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韩娱之寻觅〕〔电影大导演〕〔透视小医仙〕〔乡村小医圣〕〔农女俏媳妇:富户〕〔重生谋爱:腹黑娇〕〔农门小辣妻〕〔荣宠田园:药香王〕〔农门娇妻种田记〕〔异大陆修仙记〕〔重生之豪门导演〕〔小白的幽灵侦探〕〔邪王追妻〕〔农家有女来种田〕〔崩坏纪元〕〔都市之地狱之主〕〔帝国巨星〕〔豪门公子的村姑妻〕〔布衣天国〕〔变身之萌鬼上身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狐狸的本命年法则 第一百八十七章 意外
    “活该,让你得瑟!”丁得忍笑地说。

    次日照常开工,网上正在轰传沈大咖的敬业,当然不能这个时候掉链子,所以在导演假惺惺地问他要不要休息一天时,沈大帅哥跟吃了黄莲似的咧着嘴,拍着胸脯保证没问题,正常开工。

    而在片场间休时,翻着网上的种种报道,丁狸忍不住地咯咯直笑,笑得那叫一个美,仿佛一朵黑莲花。韩卢在一旁摇头叹气:“可怕啊,这样的女人我可不敢得罪,不然只要不被整死,都算长得结实的。”

    “我呸,明明是你先出手的。”

    丁狸白了韩卢一眼:“今晚请你吃饭。”

    韩卢大喜:“吃什么?”

    “自助小火锅。”丁狸说着,懒洋洋地转向曲艺:“喂,去准备一下,搬我屋去,本姑娘今儿晚上亲自下厨。”

    ……

    “今天,我要亲自下厨,给他炮制一顿大餐。”狐婉兮推着小车漫步在超市里,挑选着食材。至于菜谱她不用担心,上网搜索一下,以她的超强记忆,都不需要再翻看一遍。

    超市里人很多,狐婉兮选好了食材便在结账口排队,而张有驰一直悄悄地蹑在了后面,眼见她要结账出去了,才提前绕向无需结账的出入口,提前出去等待。张有驰已经取了他的桃木剑,用一个黑布套套着,有了祖传的神器在手,张有驰就放心多了。

    用手机结完了账,狐婉兮提着菜肴出去,正盘算打一辆车,忽然看到一个中年大妈推着辆小车走出了超市。小车上放着些日用品,上边的小座上还坐着一个一岁上下的小男孩。

    路边停着一辆小车,大妈开了后车门,便往车里一样样放着东西。狐婉兮用滴滴叫了辆车,正在路边等着,忽见一个三十岁上下的瘦削女人快速靠近小车,一把抱起了孩子,急急走了。

    “喂!你站住。”

    狐婉兮本来以为这女人是孩子的母亲,可是一看她抱着孩子扬长而去,而那中年妇女正在认真地摆着车上的东西,完全没有发觉,顿时觉得不妙,也顾不得再通知那搬东西的妇女,便快步追了上去。

    张有驰此时刚从另一道门悄悄探出头来,忽见狐婉兮急步离开,心中不由一惊,她逃什么,难道被她发觉了?张有驰急忙窜出门口,追了上去。

    “站住!”眼见那妇人抱着孩子专挑小巷子胡同走,狐婉兮已经断定她不是好人了,当即把菜兜子往旁边一扔,快步追了上去。

    少妇被追进了一个死胡同,又被她的吼声吓得一抖,慌忙转过身来,强作镇定地道:“你干什么?”

    “干什么?这孩子是你的么?”

    “当……当然是我的孩子,你想干什么?”少妇脸色变了,把孩子又抱紧了些。

    狐婉兮冷笑:“是你的孩子?刚刚带她的可是一个大妈。”

    “那是……我们家保姆。”

    “你们家保姆要开车走了,你抱着孩子到这儿干什么?”

