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生之我要做明星〕〔最强无敌宝箱系统〕〔舰队司令〕〔桃运邪医〕〔崛起修行录〕〔米娜的移动餐厅〕〔永恒国度〕〔仙命长生〕〔篮坛指挥官〕〔木叶之旗木家的快〕〔为君剑歌〕〔我不是五五开〕〔大小姐的贴身神医〕〔透视邪兵〕〔都市超品小仙医〕〔盛世独宠:逆天娘〕〔田园娘子:夫君你〕〔末世屠尸系统〕〔夜幕审判〕〔我真不想当大侠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狐狸的本命年法则 第二百零二章 关头
    “猫薄荷?你说你个大男人,男不养猫,知道吗?把猫薄荷交出来!”

    欲加之罪,何患无辞啊?我记得上回还说我对小动物有爱心来着啊?女人真是善变!韩卢悻悻地想着,不情愿地把猫薄荷掏出来,递给了丁狸。丁狸马上就想拧开,被曲艺扑上来,一把抢了过去。

    “丁狸姐,要开拍了,要开拍了。”可怜的沙皮眼巴巴地看着丁狸,他可是清楚自已主子吃了猫薄荷会是个什么德性的。

    “啊!好,你收着,收好了啊。”幸亏丁狸还没嗅到多少,自制力还够用,她恋恋不舍地看了眼曲艺手中的猫薄荷罐子,转身走向拍摄点。

    今天这场戏是男女主角结局大婚的场面,整个故事开端,十七岁的燕倾城奉义父之命下嫁节度使之子杨玉郎,而新郎倌当时才十一岁,节度使府刚被另一位节度使率兵劫掠过,全家被杀,仅余他一人藏在井底,被救出后觉得在自已的新娘子面前这副模样很丢脸,遂自称是个小仆。

    他本以为这位新娘子以为杨家都死光了,就会走掉,却不想燕倾城是皇帝身边的死士杀手,是为了替没有实权的皇帝笼络地方军阀势力,这才奉旨下嫁的,

    她本就是为了政治目的而联姻,当然不可能就这么离开,为了收拾残局,她急需杨节度使的旗号来招集旧部,重整河山。所以,虽然真的以为杨玉郎只是杨家一个小仆,但燕倾城灵机一动,决定由他冒充自已的丈夫杨玉郎,马上拜堂成亲,从而名正言顺地接收杨家各地驰援归来的武装,重建一方势力,成为皇帝的外援。

    再后来这对怨偶入山遇仙,更有重重奇遇,直接对上了大反派背后的魔门势力,等一切结束之后,才发现她的义父,皇帝身边的大太监王守澄也是一个野心家,而表面懦弱的皇帝更是心狠手辣。

    燕倾城囿于旧情,被义父暗算,已然被她养大成人,且有了一身本领的杨玉郎兵围京城,斗败皇帝麾下一众奇人异士,杀了王守澄,救出燕倾城,两夫妻交出兵权,归隐山林,这时才有了成年之后的杨玉郎与燕倾城再度正式成亲的一幕。

    燕倾城从17岁的妙龄少女已经长成27岁的大姑娘了,此时终于苦尽甘来,与小丈夫正式拜堂成亲,那种欢欣喜悦、欣慰满足……,丁狸这场戏拍得十分得投入,眸子里、眉梢上、唇角边,浑身上下都洋溢出了那种无比喜悦甜蜜的味道。

    沈其言受其感染,这场戏也是拍得无比投入,那种cp感看得导演和片场一干人等心花怒放,太棒了,就是这种感觉。那四目相对,脉脉含情的一幕,真的是此地无声胜有声啊!这一段剪出来放片花里,得齁死一大票人。

    不过,韩卢看着,心里却极不高兴,非常的不高兴,所以他沉着脸扭头就走了,他也不知道自已为什么会如此的不高兴,人家和你有关系么?如果有过那么一丝暧昧的话,也是你先放弃的好不好?可他就是不高兴。

    导演兴奋地又补了一条,结果怎么看效果都不如第一条,有时候现场发挥是很重要的。

    沈其言很高兴,虽说戏里戏外他跟丁狸完全是两种状态,一直相处的不算愉快,不过这场戏有点让他入戏了,他能感觉出,丁狸在拍摄拜堂一场戏时,是真的欢喜、甚至有些迫切,那种全身心投入的感觉……

    沈其言笑眯眯地走向丁狸,并且伸出了手,也许,美好的一切这才只是开端吧?

