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游戏设计鬼才〕〔仙古独神〕〔逆天妖妃撩君心〕〔女修重生之青凤劫〕〔战神凰妃〕〔横推三千世界〕〔韩娱之崛起〕〔超级仙学院〕〔巴顿奇幻事件录〕〔手术直播间〕〔林枫〕〔逍遥在武侠世界的〕〔都市之仙帝美女〕〔惹火甜妻:老公大〕〔重生之灵草也修仙〕〔网游之一梦江湖〕〔九龙拉棺〕〔邪王宠妻:废材嫡〕〔最初的寻道者〕〔浪子邪医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锦绣凰途:毒医太子妃 第九章谁救了她
    年玉刚一进大厅,南宫月就气冲冲的上前,一巴掌打在年玉的脸上。

    啪的一声,火辣辣的疼在年玉的脸上蔓延开来,南宫月这一巴掌,是丝毫也没有手下留情。

    不过往日,这瘦小的身体受南宫月的拳打脚踢早已是家常便饭。

    眼看着南宫月又要一脚踹过来,这一次,年玉往后退了一步,恰好避开,却引得南宫月一个踉跄。

    “娘……”年依兰上前扶住南宫月,南宫月才不至于摔在地上。

    南宫月心里的怒气更是高涨,一张贵妇的脸,狰狞之下,分外难看,“小贱人,翅膀长硬了吗?你这扫把星,害得我儿被关入诏狱,那诏狱是什么地方,谁进去都得脱层皮,你这小贱人,要不是你……要不是你,我的城儿也不会……”

    年玉听在耳里,心中的讽刺越发浓烈。

    她也知道谁进诏狱都得脱层皮,她不但知道,还亲身体验过那诏狱刑罚的残酷。

    可南宫月口口声声说年城是她害的,年玉当真觉得好笑。

    好似污了映雪郡主清白,烧了阁楼,毁了人家容貌的人,真的是她年玉一般。

    甚至连这个家里,唯一对她和颜悦色的年依兰,看她的眼神,也添了许多埋怨。

    年玉看在眼里,不紧不慢的道,“大哥被关进诏狱,玉儿也很担心,可大哥玷污了映雪郡主的清白,晋王府不会就此善罢甘休,事情的后果可大可小,夫人与其在这里责打玉儿,不如想想法子,该怎么救大哥。”

    南宫月虽然愤怒,却不得不承认年玉说到了点子上。

    刚才去晋王府打探消息的人说,赵映雪脸上烧伤严重,那张脸只怕是毁了。

    失了清白,又毁了容颜,晋王府怎么会善罢甘休?!

    她的城儿……

    一想到在诏狱的年城,南宫月的身体就一阵虚软,指着年玉,口中不断喃喃,“你明明可以顶罪,明明可以顶罪……”

    顶罪?

    一直以来,她的存在,就是为了替年城背锅,所有的一切在他们看来,都理所当然,可前世的路,她不愿再走!

    感受到南宫月浑身的凌厉,年玉继续道,“夫人,大哥的事,或许清河长公主可以说上一些话。”

    听到清河长公主的名号,南宫月明显顿了一顿,看年玉的眼神变了又变。

    “年玉,你别以为有清河长公主,我就不敢拿你怎么样,要是我的城儿有个三长两短,我定也要扒了你的皮,让你陪葬。”南宫月厉声道,话虽如此,年玉却听出了她对清河长公主的忌讳。

    南宫月说完,狠狠瞪了年玉一眼,大步走出了大厅。

    南宫月走了,年依兰却站在原地,看着年玉,不发一语。

    “姐姐还有事吗?”年玉承受着她的视线,那眼神里,分明写满了不悦。

    “你……以后都换回女儿身了吗?”年依兰问出口,好看的眉毛微微皱着。

    “嗯,姐姐不是一直在说服爹娘,让我换回女儿身吗?现在,我做回女子了,姐姐不高兴了吗?”年玉对上年依兰的眼,看到自己女子的装束,她很失望是吗?

    “怎……怎么会?”年依兰意识到什么,眉心舒展,脸上瞬间绽放出一抹笑容,亲昵的上前拉着年玉的手,“我自然高兴,比谁都高兴,我就说,这身衣裳穿在你的身上,一定很好看,果然是很好看呢。”

    年依兰从来没有发现,年玉的模样竟是个美人胚子,现在她瘦弱了些,可若再养养……

    年依兰的心里骤然升出一丝不安,她依稀能够看出这张脸在以后的风姿……

    比谁都高兴吗?

    年玉嘴角牵起一抹笑,看似开心,却不知带了多少讽刺,“姐姐对玉儿真好。”

    “我们是好姐妹,会是一辈子的好姐妹,我自然会对你好!”年依兰敛去了心中的情绪,又恢复了那无邪善良的模样,抚了抚年玉的脸颊,“玉儿,委屈你了,刚才母亲是因为太过担心大哥,所以才打了你,你别记恨她。”

    别记恨她?