    “我说你是警察么,要你管这么宽,让开。”那少妇理屈辞穷,想要强行撞开狐婉兮。

    “留下孩子!”狐婉兮伸手抓去,那女人惊得一闪,一把被狐婉兮抓住了胳膊,那女人害怕了,把孩子往旁边垃圾堆上一丢,就反手来插狐婉兮的眼睛。

    “你果然不是……”狐婉兮冷笑一声,“好人”两字还未出口,正要发力反拧她的胳膊,背后一声大喝:“妖狐大胆!”

    狐婉兮刚刚一怔,一股大力袭来,只觉后心如遭重锤,狐婉兮闷哼一声,整个人都向前飞了出去,心肝剧痛,哇地一口鲜血喷了出来。

    而在她身后的张有驰这一剑刺出去,就觉剑上金光大盛,那金光砰然刺入了狐婉兮的身体,而剑也啪地一声,断了!

    张有驰太紧张了,这种法剑伤妖,当然不是靠它的锋利度,不然的话用铁剑更好,何必用木剑。桃木剑针对狐族生物有特别的作用,所以这一剑只要刺在狐婉兮身上就行,而不用那么大的力,

    剑是祖传之物,本就保管不善,老朽了,再吃这用力一刺,自然就断了。眼见祖传宝剑损坏,张有驰痛心不已,但见这一剑明明不能刺入身体,可狐婉兮却如遭锤击,整个人都向前撞飞了出去,又不禁信心大增,立即持着断剑举步追了上去。

    “大胆妖孽,给我受死。”张有驰拿着断剑连刺,狐婉兮也不晓得这断剑是否仍能对自己造成伤害,只能翻滚闪避。

    那人贩子一见呆了,听到那孩子哭声,她才如梦初醒,急忙上前要抱孩子,狐婉兮嘴角沁血,本来正在躲闪张有驰,见状大喝:“给我住手!”

    狐婉兮纵身向她跃去,指尖尖尖,急怒之下下了狠手。那人贩子一见她冲过来,不禁大惊,也未看清她的异状,已然转身急逃而去,仓促之下,这孩子只能放弃了。张有驰这时也持剑追了过来,狐婉兮只好再度闪避。

    “狐妖你死性不改!休要怪老夫无情!纳命来!”张有驰以为狐婉兮要害那个妇人,更是大怒。

    狐婉兮喘息着闪避,怒斥:“你这个瞎子,疯子,刚刚那人是人贩子,我在阻止她!”

    “花言巧语还要骗我,看剑!”

    这时,那个带孩子的中年妇女循着哭声慌慌张张地跑了过来,一见有两人在此打斗,也是一怔,但马上发现了在垃圾堆上哇哇啼哭的孩子,中年妇人喜极而泣,马上冲过去:“宝贝啊,我的宝贝啊,你可吓死我了,没丢就好,没丢就好。”

    张有驰一见来人不是刚刚那个少妇,不禁一怔:“这孩子是你的?那刚刚抱孩子的大嫂是?”

    那妇人一边哭天抹泪地哄孩子,一边说:“什么抱孩子的大嫂?肯定是偷我家宝贝的人贩子,这孩子是我家的,我是保姆,带孩子来买东西,根本没有别人同行。”

    “什么?”张有驰脸腾地一下红了,想想刚刚那少妇弃孩子而逃的情景,再想想狐婉兮说过的话,登时恼羞成怒:“可恶,竟然骗我,给我回来!”张有驰恼怒之下,拔腿就向刚刚那少妇逃走的方向追去。

    张大师追过了两条胡同,还不见那少妇身影,自己倒是气喘吁吁了,只好提着断剑怏怏地回来,到了那死巷中一看,却见那中年妇人和孩子,乃至那只狐妖,全都不见了踪影。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王者归来洛天〕〔七零萌妻有点甜〕〔穿成反派他前妻[穿〕〔颜夕江墨琛〕〔六合天师〕〔万千厉鬼排队表白〕〔盛世鲛妃〕〔原始星球我为王〕〔宠妻总裁坏透了〕〔解忧医馆〕〔有你便是晴天艾天〕〔归楚〕〔我的老公是狐仙〕〔八十年代嫁恶霸〕〔毒戮天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