过度,就会造成其他情节的违和。你看,我们大结局已经先拍完了,如果这段戏如此改动,前边还要加铺垫,大结局的洞房也得改,不然就索然无味了。”

    丁狸还没答话,韩卢不知道从哪儿冒了出来,笑眯眯地抢答了。沈其言现在还真有点怵韩卢,被近圈子里不太平,被一些没什么名气的小人物拉下马的前辈不少,沈其言也有点忌讳了,尤其是上回韩卢表现出来的那股子痞劲儿,至今令他印象深刻。

    沈其言脸上依旧带着笑,平和地点了点头:“嗯,我的想法可能还不够缜密,我再核计核计。”

    沈其言拿着剧本走开了,望着他离去的背影,韩卢还是紧皱眉头,“他干嘛来了?撩闲?丁狸小姐,你别担心,他要再来骚扰你,你又不好得罪他,就一切往我身上推,我来对付他。”

    咦?这是在保护我么?

    丁狸抬起头看了韩卢一言,两手揣在兜里,嘴角儿撇着,脚尖还颤动着,怎么看怎么不像一个骑士。

    “这对贱人,果然搞在了一起。我沈其言哪儿不强他百倍?”沈其言微笑着走开,牙齿却已渐渐咬紧:“好啊,那咱们就走着瞧,我言哥想整人,那还不容易?”

    沈其言回到自己坐位,向江江招招手,江江马上凑过来,沈其言低声道:“你赶紧回镇上去,各家酒店现在在的媒体记者都找来,就说我同意做些片场采访了。”

    “啊?言哥,会不会……”

    “快去。”

    沈其言打发走了江江,拧开保温杯,猛地灌了一口枸杞水,恶狠狠地盯着正仰望韩卢的丁狸,心想:“一会儿,要你好看!”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王者归来洛天〕〔七零萌妻有点甜〕〔原始星球我为王〕〔穿成反派他前妻[穿〕〔颜夕江墨琛〕〔万千厉鬼排队表白〕〔有你便是晴天艾天〕〔盛世鲛妃〕〔归楚〕〔我的老公是狐仙〕〔宠妻总裁坏透了〕〔解忧医馆〕〔毒戮天下〕〔六合天师〕〔田园萌宝:农家俏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