    呵,记得每一次自己受了南宫月的责打,年依兰都会如此安慰,可以前她觉得是暖心的东西,此刻听起来,却分外恶心。

    这母子三人,打了一巴掌,再给一颗糖,不就是为了能够让她继续安安分分的为年城背锅,任由他们欺凌吗?

    “我知道,我怎么会记恨夫人?”年玉叹了一口气,“我也担心大哥,那诏狱刑罚严苛,许多人都受不住,况且映雪郡主她……哎,希望晋王府不要置大哥于死地才好。”

    置大哥于死地?

    年依兰吓得咽了一下口水,小脸变得苍白,“不,不会的,一定会有办法救大哥,我们年家也算是名门,再加上南宫家……对,舅舅还有外公外婆一定不会让大哥死,一定会有办法……”

    年依兰口中喃喃,没有和年玉多说,匆忙跑出了大厅。

    年玉看着她的背影,嘴角轻笑。

    南宫家?

    南宫月和年依兰最大的靠山,就是南宫家。

    前世,她被流放,南宫家也是出了不少力呢!

    深吸一口气,南宫家就算能保住年城的命又如何?

    映雪郡主怎会放过年城?

    晋王府。

    自昨晚那场大火之后,整个晋王府都弥漫着一个烧焦的味道。

    哀伤压抑的气氛,让人透不过气。

    阁楼全部烧毁,映雪郡主搬到了晋王妃的柳溪院,自昨日被枢密使大人从大火里救出来,映雪郡主就一直昏迷着。

    夜已深,柳溪院内,突然一声凄厉的呼喊,刺破夜的宁静,一直守在柳溪院内的人,听到那声音,立即冲进了屋子。

    屋子里,赵映雪趴在地上,她虽然看不到她的脸,那摸着脸上贴满的布,灼热的痛在她脸颊四散,只是这样,她也能够想象得出来,自己的脸可能是什么模样,还有她的身体……

    那灼灼的痛,让她心中万分屈辱。

    “映雪……我的女儿,你别怕,太医说了,你不会有事的,太医有法子可以治好你……”晋王妃首先冲进来,看到地上的人,心如刀绞,甚至不敢告诉她,太医真正的诊断。

    太医说,这张脸算是毁了,脸上的烧伤太过严重,面积太大,就算是好了,脸上的疤痕也消散不了。

    可映雪从小爱美,她若知道实情……晋王妃无法想象她会有怎样的反应。

    “母妃,我……我痛……”赵映雪抓住晋王妃的手,紧紧的攥着,一遍又一遍的呢喃,“我好痛……我的脸……母妃,你告诉我,是不是毁了?”

    昨晚的记忆在她脑海里复苏,意识朦胧中,她看不清那个男人的脸,但却知道,那个男人对她所做的所有事情,还有那无边无际的大火……

    “不会,会好的,只是暂时痛一下,会好的……”晋王妃强忍着泪,一遍一遍的安慰。

    “是谁?”赵映雪突然开口,“那个畜生是谁?”

    晋王妃身体一怔,犹豫片刻,还是开口道,“年城,年家大公子,女儿你放心,我和你父王,不会放过他!”

    “年城……”赵映雪口中喃喃,她记得那个男人,跛脚又猥琐,前几日让人给她送过几次情诗,是他吗?是他将自己害成了这幅模样!

    渐渐的,赵映雪的眼里溢满了恨,抓着晋王妃的手,眼神热切而疯狂,“他……母妃,杀了他,我要让他死,他毁了我,母妃,他毁了我啊……我要让他死!”

    “好,让他死,一定会让他死。”晋王妃紧咬着牙,将她的女儿害得这么惨,她晋王府就算是倾尽所有,也要让那年城付出代价!

    晋王妃让赵映雪靠在她的怀里,让丫鬟端来了安眠的汤药喂她喝下,柔声安抚好一会儿,赵映雪的情绪才稍微稳定了些,渐渐有困意袭来。

    可脑海里,大火中的恐惧依旧挥之不去,伴随着那恐惧,还有大火中那个给她带来希望的男人的背影。

    “谁?谁救了我?”躺在床上,赵映雪虚弱的问道,那身影模糊,她记不得他的脸。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紫阳小师叔〕〔锋戾〕〔全球在线时代〕〔我有最美师尊〕〔乱世争霸之龙舞九〕〔帝生莲〕〔苏茜茜小陈叔叔免〕〔无敌基因进化系统〕〔婚婚来迟,大佬要〕〔极品佳婿〕〔假如我有读心术〕〔主神架构师〕〔无敌横练宗师〕〔奇幻恋曲回旋〕〔从小武馆到最强宗
  sitemap