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盛世宠夫:郎君美〕〔极品全能透视小仙〕〔重生之筑基之王〕〔踏破天道〕〔厂里上班记〕〔虚幻为王〕〔重回七零:军长大〕〔历史正能量〕〔快穿:兜里必须有〕〔重生在七零年代〕〔妙手香医〕〔黑化快穿:穿成白〕〔无敌气运〕〔拜见大魔王〕〔绿茵王牌少帅〕〔甜心嫁一送一:总〕〔七零小佳妻〕〔终极保镖〕〔彪悍小农民〕〔名门掠爱:闪婚娇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狐狸的本命年法则 第二百零三章 手足无措
    韩卢晚上在酒店自助餐厅随便吃了点东西,就回了房间。酒店的自助餐乍吃倒也不赖,但天天吃未免味同嚼腊,填饱肚子而已。

    韩卢回了房间,先冲了个澡,光着膀子穿着大裤衩子就躺在床上,打开电视随便调着台消磨时间,忽然,房门被人敲得当当作响,韩卢不耐烦地下了床,走过去一拉门:“谁呀?”

    一开房门,韩卢就吓了一跳:“丁狸姐,你……你怎么来了?你又喝了啊?”

    眼见丁狸眼神迷离,两颊酡红,韩卢下意识地认为她喝醉了,不过却闻不到酒气。

    丁狸嘻嘻一笑,就闯进门来,韩卢紧张的要死,在剧组晚间敲异性的门,很容易传绯闻的。韩卢赶紧探头出去,四下看看,幸好没人,韩卢赶紧把门关上,一回头,却见丁狸已经躺到他的床上,还在很惬意地打着滚儿,一件贴身的柔软晚裙把个凹凸有致的好身体裹得妙态毕露。

    韩卢心惊胆战,连忙冲过去:“丁狸姐,你这是干嘛,你喝了?”

    他小狗似的凑过去嗅了嗅,没有酒味儿,脸色登时就是一沉。

    丁狸迷离着眼神儿,笑嘻嘻地拉扯他:“喵儿,喵呜~~~”

    韩卢打开她的手,压住她的肩膀,一脸严肃:“你有大好的前程,你怎么能去磕药,这东西会毁了你的,你明白吗?啊?”

    “嗯,呜,我没有磕药啊,嘻嘻嘻,要抱抱,喵呜~~”丁狸懒洋洋的张开双臂,领口露出一抹白晰,韩卢都没眼看,他就死死地盯着看了几眼,然后咬牙切齿地帮她掩上,但紧接着就被她搂住了脖子,一起倒在床上。

    “你不要这样,丁狸姐,你是什么身份,这要是被记者拍到还得了,喂……”

    韩卢还没说完,丁狸已经凑上来,发烫的脸颊贴着他的脸颊,小猫儿似的蹭了蹭,嗅着她身上的香气,感受着那柔软婀娜的女体,韩卢发现自已开始有了可耻的蠢蠢欲动的感觉。

    “喂,你是不是喜欢我?”丁狸搂着韩卢的脖子不撒手,眯眯眼儿,诱人的小嘴撅着:“要亲亲。”

    “我不能趁人之危,你喝多……不是,你磕多了,你不能这样,你怎么可以碰这些东西。你……”

    韩卢还没说完,丁狸突然一翻身,一下子骑在了他的身上,瞪着他问:“你说,你是不是喜欢我?”

    “我……其实是……但是……”

    “嘻嘻,我就知道,我也喜欢你。”丁狸一下子像是被抽去了骨头,倒在韩卢的身上,磨蹭着,还伸出舌头去舔他的耳朵,韩卢惊恐地张大眼睛,感受着她湿漉漉的舌头还有热气,忽然好像被吸去了全身的气力,连挣扎的劲头儿都没有了。

    丁狸双手撑着他的腰想坐起来,连试了几次都不行,便死心地趴着,趴在他胸口,一边蹭着,一边试图想脱衣服。

    这时电视里主持人清朗嘹亮的声音响起来:“好,这位选手要给大家带来一首近来很火的歌,网友们都说她唱的比原唱还要动人喔,下面让我们欣赏……”