    但是,丁狸没有看到他,丁狸正走向曲艺,也不知道说了句什么,从曲艺手里拿过一个小瓶子,然后就飞也似地跑了。片场所有人都看到沈大明星伸着手走过去,然后丁狸望风而逃,曲艺迎上来,热情地握住了沈大帅哥的手。

    沈大帅哥的脸,登时就僵住了,饶是他是个有演技的人,也被所有人看出了他一脸的尴尬。

    ……

    山洞里清凉静谧,能听到的只有两人粗重的呼吸,能嗅到的只有青草的芬芳。两个人紧紧地相拥着,一个缠绵的吻到后来几乎让狐婉兮快要喘不上气来,脑子晕淘淘的。一只大手在她的裙下,抚摸着她浑圆柔韧的大腿,几乎快要让她站立不稳了。

    “这里,地面太硬了吧?我感觉外边的草丛更柔软诶。”迷迷糊糊之中,婉兮还在胡思乱想着,不过白驹要是坚持的话,她也不会反对的,第一回嘛,还是交给他主动好了,人家有点慌慌的。

    然后,狐婉兮又情不自禁地想起了从电脑上看到过的好多好多知识,今天需要都尝试一回么?有些姿势虽然蛮有难度的,不过貌似我是可以做得到的耐。”

    忽然,白驹闷哼一声,停止了动作。

    狐婉兮急忙张开眼睛,就见白驹一手抚着额头,神情有些痛苦。

    狐婉兮急忙问:“怎么了?”

    白驹尴尬地一笑:“也许昨晚没有休息好,突然有些头疼。”

    狐婉兮紧张地问:“要不要紧?”

    白驹摇摇头:“就那么一下,针扎一样的疼,然后就没事了。”

    “哦!”狐婉兮抿了抿嘴,脚尖不自然地在地上点头,此情此景,她不知道是不是该继续下去了。太主动的话会叫他看轻的吧,还是他做主吧。

    本来正是情到浓时,可这么一断,再继续总感觉怪怪的,有些事不是工作,不可能捡起来就做,它讲究个情绪,讲究顺其自然,自然而然……,所以白驹这时也有些尴尬,然后就发现,这里是有些阴冷的,地面也满是尘土。

    两个人的第一次,总不该是发生在这样的地方吧?第一次应该给她一个浪漫、难忘的氛围。所以,白驹干咳一声,干干地说:“我们……出去走走吧,散散步。我小时候,常跟韩卢一块儿来这,带几场红薯,拿竹竿做个钓竿,就能从湖里钓出鱼来。这里的鱼傻傻的,很容易咬钩……”

    白驹一边说,一边向外走去:“然后我和韩卢就会来这里烤鱼吃。那鱼都是比成人巴掌大的,有时还能钓到更大一倍的。也不洒佐料,烤得外糊里嫩,我们就用手抓着吃。最后再把红薯丢进草灰里边烘熟了,在这期间我们就在外边玩,一玩就是一天,晚上回去时还能各装一筐蘑菇和竹笋……”

    狐婉兮听得悠然神往,这样的生活像极了他们青丘星人过的日子呢。只可惜,白驹有他的事业和前程,到乡村来过一过这样的悠闲生活,对他而言只能是偶尔为之,是没办法成为常态的。

    白驹带着婉兮游走在竹林之中,渐渐的两人间的不自在烟消云散了。白驹本想教婉兮认野菜和蘑菇,却不想婉兮居然都认识,比他认得还全,她快乐地奔跑着,采摘着,从刚刚的动情少女再度恢复了天真烂漫的样子。

    白驹看着她欢快奔跑、如鱼得水的模样,不禁微笑了,但是突然,他的大脑又是骤然一痛,非常快,就像一根针以流星般的速度突然掠过他的识海。白驹抚了下额头,不禁轻轻摇头:“看来平时用脑过度了,这一放松下来,反而不适应了……”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王者归来洛天〕〔七零萌妻有点甜〕〔穿成反派他前妻[穿〕〔颜夕江墨琛〕〔六合天师〕〔万千厉鬼排队表白〕〔盛世鲛妃〕〔原始星球我为王〕〔宠妻总裁坏透了〕〔解忧医馆〕〔有你便是晴天艾天〕〔归楚〕〔我的老公是狐仙〕〔八十年代嫁恶霸〕〔毒戮天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