    “我们一起学猫叫,一起喵喵喵喵喵,在你面前撒个娇,哎呦喵喵喵喵喵……”丁狸被这歌声吸引了,马上爬开,跪趴着看着电视,也跟着摇头尾巴晃地唱起来:“我的心脏砰砰跳,迷恋上你的坏笑,你不说爱我,我就喵喵喵……”

    韩卢看着她诱惑的身姿,心中不由一荡,但是一想到她现在是磕了药神志不清,马上又理智起来,赶紧爬起来冲进洗手间。

    “有时候我懒的像只猫,脾气不好时又张牙舞爪,你总是温柔的,能把我的心融化掉,我想要当你的小猫猫……”

    韩卢又冲了出来,手里拿着块湿毛巾,一把捂在了丁狸的脸上,开始给她擦脸,惟妙惟肖的学猫叫声登时唔唔起来。丁狸不耐烦了,伸手就打开韩卢的手,还想咬他一下,吓得韩卢一退。

    “我要穿你的外套,闻你身上的味道,想要变成你的猫,赖在你怀里睡着,每天都贪恋着你的好……”

    “砰砰砰!”隔壁的住客不耐烦地捶起了墙,隐隐传出一声:“小声点儿。”

    韩卢慌得赶紧去捂丁狸的嘴巴,却吃她一咬,哎哟一声缩了手,看她想要唱得更大声,韩卢把心一横,一不作二不休,一下子用自已的嘴巴堵住了她的。

    “她不会咬我嘴唇吧?”韩卢想着,甚至想到了她伸过舌头来的情景,然后他就闷哼一声,迅速地跳开,眼睛都疼得都是泪水,她咬了,她居然真的咬了……,伦家好疼!

    ……

    驱车从小山回到庄里,与家人共同了晚餐,亲戚们就过来串门儿了。白驹的父亲过世以后,老爷子只有五个姑娘了,所以三姑娘选择了招入赘的丈夫,跟着父亲生活,白驹和狐婉兮也是跟他们住在一起,其他几位姑姑就算仍然生活在本地的,也是另有住处。

    白驹才是老白家唯一的孙子辈儿,如果不算三姑家入赘所生的子嗣的话,不过白驹现在早在城中闯出了自已的一片天地,是不可能回来继承老宅了,老爷子也清楚这一点,一家人倒不存在什么利益纠纷,白驹回来,三姑一家也是极其欢迎。

    常言道“富在深山有远亲”,就算人家不图从你那儿获得什么好处,也是更尊重更愿意亲近有能力的亲戚,白驹回老宅的机会又不多,亲戚们晚饭后自然都凑过来一起热闹一下。

    到了晚上十点多,大家才纷纷散去,两人也上楼睡觉。三楼就只他们两个人,一前一后地上了楼,白驹停下,看着婉兮上来,婉兮的心又不由自主地跳起来,他不会拉我去他房间吧?还是要跟进我房间?

    婉兮心慌慌的:“这儿拐角空间不及老板的别墅宽敞呢,灯也不是感应的,住着不太习惯。”

    “好啊,我难得回来一趟,马上回去爷爷肯定不答应,再待两天吧,帮白蔡哥把事调解一下,咱们就回。”

    “嗯嗯,那……老板,我……我回去睡觉啦?”婉兮怯生生地看着白驹,如果这时白驹说一句“跟我来。”她百分百就得乖乖跟着他回房间,嗯……有时候乖巧就是没原则,本姑娘就是这么没原则,咋滴?

    “嗯,好好休息。”白驹摸了摸她的头,倏然转身就回了屋。再待下去,他怕自已会摇身一变成了大灰狼,可她楚楚可怜的清纯模样实在太叫人怜惜了,还有一个小小的障碍是……爷爷住二楼,就在他楼下,太……太心理障碍了……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王者归来洛天〕〔七零萌妻有点甜〕〔原始星球我为王〕〔颜夕江墨琛〕〔万千厉鬼排队表白〕〔有你便是晴天艾天〕〔归楚〕〔我的老公是狐仙〕〔宠妻总裁坏透了〕〔穿成反派他前妻[穿〕〔六合天师〕〔毒戮天下〕〔田园萌宝:农家俏〕〔解忧医馆〕〔为妃两世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